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影后的女二剧本

影后的女二剧本

宋锦城秦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而宋锦城垂眸望过来的眼神冷淡漠然,说:「拉下去。」我每次都在这种眼神中被惊醒,然后在内心反复告诫我自己,千万不能成为第二个小花,因为哭的实在是太丑了,有损形象。

主角:宋锦城秦时   更新:2022-12-29 17: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锦城秦时的现代都市小说《影后的女二剧本》,由网络作家“宋锦城秦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而宋锦城垂眸望过来的眼神冷淡漠然,说:「拉下去。」我每次都在这种眼神中被惊醒,然后在内心反复告诫我自己,千万不能成为第二个小花,因为哭的实在是太丑了,有损形象。

《影后的女二剧本》精彩片段


我是在宋锦城身边待得最久的一个女人,我想这应当源于两点,第一点是我确实很漂亮,在美人横出的娱乐圈,我也在「娱乐圈的颜值天花板」提名中长期占得一位,第二点是我确实很听话乖巧,要知道,但凡女人,尤其是宋锦城身边的女人,因为受到的巴结太多,所以总是会忍不住恃宠而骄,宋锦城宠你时愿意敷衍两分,不耐烦了那你这辈子应当都不会再见到他一面了。


我从来不跟他的下属过多的接触,偶尔有人想拜托他什么事求到我这里,我亦是微笑颔首不语拒绝,最夸张的一次,是有人拿着半臂高的整块翡翠过来,通体通透,成色极好,往大厅的中央一放,几乎温润盈盈有光,为首的人笑得很客气,说:「秦小姐,不必麻烦你什么,只求你帮我和宋先生见上一面。」


说不心动是假的,内心仿佛天人交战,可我面上依旧笑的淡定,毕竟擅长演戏,我连余光都没往那尊翡翠上瞧,端的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后来那人临走时还赞叹的夸了我两句,说:「不愧是宋先生身边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我竟然拿这些小东西来求你办事,真是唐突了。」


苍天可见,若这块玉生而有灵,听见自己被称呼为「小东西」可能也会呕血不止,其实他不知道我的心也在滴血。


后来这人找了其他途径见到了宋锦城,他知道了这件事,当天晚上那尊翡翠就被送到了他送我的沿江的那套高层公寓中,他笑着看我:「这样一块翡翠,真是难为你不心动。」说完就又是笑,「就这胆子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敢到我面前毛遂自荐的。」


有时陪他出去应酬,他看着下面的人巴结我的样子,也会似笑非笑的调侃我:「你们可别吓着她,我的这个小女朋友胆子比老鼠还要小……」


哦,对,他称呼我为他的「小女朋友」,在他这些年的女伴中,我大概是唯一一个有此殊荣的人,我在他身边的第五年,据说地下赌场还专门立了个赌局,赌我会不会飞上枝头变凤凰,最后转正。


赌局的赔率高达 1:350,这赌局一直持续了两年,在我在宋锦城身边第七年的时候,我去押了注——赌不会,想想分手后还能额外赚一笔零用钱我就很开心。


我想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能留在宋锦城身边这么久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爱他。


当然,是他以为我不爱他。


不爱宋锦城比爱上他要难上千百倍,如果你是我,就知道以他的人格魅力,很难有人会对他不动心。


在宋锦城身边久了,我当然也曾异想天开幻想过,我跟在他身边的第二年,那年我有个真人冒险综艺,有一期是沙漠探险,傻逼剧组将四个人放在茫茫戈壁中,给了一点生存物资,然后让我们生存两天一夜,可是剧组防护措施没做好,夜里一场沙尘暴席卷而来,我们和剧组失联了,我硬生生地熬了一天一夜,当我以为我要死在荒无人烟的沙漠的时候,宋锦城遣人开着直升机在荒漠中找到了我。


当然他本人没有来,但那并不耽误他在我眼中的形象变成天神下凡,你看动心多简单,只要一个点,在一瞬间,就能将你日日夜夜建立的心理防线击溃。


当人人都在说「宋先生对你好像是认真的」、「宋先生从来没有对其他人像你这样」、「宋先生大概是迷上你了,不过也难怪,你长得这样美,我要是男人,也会忍不住动心的」等等诸如此类的话时,你也会在心底产生奢望:他对我,到底是不是有几分真心?


还好在我心思起伏爱意汹涌磅礴的那段时间,他身边有其他的人。


可能是宋锦城实在是拥有花心的资本,导致大家可能以为他身边很多女人,但其实他在女色上并不怎么热衷,大概是嫌麻烦,同时固定的女伴不会超过两个,而且能入他眼的又乖巧摸透他心思的又不恃宠而骄的又不对他起歪心思的设计他的,这些年下来也只有我一个。


那个女人是和我同期的一个小花,出道即巅峰,拍了一部校园剧,清纯单纯的形象深入人心,火遍全国,当然她也是真的很单纯,宋锦城对身边的人一向大方,大方到或许是让这位小花产生了某种错觉,所以和宋锦城在一起的头一个月她就来找我,以正房女朋友的姿态警告我:「我告诉你,锦城现在和我在一起,你最好识相点。」


我当时真的懵了,以为宋锦城也被这位清纯小花征服收心了,当时刚萌芽的一点心动瞬间枯萎,直到三天后,宋锦城召唤我陪他去某个宴会,出门的时候站在我面前盛气凌人的小花被保镖拦在外面,一点形象皆无地歇斯底里地问:「为什么,宋锦城,你怎么突然说不要就不要我了,是我哪里做错了吗?」


