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

完整作品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

朝云紫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云初谢世安,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朝云紫”,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声音哑到了极点:“这些事我自己能面对,若实在处理不,再回家求助大哥。”她转过身,迈开步子走到外头。放在往常,她会去和母亲大嫂告别再走。但现在,她已经没了这个心思。听霜扶着她,她快速走到云府外头,坐上马车,催促车夫快一些,再快一些。马车在街道上疾驰,很快就回到了谢家。她疾行而入,浑身无力坐在花厅里,声音......

主角:云初谢世安   更新:2024-02-12 22: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初谢世安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由网络作家“朝云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云初谢世安,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朝云紫”,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声音哑到了极点:“这些事我自己能面对,若实在处理不,再回家求助大哥。”她转过身,迈开步子走到外头。放在往常,她会去和母亲大嫂告别再走。但现在,她已经没了这个心思。听霜扶着她,她快速走到云府外头,坐上马车,催促车夫快一些,再快一些。马车在街道上疾驰,很快就回到了谢家。她疾行而入,浑身无力坐在花厅里,声音......

《完整作品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精彩片段


这一天剩下的时间很是难熬,第二天一大早,她就乘坐马车回了云家。

只是云泽回京之后,先去皇城复命,到中午时分才回来,他一身都是疲惫,大嫂柳芊芊带着他先回去更衣。

林氏好奇问道:“初儿,你和你大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女儿回家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频频朝外张望,直到云泽回来,这焦虑的情绪才缓解了一二。

云初忙扯出一个笑脸:“谢家老宅就在冀州,夫君许多年未回去了,我是想找大哥打听一下那边的情况。”

林氏若有所思的点头。

等云泽换了身衣服过来,林氏带着柳芊芊走出花厅,将空间留给他们兄妹二人。

“大哥。”云初一开口,嗓子就有些发哑,“孩子……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云泽张了张唇,却说不出一个字。

若是接回了那两个可怜的孩子,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妹妹,而不是借着换衣服去思考如何将这件事敷衍过去。

云初眼中的光慢慢消失,嗓子更加哑:“大哥?”

云泽叹了口气:“初儿,我亲自去了谢家冀州的老宅,找族里的人询问孩子的葬身之地,但族里的老人告诉我,四年前,京城谢家未曾派人回去过,更是从未听说过谢景玉的嫡子嫡女早已夭折了,谢家人骗你了……”

轰的一声。

云初感觉自己的脑袋炸开了花。

她的身形晃动,扶住桌子才稳住没有摔倒。

她阖上眸子,缓缓做了几个深呼吸,整个人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谢谢、谢谢大哥!”

她艰难的吐出几个字,转身就往外走。

“初儿。”

云泽不顾兄妹之妨拉住了她的手腕。

“大哥陪你一道回去。”

云初按住了云泽的手臂,声音哑到了极点:“这些事我自己能面对,若实在处理不,再回家求助大哥。”

她转过身,迈开步子走到外头。

放在往常,她会去和母亲大嫂告别再走。

但现在,她已经没了这个心思。

听霜扶着她,她快速走到云府外头,坐上马车,催促车夫快一些,再快一些。

马车在街道上疾驰,很快就回到了谢家。

她疾行而入,浑身无力坐在花厅里,声音夹裹着深深的寒意:“把贺氏带过来。”

两个婆子从未见过这样的夫人,二人对视一眼,连忙去小庙里拿人。

贺氏浑身发虚躺在床上,她之前受了伤未医治,多天没吃一顿饱饭,身体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

她刚合上眼皮子,厢房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她吓了一大跳,以为是陶姨娘带人来了,抬头一看,竟是玉笙居里的粗使婆子。

这是夫人派来的人。

夫人向来虚伪,就算是要对付她,也是让陶姨娘出面,怎么会亲自派人前来?

