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完整文本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完整文本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这是“橘子软糖”写的,人物姜芙白杏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娘还害怕,您放心吧,有萧大人在,林学士出不来的。”“嗯。”姜芙低下头闷哼了一声,在白杏没注意的地方,她的耳根悄悄红了。不管是不是巧合,萧荆这次又救了她一回。她好像没那么怕他了。因着林学士的事,大房消停了几天。最近许蕴忙着陪几个哥哥,也没给姜芙下帖子,她和白杏就窝在二房,看看医书制制香。说......

主角:姜芙白杏   更新:2024-03-01 14: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白杏的现代都市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完整文本》,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这是“橘子软糖”写的,人物姜芙白杏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娘还害怕,您放心吧,有萧大人在,林学士出不来的。”“嗯。”姜芙低下头闷哼了一声,在白杏没注意的地方,她的耳根悄悄红了。不管是不是巧合,萧荆这次又救了她一回。她好像没那么怕他了。因着林学士的事,大房消停了几天。最近许蕴忙着陪几个哥哥,也没给姜芙下帖子,她和白杏就窝在二房,看看医书制制香。说......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完整文本》精彩片段


“怎......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怕姑娘还害怕,您放心吧,有萧大人在,林学士出不来的。”

“嗯。”

姜芙低下头闷哼了一声,在白杏没注意的地方,她的耳根悄悄红了。

不管是不是巧合,萧荆这次又救了她一回。

她好像没那么怕他了。

因着林学士的事,大房消停了几天。

最近许蕴忙着陪几个哥哥,也没给姜芙下帖子,她和白杏就窝在二房,看看医书制制香。

说起来前几次出门,姜芙还让白杏去医馆买了套银针和几种药材,她开始练习针灸和制药了。

“也不知道夫人会不会医术,她不会是什么神医传人吧?”

姜二爷和秋娘去世的早,白杏也只比姜芙大了一岁,对两人的印象不深。

在她记忆中,秋娘就是个很温柔娴静的女人,姜老夫人不喜她,她也不会往前凑,跟姜二爷关在二房里过自己的小日子。

若不是他们去世后,姑娘从遗物中翻出了医书和香谱,恐怕这些东西要永远压箱底了。

“或许吧。”

姜芙没多想,她已经沉浸在针灸的玄妙中,如果有机会能亲自给人看病就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白杏突然告诉她一个消息。

“隔壁好像住进来人了,我刚才从墙根底下过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是吗?”

姜芙在连针灸解毒,整个人屏气凝神,听到白杏的话她随口敷衍了一句。

白杏也没在意,知道自家姑娘沉迷医术,耸了耸肩悄悄退了出去。

隔壁,萧荆站在杏树下,抬头看着头顶黄澄澄的杏子,仿佛还能透过杏子看到小姑娘嘴馋的模样。

他嘴角忍不住噙了几分笑意。

“爷?要不我摘点给姜四姑娘送去?”

小厮趁机献殷勤,被萧荆一个冷眼扫过来,乖乖闭嘴。

萧荆自然也想光明正大送进去,可他的身份目前只能给她惹来麻烦。

再等等......

“摘筐熟透的,悄悄递过去,别让她那个丫鬟发现。”

“是。”

白杏拿饭回来,就拎着一筐杏子,姜芙眼睛圆瞪。

“你摘的?”

白杏差点被自家姑娘的话吓得扔掉筐子,“哎呦我的姑娘哎,您可冤枉婢子了,上次被那边的人骂过,我哪里敢再偷摘,这是在墙根发现的,婢子猜是不是隔壁的邻居送给姑娘的?”

姜芙拧眉,“可是我又不认得他们。”

她到现在还不知隔壁住了谁。

白杏挠了挠头,觉得也是,“可他们给我们送杏子做什么,也可能是送给邻居的见面礼,话说咱们隔壁是长公主府,这京城只有一个长公主吧,就是不知道是谁了,要不姑娘问问许姑娘,是不是之前见过姑娘,所以才送东西?”

姜芙出了两次门,也算有些见识了,或许哪次见过人也不一定。

听闻白杏的话她点点头,取来一张信笺开始写字。

萧荆还不知道自己将要掉马,心里只惦记着小姑娘喜不喜欢吃杏子。

晚上姜芙又做梦了,这次是在树上。

她躺在树干上,身下是悬空的,对高处的恐惧让她紧紧抱着树干,眼圈沁红。

只是那树干,突然间变成萧荆的模样。

她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环在他的腰上。

有风吹来,萧荆的发尾扫在她的脸颊,痒得她身子微微颤抖。

“乖,别怕。”

男人倚靠在树上,腿抵着树干,姜芙趴在他怀里,听着他在耳边安慰,不自然的想挪开。

“嗯!”

