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孽缘说来就来

孽缘说来就来

梓云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家四姑娘姜奈从小一直被放养在乡下,那一日她突然被接回了京城,可谁知刚一回京她就不小心招惹上了那个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沈翊。就在众人替她感到怜悯时,怎料画风一转,女人一句“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轻松避开了大祸……

主角:姜奈,沈翊   更新:2022-07-15 22: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奈,沈翊 的女频言情小说《孽缘说来就来》,由网络作家“梓云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家四姑娘姜奈从小一直被放养在乡下,那一日她突然被接回了京城,可谁知刚一回京她就不小心招惹上了那个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沈翊。就在众人替她感到怜悯时,怎料画风一转,女人一句“王爷,我给你算了一卦。”,轻松避开了大祸……

《孽缘说来就来》精彩片段

初冬时节,临晚雨歇。

姜奈紧了紧身上脏兮兮不辨颜色的斗篷,一瘸一拐进了山洞。

抬眼,只见空阔的洞壁前方,端端正正悬着一幅泛黄古画。

姜奈身高不足三尺,圆溜溜的小脑袋仰着。

瞅了好一会儿,这才喃喃自语,“奇怪。”

这荒郊野外一山洞,谁这么无聊挂一幅美人图在此?

小姑娘靠着洞壁坐下,探手入怀取出一颗铁珠,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嗖地弹指飞出。

沙石簌簌而落,画卷飘飘然坠入她手。

展开一观,只见画中独栋木楼,清泉雾气氤氲间,立着一名白衣墨发、修眉入鬓的少年郎君。

衣领微敞,露出一片雪色肌肤。

朗目如星,瞳生琉璃色。

肤白如玉唇如蜜,薄唇微启间,似要附人耳畔温声软语几句。

画的真正是惟妙惟肖妙不可言,如梦似幻仿若真人莅临。

小姑娘暗道一声稀奇:看画中此人奇骨贯顶、瞳色异于常人,倒是莫名有种帝君之相。

她随手将画丢到一旁,歇了会儿便径自到洞口捣鼓一阵,用石头与树枝做了个简易的捕猎机关。

随后就咸鱼一样地睡去了……

她如今身体还小,体力精神皆不够强大,必须时时补充睡眠才有利于生长。

睡到半夜,被一阵细微的扑棱声惊醒。

姜奈坐起身来,下意识动了动小腿,发觉扭到之处已好转些许。

这货蹦跶起身到洞口一看。

只见一只毛发稀疏的小野鸡,正落在她守株待鸡的捕猎机关中,扑腾得欢呢。

没想到竟要自己动手填饱肚子。

姜奈心疼了自己两秒,便就着火光,烤起手里的小野鸡,心中不免生出半点愁绪。

之前在李家屯时,过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咸鱼日子,这才露宿一晚,就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

洞外扑进一阵幽幽的风,将火苗吹得飘忽不定时断时续。

眼看这火苗即要歇菜,姜奈随手取过那张泛黄画轴卷了卷,就着火光最盛的地方取点火,扔到干树枝上。

美人图就在火中缓缓燃烧起来。

从画卷下方徐徐往上烧着。

姜奈一心盯着她的烤野鸡,只随意瞥了那画一眼,神色却蓦地一愣。

好像不是自己眼花?

此画初初展开时,图中美男应是立在小楼清泉边上的吧?

可如今再看,那美少年居然褪了白衣,静坐于清泉内。

氤氲的雾气弥漫在他全身,冉冉而升,看上去倒是一副仙气蒸腾之态。

这可真是邪门,画中美少年竟会动?

姜奈惊了一惊,二话不说直接用树杈挑起一簇烈火,扑在剩下的半截画纸上。

却见静坐于清泉内的美少年,陡然张开双目,怒眼瞪向自己。

那双淡若琉璃的瞳眸,染上一丝愕然与惊怒交加。

呃,这特么画里的人好像是活的?

小姑娘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该不会是什么千年老鬼被封印在古旧画轴里,而自己则一不小心,误打误撞烧了他的魂魄容器?

姜奈:……

这是怎样的一段孽缘啊?

 


既然梁子已结下,干脆……

一不做二不休,抓紧时间烧,省得这货复出找自己寻仇。

姜奈动作利索,将好几块燃的噼啪作响的枝叶都堆到那幅画上。

不过须臾光景,美人图便被烧成灰烬随风散去,只剩淡淡一点流光环绕在火堆上空。

姜奈小脸谨慎,盯着好半晌。

忽听“啪”一声作响,小手猛地朝后一缩。

原来自己太过专注那幅画,手心被火星沫子溅到都不曾知觉。

姜奈疼的搓揉下掌心,低头看了看,只见一点浅淡光华没入她的手心之中。

她连忙拍打两下又用嘴吹了几口气。

垂眸再看时,只见手心多了个米粒大小的淡红印记。

姜奈也没放在心上,暗忖大抵是方才被火烫伤的缘故,过几天自然会好。

她这会儿还不晓得自己招惹了一个怎样的活阎王……

没滋没味吃掉小半个烤鸡,这货心大地往洞壁旁边一瘫,继续咸鱼地睡觉去了。

奇怪的是,姜奈一晚上不停重复着一个梦。

梦里就见古画轴中的美少年,一脸冰冷坐在自己身侧。

琉璃色的瞳孔内透出点点杀机与冷怒之意。

“你是何人,还不快放本王出去?”

