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精选全文

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精选全文

夜与剩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高口碑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是作者“夜与剩饭”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欣魏和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当面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主角:楚欣魏和   更新:2024-05-16 00: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欣魏和的现代都市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精选全文》,由网络作家“夜与剩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口碑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是作者“夜与剩饭”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欣魏和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当面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精选全文》精彩片段


呵,这妮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聊天啊。

她捧着我那布满刀痕,四分五裂的脑袋,认真的用缝合线尝试修复缝合。

但是皮肉都已经烂了啊,她刚缝好一块又裂开一块,最后差点把自己整崩溃了,只能叹息着放弃。

她摘下手套,手指轻抚过我的身体,每碰到一处伤疤或者於痕时,都会触电般让她颤抖一下。

当她的手触及到那冰冷的钢管时,看到那截焦黑炭化的手臂时,她的泪再一次决堤了。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子啊,是不是偷偷下厨房练习厨艺了?”

她故意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说话,但并没能把谁逗笑,反而是哭的更厉害了。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呜呜呜……你连烫一下都会哭爹喊娘的家伙,怎么受得住这个?”

记忆中的画面再次浮现。

我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颐,楚欣则是做了好几个菜,都推到我面前,托腮看着我被噎了好几次。

她一边笑骂着一边给我倒水,“魏和你找的什么工作啊?怎么变得又黑又瘦,每次吃饭都跟饿死鬼似的?”

……

随着尸体的逐渐解冻,开始不断有血水从尸体里淌下,她不厌其烦的为我擦拭着身体,但面对只剩森森白骨的大腿,她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我忽然觉得好笑,一向胆量过人的楚欣,常年接触死人的法医,居然也会怕尸体?

终于,她鼓起勇气看了过来,但一秒后,她竟然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

“郑队虽然没跟我说,但我知道,那是动物撕咬留下的痕迹,五条……不,至少十条大型犬类才能吃得……呕!”

她吐得翻江倒海,几乎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一般。

我眼前再次闪过一些画面,如同跑马灯般带着迷幻的色彩。

画面中是我跟楚欣最后一次约会。

严格意义上也算不上是什么约会,其实就是两个人一起去公园遛狗。

虽然那时我俩都已经确认了关系,但是楚欣十分保守,最多只让拉拉手,连接吻都不行。

我那天鼓足了勇气,抱住楚欣就是一顿猛亲,她直接被我吓蒙了,但他家的大黄急了。

愣是追着我跑了两条街才罢休。

我这人真的很怕狗啊,当时都吓哭了。

楚欣还笑话我胆小鬼,但我觉得太他妈值了。

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我当时怎么没多亲几口。

再后来我就去执行卧底任务了,为了获得老大坤哥的信任,我一直都认真扮演着一个十恶不赦的毒贩子形象。

我跟着坤哥前往缅甸工厂进货,带着小弟们跟其他势力火拼,入境后也时常出入夜店酒吧等黑市交易场所。

有一次在酒吧,我们刚灭了一股当地势力,楚欣不知道怎么就找了过来,劈头盖脸就骂我毒贩子不得好死。

当时周围的几个兄弟身上都带着家伙,随时都可能冲上去杀人灭口。

我慌了,一咬牙就抽了楚欣一个嘴巴,她似乎也完全没料到我会打她,直接被打翻在地,脸也被酒瓶割破了。

我当时都要心疼死了。

但还是装作一脸不在意的啐了一口,“贱女人,你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谁的贱种,再来缠着老子直接做了你!”

道上规矩,怀孕的女人最好不要杀。

所以我才故意这么说,但是却把楚欣伤透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当面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法医的验尸工作需要实时记录,由于没有助手,她只能自己录音记录。

双眼被挖,鼻梁折断,脸上有着密集的伤口,皮肉尽数翻卷起来,又被水泡得发白浮肿。

楚医生取出缝合针,快速地做着最大程度的复原。

人脸,是辨认尸体身份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修复了七七八八之后,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我的脸沉默许久。

我看到她那好看的眉头渐渐皱紧,呼吸也越发粗重了起来。

“魏和……魏和!”

她忽然仰头,发出一阵渗人的狂笑,“报应!真是报应啊!”

她捧着我的头,几乎是从牙缝里发出的声音,带着无边的恨意。

魏和是我的名字。

这女人认识我?

“究竟是谁在替天行道,把你的脸也毁了啊哈哈哈!”

她似哭似笑的喃喃道,旋即缓缓摘下口罩,一道恐怖的伤疤从右侧脸颊延伸到下巴。

“魏和,你看看我啊,看看这个当年被你亲手毁掉的人吧!”