她腿刚动了两下,就听到男人闷哼一声。


这样一想,姜瑶又高兴起来。


马车在御景楼门口停下,姜瑶刚下马车就被人叫住。

“阿芙妹妹,你也来啦!”

她转头,就看到一脸傻笑的萧玉璋,还有他身后冷着脸的萧荆。

姜芙今日本来已经跟萧荆约好,却放了他鸽子,如今见到人,她很是心虚。

“萧大公子,三爷。”

“叫什么萧大公子,平白生疏了,阿芙妹妹叫我一声玉璋哥哥就好。”

萧玉璋生得俊俏又嘴甜,向来受女人喜欢,可在姜芙这注定要碰壁了。

“姜芙身份低微,不敢与大公子攀亲,若大公子无事,姜芙就先走了。”

她屈膝行礼,来不及看萧荆一眼,就拉着白杏的手跑了。

“哎!阿芙妹妹!”

御景楼门口车水马龙,人头攒动,很快就找不到两人的身影。

萧玉璋苦着脸,表情有些委屈,“阿芙妹妹怎么见了我就躲。”

“活该。”

萧荆从他身旁掠过,留下冷冰冰的两个字,惹得萧玉璋更委屈了。

“三叔你不帮我就罢了,何苦还嘲笑我。”

萧玉璋很后悔,若那日是他亲自去退亲就好了,见了姜芙的样貌,他肯定不会退的。

然而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姜芙已经怨上他,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一句。

萧玉璋抬头看着银河,叹息一声。

“哎,有情人终成眷属总会历经各种磨难,即使牛郎和织女也是经历重重才能在一起,我和阿芙妹妹肯定也会苦尽甘来的,是不是狗蛋?”

默默当了半天背景板的狗蛋还是没逃过被问的命运,他觉得自家主子就是作死,可这话能说出来嘛,他还想要月银呢。

“是......是吧。”

狗蛋性子单纯,不擅长说谎,两个字都说得磕磕巴巴,不过萧玉璋也不放在心上,他拍了拍狗蛋的肩膀,一脸忧郁。

“哎,你不懂。”

不是谁都像他一般相貌生得好,还这样多情。

只有阿芙妹妹能懂他。

狗蛋左耳进右耳出,对主子自恋的话全当听不见,要他说,姜四姑娘嫁给三爷的几率都比原谅主子大。

他家主子这是做梦呢。

姜芙刚进了御景楼,许蕴身边的小丫鬟春雨就过来给她送信了。

“姜四姑娘,我家大姑娘跟公主都在楼上,您待会儿也一起过来吧。”

明月公主是第一次出宫,还是瞒着宫里人,两人极低调,春雨说话的声音都跟蚊子般大小。

“好。”姜芙答应下来,春雨就回了楼上。

“怎么,四妹妹跟许大姑娘约好了?”

姜瑶带着姜琳走过来,和马车上不一样,此时的姜瑶神色友好,唇角挂着笑,扮起好姐姐的模样。

“嗯。”

姜芙微微点头,心中存了警惕。

她不相信姜瑶会好心。

“那四妹妹快去吧,别让许大姑娘等急了。”

然而姜瑶依然维持着脸上的笑,还催促姜芙快点离开,完全没有之前娇纵跋扈的模样。

姜芙心里更怪异了。

不过不管姜瑶要做什么,她都会小心提防。

“这就去。”

姜芙也不习惯跟她们虚与委蛇,说完就带着白杏上楼。

姜瑶盯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恶毒,姜琳看在眼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去告诉你家姑娘,她已经上去了。”

角落里,姜瑶跟一个相貌普通的小丫鬟说完,就走出了御景楼。

她今日是要跟林枫相会的,姜芙出了事可怪不得她头上。

倒是许蕴,姜芙和她一起,出了事她也逃脱不了。

姜瑶眼神得意,这计谋一举两得,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姜芙的下场了。



“倒也不是,只是前几日查到工部铜铁丢失,说不定能在这群贵女身上找到线索。”

皇上就看着他瞎说,工部的事跟这群贵女有什么关系,肯定是这其中有萧荆看中的姑娘。

他生了好奇心,已经坐不住了。

“走,去看看!”