不容多想,贺氏被两个婆子架起来往外拖。

云初坐在院子的藤椅上。

她已经连着喝了四五杯凉茶,可还是无法将情绪平复下来。

只要一想到孩子不知道被葬在何处,她的一颗心就仿佛被刀切碎了一样疼痛。

上一世,她从未问过孩子的事,直到她死,孩子也没有真正安息,她恨死了上辈子的自己。

贺氏从门口被人拖进来。

云初内心的疼痛变成恨意,双眸带着利刃,毫不留情朝贺氏而去。

贺氏浑身不由一抖。

她见过的云初,向来温和大气,哪怕是对府内最低等的小厮,也从来和颜悦色。

哪怕是上回她栽赃了夫人,夫人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神色。


陈德福办事很迅速,云初给他的两万多银子,加上铺子上的一些营收,都拿去收购冰块了。

寻常夏天,冰块是大约一两银子一斤,春天买冰便宜些,五六百文钱左右,而今春太冷,所有人都认为夏季不会太热,因此冰价一降再降,陈德福以三百五十文一斤的价格大肆购买,京城四周所有冰窖都被租用了……

云初还记得,上辈子这个夏天,因为酷暑难耐,冰的价格被抬到了和金子差不多,价比黄金,令人望而却步。

她花三万多两银子买回来的冰块,能卖出至少二三十万两银子。

有了钱,能解决日后许多事情。

晚上睡晚了一些,早上便起迟了一点,云初出来之时,姨娘们都来了。

“夫人。”

“母亲。”

众人齐齐请安。

云初抬了抬手,屋子里的人这才敢坐下。

她们可不想因为没守规矩,而被夫人大肆责罚。

云初扫了一眼道:“陶姨娘怎么没来?”

江姨娘和陶姨娘就住在隔壁,忙站起身回话:“昨儿夜里陶姨娘上吐下泻,一大早说有些不舒服,晚些时候再来请安,还请夫人莫怪罪。”

云初皱眉:“女人怀着身子,确实是会这里那里不舒服,陶姨娘还有三个月临盆,身子太弱孩子也不容易生下来。”

她看向身侧的丫环吩咐道,“听雪,从我库房里拿些养胎的补品送到陶姨娘院子里去。”

听雪点头去办了。

云初的目光落在江姨娘身边的小女孩身上,这是谢府二小姐谢娴,在谢府存在感很低。

她隐约记得,临死之前,谢世允逼她喝下毒药时,是谢娴大哭着冲过来,将装毒药的碗给打翻了。

整个谢府,只有娴姐儿,因为她的死,痛哭不已。

见她看过来,谢娴躲在江姨娘身后,小声喊道:“母亲。”

“娴姐儿的胆子未免太小了些。”云初笑着开口,“三岁可以开蒙了,让娴姐儿跟着去读书吧。”

谢家请了老师,教几个孩子认字,开蒙之后,才会像谢世安一样去朝廷学政所办的书院读书。

江姨娘其实早就想让孩子去读书了。

但大小姐谢娉五岁才开始认字写字,她怕让娴姐儿太早上学堂被大小姐不喜……

不过夫人都开了金口,她自然是满口应下,拉着谢娴道:“还不快给你母亲道谢。”

“一家人就不说谢字了。”云初挥挥手,“别杵在我这里了,都回去忙吧。”

众人退下。

谢娉留下跟着云初继续学习管家。

教的差不多之后,云初开口道:“一大早李婆子拉了几车枣树进府,你拿着账目去核对一下,小问题你自己看着处理,大问题回来问我。”

谢娉站起身:“是,母亲。”

她拿着账本去了。

她一走,听霜就走来,低声道:“夫人,您吩咐的补品都送到陶姨娘院子里去了,丫环拿燕窝炖了,陶姨娘刚喝几口,贺妈妈就拿了几匹锦布送过去,说是大人让陶姨娘做几件新衣裳。”

听风嘀嘀咕咕道:“以前咱们夫人怀身孕,大人都没这么贴心……”

她说了一半,意识到这么说会让夫人伤心,立马捂住了嘴巴。

听霜低头道:“大人忙于公务,不可能关心这点小事,应该说是贺妈妈贴心才对。”

云初喝了一口茶。

看来,贺氏已经迫不及待要动手了。

她已经尽力配合了,希望贺氏不要让她失望才好。

这时,院子里突然闹了起来。

紧接着,谢娉脸色难看的跑进来:“母亲,那些婆子完全不将我这个大小姐放在眼底,尽说些气人的话,您要治一治她们才好……”

外头响起婆子们的声音:“夫人,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咱们这些人虽然是粗使婆子,但也是人,谢府怎能如此苛待我们……”

