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全文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姜芙萧荆的精选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小说作者是“橘子软糖”,书中精彩内容是:都是同样的温柔,让她无法抗拒他的亲近,以至于没听清萧荆的问话,她就傻乎乎答应。“喜欢看烟火吗?”“喜欢的。”“那我乞巧节带你去看可好?”男人声音中夹着笑意,任人都听出他的愉悦。“好。”小姑娘乖乖点头。“......”姜芙晕乎乎上了马车,又晕乎乎回了二房。二房的院子里,白杏一脸愁容。......

主角:姜芙萧荆   更新:2024-02-25 20: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萧荆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姜芙萧荆的精选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小说作者是“橘子软糖”,书中精彩内容是:都是同样的温柔,让她无法抗拒他的亲近,以至于没听清萧荆的问话,她就傻乎乎答应。“喜欢看烟火吗?”“喜欢的。”“那我乞巧节带你去看可好?”男人声音中夹着笑意,任人都听出他的愉悦。“好。”小姑娘乖乖点头。“......”姜芙晕乎乎上了马车,又晕乎乎回了二房。二房的院子里,白杏一脸愁容。......

《全文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彩片段


“是了,所以说阿芙妹妹有福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正巧小太子澄清娶妃谣言的事也传了过来,宫里没有秘密,小太子在练武场被萧荆加练到爬不起来的事也一同传了过来。

许蕴和明月公主相视一眼,“老男人吃醋真可怕。”

以后阿芙妹妹要应付这个醋坛子,好像也有点可怜。

姜芙和萧荆并肩走着。

小姑娘今日穿的是件青色的斜襟衣裙,嫩得能掐出水来。

她微微低着头,萧荆正好看到她雪白的玉颈,眉眼蓦地深了一些。

姜芙如今虽然不怕他,可单独相处时也有些紧张。

她抓着裙摆,紧了又松,反复几次才开口。

“三爷的荷包我还没绣好,过几日再给您。”

“不急。”

萧荆挪开眼,声音如雨滴击落玉盘,低沉而又富有磁性,姜芙的耳根悄悄红了。

“嗯。”

她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两人相差五岁,萧荆在她眼中就是个严厉的长辈,若不是因着梦里的那些旖旎,她定不会对他产生心思。

姜芙绞着手指,突然有些失落,悄悄离他远了些。

萧荆脸色冷下来,以为小姑娘是嫌弃他。

他心口憋闷,语气不免带上冷厉。

“你喜欢小太子?”

姜芙一时没反应过来,她都没见过小太子,怎么会喜欢他。

“三爷为何这样问?”

萧荆心尖酸的冒泡,若是以往他肯定能听出姜芙对小太子没兴趣。

但嫉妒的老男人早就失了理智,“京城已经传开了。”

小姑娘白了脸,她名声本就不好,再传出想要攀附太子的谣言,旁人会怎么看她。

而且,万一许蕴和明月公主也误会了......

姜芙越想越害怕。

她抖着唇,眼圈泛起晶莹,“我不喜欢他的,不喜欢......”

萧荆没想将小姑娘惹哭,看她落泪他心里什么气都没了。

“别哭,我已经替你将谣言平息了。”

老男人很不要脸的将小太子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看到小姑娘感激濡慕的眼神,他魂都要飘了。

“我既得了你的荷包当谢礼,自要护你周全。”

萧荆虽然性子冷肃,但温柔起来,轻易就让人沦陷。

姜芙抬手擦了擦眼泪,心里暖暖的。

“可我的荷包还没绣好。”

男人的手终于忍不住落在她发髻,小姑娘今日只簪了支珠钗,他摸了摸她柔软的发,声音越发温柔。

“但你已经答应我了是不是?”

“嗯。”

姜芙仰起头,望着他的眼睛。

眼前的萧荆和她梦中的男人太像了,都是同样的温柔,让她无法抗拒他的亲近,以至于没听清萧荆的问话,她就傻乎乎答应。

“喜欢看烟火吗?”

“喜欢的。”

“那我乞巧节带你去看可好?”男人声音中夹着笑意,任人都听出他的愉悦。

“好。”小姑娘乖乖点头。

“......”