“皇上,三叔。”

萧荆和皇上刚走到御花园,就看到迎面走来的萧玉璋。

他也得了皇后设宴的消息,今日打扮得跟个花蝴蝶一般,心思昭然若揭。

萧荆剑眉微凝,看这个侄子很是不顺眼。

皇上倒是很开心,别看他比萧玉璋长了两辈,可年纪还不如萧世子大,萧玉璋嘴甜讨喜,很得长辈们喜爱。

“大郎也来啦,今日宫里难得热闹,一块过来看看吧。”

“好!”

他带着两人走进御花园,贵女们又惊又喜。

原本她们只想在皇后和贵妃面前露个脸,哪想到皇上都来了,而且还带着萧荆和萧玉璋二人。

贵女们如花的脸上染了绯色,一个个眼含媚意的看着他们,可惜两人的眼神都没落在她们身上,媚眼全抛给了瞎子看。

“皇上,您要来怎么不和臣妾说呢,臣妾就和您一起了。”

林贵妃捏着嗓子,纤腰如细柳般摇曳,直接扭到皇上怀中。

“咳!不过是临时起意。”

皇上推开她,转头望向许皇后。

“这是要玩什么?”

林贵妃当着众人的面被皇上推开,脸色难看的很,许皇后心里爽快极了。

她将贵女们要比试才艺的事跟皇上说了一遍,还说了自己和林贵妃都添了彩头。

皇上闻言来了兴趣,“哦?那我也添块玉佩。”

帝后贵妃都放了彩头,贵女们激动的大气不敢出。

若是赢了,这些东西都是她们的。

而且除了奖品贵重,这场比试更是她们扬名的机会,贵女们越想越激动,就连谢婵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谢姐姐,头筹肯定是你的,这些人哪个能比得过你。”

林雪燕自然也想要奖品,可她清楚自己的本事,诗词歌赋样样不通,不过她和谢婵交好,谢婵赢了她这个做小姐妹的,脸上也有面子。

“比赛还未开始,胜负未定。”

谢婵看了眼萧荆,并未被林雪燕的奉承迷惑。

林雪燕撇撇嘴,心里觉得她装。

比赛不拘于某类,让贵女们各自发挥,擅长什么就表演什么。

萧玉璋和萧荆坐在皇上下方,他抻着脖子看向姜芙,屁股下面像长了钉子一样扭来扭去。

“坐好!”

萧荆看不惯他这副丢人的模样,低声呵斥。

萧玉璋苦着脸,“三叔,你说阿芙妹妹能赢吗,她要是什么都不会待会儿哭了怎么办?”

姜芙从小关在二房,身边没有长辈,自然是没人教导她才艺的。

阿芙妹妹胆子那样小,别人都会才艺,就她不会,待会儿轮到她表演时该多窘迫啊。

萧玉璋都想替她上了。

萧荆其实也有些担心,可看着小姑娘埋头吃枇杷的模样,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忧大可不必。

小姑娘比他想的更要豁达,那些冷言冷语伤不到她分毫。

只是小姑娘不介意,他却忍不了,若待会儿有人欺负她,他都会记下来,秋后算账。

姜芙察觉到有人看她,懵懵的抬起头就看到萧玉璋傻笑着跟她招手的模样,她嫌弃的立马低头,萧玉璋见状笑容瞬间就垮了下来。

“三叔,我怎么觉得阿芙妹妹不喜欢我啊。”

萧荆唇边笑意淡淡,“嗯。”


许蕴没忍住捏了她脸上的软肉,“阿芙妹妹怎会这样讨人喜欢,若我是男子就好了,定会把你娶进府里。”

“好啊。”

姜芙被她逗得咯咯直笑,明月公主掀开门帘出来时,就看到这幅景象。

“说什么呢,这样开心?”

许蕴连忙摆手,“没什么,我逗阿芙妹妹玩呢。”

明月公主面纱下的红唇勾起,她看向姜芙时眉眼弯弯,“这就是姜四姑娘吧,果然娇憨可人,怪不得蕴儿喜欢你。”

“我也喜欢蕴姐姐。”

姜芙握着许蕴的手,眼神依恋。

那样乖巧的小姑娘,明月公主突然有些羡慕许蕴了。

“听说姜四姑娘喜欢点心,我让下人准备了几样,咱们一块进去尝尝吧?”

“好。”

姜芙也不认生,很自然的答应下来。

明月公主见惯了表面对她尊敬,眼神却嫌恶她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这样心思纯净的小姑娘。

她好像明白为何许蕴会喜欢她了。

这样干净的小姑娘,她也喜欢。

明月公主脸上的笑容真切了几分,伸手牵住姜芙,“我拉着你。”

姜芙的指尖搭在她手腕上,她最近已经将关于针灸和脉象的书倒背如流,平日在姜家她都拿自己和白杏练手,除了刚才偷偷诊过许蕴的,这还是她诊过的第四个脉象。

明月公主脉搏微弱凝滞,是早衰之相。

姜芙抬头看向她脸上的面纱,若有所思。

“啪!”

