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章节阅读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章节阅读

月下晚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江锦心褚晟是古代言情《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妃要自保,自己也要。江玉淑后面一定会反应过来,但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自然是要承受她的报复,可是就算没有做这件事,江玉淑也会报复自己。她没有证据,只能自己吃了这份哑巴亏。回到雅兰轩,秋莲还没回来,这会子,只怕也不敢回了吧。不过锦心高估了秋莲的智商,她还真回来了,并且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回来就在去做事。“主子,要怎......

主角:江锦心褚晟   更新:2024-02-07 19: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锦心褚晟的现代都市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章节阅读》,由网络作家“月下晚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锦心褚晟是古代言情《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妃要自保,自己也要。江玉淑后面一定会反应过来,但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自然是要承受她的报复,可是就算没有做这件事,江玉淑也会报复自己。她没有证据,只能自己吃了这份哑巴亏。回到雅兰轩,秋莲还没回来,这会子,只怕也不敢回了吧。不过锦心高估了秋莲的智商,她还真回来了,并且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回来就在去做事。“主子,要怎......

《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全章节阅读》精彩片段


江玉淑被人这么骂,指着高侧妃的鼻子,你了好几声,都气到结巴了。

“来人,把她给给我掌嘴五十!”江玉淑竟然气哭了,她这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高侧妃讽刺的哈笑一声,“你还敢叫人打我?要不是你齐远侯府会巴结人,这睿王妃哪里轮得到你当,今日我好好让你看看我的手段!”

说着,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挣开身边的婆子,飞扑上前,但人还没到江玉淑跟前,江玉淑就有了心理阴影,连连后退,脚下一歪,随后人就往后倒去。

所有人惊呼,赶紧去查看情况。

高侧妃怒气未减,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盯着江玉淑,咬牙道,“又来这套,你回回都是拿肚子装蒜,王爷不在这,装给谁看呢。”

江玉淑捂着肚子,疼的厉害,完全没有力气去斥责高侧妃,脸色瞬间泛白,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看样子是真的疼的厉害。

随后,江玉淑腿间便见了红,缓慢渗红了裙摆。

翘儿见状,吓坏了,捂着嘴,高呼道,“王妃见红了。”

所有人更是慌乱起来,赶忙将江玉淑扶了起来,但她人已经失去了意识,身子疲软着被人带走了。

高侧妃也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还以为她是装的,她根本没有碰到王妃,是她自己摔跤的。

冬菊也是慌了,看着江玉淑被下人们带走,赶忙看向高侧妃,紧张问道,“怎么办?王爷回来定是会处置您的。”

高侧妃也是此刻却稍稍冷静下来,看着那滩血迹,整个大脑都是空白,完全不知所措。

她明明没有碰到她,只是想警告一下而已,再说,她为什么不躲开,她分明就是想利用孩子将自己扳倒。

冬菊还在说话,可是高侧妃却听不到一样,慢慢转身,失了神一样,准备回去再说。

江锦心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的闹剧由开始到结束。

高侧妃要自保,自己也要。

江玉淑后面一定会反应过来,但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自然是要承受她的报复,可是就算没有做这件事,江玉淑也会报复自己。

她没有证据,只能自己吃了这份哑巴亏。

回到雅兰轩,秋莲还没回来,这会子,只怕也不敢回了吧。

不过锦心高估了秋莲的智商,她还真回来了,并且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一回来就在去做事。

“主子,要怎么处理她?”秋玲问。

锦心摘下一对珍珠耳环递给她秋玲,道,“将这个放她包裹里,去跟管家说,秋莲手脚不干净,将她发卖了吧。”

秋玲点点头,下去做事了。

不多时,管家带人来搜,果然在秋莲的包裹里搜的东西出来,当即被管家抓住。

秋莲想辩解,可是却被管家给塞了布条进嘴巴,不许她说出脏话,污了主子们的耳朵。

王府里手脚不干净的下人,肯定是要被在打上标签,男的打脸上,女的打在额头,这样卖到牙行,是给来买奴隶的人家一个提醒。

但锦心特意让秋玲去吩咐了,卖给外地客商,不许她在京城出现。

这样便断了她反咬自己的机会。

栖鸾院那边的动静不小,引得各院的人都静寂无声,尤其是婉月居,一个个都闭门不出,整个王府笼罩在一片阴郁之中。

睿王急匆匆的从军营赶回来,赶往栖鸾院,看着这一盆盆的血水往外端,宫里都派了御医来,三个太医都在里头,江玉淑哭的撕心裂肺的。


这说换就换,柳侧妃都侧眸看了眼锦心。

她这是傻还是故意的,王爷给的东西,她不换又能怎么样,林侧妃不过是提一嘴,讽刺一下,她当没听见就是了,何必面上跟林侧妃过不去呢。

林侧妃闻言,却面色依旧,问道,“姐姐确实不适合用这个,像我在家中,父母最是看重规矩,我出身国公府,我祖父也最是看重规矩,才有我姑母这般母仪天下的女子,家学如此,所以我才会出声提醒姐姐,可不能忘了身份。”