姜芙晕乎乎上了马车,又晕乎乎回了二房。

二房的院子里,白杏一脸愁容。

“姑娘,乞巧节那是会情郎的日子,萧三爷约您去看烟火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他喜欢您?”

“不......不能吧?”

姜芙一脸惊惶,萧荆会喜欢她,她都不敢想。

“可能是将我当成小辈了吧。”

她糯糯说着,自己都觉得心虚。

梦里的萧荆可是会抱着她亲的。

但那也只是梦里,现实中的萧荆对她虽好,可从未越雷池一步,倒是她夜夜意/淫他。

姜芙咬紧嘴唇,羞红了脸。

白杏未觉,还在思索着萧荆的心思,但想了半天也没想通,或许真如姑娘说的,只是出自长辈的爱护吧。

精选一篇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橘子软糖,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目前已写240941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15章 大结局,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唯一让我觉得遗憾的就是始终没有说清楚萧荆和姜芙为什么一开始彼此能梦到对方

很多细节也不到位,文章经不起推敲。剧情简单,人物头脑也简单。

前后逻辑不符,人物性格纯纯是作者想让他怎么变就怎么变,完全没逻辑,被开头吸引,结果对后续的故事描写失望[笑哭]

章节推荐

第19章 偷杏

第20章 林学士

第21章 逼迫

第22章 梦中告状

第23章 邻居

作品阅读


刚入夏,京城就已热了起来。

姜家二房的院子早早熏了香,丫鬟白杏匆匆跨入院门,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姑娘可醒了?”

她声音放得很轻,但还是惊扰了床帐后的人。

只见那白色纱帐掀起一角,伸出一只圆润白皙的小脚,朝着外面晃了晃。

白杏知道这是自家姑娘醒来了,遂上前撩开纱帐。

姜芙素手掩着唇打着哈欠,寝衣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一抹青色的小衣,鼓起的弧度饶是女子都忍不住吞一吞口水。

再看那张脸,尚且稚嫩的面容已初显媚意,慵懒的姿态更是让人禁不住酥到骨子里。

白杏低下头不敢多看,拿起衣服伺候她起身。

“姑娘这样困,可是昨夜又做梦了?”

自从去年及笄,姑娘就夜夜惊梦,每次醒来身上都像水洗过一般,面容更是娇媚的不成样子。

姜芙的哈欠就这样哽在喉中,昨夜的缱绻仿佛还在眼前,就连腰间都似残留着男人掌心的灼热。

她红着脸含糊应了一声,索性白杏急着给她穿衣,没发现她的羞意。

“萧家来人了,大太太让您过去呢。”

小丫鬟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喜意,“姑娘及笄已满一年,萧家这次来定是说大公子跟姑娘成亲的事。”

她手巧,伺候姜芙穿完衣后,又给她挽了个仙螺髻,发髻簪了支金钗,钗尾是只金雀咬着红珠,下坠流苏,动作间轻轻摇曳,越发衬得姜芙明媚动人。

白杏仔细给她上完妆,姜芙眯着眼困得都要睡过去,她眼尾用青黛稍稍勾勒,姑娘家的娇憨掩去了些媚意。

看着她这副心大的模样,白杏又好笑又心疼。

自家姑娘年仅五岁就失了双亲,大房亲厚不足,除非年节平日见都不见姑娘一眼,姜老夫人更是个不管事的,院门一关自顾礼佛,哪管姑娘受了多少委屈。

白杏心里堵着一口气,还好姑娘自小就跟萧家大公子定了亲,萧家风头渐盛,等姑娘嫁进去,看谁还敢小看她。

白杏越想越是这个理,说起萧家来语气万分亲昵。

“我听大房的王妈妈说,大公子已经在朝中担了职务了,就算日后不承爵前途也是不可限量,而且萧家还有三爷呢,大公子这位小叔叔可是了不得,年纪轻轻就掌管了金吾卫,可是天子座下第一人呢。”

她说得眉飞色舞,好似那萧家已经是囊中之物,殊不知姜芙眯蒙着眼,一句也没听进去。

昨夜她被那梦里人翻来覆去的折腾,天亮才睡熟,这会儿脑子正混沌得很,半边身子压在白杏身上,浑似那没骨头的人儿一样。

白杏说得口都干了,但也知晓自家姑娘的性子,叹了口气扶住她。

“姑娘没有助力,日后嫁进萧家定要笼络住大公子的心才行。”

“一定要嫁人吗?”