宋锦城蹙了蹙眉,后来我再也没见过那个小花,她甚至没有再拍过片子,就这样沉寂下去,那段时间我天天做梦,梦见这位小花泪流满面拦着宋锦城的样子,那样不体面毫无尊严,可是梦着梦着,她那张哭的声嘶力竭的脸就变成了我自己。


而宋锦城垂眸望过来的眼神冷淡漠然,说:「拉下去。」


我每次都在这种眼神中被惊醒,然后在内心反复告诫我自己,千万不能成为第二个小花,因为哭的实在是太丑了,有损形象。


再渐渐的,固定陪在他身边的女人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人人都说秦时真是好手段,宋锦城也被我收了心,只有我听了一笑置之,那是因为他身边的女人总是太不安分,他嫌麻烦,如果我真的当真了跑去和他说:「宋先生,我喜欢你。」我相信这将是我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之所以能在他的身边待这样的久,只是因为我本分。


从 22 岁到 29 岁,一个女人最美的一段年华,也就在这里了。




听说宋锦城和董芸最初相识于美国,宋锦城作为被特邀的校友回校演讲,两人是如何相识相知相交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我知道,董芸初遇宋锦城比我早,且比我道德比我体面。


展崎跟我说,我是比不过董芸的,她什么都不用做,只是站在那里就赢了,我若是说我从来都没想和别人比过,他一定不相信。


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对我即使面上说着再欣赏和喜欢,也不能掩饰他们对我骨子里的轻视,人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我本身就是目的不纯的靠近宋锦城的,这并不是我能选择的。


在我遇见宋锦城时,他没结婚没女朋友,于道德伦理上,我并没有什么过失的地方,我只是想努力的,努力的,让自己活得好一点,稍微体面一点不至于人人践踏而已。


我并不觉得自己有错。


他们觉得我在宋锦城面前表现的淡然如菊不争不抢只是我费心打造出来的一个人设,等宋锦城抛弃我了,我一定会彻底的露出我的狐狸精尾巴,或纠缠不休,或死缠烂打,与其说是他的那群朋友是在提点我,不如说是在敲打我。


一个人身边的朋友对你的态度决定你在那个人心中的地位,从展崎跟我说出这番话的那一刻起我就想,我忐忑了七年,终于要迎来我自己的大结局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无数次的幻想过我和宋锦城结束的最后一刻,在无数个偶像剧中,这样的场景无疑是要伴随着一场瓢泼大雨的,我倔强的 45 度仰头望着天空,不让眼里的泪流下来,凄楚地望着宋锦城决绝的头也不回地背影……


然而实际上那只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艳阳天,宋锦城难得中午来吃饭,保姆做了很简单的四菜一汤,我记得很清楚,一蛊排骨冬瓜汤,一盘红烧肉,一碟鱼,一盘生菜,一道鸡蛋煎虾仁,宋家有个自己的农场,专门种植蔬菜、水养鱼虾、圈养牛羊鸡鸭鹅等牲畜,全部是有机原生态。这些食品原材料只供应宋家的日常三餐,并不对外做生意,所以虽然只是简单的四道菜,但胜在原生态滋味鲜美。


吃到一半的时候我开始给宋锦城手剥柳橙,淡淡的橙香在空气中弥漫开,宋锦城突然开口和我说:「城西外郊那栋别墅,我已经找人过户给你了。」


「上次你最爱的那辆跑车,我找人在国外订购了,过几天会送到你这里来。」


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然后慢条斯理地擦擦嘴,继续说:「其他的都放到你户头了,你可以看看你的账户。」


我低着头认真的、专注的、细致的一点一点地去剥柳橙的皮,仿佛这是我当前最重要的一件事,过了很久很久,我听见宋锦城对我说:「你还有什么需求吗?」


我将剥的完完整整的柳橙递到他面前,说:「把这个柳橙吃了吧。」


他看了我很久很久,然后接过来,一点一点地吃完了。


我微微笑起来,我知道自己笑起来是最好看的,所以我极轻且浅淡地冲他笑,我说:「我下午还有场戏,就不留宋先生了。」


他点点头,脸上的神情滴水不漏,视线在我脸上流转片刻,眼神审视,但很快地掠过,就势站起来,拿起椅靠后的外套,对我颔首说:「我先走了。」


我送他出去,站在门边目送他离开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来,俊挺的眉心微蹙,他说:「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去找展崎。」


我微笑颔首。


我知道这是他对我最后的纵容,他这样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的人,能说出这样一句话已经是莫大的不易,毕竟他最讨厌分开后还有联系。


我一直站在门边,看着他的车一骑绝尘,渐渐变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慢慢消失在视线中。


晚上保姆过来的时候很惊讶,大概是 10 点多,她习惯这个时候来给宋锦城做夜宵,我没开灯,她打开灯看见我坐在客厅桌边的时候吓了一跳,问:「秦小姐,你没事吧。」


我动动僵硬的的骨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这样僵坐了好几个小时,勉强地笑笑,还没说话,保姆又问:「侬桑萨毛病了?」保姆是位上海老阿姨,因为宋锦城是上海人,她一着急就喜欢开口说上海话,我揉揉眉心,疲倦的摇头回:「我身体没事阿姨。」顿了顿,我补充一句,「以后您不用来了。」


她大为震惊,上海话也不说了,问我:「那宋先生来了怎么办?他习惯我做菜的口味。」


这里没有外人,所以我放任自己将眉心狠狠地蹙起来,声音近乎呢喃,我摇摇头,说:「他不会再来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