她那表情过于狰狞,我甚至都怀疑他想把我吃了。

她的肩膀微微抖动,发出神经质般的声音,

“哦,我差点忘了,你的双眼都被人给挖了,你看不到了。”

我看得到。

这个女人,我看得到。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浑浑噩噩的脑海中,立刻回忆起一个名字。

这个女人的名字。

楚欣。

脑海中过电影般闪过一些残破的画面。

画面中是我跟几个哥们在一个狼藉的酒吧里,楚欣突然冲进来拉起我就要走。

我当时可能也喝大了,挣开她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她直接被打得倒飞出去,在满是酒瓶碎渣的地上滚了几圈,再爬起来时半边脸已经血肉模糊……

电话铃声骤然响起,脑海中的画面一闪即逝。

楚欣拿起电话,我飘过去一看,赫然写着“郑毅”的名字。

这人我认识,市缉毒大队队长郑毅,老熟人了。

楚欣擦了擦手,似乎有些疲惫,无力的靠在墙上接起了电话。

“结果出来了吗?死者是谁?”

一向以沉稳著称的郑毅,此时的声音竟然带着几分焦急和忐忑。

“你早就猜到是他了吧?不然为什么偏偏把我调过来做尸检?”

楚欣的声音冷得跟冰一样,电话那头的郑毅忽然沉默了。

“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谢谢你让我亲眼见证那个人渣的报应!”

又是长久的沉默。

过了半晌,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郑毅的声音似乎苍老了许多。

“你继续待命,随时可能有……新的尸体送过来。”

“呵,被五马分尸了么?那我真的拭目以待。”

楚欣噙着一抹冷笑,眸子一点点幽深了下去。

3

湄河里捞上来一个人头。

在这个边陲小镇里,这足以称得上是爆炸性新闻。

我透过楚欣的手机屏幕,看到过许多条她浏览的新闻,碰巧主角都是鄙人。

“11月8日,本市郊区的湄河里打捞起一颗头颅,警方初步认定为跨境贩毒集团的活跃分子,市民如果发现其他尸体残骸,请立刻联系当地警方……”

楚欣刷了很久,翻来覆去看的都是这几条新闻。

评论区里早已骂声一片。

“毒贩子都该死!应该千刀万剐!”

“谁捡到尸体的话联系我,我要把他挫骨扬灰然后喂猪!”

“这个毒贩子是谁啊,建议把他的信息曝光出来!”

“别急,好多网友已经在开始人肉他了……”

这一条条评论看得我是眼皮连跳,楚欣则是冷笑着关上了手机。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口中的这个人自然是指的我。

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楚欣心里一直挂记着我,才会一直单身到现在。

可她不是对我恨之入骨吗?

我更困惑了。

5

那次之后,那个林易恨不得每天跑过来八遍。

后来他好像跟院领导申请了现场支援,几乎整天都跟楚欣黏在这间手术室里。

楚欣似乎真的敞开了心扉,她跟林易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个专业,又是一个学校的,确实有很多共同话题,看得我很不自在。

好在队里终于给楚欣抽调了一名助手过来帮忙。

有别人在,那个林易还算稍微收敛些。

不过这下楚欣彻底不参与解剖了。

她似乎十分抗拒接触我的尸体,全程负责记录,以及指导林易和助理如何开展工作。

对于他们的工作我并不了解,我只能从他们的对话中大概猜测他们在做什么。

值得高兴的是,随着解剖的进行,我的记忆也在一点点恢复着。

那助手大概是个新手兼话痨,她喊楚欣为老师,一直问个不停。

“老师,这个死者身份确认了吗?既然被分尸了,有可能是凶手故意迷惑警方。”

“确认了,三个部分的尸体已经取样化验了,确认来自同一个人的DNA。”

“那只能确认这尸体是一个人的,但并不能直接断定尸体的身份是谁吧?脸部已经严重毁容了。”

“我跟警方都认识这个人,可以确定他的身份。”

“您认识他?他叫魏和是吧?您跟他什么关系?”

林易不高兴了,“你这个小助理怎么这么多话,赶紧干活!”

小助理吐了吐舌头,继续埋头干活。

但没一会她又开始讲话。

“啧啧,这个头骨的骨相还不错,应该是个帅哥吧,可惜了……”

“可惜什么?!”

楚欣的眼神冷的吓人,把小助理吓了一跳,连忙改口。

“我是说可惜了,不走正道。”

楚欣默然收回目光,眼神不经意扫过我那颗丑陋的头颅。

……

“魏和,你高考报的什么志愿啊?”