姜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突然开口。

她早晨醒来喜欢喝一盏蜜水,这会儿嗓音也如那蜜一般,甜得入耳。

白杏的心一下就软了,“自然是要嫁人的,不然姑娘日后孤苦无依,难道要去道观里当姑子?”

姜芙嘟囔了一句,“当姑子也没什么不好。”

她每晚做那样荒唐的梦,成亲才要糟。

只是这话跟白杏也不能说。

倒是白杏见她这幅娇憨可爱的模样放下了心,自家姑娘媚色倾城,性子又娇憨可人,只要那萧大公子不瞎,定会喜欢她。

白杏满怀信心扶着姜芙进了大房的院子,却被姜大太太口中的消息砸得眼晕。

“萧......萧家要退亲?怎么会?”

姜大太太严氏睨了堂中人一眼,此时姜芙已经站直了身子,低垂着头手指绞着衣带,不知在想什么,但看模样是极可怜的。

严氏心里此时畅快的很,二房这个孤女生得比大房的姑娘好看就罢了,攀的亲事也惹人羡,还好那萧家明智跟她退了亲。

只是姜芙被退亲,姜家其她姑娘的名声也要受影响,尤其是她的亲生女儿姜瑶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

想到这,严氏又看她不顺眼了。

姜芙对严氏的心思一无所知,她这会儿困意消了,肚子就饿了,脑子里酱水鸭、蜜汁肘子、板栗鸡的乱想一通。

这些好菜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她才能吃上,所以每次饿极时脑子就忍不住想。

萧大公子于她而言还不如盘蜜汁肘子吸引人,退亲自然在她心中掀不起波澜。

白杏的话严氏没搭理,倒是她旁边的婆子接过了话头。

这人看着眼生,出口才知身份。

“我家老太太从立春就缠绵病榻,京城的大夫不知看了多少,就连宫里的太医都请遍了,可一直没好,上月世子夫人请了泓济寺的圆光大师,这一看可不得了......”

她说话抑扬顿挫,跟说书一样,就连白杏都被她勾住了情绪。

可婆子悄悄看向堂中,小姑娘依然低着头,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

婆子深吸一口气,打的腹稿差点忘记,顶着白杏和严氏的目光将剩下的话说完。

“原来啊,我家大公子跟姜四姑娘八字不合,硬要结亲恐怕会危害亲人,我家大公子是个孝顺的,听到大师的话不顾世人非议要来退亲,这事本是萧家做得不对,但老太太年事已高,萧家上下不敢怠慢,只能对不住姜四姑娘。

不过世子夫人说了,当初萧家下的聘礼姜家不必退,除此之外,萧家再赔偿姜四姑娘二成,姜四姑娘意下如何?”

婆子的话看似是商量,实则已经下了决定,跟萧家比起来,姜家这个忠勇伯府已经是没落贵族,萧家愿意赔偿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严氏心中恼火,面上却不敢说什么,只藏着火气怒瞪着姜芙。

姜芙这会儿才回过神,刚才她差点就想起板栗鸡的味道了。

“哦,那就退吧。”

小姑娘甜腻的嗓音说着轻飘飘的话,好似说吃饭那样简单,将婆子剩下的威胁警告都堵在了口中。

婆子憋红了脸,好半天才喘过气来,她肥厚的手掌压着胸口,沉声道,“那麻烦姜四姑娘将信物换回来,我家三爷已经在贵府花厅里等着了。”

萧家这幅迫不及待退亲的模样让严氏侧目,若是她的瑶儿,她拼尽力气也要闹上一场。

可如今退亲的是姜芙,严氏气归气,更多的是看热闹的心思。

“去吧。”

