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本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

完整文本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

芳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是网络作者“芳遥”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安然丁长赫,详情概述:的弹弓,眯着眼睛,朝着跑最前面的一人射过去。偏了,本想射眼睛,却射到了鼻子,但就这样那人也跌下了马。小石头那儿也动了手,他射的比安然准,只照外面人的眼睛射,娘说过,眼睛是一个人最弱的地方。外面顿时嚎叫声一片,五个人小石头射了仨,安然射下两个。安然叫小石头,“你在上面看着,若有往前来的就射他们。”安然跳下梯子,从墙角拿出......

主角:安然丁长赫   更新:2024-05-27 2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然丁长赫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本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由网络作家“芳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是网络作者“芳遥”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安然丁长赫,详情概述:的弹弓,眯着眼睛,朝着跑最前面的一人射过去。偏了,本想射眼睛,却射到了鼻子,但就这样那人也跌下了马。小石头那儿也动了手,他射的比安然准,只照外面人的眼睛射,娘说过,眼睛是一个人最弱的地方。外面顿时嚎叫声一片,五个人小石头射了仨,安然射下两个。安然叫小石头,“你在上面看着,若有往前来的就射他们。”安然跳下梯子,从墙角拿出......

《完整文本带球跑:弃妻太诱人了怎么办》精彩片段


听到动静的丁长赫也挣扎的起来,姜力跟在后面,“大山什么情况。”

“大爷,应该他们没找到你,正在这一带搜寻,就快到这儿了,可怎么办啊?”

大山哭丧着脸说道:“大爷杀了他们好几个人,他们没找到,怎会善罢甘休,眼下怎么办啊。”

丁长赫扶着桌子也紧锁了眉头,眼下这情况可怎么办,自己三个人可没一个能再打的。

安然看了三人一眼,眼下这情况真是的。

这会儿也不管他,拉着小石头回屋把弹弓,弓箭全带上,又把以前用过的痒粉揣怀里。

娘俩再次回到院子里,看都没看丁长赫,小石头蹿上梯子往外看。

“娘,有五个人,冲咱们这边来了。”

“娘教你的记住了,离近点再打,要不然咱们力道不够。”

安然转身从另一侧搬来梯子,爬了上去。

丁长赫三人看着娘俩忙碌,现在仨人没什么战斗力。老丁头岁数大了也不中用,若人真的进了院子,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丁长赫往外走了几步,站到院中问道:“你行吗?”

安然回头说道:“不行也得行。”

马蹄声越来越近,安然掏出特制的弹弓,眯着眼睛,朝着跑最前面的一人射过去。

偏了,本想射眼睛,却射到了鼻子,但就这样那人也跌下了马。

小石头那儿也动了手,他射的比安然准,只照外面人的眼睛射,娘说过,眼睛是一个人最弱的地方。

外面顿时嚎叫声一片,五个人小石头射了仨,安然射下两个。

安然叫小石头,“你在上面看着,若有往前来的就射他们。”

安然跳下梯子,从墙角拿出昨天放这儿的大刀,姜力一看,这还是自己的刀。

安然拿着刀拉开门,外面见门内出来一女子,手里拿着刀,受伤不重的起身就要冲安然来。

安然双手紧紧握紧刀,不给人反应的时间,把刀一下送进那人腹部,手一转刀一扭又拔了出来。

第二个躺地上的,直接一刀砍下。

小石头又射出一石子,打在安然背后爬起来的人身上,射在他的腿弯处,那人一下又跪在地上。

安然转身,双手握刀,一刀送进腹部。

还有两个,安然瞪着眼睛,这俩人也有点傻眼了,这是女人吗?杀人就跟切菜似的。

安然向射中眼睛的走去,举起刀又砍下,另一个见情况不妙,翻身上马。

小石头眼疾手快,又射出一石子,打在他的脖颈上。

嗖的一声,那人大叫一声,掉了下来,却被马拖着跑远了,估计人也废了。

五个人全解决了。

安然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一下坐在了地上。

丁长赫三人慢慢的走了出来。

他们倒是想走快,可没办法。丁长赫中了两箭正虚弱,大山腿伤着了,现在都是蹦着,另一只腿不敢用力。

姜力一只胳膊动不了,腿上还中了一箭,跟大山一样,差不多蹦着走。

丁长赫看着坐在血泊中的女人,眼眸深了,“你就不怕死,还敢出来。”