谢娉气的脸都红了。

云初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然后迈步走了出去。

婆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将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清楚楚。

事情很简单,方才谢娉去对账,枣树和账目对上了,没什么错,事办完她就准备走了。

一个婆子突然说口渴,问能不能让谢府厨房煮些茶水送来给大家。

这婆子很明显是听说了取消下午茶之事,故意在试探。

谢娉哪会想那么多,借这婆子的问话,宣布取消每天下午的茶水点心。

这话就像是在热水里倒了油,一群人瞬间沸腾起来。

“夫人,老奴们每天做最苦最累的差事,拿最少的工钱,现在连润口的茶水都没了,由不得人不寒心。”

“院子里伺候的丫环拿那么多月钱,还能喝主子们赏的茶水,吃主子们吃不完的点心,咋不去拿丫环们开刀?”

“大小姐才刚跟着夫人管家,老奴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再往后,可该怎么办是好?”

“让我说,大小姐根本就不适合管家!”

“大小姐是外室所生,只有庶出的小姐才会为了省那几个钱磋磨我们这些婆子……”

“……”

谢娉死死揪住了手中的帕子。

她最忌讳的就是下人说她是外室所生,这比打她一耳光还难受。

云初将茶盏重重放在桌子上,众婆子这才安静下来。

“你们这些婆子的卖身契还捏在谢家手上,就敢如此不将谢家主子放在眼底?”她身上释放出冷气,“谢家大小姐记在我的名下,那便是堂堂正正嫡出大小姐,再让我听见你们说这些不知所谓的话,直接发卖出去!”

刚刚还七嘴八舌的婆子们,顿时噤若寒蝉。

她们不怕大小姐,是因为大小姐身份上不得台面,但夫人不一样,这可是将军府正儿八经的嫡女……

谢娉充满感激看着云初。

母亲这两日动辄发怒,她还以为母亲会怪她,以为母亲会像罚安哥儿惟哥儿一样,拿走她的管家之权……

“不过……”云初的声音缓和下来,“我给了娉姐儿管家权,既然她提出了免去下午茶和点心,我自然不会反对。”

婆子们脸上全是失望。

夫人也不会替她们做主了,难道就这么认了吗……

“但,你们确实辛苦。”云初的声音变得柔和,“不如这样,所有粗使婆子的月例涨五十文钱,你们有意见吗?”

听见这话,婆子们不可置信瞪圆了眼睛。

每天下午几杯茶,一些瓜子点心,吃到肚子里就没了,月钱可是实打实的铜板,放在兜里别提多安心了。

“没意见,老奴们没有意见!”婆子们喜笑颜开,“多谢夫人,老奴们继续忙活去。”

等人走了,云初转头看向谢娉:“任何新措施的推行都会遇到阻力,你别被那些婆子们吓到了,你尽管放心大胆去做,我一直都在。”

谢娉感激道:“我知道的母亲。”


“娉姐儿的耳坠找到了吗?”

谢娉一阵心虚,连忙低头掩住了眼中的春色:“回母亲,找到了。”

“那回宴席吧。”云初转过身,朝前走去。

谢娉往身后看了一眼,然后迅速跟上了云初的步子。

刚到宴会场上,云初就看到那小家伙依偎在长公主怀中撒娇:“皇姑奶奶,我做错了一件事,您能原谅我吗?”

长公主的心都化了,最开始确实是不喜欢这个生母不详的孩子,但这孩子嘴甜,会讨人欢心,日子一长,自然就宠上了。

她捏了捏小家伙的脸:“我们瑜哥儿做错什么事了?”