姜芙屈膝行礼,搭着白杏的手走了出去。

花厅离这不远,周围都是大房的人,白杏心里再气也不敢这会儿说话给自家姑娘惹麻烦。

她气鼓鼓的,一路无话,姜芙想着退完亲就去吃午膳,脚步走得很快,几步路就到了花厅。

今日天气正好,蔷薇月季开得绚烂,铺满了整片花墙。

花厅中立着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他脚踩金色祥云纹靴,黑色的官服衬得他气势威严,还未见其貌,就隐隐感受到寒气。

男人听到动静转过身来,逆着光姜芙看清他的相貌。

只见他斜眉入鬓,眸如电闪,丰神俊美的脸上透着冷意,双手垂在身侧,右手还夹着块白玉细细摩挲。

姜芙盯着那双手,腿软的厉害,昨夜他也是这样摩挲着她的腰腹,让她在梦里哭了半宿。

姜芙捏着白杏的手,不敢再踏进去。

造孽啊,她梦中的男人,怎么活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皇上诧异他的殷勤,扭头问萧荆,“大郎这是?”

当初两人的亲事可是萧玉璋闹着要退的,现在上赶着又是怎么回事。

萧荆指腹摩挲着杯壁,“大约是后悔了吧。”

“荒唐!”

皇上脸色难看,许蕴见状心里替姜芙捏了一把汗。

众人都等着看姜芙闹笑话,谢婵倒是被冷落在一旁。

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待会儿出丑的不是她。

这边姜芙挑了一支纤细的羊毫,她确实不会画画,但有一样东西她曾临摹过十几年,闭着眼都能画出来。

小姑娘站在桌案前,右手执笔,娇媚的小脸上写满了严肃。

萧荆坐直身子,眼神盯着她,顺便瞪了几眼萧玉璋。

他现在算是明白脸皮厚的好处了,不用顾忌众人的目光,想待在哪儿就待在哪儿。

萧玉璋站在姜芙身后,怕她热还拿起扇子给她扇风,那副贴心的模样差点让林雪燕咬碎银牙。

姜芙画的很快,笔尖勾勒出线条,不一会儿就画了大半。

“这......这......”

萧玉璋站在她身后,自然是第一个看到她画的人。

他脸色煞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手中的扇子都差点握不住。

乖乖,阿芙妹妹怎么画这么可怕的东西。

谢婵作为谢家精心培养的嫡女,画的一手好丹青。

只是姜芙一个草包花瓶,竟然跟她同时搁笔,众人不觉得姜芙画得会有多好,只是刚才萧玉璋的表情奇怪,大家都对姜芙的画感到好奇。

“快呈上来。”

皇上开口,小宫女们将两人的画呈上前。

负责送姜芙画的小姑娘脚步趔趄,脸色发白,这让众人更好奇了。

等画被呈到皇上面前,皇上也被吓了一跳。

“这......这是人的骨架?”

只见那偌大的白纸上画着一幅人骨,头颅四肢栩栩如生,连有几根骨头都能数的清。

“是,更像是解剖后的图。”

萧荆在金吾卫任职,办案有时需要仵作,他对人体结构稍微了解,一眼就看出这画的专业性。

若是真的人体图,那对仵作办案和大夫治病有大用处。

萧荆从心中涌出一股骄傲,他的小姑娘很厉害。

姜芙触碰到萧荆的眼神,猛地低下头,脸颊热热的,有些不敢看他。

她还不懂这副画的珍贵之处,只想着应付过比试。

小姑娘再次躲开他,萧荆心口发疼,然而这会儿已经顾不上难受,他只想将画拿去给仵作和太医求证。

皇上后面也反应过来,看姜芙的目光带了赞叹。

传言果然当不得真,这姜四姑娘才是有大才的人。

“皇上,怎么不将画展示出来,难道姜四姑娘画的见不得人?”

林贵妃等不及看姜芙出丑,笑着催促皇上。

她向来受宠,在皇上面前也没有顾忌,然而这次注定要碰壁。

听到林贵妃对姜芙明里暗里的嘲讽,皇上冷下脸。

“既然爱妃要看,那就看吧。”

皇上摆手,让宫女们将两幅画都摆好,对着众人展示。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骷髅头贴在她脸上,林贵妃吓得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啊!鬼啊!”