“蠢货!”

承乾宫,林贵妃狠狠扇了林雪燕一巴掌,精致的长甲划过她脸颊,留下一道血痕,在娇嫩的小脸上显得格外刺眼。

“啊!姑姑......”

林雪燕捂着脸,眼神委屈。

林贵妃原本还有些愧疚划伤她的脸,见她这副不知悔改的模样越发生气。

“别叫我姑姑,本宫没你这样蠢的侄女!”

明知皇上在场,她还当众刁难姜芙,若是成功了便罢了,还被对方狠狠打脸,这让向来自视甚高的林贵妃怎么能忍得了。

“你规矩都学狗肚子里去了,借刀杀人不会用,非得当众跟她作对?现在好了,皇上不仅厌弃你,连带着对我都有意见了。”

林贵妃入宫十多年,还是第一次丢这么大的人,她快恨死林雪燕了。

“我......我也没想到她真的会画画,姑姑,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雪燕慌了。

“还能怎么办,你要嫁到萧家,姜芙就不能留!”

林贵妃妩媚的脸上闪过阴狠,许家有太子,她想登上那个位子只靠林家远远不够。

萧家有长公主坐镇,林雪燕若能嫁进去,对她来说是一大助力。

之前萧玉璋跟姜芙退亲,林贵妃以为林雪燕嫁进去是板上钉钉,哪想到萧玉璋见了姜芙之后就跟丢了魂儿一样。

林贵妃思忖片刻,复而开口,“姜芙一个毫无助力的孤女想再嫁入萧家绝无可能,世子夫人不会做自打脸的事,但你不能小看男人的固执,萧玉璋贪慕姜芙美色,说不定能求得世子夫人开口让她做个妾。

虽说妾只是个玩意儿,可姜芙颜色太盛,就算你做正妻,她也势必会压你一头,所以姜芙必须嫁给别人。”

林雪燕听得脸色发白,她从未想过姜芙会对她影响这么大。

“那她要嫁给谁?”

林贵妃手指掀开杯盖,轻轻拂去沫子,她说得口干,林雪燕却毫无长进。

林贵妃放下茶杯,脸色阴沉,“自然是要身份贵重性子暴戾之人,这样姜芙嫁进去才没心思再勾引别人。”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姜芙主仆待在角落里,注意她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谢婵,跟林雪燕等人说话时,眼神时不时瞥向院门处。

“谢姐姐可是在看三爷来没来?”

林雪燕是个藏不住话的,见谢婵眼神缥缈,笑着打趣她。

谢婵表情微凝,眼中闪过不快,但很快恢复如常,“自然要等人到齐了才能开宴。”

“是了,还是谢姐姐想得周到,就是不知三爷今日有没有空,还有萧玉璋,我都好几日没见他了。”

林雪燕嘟着嘴,她今日本还想着让萧玉璋看看姜芙有多丑呢,哪想到姜四长得这样美,把一园子的贵女全比下去了,她这会儿也说不清到底想不想萧玉璋来了。

“姑娘,三爷来了。”

谢婵的婢女说了一声,原本嘈杂的湖边倏然安静了下来。

此时姜瑶姜琳姐妹也走到了姜芙身边。

萧荆今日穿得依然是一身黑衣,他性子冷淡,又偏爱黑色,愈发显得不易亲近。

只是萧荆的身份摆在这,多得是想要扑上去的贵女,更何况他长相丰神俊美,京城无人能出其右。

院门离湖中心有很长一段路,倒是姜芙角落偏僻挨着院门,萧荆一进来她就看到了。

梦里她敢胆大咬他,可到了现实中姜芙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她拉着白杏的袖子,竭力往她身后躲,盼着萧荆别看到她。

可她不知,她太耀眼,萧荆进门眼神就锁定了她。

见到小姑娘怕极他的模样,萧荆的眉眼一下子就压下来。

他生气了!

萧荆周身散发出冷气,不仅姜芙发现了,姜瑶离得近,也立马感受到了。

她兴奋的攥紧拳头,看着姜芙突然开口。

“四妹妹,你的帕子掉了。”

“我没有......”