“我玩弹弓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池子里的两条锦鲤打死了……”楚泓瑜低着头对手指,“皇姑奶奶,我错了。”

长公主还未开口。

坐在边上的平西王目光一寒,伸手就拎住了楚泓瑜的后领子。

“老三,你干什么?”长公主将孩子护在怀中,“两条鱼而已,不值得大动干戈。”

平西王冷冷开口:“他今天能打死两条鱼,明天就能杀死两个人,一味宠着,只会让他越来越无法无天。”

“子不教,父之过,说来说去,这都是你的错。”长公主哼了一声,“你没时间管教孩子,那就该娶一个王妃进门代替你管孩子,而不是动辄打骂,瞧瞧孩子都被吓成什么样了。”

这话一出,坐在底下的众夫人都纷纷避开了目光。

只有嫡女才配得上平西王,但她们不愿意自家女儿给人当继母,一个个都生怕被长公主盯上。

长公主环视整个宴席,目光落在云初身上。

她笑起来:“我听说怀德书院有个让先生很是得意的学生,正是谢府长子,若不出意外,将会成为今年院试案首,孩子如此优秀,正是因为母亲教育的好,所以,老三,你娶妻,就该娶初姐儿这样的女子进门。”

云初连忙起身:“长公主赞誉了,臣妇不敢当。”

平西王抬眸,那双鹰隼般的眼眸朝云初看去。

平西王的目光落在云初身上。

她是妇人打扮,长长的黑发高高挽起,插着一支金玉簪子,一身浅紫色的衣衫上绣满了山茶花。

他想到了许多年前,她还未出嫁之时,他们见过一次。

他去云府拜见云老将军,她正好去给老将军送茶。

那时候的她,一身鹅黄色少女衣衫,整个人娇俏灵动,和现在仿佛是两个人。

“我也觉得她很好。”楚泓瑜眨巴着大眼睛,“皇姑奶奶,让她给我做母妃好不好?”

长公主噗嗤一声笑了:“果真是个孩子,净说孩子话,初姐儿,你别跟这孩子计较。”

云初低着头道:“能得小世子一句夸,臣妇倍感荣幸。”

她还小的时候,常常跟着林氏来长公主府,长公主还像以前一样唤她一声初姐儿。

但如今的她已经嫁人,是五品官员的内眷,在和长公主说话之时,自然是不会像从前那般随意。

宴席很快结束。

林氏和长公主告辞之后,一行人往外走。

还未走出长公主府,在二门处,她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循声望去,不远处的亭子里,站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平西王一脸冷色盯着面前的孩子,那孩子哇哇大哭,恐惧的往后退。

“你说会乖乖听话,我才带你来长公主府。”平西王声音极冷,“在家中上房揭瓦便罢了,竟然来这里撒野,谁给你的胆子?”

小家伙哭的一抽一抽:“父王,我认错了,皇姑奶奶也原谅我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安寿堂。

谢老太太坐在主位上,下首坐着脸颊红肿的谢世安,周边围着一群婆子丫头。

“母亲。”

谢世安站起身,给云初行礼。

“安哥儿是个好孩子,处处孝敬你这个母亲。”老太太开口责怪道,“这么好的孩子,你怎么忍心扇他耳光,怎么忍心让他跪祠堂……瞧瞧这小脸,都肿成什么样子了,大夫说三天才能消下去……”

“原来老太太找我来是为了这个事。”云初唇瓣浮上莫名的笑意,“安哥儿,你没告诉老太太我为何罚你吗?”

谢世安低着头:“儿子不知。”

云初的声音有点冷:“跪祠堂就是让你好好想想错在何处,没想清楚,那就继续去跪着。”

“初儿,你向来大度温和,今日怎的这般苛刻?”老太太皱起眉,“安哥儿到底做了何事?”

云初笑了。

是啊,她对庶子庶女温和,对姨娘小妾大度,内执掌庶务,外结交人脉,撑起谢家半边天。

可一直以来,这些人是怎么对她的。

老太太和太太,以及谢景玉,表面上尊重她,实则利用她将云家榨了个干干净净。

那些庶子庶女一口一声母亲,事实上,从未真正将她这个母亲放在心里。

那么多姨娘,包括她的陪嫁丫环雨姨娘,哪个不是暗地嘲讽她无法生养……

所谓的宽容大度,是谢家对她的拿捏,亦是她自己对自己的压迫。

她淡声开口:“听霜,去一趟青松阁,将大少爷近日的字画取来。”

听霜领命立即去了。

谢老太太皱眉,既然是去取字画,那就说明是和读书有关的事。

安哥儿打小就聪明,读书极好,人人夸赞,她实在想不出这方面能出什么错。

不多时,听霜拿着字画回来了。

云初翻了翻,取出其中一张字递给谢世安:“你自己读一遍。”

谢世安的面色已经变了,他的唇抿紧成一条直线,缓声开口:“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

谢老太太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老妪,她的丈夫是秀才,儿子是举人,孙子谢景玉是状元。

她老人家常常自诩书香世家,受多年熏陶,自然听懂了这是数百年前一位大臣写给皇帝的奏章,意在劝诫皇帝居安思危,积其德义。

她皱眉:“这篇谏文怎么了?”