在场的贵女们都是养尊处优的,哪里看过这么吓人的东西,一个个都被吓白了脸。

只有谢婵,看到那副骨架图,攥紧了手心。

谢家世代从医,自然能看出骨架图的珍贵。

谢婵看向自己的那副贵女扑蝶图,胸口堵住了一团郁气。

她最得意的才艺,竟然输了。


萧荆眼眸微敛,有些不悦。

小姑娘过河拆桥太过明显了一点。

“不用,本也是萧家给你惹得麻烦。”

“那也该谢谢的。”

姜芙声音糯糯,对不住她的是萧家大房,跟萧荆又有什么关系呢。

以前她还觉得萧荆凶,现在觉得他人真好。

被发了‘好人卡’的萧三爷看到小姑娘感激孺慕的眼神,心尖滚烫,差点控制不住手将她揽在怀中。

他指尖蜷了蜷,微微俯身凝住她的脸,“那你要如何谢?”

“啊?”姜芙懵了。

她个子娇小,即使萧荆微微俯身,她也只到男人的下巴。

鼻息间充斥着男人身上的松墨香,姜芙紧张的捏住手心,说话都跟着结巴起来。

“那......那我给您银子?”

“我有银子。”萧荆拒绝。

“那......玉如意?”

“我也有。”男人再次拒绝。

姜芙一脸纠结,她所有的好东西都是今日宫宴赏的,可是萧荆都看不上。

“那......那我给您绣个荷包?”

她女红虽然一般,但做个荷包还是可以的。

若萧荆还是不愿意,她就没什么东西谢他了。

小姑娘愁得俏脸都皱到一起,可爱极了。

萧荆眼底笑意渐深,不再逗她,“好。”

“那我给三爷做!”

终于等到他松口,姜芙长舒了一口气,“三爷可有喜欢的样式和料子?”

送礼自然要送到人心坎上,萧荆帮了她这么多次,姜芙想好好谢谢他。

“你做的我都......可以。”

萧荆想说都喜欢,但怕吓到她,那两字在舌尖转了转,又被他压了回去。

姜芙难得见他这样好说话,笑容都变得明媚,“那三爷等着,我做荷包很快的!”

说着,她还扯了扯腰间的荷包给萧荆看。

那荷包绣工着实一般,以往都入不了萧荆的眼,但因是小姑娘做的,他越看越觉得可爱,已经盼着收到小姑娘的礼物了。

“好。”

萧荆一走,姜芙就亲自去找料子。

她鲜少出门,新衣裳都不多,更别说男人衣衫的料子了。

最后只找到了一件姜二爷未穿过的衣衫。

“就这个吧。”

姜芙忙活半天,小脸都热腾腾的,白杏拿帕子帮她擦擦额头的汗,一脸感慨。

“没想到萧家三爷那样凶的人,私下竟然这么热心,还好萧家有他在,姑娘不用再被大太太她们欺负了。”

“嗯,三爷很好。”

姜芙低头剪着料子,嘴唇抿得紧紧的。

她现在不怕萧荆了。

“是啊,若是当初跟姑娘定亲的是三爷就好了,虽然他年纪大了些,但老男人会疼人啊......”

“嘶!”

姜芙被白杏的话惊得差点握不住剪刀,指尖戳出一道口子,汩汩留着血。

“哎呦姑娘,怎么把手伤到了,您别动,我去拿药。”

白杏慌忙拿了药,给她包扎好,还嘱咐她这些天不能碰水,荷包自然也不能做了。

姜芙始终低着头,心不在焉。

嫁给萧荆吗?

好像确实挺好的,她夜夜的绮梦也有了解决的法子。

只是萧荆怎么会娶她呢,他帮她也不过是因为萧家的名声。

或许在他眼中,自己只是个未能过门的侄媳妇吧。

她一个孤女,给他做妾都不配的。

姜芙神情低落,连梦中都受了影响。

小姑娘坐在床边,青丝披散在肩头,因着手受伤,她的寝衣没有拢好,玉颈下的雪桃露出半片,萧荆喉头突然干渴。

在梦中,他不用压抑自己,上前将小姑娘抱在了怀里。

纤腰柔软不盈一握,动作间寝衣滑落一边,香肩半露,男人呼吸粗重,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上面,姜芙蓦地惊醒。


“姑娘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三爷欺负你了?”