安然双手拄着刀,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怕死,就是因为怕死才出来,我儿子还这么小,我不能让他有事。”

“你是为了你儿子。”

安然轻轻一笑,“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儿子。”

小石头这时跑过来,蹲到他娘跟前,让他娘把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把娘扶了起来。

刚走两步,安然回头说道:“你们想办法把尸体解决了。”

随后才扶着小石头的肩膀回了屋。


安然坐在椅子上,连喝了三杯水才平静下来,“娘,你好厉害。”

安然对儿子笑了笑,说道:“不是娘厉害,是没了法子,只能厉害。他不认识咱们,可是他们依然会闯进院子,杀了咱们。像这种时候就不要多想,一定要快,要准,在他要你命之前先要了他的命。”

“娘,我懂了。”小石头这时眼里全是坚毅的光彩。

而门外的三人,缓过神来后,大山和姜力瘸着腿,把四具尸体扯到一旁,拿树叶盖上,准备晚上挖坑埋了。

大山走到丁长赫身边,见大爷一直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处理好了。”

“一会拿铁锹挖坑埋了。”

“埋深点。”

“大爷,刚才我看了,小少爷射的是真准,只射人的眼睛,难怪他们倒地一时缓不过来。”

丁长赫暗想,看来爹说的没错,这小子是个人才。

“大爷,从昨天咱来了,大奶奶就救了咱们两回了,如果没大奶奶,咱们仨的小命都得交代在这。”

“嗯”丁长赫轻哼一声。

大山是从小跟着丁长赫的,对他很了解,便说道:“大爷,我直说了,你对大奶奶好点,救咱两回,你别再跟人绷着脸了,说句实话,这都亏着大奶奶呢。”

丁长赫轻笑一声,“你倒是挺为她打抱不平的。”

大山说道:“大奶奶本身就没什么错,当年你不想娶忠王府的女人,怕和三王爷有隔阂,又不能得罪人,这才把大奶奶娶回府。”

丁长赫从记忆里挖出第一次见安然时的印象,低着头,一股乡下女子的怯懦劲,说实话,自己连她长什么样都没细看。

不管怎么想,跟这两天见到的女人也对不上。

“以前大奶奶是什么样。”

大山“哎呦”一声,“我的爷,那是你娶的媳妇,你都不知道我们上哪儿知道去,不过我觉得大奶奶是个不一样的女人。”