“这篇谏文自然没什么。”云初冷声道,“但在文章末尾,他写了大逆不道之语。”

老太太劈手将字夺了过来。

“……隋炀剥利,天命难湛,进药陛下,贷贿勿侵……”读到这里,老太太大惊失色,“安哥儿,你写这个干什么?”

云初冷笑。

在谢世安书房里,处处可见这样的话语,足以看出,他对当今圣上有很大的意见。

所以他入阁之后的第一件,就是设法除掉忠臣云家,簇拥皇子逼宫……

她一直没想明白,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怎会对圣上生出不满。

“安哥儿,你知道这种东西要是被外人看见,会有什么后果吗?”云初厉声道,“你记在我名下,那就是谢府嫡长子,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谢家!”

她身上突然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你痛斥当今圣上荒淫无道,轻信奸臣……”

谢世安脸色难看:“我没有……”

“这不是你一句我没有就能否认的事!”云初面色更加严厉,“白纸黑字就是证据,若被人上奏,轻则你父亲贬官,重则谢府获罪入狱,不管轻还是重,你都承受不起!谢家祖上三代读书,终于在你父亲这一代入朝为官,而你这几行字,会让几代人的努力付之东流,你将会成为整个谢家的罪人!”

她将那张纸劈手砸在谢世安的脸上。

谢老太太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呆坐在椅子上,她是真没想到后果竟这般严重。

难怪性格温和的孙媳突然大发雷霆,原来安哥儿是真的犯了大错。

云初垂下眼睑。

这件事说起来严重,事实上,就算闹大了,顶多也就罚几个月俸禄。

而且,她的丈夫谢景玉那般聪明,多的是法子将这件事揭过去。

重生回来,许多事都得仔细谋划。

她轻声道:“从安哥儿认祖归宗后,我无比精细养着,四年来只这一次动气,就闹到老太太这里来了,似乎是,我一个当母亲的,都不能管教自己的孩子……还是说,就算安哥儿记在了我的名下,我也没有严厉管教的资格?既如此,这个儿子我也不敢要了。”

方才的她雷霆大怒,这会却神情悲切,像是伤心了。

老太太立即急了:“初儿,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要是云初不要安哥儿了,那安哥儿就是个庶子,庶子处处被人瞧不起,上官场也难。

虽说已经上了族谱,不是云初说不要就能不要的,但,只有云初真心接纳,才会让云家接纳。

云家乃一品大将军府,不是他们一个五品谢家比得上的……

老太太转头:“安哥儿,你还傻站着干什么。”

谢世安走过去:“书中说,严母出才子,慈母多败儿,母亲对儿子严格管教,是希望儿子有大出息,我却不知母亲一片苦心,是我错了,我继续去跪祠堂。”

云初扯唇。

谢世安一开始就不服她的罚,所以拉老太太出面。

直到证据摆在眼前,直到无法辩驳,他才低头,做了对自己而言最有利的选择。

这孩子像谢景玉,心思城府深,会念书,不然也不会连中三元,年纪轻轻就入了内阁。

她淡声开口:“安哥儿还是别跪了,老太太会心疼。”

老太太确实心疼。

要知道,谢家自开府以来,就没有跪祠堂的先例。

但母亲教育儿子天经地义,她这个曾祖母要是多嘴干涉,岂不是令人寒心?

她老人家只得违心道:“该跪还是得跪。”

“既然老太太都这么说了。”云初叹了口气,“春日寒气重,不用跪太久,两日差不多了。”

老太太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跪两个时辰她都嫌太多,竟然跪两天,会出人命吧!

但谢世安已经应了下来:“是,两日后我再去给母亲请安。”

云初的眼眸深不见底。

才两天而已……

临死之前,她跪了足足两个多月,没有求来谢家为云家上奏,而是一杯鸩酒……

走出安寿堂,听霜担忧开口:“夫人这般罚大少爷,怕是会让大少爷和夫人离心。”

云初笑了。

谢世安就从未跟她一条心,哪里来的离心一说?