从马车上下来,白杏就看出姜芙的异常。

萧家三爷那样凶,姑娘跟他共处那么久,肯定害怕极了。

“......嗯。”

姜芙低着头,口中支支吾吾,她这副心虚的模样落在白杏眼中就成了害怕。

她就知道!

姑娘真可怜。

“下次姑娘怕就带着我,婢子脸皮厚,在前面替您撑着。”

白杏扶着她,苦口婆心的叮嘱着。

她虽然也怕萧荆,可不能留姑娘一人面对‘猛兽。’

姜芙眉眼弯弯,被她逗笑,“好。”

萧荆才不会欺负她......

不对,他最会‘欺负’她了。

姜芙低头咬唇,想到那些绮梦,小脸更红了。

还好白杏光顾着控诉萧荆,没扭头看她,不然萧荆恶霸的名声就要进一步坐实了。

......

姜家大房。

自从姜芙入宫,严氏母女就坐不住了。

几人抓心挠腮想要知道宫里的事,既想看姜芙出丑,又怕她得罪贵人连累姜家。

母女两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屋里急得团团转。

“娘,这小贱人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得罪贵人挨罚了吧?”

姜瑶眼中含着恶意,出口就是刻薄的话。

一旁的姜琳悄悄抬头,被她嫉恨的表情吓得心头一跳。

姜瑶好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姜芙还真是厉害。

姜琳心里是羡慕姜芙的,明明都是毫无助力的姜家女,姜芙还被萧家退亲,可她转头就攀上了许蕴,如今连皇宫都能进得去了。

姜琳心里后悔,早知道就去跟姜芙交好了,说不定今日她也能跟着进宫。

“回来了回来了,四姑娘回来了。”

就在严氏母女彻底失去耐心的时候,王妈妈从门外跑进来,她气喘吁吁的,脸色却兴奋的不行。

“太太,二姑娘,四姑娘刚从后门进来。”

严氏起身,“车夫呢,快让他进来。”

她进不了宫,车夫应该能知道些事吧。

王妈妈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呼吸顺畅些,“老奴正要跟您说这事呢,送四姑娘回来的不是老刘头,那马车没标记,也不知是哪家的,将四姑娘送回来就悄悄走了,这么隐秘,您说会不会是四姑娘的情郎啊?”

“情郎?”

姜瑶激动了。

“娘,王妈妈说得对,肯定是姜芙跟人私会去了,宫宴哪里会需要这么久,说不定她今日出门就是为了会情郎呢。”

姜瑶神情兴奋,可严氏却不这样想。

姜芙太邪门了,她们母女接连几次在她身上栽了跟头,万一这次又是误会呢。

“看清楚了?会不会是许家的马车?”

姜芙跟许蕴关系好,许蕴送她回来也是有可能的。

王妈妈摇头,“不是许家,车帘掀开时,老奴看到了一双黑色云靴,虽没看清楚人,但老奴能肯定是个男人,而且四姑娘下马车脸色绯红,像......”

她突然闭上嘴。

姜瑶连忙追问,“像什么,你这老婆子快说啊!”

王妈妈语气鄙夷,“像......像被男人滋润过一般。”

“嚇!”

到底是未出闺阁的少女,姜瑶脸一下子就红了。

姜琳也红着脸,但却忍不住竖起耳朵听王妈妈往下说。

“太太,四姑娘做这事是给姜家丢人啊,二姑娘正是说亲的时候,若四姑娘私会情郎的事传出去,二姑娘三姑娘名声都得受连累。”

听到对自己有影响,姜瑶急了。

“娘,这小贱人不守贞洁,得将她浸猪笼!”

她还要嫁给萧荆呢,怎么能被姜芙拖累了。

严氏黑沉着脸,姜瑶就是她半条命,姜芙毁了自己她不管,但若毁了她的瑶儿,她杀了她都不为过。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