不一样的女人,丁长赫想,确实不一样。自己第一次来就敢和自己抢孩子,还怒目而视。

这两天更是让自己大开眼界。

还真是个不一样的女人。

~~~

安然:我没那么厉害,只知道在没有活路的情况下,只能拼命。

而这天晚上,小石头则是格外高兴,不仅仅是因为和娘并肩作战大显身手。

是因为救了丁家的人,丁家的人再厉害,还不是娘和自己救的,以后看他们在自己面前还得瑟。

小石头问他娘:“娘,你不是还揣着痒粉吗,怎么没撒呀。”

安然叹口气,说道:“儿子,娘握着那把刀,都已很吃力了,哪还有时间撒。”

痒粉是安然配出来的,山上采的药,再从药店买点,这药洒身上就是痒痒,若是有伤的就厉害了,自己都能给自己抓的面目全非。

小石头和他娘在屋里,嫌弃丁家的人没用,而另一屋丁长赫趴在炕上,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姜力上前说道:“大爷,咱们得跟三王爷说一声。”

丁长赫睁开眼睛,冷冷的说道:“估计这会儿王爷也麻烦。”

姜力忙问道:“那太子那儿动手了。”

丁长赫冷酷的勾了勾嘴角,“自来成王败寇,咱们怕是又做了别人的垫脚石。”

大山急忙问道:“那怎么办,老爷可还在边疆没回来呢?”

丁长赫这会儿脸色苍白,但依然冷着声音说道:“看三王爷是愿意保我们,还是舍了我们了。”

第二天一大早下起了大雪,倒是把一切痕迹都掩盖了。

因丁长赫住在这,丁婆子和陈大姐很少上前。


而安然则是抱着小石头,不让他把东西扔出去。

“娘,我不要花丁家的银子,不要他给的东西,你给扔了,扔的远远的。”小石头愤怒的喊道。

安然用力的抱着儿子,待他平稳点后才和他说,“儿子,咱们娘俩受了这么多苦,把银子扔了,咱们的苦就白受了。咱们不会因为不用丁家的东西,就能摆脱丁家,你明白吗。”

“我不想明白。”小石头愤怒的喊道。

“那你要真不想要,就扔吧。”

安然松开小石头,小石头拿起银子就跑了出去。

小石头跑到路口,看着村里大娘背着柴火,佝偻着腰往家走。她家的小孙女,在后面还抱着一捆柴火。

小石头默默看了会儿,又转头跑回了屋里。

“娘留着吧,我知道你一直为银子发愁,不能便宜了丁家。”

“那你不生气了?”

“我生他们的气,不是生银子的气,他们不在乎我们,我们也不用在乎他们。”

当天晚上,小石头跟他娘说道:“就算咱们收下他的东西,也不能原谅他。娘,我不原谅他。”

小石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好,咱们都不原谅。”

安然把儿子护在胸前,用手温柔的拍着他的背,“睡吧, 娘陪着你。”

“娘也睡,我明天还要早起去学堂呢。”

“好,我们小石头从来没迟到过,明天早上娘给你烙肉饼,蒸蛋吃。”安然温柔的哄着儿子。

小石头渐渐平稳下来,想了想,说道:“娘,大早上别做这么好,太浪费,就熬稀粥吧。”

安然轻轻笑了笑,“那就熬稀粥,烙肉饼,早上得吃饱。”

小石头想到娘烙的肉饼,“嗯”了一声。

~ ~ ~

小石头:不原谅,坚决不原谅。

安然:自己早就知道,只要有了孩子和丁家就不可能脱离关系。

安然平白得了一百两银子,正好大冬天的没有进项,倒让安然手头宽松不少。

安然又让老丁头赶着驴车去镇上买了不少肉,买了两尾鱼,又买了不少便宜的布料,正好大冬天多做点针线活。

安然把鱼做了,鱼片装在瓦罐里,让小石头上课时给老师送去。又把肉分成几份,给村里帮过他们的人家送去。

东西是小石头亲自去送,小石头虽然人小,但这么长时间被安然和老丁头也磨练了出来,接人待物都没得挑。

小石头回来说道:“这一下又送出不少东西去。”

安然笑了笑,说道:“咱们回来后缺的东西多,人家送米,送面送菜,没少帮咱们,咱们得记着,有能力时不能装糊涂。”

小石头笑嘻嘻的说道:“娘,道理我都懂,我把肉给伯娘,还有花奶奶她们送去,她们可高兴了,还给我装了一兜花生呢。”

村里有对安然和小石头恶语相向的,也有和她交好的,安然也是尽力让儿子明白,人生百态,人和人不可能一样。

这天,丁长赫从军营出来后,带着大山到一县城。

大山叫住丁长赫,说道:“大爷,从这边小道过去十多里地,就是大奶奶和小少爷住的地儿。”

丁长赫原想接安然回去,但安然拒绝了,他又一直忙于军务,没有抽出空闲来。

丁长赫骑着马,看了看,说道:“去看看。”丁胜康和丁长赫说了不少这孩子的事儿,他也想亲眼见见。

他俩骑的都是战马,脚程快,很快就到了下溪村。

大山利落的下马,上前拍门,“大奶奶,大奶奶在吗?”

“谁呀,等一下。”门打开,是一老妇人。

丁婆子抬头一看,哎呦,这不是一直在外的大爷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