锦心一听,便是知道了林侧妃来这的目的,当即站起,矮着身子福身,“婢妾谨记侧妃教诲。”

就说她不是那么温顺可爱之人,装了一个月的天真,如今却在这露出本性。

好在锦心这些日子,跟她接触,都是十分规矩谨慎,没有大的错处。

这温温软软的样子,让林侧妃倍感无趣,看向柳侧妃,“柳姐姐家中是做生意的,又掌握天朝盈川一带河流的商道,几乎是掌握了整个天朝水运的商船航线,我真是羡慕姐姐,出生便拥有这样的家世,换取了一生的富贵,难怪锦心姐姐想与你交好。”

这话说的奇奇怪怪的,锦心皱眉,柳侧妃更是不解,但面上只是虚虚一笑。

“世上谁会不爱钱呢,没有钱,谁会愿意为我们做事呢。”柳侧妃道。

“不过姐姐可知道,再多的钱,论起出身,也是末流,就是锦心姐姐的身份,虽是庶女,都比柳姐姐高出不少。”

“林侧妃,你究竟想说什么?”柳侧妃生气了,完全不想继续做表面功夫了。

“我只是来和姐姐们说说话而已,就是随口一聊,原本我以为柳姐姐懂我呢,没想到,你完全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倒是锦心姐姐,我就那么一说,她便能理解我的意思了,到底是出身贵族,能与我有共鸣。”

这是嫌柳侧妃不够伏低做小,句句拿锦心来点柳侧妃。

柳侧妃并不想树敌,也不想委屈自己,同样的侧妃,自己并不比林侧妃位份低,自然不想做那些示弱的姿态。

可锦心刚才的低姿态,却叫林侧妃得意的很,就像争夺一件物品,她赢了,这便让柳侧妃极其不爽了。

“怕是林侧妃还不知道,江庶妃在先前,是以侯府家奴的身份入的府,就是个玩意儿被送上爷的床榻,不过是后来才抬了她生母的位份为姨娘,林侧妃别抬举错了人。”

柳侧妃说着,便起身出了门去。

锦心见状,想起身去拦,可是林侧妃在这,她要是去了,就直接当着面得罪林侧妃,不去,就让柳侧妃误会自己是那种两面三刀的做派了。

柳侧妃握着自己的把柄,她不想和柳侧妃翻脸。

可是柳侧妃走的决绝,披风都没有穿戴好,就这么出去了。

林侧妃见状,起身上前,拉着锦心的手,“锦心姐姐,难道你跟我交好,不比跟柳侧妃交好来的好吗?”

锦心皱眉,“林侧妃这话,婢妾实在不懂。”

看她还是这么不变通,林侧妃也懒得装了,松开她的手。

“你是王爷的爱妾,我不想和你交恶,但她们一个个都视我如水火,不与我为善,她们也就罢了,不过是一些不重要的角色,柳侧妃自然也是王爷看重的女人,但也只是一个棋子罢了,你不同,你没有任何身世背景,王爷却独宠你,我自然是跟王爷一体的,希望他开心,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可是睿王忙按住她,急忙安抚道,“你别激动,本王理解你的丧子之痛,本王一样心痛,高云婉已经处置了,本王不会姑息。”

“你如何处置的?”江玉淑不信,眼底腥红,充满杀意。

“贬斥成奴,囚禁偏院,此生不得出。”

江玉淑闻言,总算稍稍缓和,只是仍旧不甘心,没有处死,她怎么样都不会接受。

知道她不甘心,睿王只好软和了语气,道,“本王还需要高家的助力。”

江玉淑闻言,这才认命的闭眼,不再说话了。

他又温和的安抚好一会儿,江玉淑这才情绪稍稍平复下来,喝了一碗安神汤后,又陷入了沉睡。

宫里知道这件事,自然是要过问的,皇后甚至派了人来问罪,但得知睿王已经做了处置,自然也没有继续纠缠,回宫复命去了。

王爷出来后,遣退了来这里的候着的女人们。

晚上,睿王去了柳侧妃那边过夜。

锦心回到雅兰轩,站在门口看着对面的婉月居今夜无人掌灯,空寂一片,心里不是滋味。

倒不是为高侧妃感到可怜,而是为自己感到悲凉。

她成了不择手段的人了。

高侧妃性子暴躁又没什么脑子,很容易就让人利用了,但不会有性命之忧,睿王也不会杀了她。

高家的女儿做出这种事,自然没有脸去保她,但女儿做错事,还是损害皇室血脉,这罪名是要牵连九族的,睿王如今这样处置,留了她性命,免得牵连,高家自然会竭力助睿王。

高侧妃或许不会再翻身了。

辗转反侧一夜未能入睡,锦心一早起来,眼睛变有些红,神色有些萎靡,然后一摸额头,竟然发烧了。

侯府来了人,是江夫人来宽慰女儿了,原本是要锦心过去的,可惜,锦心这边也病了,便不用去了。

不然,过去也是一番言语奚落和折腾。

而侯府这边,江天诚知道女儿流产的第一反应不是心疼女儿,而是等夫人回来后,先是问了她还能不能生。

江夫人找了上次让江玉淑怀孕的大夫去看的,这次流产伤了身子,只会先前更难有孕了。

江天诚惋惜的捶桌子,叹息着,“她也真是,怎么就不能好好保养身子,明知道那个高云婉性情暴烈,去折腾什么啊,现在好了,嫡子没有了,今后还怀不上了。”

“你这是当父亲该说的话吗?女儿流产,你难道不是该关心她的身子吗?现在说什么风凉话!”江夫人怒道。

江天诚闻言,赶忙收起那副神色,连忙道,“我自然是关心女儿的,只是眼下还得做打算才是!”