早上惊醒时,小姑娘一骨碌从洞壁旁爬了起来,垫着脚尖东张西望浏览一圈。

洞里空空旷旷,啥也木有。

她抬手摸摸额头,冷汗涔涔的。

这货把昨晚吃剩的鸡又烤了烤吃掉,随后坐在火堆前自言自语,“难道当真是个老鬼?”

“算了,我给他多念诵几遍往生咒,送他早早登天。也不枉我与他相逢一场。”

小家伙索性盘膝而坐,似模似样念念叨叨: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这货指尖掐了个静心诀,一边念一边心内暗忖:你放心大胆去吧,可别再来寻我。我要是生起气来,可能会打得你神魂皆灭呢。

乖乖哒别来烦我,安心滚蛋……

“姑娘!姑娘!!”

当姜奈念完第五遍往生咒,便听到洞外不远处传来春芽鬼哭狼嚎的叫声。

纷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而来。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叹气低语:“春芽,我看你也别嚎了。咱在附近找了那么一宿都没找着,四姑娘怕是给狼叼走啦。”

“你放屁!”春芽可是李家屯儿十里八村闻名的彪悍丫头,一张口便连珠炮发怼了回去,“您老全家嗝屁了我家姑娘还好着呢!”

“我家姑娘甭提有多富贵吉祥。咱家老太太说了,姑娘就是个金玉之命,命中带贵。谁沾上谁贵气,哼,你这老婆子懂个球球。还敢咒我们家姑娘被狼叼走,我看你家孙儿才遭狼叼!”

许老嬷嬷气得一口气差点没能上来。

这丫头一张嘴恁般厉害,她就说了一句,人家十七八句怼回来,还句句带咒,凶不可言。

“你,你!!”许老婆子胸口堵到不行,眼里寒光一滑而过。

真是个言辞粗鄙的丫头,算了,办正事要紧,她不跟她计较这些。

 


四姑娘若是没找回来,春芽这没了主的狗奴,要打要发卖还不是自家主子一句话的事儿。

“姑娘。”乳母胡氏面露大喜,快步从俩人身旁跑过去。

春芽一转头,只见前方积草丛丛的洞口,圆乎乎的胖球小姑娘,正迈着小短腿吃力地朝这儿晃来。

许老婆子面色微微一僵,目露诧色。

小姑娘居然没事?

只见乳母胡氏抱着圆球似的小胖姑娘,已快步走至她们身边。

许老婆子心里一堵,偏要装出一副惊喜之状,连声笑道,“好噻,总算是有惊无险将四姑娘找回来了。我们快点个上路,今日入晚前还能到前头小镇夜宿。”

迟了可就又得吃风露宿一宿了。

“慢。”一道娇呼呼的声音打断老婆子的话。

在场几人纷纷转头看向出声的小姑娘。

许老嬷嬷触上姜奈似笑非笑的眸光,心里莫名打了个哆嗦。

明明就是个年仅六岁的小胖球,偏一双眼睛黑黝黝深邃无比,霜雪凛凛的,让人瞅着心里些微发毛。

“我观你面貌,额头低陷,鼻梁现赤筋,这是近期内有受伤见血之相,可能会累及性命。你若愿意自扇几个耳光,使脸上见个血,倒是能破了这不日内的血光之灾。”

许老婆子:……

乳娘胡氏嘴角微抽了抽,忙伸手在自家小姑娘背上轻拍两下。

旁边走来一名王婆子干笑两声,拉着许老婆子转身就走。

小姑娘眸光幽幽落在许婆子背后,淡淡说道,“世上一切皆有因果。”

“存恶念,便结恶果。不破了这因果,玩火自焚不说,或许,还会延祸子孙后代。”

许老婆子浑身一抖,像是听到了又像是没听到,被那王婆子拉着,走得飞快。

只是没过须臾,便听许婆子一声惨嚎从上坡传入众人耳中。

胡氏吓了一跳,忙护着小姑娘一脸警惕表情。

“去看看。”姜奈满脸镇定,抬手指了指许婆子惨叫的地方。

三人走过去一瞧,只见一头通体锃亮发黑的小狼崽子,正叼着块肉转头朝她们看来。

胡氏吓得脚下发虚,手里却依然紧紧抱着小姑娘。

春芽掩唇低呼,手心不由冒汗,“这、这里还真有狼啊。”

只见许婆子坐倒在地已然昏死过去,小腿上少了块肉,血淋淋几可见骨。

“快打死它,打死它!”王婆子也已吓瘫在地,抱着一旁的脚蹬子,虚软无力地喊叫。

方才俩人正要蹬上马车,这小狼崽子就从旁忽地窜出。

只一口,就把许婆子小腿肉给撕下来大块,可把人给吓懵了。

随行的几个车夫,面上虽然含着几丝惧色,但仗着三五六人成群,拿着锄头木棍的,倒也不惧这小狼崽子。

几人围成一圈吆吆喝喝,眼看便要动手。

忽听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动手前可想好喽。若是动手打杀它,你们就没回头路可走。”

几个车夫愕然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姜奈也懒得废话,只是用眼神示意他们看向那位许嬷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