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我的神颜母亲

我的神颜母亲

谢雨倪好独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看着她的脸,更震惊了!她不就是我的干妈李静吗?未来的清华副校长!我的天啊。我踏马穿越了?

主角:谢雨倪好独   更新:2022-09-10 20: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雨倪好独的其他类型小说《我的神颜母亲》,由网络作家“谢雨倪好独”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看着她的脸,更震惊了!她不就是我的干妈李静吗?未来的清华副校长!我的天啊。我踏马穿越了?

《我的神颜母亲》精彩片段


我妈是清华校花,我爸是北大校霸。


最终我还是选了清华。


清华开学典礼上,新生代表长相酷似我的神颜母亲。


正文:


拿到清华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爸发现了我妈学生时代的秘密,执意要与妈妈离婚。


我妈悲痛欲绝,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


我不理解,难道他们平时的如胶似漆都是做戏?


……


人家都是父母陪伴着开开心心上清华。


只有我,独自一人搬进了清华的 4 号宿舍楼。


我是最后一个到的,其他几个室友都已经叽叽喳喳地坐在床边嗑瓜子了。


社恐的我扫了她们一眼,便停在一个空床位处,默默收拾东西。


室友们纷纷围了上来,热情地向我做着自己介绍。


我埋头整理自己的行李,边敷衍她们边收拾。


直到我听见了「杜晴」这个名字。


嘿,这不巧了吗?


这室友跟我妈同名啊。


我惊喜地抬头。


没想到,更惊喜的在后头。


这室友不光名字和我妈一样,就连长相也酷似我妈。


我看着她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身边一个女生戳了戳我呆滞的脸,说道:「杜晴,这小妞被你迷得灵魂出窍了。」


哇,这夹子音,苍蝇都能给你夹死。


这一口的夹子音让我忍不住将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脸上。


这……


我看着她的脸,更震惊了!


她不就是我的干妈李静吗?未来的清华副校长!


我的天啊。


我踏马穿越了?


还没反应过来,我眼前一黑,意识逐渐模糊。




再次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在这个宿舍里。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我妈的那张绝世盛颜。


我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剧痛。


这不是梦!


「同学,你终于醒啦,你是不是中暑了呀?」


李静干妈一个劲儿地给我扇风。


我颤抖地开口:「现在……是几几年?」


「1999 年啊,天啊,你不会是热傻了吧?」


我倒吸一口气,差点又背过气去了。


这这这……


我冷静了几分钟,脑袋飞速旋转。


哎,那我不就能找到我妈学生时代的秘密了嘛?


我感动地捧着我妈妈光滑细腻的脸,眼睛发酸,激动地喊了一声:「妈!」


我妈一脸懵逼,打掉了我的手:「妈什么妈?本姑娘芳龄十八。」


哦对,现在的妈妈还不认识我。


我抹了抹眼泪,吸了吸鼻涕,对着妈妈自我介绍道:「十八岁的杜晴你好,我是十八岁的倪好独,很荣幸成为你的室友。」


一听我的名字,室友都纷纷开始嘲笑:「恁爹怕不是个傻缺吧,给你取了这么个缺心眼的名字,哈哈哈。」


「倪好独,哈哈哈,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毒毒毒……」


其中一个室友忍不住唱了起来。


额……1999 年就有这首歌了吗?


其实我早已习惯了大家打趣我的名字,我也跟着嘻嘻哈哈。


主要她们说得也没错,我爹的确是个缺心眼的家伙。


这时,我妈突然打断了大家的嘲讽,一本正经道:「吾好独,亦善独。」


「令尊是文化人啊。」


我:……


其他室友:……


怪不得她能我爸结婚,真是黄鼠狼和狐狸结亲——臭味相投啊。



我非常清楚老母亲杜晴的喜好,很快就跟她混成了闺蜜。


上了清华我才知道,原来年轻时候的妈妈这么有魅力,几乎每天都有男人来找我给她递情书。


当然,这些情书都到不了我妈手上。


因为我在等北大的倪建国同志出现。


没错,倪建国就是我爸。


可无论我在北大怎么转悠,都没找到我爹。


直到有一天,我妈暗戳戳地把我从寝室里拉到楼梯上。


她告诉我,她的前男友来找她复合,她不愿意,求我帮帮她。


我一脸八卦:「前男友叫啥?」


要是叫倪建国,我立刻把你们俩送入洞房。


我妈叹了口气,说道:「叫谢雨,现在就在寝室楼下。」


谢雨?这名字咋这么耳熟?


管他呢,反正不叫倪建国,就都给我滚。


我拎着棒球棍气势汹汹地下了楼,替我爸扫清情敌。


根据妈妈的指示,我找到了倚在栏杆处的谢雨。


他虽然背对着我,看不到脸,但是他身形挺拔,洗得发白的体恤被风吹起,衣袂飞扬。


我用棒球棒敲了敲他的背,学着我爸欠揍的语气道:「你,就是谢雨啊?」


男子转身。


那一刻,阳光洒落在他清俊如玉的脸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淡淡地看着我,像是浸在湖水里的墨玉。他的眉眼之间,透着几分疲态。


时间静止……


这张脸,我在电视上看过!


这叔叔踏马是 2022 年的紫微星啊!国际巨星啊!


`2022 年的谢雨,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后,圆了十九亿少女的大叔梦。


可就在他拿下娱乐圈最高奖项「紫微星」的第二天,他就在房间里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


那一天,无数少女哭红了眼。


此刻巨星就出现在我眼前,一副落寞的模样。


我被帅得愣住了,一时说不出话。


身边不少女孩因他频频回眸,窃窃私语。


「啊!这不是清华男神谢雨吗?妈妈呀,他好帅好帅……」


「他身边那女的是谁呀?」


……


谢雨的眼神忧郁,看清来人是我后,眸底掠过一抹失望,淡淡问道:「我就是谢雨,你有事吗?」


此时的我已经满眼放光:「谢雨叔叔,请问我能跟您合个照吗?」


「啊?」


不等他拒绝,我直接踮脚勾过他的脖子,将他的脸拉入我的镜头,开心比耶。


咔嚓。


呜呜,妈妈!我跟国际巨星合影了!