看他这副有计划的贼样子,江夫人就觉得他有事要说,便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既然玉淑不能生了,那就让锦心生,过继到玉淑的名下养,也是一样的,都是咱们江家的血脉,照样是嫡子,将来若是……”

江天诚的话点到为止,江夫人岂会不明白。

她虽然看不上江锦心,甚至想除之而后快,但眼下女儿这番艰难困境,没有办法生养孩子的正妃,就怕睿王另做打算。

那也好,江锦心生了孩子,将孩子夺过来后,留子去母也不是不行。

而江夫人再次来见江玉淑的时候,便将这个计划说了。

江玉淑休养几天,从不停伤怀到了开始细想那日的事,怀疑到了锦心的身上,却没想到母亲说了这个计划。

她哪里能接受,直接怒道,“她哪里配生王爷的孩子?我不要她生的,我自己能生!”


原来是拉拢自己来了。

“听闻林侧妃在家中时,便十分爱慕王爷,你又怎么会忍受他身边有一个贴心人呢。”锦心好奇问。

林侧妃闻言,轻笑一声,“我有什么不能忍受的,你不过是个妾而已,再得宠,也不会有大的出息了。”

她眼中都是野心,说这番话的时候,她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妾,就算是上了玉蝶,那也是妾室。

锦心没有说话,林侧妃也把自己想说的说完了。

临了,她又对锦心道,“锦心姐姐,我真的欣赏你,希望你别选错了。”

说完便走了。

锦心神色凝重,还是不太能理解,林侧妃为什么这么要拉拢自己,正如她所言,自己不过是个妾而已,又没什么背景,更没什么出息。

她安安静静做自己侧妃就好,有什么值得她这么费尽心机的走动各院落之间呢。

实在想不通,锦心也只能歇了那份心思。

晚上,下人又来传话,叫她去书房伺候。

锦心在这府里几个月也发现了,好像只有自己去书房伺候过,就是林侧妃入府得宠,也没有去过书房。

如此一想,锦心心里竟生出几许期待,或许,王爷待自己,终究是不同的。

一早从书房回来,莲蓉照常准备了避子汤给她。

锦心看了眼避子汤,想了想,还是没喝,便拿去倒掉了。

睿王每次做的时候,都与她说想要她生个孩子,她也动摇了。

就算是江玉淑想对自己和孩子下手,她也想要生一个孩子,不仅仅是为自己,更是给王爷一份交代。

不枉费他对自己的宠爱。

莲蓉进来的时候,看见这药也没喝,便问道,“主子这药都凉了,要不要我给你热热。”

“不用热了,拿去倒了吧。”

莲蓉一怔,“往后都不喝了吗?”

“嗯,不喝了。”她轻笑,也有些期待自己能怀上孩子。

若是自己怀孕了,想必王爷也是高兴的。

莲蓉闻言一笑,赶忙将那碗药拿去倒掉了。

此时,听见外头响起动静,锦心抬头,看向外边,便看见自己的园子门口,是林侧妃脸色阴沉,似是十分恼怒一般的走来,见着门口忙活的秋玲,便怒斥几句,吓得秋玲慌张下跪求饶。

林侧妃道了一声滚,便回了迎喜居。

秋玲见林侧妃走了,这才敢起身,哭啼啼的回来,锦心放下手里的活,让莲蓉去将秋玲带回来。

秋玲委屈,只是哭,抱怨道,“奴婢什么都没有说,就是在清扫咱们园子的积雪,林侧妃也不知道在哪儿被惹的火,就冲着奴婢发火了。”

锦心闻言,大概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林侧妃知道王爷去看过高云婉,她今早也去了偏院,看这样子,是没讨着便宜,竟然生这么大的气。

锦心忙让莲蓉去偏院打听一下消息,安抚了秋玲回去休息。

中午,莲蓉便带回来消息了。

竟是林侧妃去了偏院看望,自然也是用的那套怀柔之术,可是高云婉知道自己的位置是林雪芝顶替了,她几乎用尽最难听的话来骂人,甚至诅咒林侧妃生不出孩子,生也是没屁#@眼的杂种。

还有更难听的,莲蓉自然不好说,只是说十分难听。

然后林侧妃就生气了,让人去绞死高云婉,双方都起了争执,还是侍卫给拦住的。

硬是将林侧妃给请了出来。

可是人在外头,还能听见高云婉在里头发了疯一般的辱骂,奈何林侧妃又不能进去,她年纪小,又撒不开脸,完全骂不过,气得当时就急哭了。

小说《庶女身娇体软,一路宅斗上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