姜芙下意识反驳,她今日出门得急,根本没来得及带帕子。

只是抬头看到姜瑶充满恶意的眼神,还有周围针落可闻的静谧,她心头一凉。

姜瑶是故意的。

今日来参加宴会的贵女哪个不是奔着萧荆跟萧玉璋来的,她的身份本就尴尬,姜瑶这样一喊,倒像是她故意使小动作引起萧荆注意一样。

姜芙捏紧了白杏的袖子,眼圈气得发红。

她不是第一次被姜瑶欺负,可从未像今日这样生气过。

萧荆是她心中的隐秘,他们在梦中做尽亲密的事,可现实中也不过才见两面而已。

姜芙怕他,想躲着他,根本不想与他扯上关系。

“不是我的帕子!”

小姑娘声音里夹着哭腔,眼神却极倔强,萧荆冷硬的心忍不住颤了一下。

她这样软的性子,一定是受了大委屈,才会这样生气。

萧荆转身居高临下睨了姜瑶一眼,将姜瑶脸上的得意吓得瞬间消散。

“三爷......我......我看着帕子从她身上掉出来的。”

“二姑娘说谎!我家姑娘今日根本就没带帕子!”

白杏也气急了,梗着脖子替姜芙辩驳。

姜瑶想出口骂她,但萧荆的冷眼盯着,姜瑶耸了耸脖子有些心虚。

“反正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不是她的是谁的。”

她声音越来越小,周围的贵女们也渐渐反应过来,这是姜瑶想要陷害姜芙呢。

这姜家还真是上不得台面,一家人都能背刺。

不过看到姜芙娇媚的脸,她们又将那几分同情咽了下去。

这样的容貌,不知萧三爷会不会留意。

众人屏着呼吸看向萧荆,却见萧荆从姜瑶身上收回眼神,抬腿往湖中心走,看都没看姜芙一眼。

满园子的贵女都放下心来,她们就说,萧家三爷向来不近女色,冷漠无情,怎么会因为姜芙有几分姿色就注意她。

只是众人不知,萧荆衣袖间的手已经紧紧攥住。

“小门小户就是事多,谢姐姐你下次可别再请她们了,不够丢人的。”

林雪燕一脸鄙夷,很是看不上姜家姐妹,完全忘了姜芙等人能来还是她撺掇的谢婵下帖子。

谢婵没回话,只是那脸色并不好看。

还好接下来的宴会进行顺利,萧荆坐在主位,谢婵坐在他身边,两人俨然一对璧人。

姜芙依然坐在角落里,她耷拉着头,神情郁郁。

白杏知道自家姑娘被冤枉了不高兴,遂变着花样哄她。

“等回了府婢子给姑娘做桃花糕可好?”

她跟厨房的何妈妈关系不错,可以偷偷用会小厨房,姑娘平日不开心的时候吃到点心就开心了。

姜芙绞了绞手指,勉强扯出点笑意,“嗯。”

姜瑶一直盯着这边,见姜芙笑了,她差点把指甲掐断。

刚才没算计到她,还连累自己被萧荆瞪了,姜瑶心中的嫉恨达到顶峰。

正好这会儿谢婵起身,邀贵女们一同赏荷。

谢家的宅子极大,光这园心湖就占了数十亩地。

说起来这本不是谢家的宅院,上一任主人是叶家。

叶老太医跟谢老太爷同是先帝在时的太医,只不过叶老太医触怒圣颜被满门抄斩,此后叶家的宅子就归给了谢家。

而叶老太医死后,谢老太爷一路高升,凭借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在京城人人敬重。

谢婵跟萧荆介绍着湖中的荷花,萧荆时不时应一声,态度冷淡。

他这会儿正惦记着小姑娘,她胆子那样小,也不知刚才哭了没有。

“这株并蒂莲已经开了百年,听祖父说先帝就极喜欢,每逢花开都会来看一眼......”

众人走到那株并蒂莲处,谢婵温声说着。

并蒂莲就在姜芙旁边,谢婵说时她也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姜瑶见她离湖边极近,眼神亮了亮。

她们这边是个死角,旁边又有姜琳挡着,再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谢婵那,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

姜瑶伸手猛地推了姜芙一把,小姑娘身子摇晃,不受控制的落入湖水中。

“嘭!”

“落水了,我家姑娘落水了!”

白杏声音惊惶,打断了园子里的安静。

这湖水极深,姜芙不会凫水,腥凉的湖水灌入口鼻,她挥着手胡乱挣扎着,身子不断往下沉。

谢婵眼中浮现一抹怒气,自己好不容易能和萧荆说上话,却被这姜四打断好几回,她压着怒火,沉声唤侍卫,“快救人!”

可还不等侍卫过来,她身边的人就果断跳下去,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