拍完后,我放下棒球棍,塞给了他一支笔。


我背对着他,疯狂跪舔他,求他在我背后签上他的大名。


他没有理会我,狭长的眸子睨了我一眼:「姑娘,请你自重。」


他的嗓音低醇,声音中带着不悦。


说罢,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望着他渐渐消失在小道上的萧索背影,遗憾摇头。


天王就是天王,光凭这清瘦的背影就能收获无数妈妈粉的心疼吧。


就是结局可惜啊……



上楼后,我的魂依旧还在谢雨大佬身上。


「好独,你替我拒绝谢雨了吗?」


妈妈眨巴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礼貌地问道。


我这才想起来我忘记正事了!


我后背开始冒冷汗,说话也开始结巴,赶紧卑微认错:「我……我……忘了,对不起。」


后面的声音如蚊蚋般轻。


听闻,我妈扬起了手。


我紧张闭眼。


意料之外,那只扬起的手没拍在我的头上,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妈妈温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没事,忘了就忘了。」


而后,她又扑哧一声笑了:「你躲什么呀?我又不是母老虎,怕什么?」


哇,我终于感受到书里写的母爱了:母亲的爱就像微风拂过我的脸庞,温柔缱绻。


毕竟四十岁的杜晴动不动就向我展示她的铁砂掌。


搞得我都条件反射了。


嘿嘿,现在她十八岁,和我是平等的。


我趁机开口询问她和谢雨的关系。


我看谢雨那忧郁的眼神、失落的表情,应该是用情至深啊。


提起这事儿,我妈倒是很坦然。


她说谢雨和她性格太像,简直就是另一个翻版的自己,实在无趣。


他们俩谈了三天恋爱就分了。


「你想啊,他叫谢雨,我叫杜晴。一晴一雨,这门婚事老天都不能同意。」


「额……你谈恋爱还对名字有讲究啊?」我不理解。


「当然啦,我喜欢名字又正又霸气的男生。」


老母亲一脸娇羞。


所以,这就是你找倪建国谈恋爱的理由吗?


不过有一说一,倪建国这个名字,还真符合了我妈的要求。



清华的课又多又难,即使在每天时间都被排满的情况下,我还是坚持不懈地去找我爹。


毕竟我来这儿几乎所有的开销都是找我妈这个穷学生要的,感觉她快负担不起了。


一贯锦衣玉食的我,真过不了这种缩衣节食的苦日子。


当务之急就是找到我爹,我爷爷巨有钱,我爸现在一定也能养得起我。


我凭借对父亲的了解,逛遍了北大的食堂、篮球场、小吃街、网吧……都没有看到他半个人影。


嘶,就差图书馆没有找过了,要不去图书馆找找?


我摇摇头,给了自己一巴掌。


太不孝了,这么久不见,就把老父亲是什么样的人都忘了?


自我出生以来就没见我爸看过书,他怎么可能在图书馆。


去图书馆找他,这简直是对他赤裸裸的侮辱。


正想着,北大图书馆映入眼帘。


哇,别说,这图书馆还挺气派的。


哎,这梳着小中分、穿着白衬衫、背着 LV 书包的男人怎么那么眼熟?


我反应过来,箭步上前,立刻拦住他的去路。


仔细一瞧,真的是爸爸,此时的他一身好学生打扮,和周边的同学谈着高深的学术问题。


看到正在装杯的爸爸,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爸!」见到老父亲,我的嘴巴比脑子快。


爸爸,你知道吗?你的宝贝女儿已经吃了三天的白馒头了。


我吸吸鼻涕,红了眼眶。


不过这是 1999 年,他一定也会像妈妈一样不认我吧。


我大脑飞速转动,思考怎么解释这一声「爸」。


「哎,爸爸的好大儿!」这浑厚的嗓音吓了我一跳。


意料之外,我爸迅速认下了我。


莫非?他也穿越过来了?


我激动地抓住他的胳膊问道:「爸爸,你真的认识我吗?」


「哈哈哈哈」


和他同行的男生都笑弯了腰。


「妹妹,你别当真。谁喊他爸爸,他都应。他就是个傻缺。」


我翻了翻白眼……


踏马还真是我爸的做事风格。


「不过实话实说,你们俩眉眼间还真有点像。」


额……我看着我爸那张平平无奇的脸,无语地看着我爸的同学。


你没事吧?


「陆川叔叔,眼睛不需要的话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这叔叔我认识,是我爸狐朋狗友中最斯文的一个,四十岁的他成天戴着金边眼镜,活脱脱一个斯文败类。


我拉着爸爸的胳膊,娇滴滴地撒娇道:「爸爸,你带我去吃顿好的吧?我真的快饿死了。」


我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撒娇。


果真,他经不住我的撒娇,开始犹豫了。


陆川见状,惊呆了:「建国,这姑娘你可是第一天认识,真要请她吃饭啊?」


我爸没说话。


陆川学着我的样子开始撒娇:「宝,人家也饿饿啦,我也想要吃饭饭。」


我爸连连作呕,嫌弃地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我爸忍着恶心对陆川说道:「你喊我一声爸爸,我就请你和这丫头……」


「爸爸!」


还没等我爸把话说完,陆川的这声「爸爸」就脱口而出。


额……


他们俩在一起,真是狐狸和狗拜把子——狐群狗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