“干嘛问起这个?”

“干脆报考北影吧,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帅的!”

一段对话的记忆涌了上来,画面中的楚欣笑着看向我,眼神中满是爱慕。

“志愿嘛,我早就想好了,我要当一名……”

记忆戛然而止,无论我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当时究竟说了什么。

“老师,死者身上的骨头都烧焦了,骨龄不好检测啊。”小助理再次打破沉默。

“30岁。”楚欣默了默说道。

“老师您怎么知道他是30岁呢?”

“看牙齿!看牙齿也能判断年龄,你这个小助理比我还业余!”

一旁的林易不悦的埋怨道。

“有道理诶!”小助理抄起工具就开始撬我的嘴。

“老……老师……”

“又怎么了?!”林易真的有点不耐烦了。

“没……没有牙……”小助理声音有点打颤,指着那个嘴巴大张的头颅。

我不禁感到有点好笑,那牙床上光秃秃的,一颗牙都没了,活像一个老头。

林易瞥了一眼,忽然开始忍不住干呕。

而楚欣则连头也没抬,依旧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只不过笔刺破了纸张,原本娟秀的字迹变得有些狰狞。

然后,她顿笔,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看舌下有没有什么东西?”

情报。

我立刻意识到她在找情报。

“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什么?”

“他舌头都没了……”

我听见了倒吸冷气的声音。

6

有了助手和林易的帮助,后续的尸检工作进行很快。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然而不幸的是,魏和同志在一次传递情报过程中不慎暴露身份,于11月7日被毒贩残忍杀害并分尸,由于尸体被凶手多次转移,增大了侦破难度,同时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些心怀不轨之徒在网上大肆造谣,煽动舆论,有关部门将会一一进行追查惩处。”

“请问郑队,您的意思是,网上流传的那些关于魏和的视频,都是别有用心之人故意捏造的吗?”一名记者趁机提问。

郑毅看了一眼身边的警察,后者立刻打开电脑,播放了一段视频画面。

“网上的视频并非造假,只不过被别有用心的人给剪辑了,造成了大家的误解。”

画面中,播放的正是先前被我勒死的那条警犬,此时几个医生模样的人正围着它紧张的抢救着。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摸了下警犬的脖子,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它没死,黑豹它没死!”

在众人的合力帮助下,被叫做“黑豹”的警犬竟然奇迹般转醒,虽然走起来还有些一瘸一拐的,但显然活蹦乱跳的,没有生命危险。

“这是怎么回事?”那名记着不解问道。

“魏和看似是要用腰带勒死黑豹,实际上他是救了黑豹。当时他利用格斗技恰到好处的让黑豹暂时休克,造成了勒死的假象。”

“还可以这样?魏和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说一定要救的话,他应该救那个被枪杀的警察才对!”

“这只是你狭隘的想法而已。当时情况紧急,而且那名警察已经中弹,你让魏和怎么做?当场暴露自己的身份吗?而且,那名警察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后来也被抢救回来了,反倒是这条名叫黑豹的警犬,对于当时的局面有着极大的作用,所以魏和才冒险出此一招。”

“黑豹已经记下了那几个毒贩的气味,后来我们正是靠着黑豹,才将那几名毒贩从茫茫人海中找出并成功抓捕。如果黑豹被当场打死了,那么当时的线索也就断了。”

在郑队的解释下,众人恍然大悟,那名记着也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难道说……我们都错怪魏和了?”

“当时那样危机的情形中,他居然能临危不乱,还成功扭转了局势!”

“我真该死啊,之前被喷子带了节奏,魏和是英雄,是条汉子!”

“先别急着舔啊,还有放火抢劫,当街强暴的事呢?警方怎么说?”

直播间里的弹幕风向已经开始转变,但还是有喷子在带节奏。

8

郑队微微颔首,示意播放下一个视频。

视频中正是那个起火的房子,画面中的我正一脸坏笑的将女孩拖到小胡同中。

就在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后,画面切换到了另一个视角。

似乎是胡同里的另一个摄像头拍摄的画面。

画面有些模糊,但可以确定就是我和那个惊慌失措的女孩。

我先是麻利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然后在女孩那惊恐的目光中,将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她似乎怔住了,下意识停止了挣扎。

然后我俯身靠近女孩耳边,似乎说了些什么。

女孩激动的情绪顿时稳定了许多,她连连点头,仿佛在向我表示感谢。

看到这里,任谁也能明白,我并不是要强暴这个女孩,而是暗中将她救了下来。

接下来播放的画面,是那个女孩在警局录口供的谈话记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