上辈子的呕心沥血,换来的是算计和背叛,何必再付出真心。

《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由朝云紫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这本书最新章节第394章 苏子月死亡,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目前已写836910字,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佚名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好看好看,快点更新可以吗

写了些啥,天天凑字数,作者歇歇吧

后面关于蛊虫的描写太多了,反反复复,看着捉急,有种拖延的感觉,没有前面好看了

热门章节

第289章 恭熙王入套

第290章 程序下聘礼

第291章 程序和听雪

第292章 尔嬷嬷之女

第293章 给太后送殡

作品试读


“不就是谢景玉纳了一个姨娘么,这等小事娘就别操心了。”云初挽着林氏的手臂,笑着开口,“对我来说,多一个姨娘少一个姨娘并没有什么区别。”


林氏心疼如刀绞:“初儿,这门亲事是娘为你千挑万选的,没想到竟选了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他一介寒门之子短短五年就从七品走到了正五品的位置,全靠我云家,他怎敢如此轻视你。我和你大哥商量过了,让你和谢景玉和离,你还年轻……”

“娘,别再提和离的事了。”云初认真道,“我和谢景玉这日子还能过,我也愿意继续过下去。”

她目光坚定,并没有任何犹豫和纠结。

林氏叹了口气。

云泽也没再说什么。

他现在虽然只是个七品官,但他姓云,就注定他和普通七品官员的身份不一样。

他会做点什么,让谢景玉感受一下,失去了云家,谢家到底还能不能在京城立足。

敢轻视他的妹妹,就必须承受后果。

“好了,不说这个了。”云泽温润笑道,“你大嫂亲自炖了补汤,你等会一定多喝点。”

林氏带着她往花厅里走:“再等一阵子,你爹就回京城了,到时让你爹找谢景玉喝杯酒。”

云初脸上爆发出惊喜:“爹要回京了吗?”

上辈子云家出事后,她爹被朝廷派人从前线抓回来,直接投入了地牢,她费尽心思也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算算时间,她和父亲至少十年没见了。

“瞧你高兴的。”林氏也笑起来,“你爹最疼你,要是知道你在谢家受的这些委屈,够谢家人喝一壶。”

云初心情愉快在家里吃了个午饭,这才准备回谢府。

云泽亲自送她出来,叮嘱道:“初儿,我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哥哥,任何事,都不要瞒着我。”

“知道啦大哥。”云初像小时候那样肆无忌惮的笑了笑,“大哥到时候别嫌我烦就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她正要上马车,突然,一架马车从路口驶进来,挡住了她离开的方向。

车帘被挑起,一个穿着黑色锦服的男子从车中跳下来。

云泽和云初忙行礼:“见过宣武侯爷。”

来人正是宣武侯秦明恒。

“云大人,谢夫人。”

秦明恒一一打招呼,目光如常的从云初身上扫过。

云泽开口道:“下官先送舍妹上马车,劳烦侯爷稍候片刻。”

秦明恒往边上退了几步:“无妨。”

云初朝秦明恒点了点头,这才扶着听霜的手上了马车,云泽站在原地,目送马车远去。

直到马车消失在大道之上,他这才收回目光,看向秦明恒:“侯爷,请。”

秦明恒的眉心皱了皱:“云大人,我突然记起来有点急事需要处理,明日这个时候我们再来商议那件事。”

云泽拱手,目送秦明恒上车。

等马车离开了云家的范围,秦明恒这才将袖子里的一块白色帕子拿出来。

方才云初登车时,这块雪白的帕子飘落在地,他的余光一直追随着她,因此,他第一时间过去,将那帕子捡了起来,藏在袖子里。

他将帕子拿起来,闻了闻,脸上浮现出满足之色。

他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她一袭红嫁衣,头顶着红盖头,躺在他的榻上。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能一亲芳泽,就能抱得美人归……

想到五年前那件事,秦明恒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恨意,手中的帕子竟被他撕成了两半。

马车徐徐停在谢府门口。

小说《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京城的街头熙熙攘攘。

云初没有坐马车,走在街上,看着热闹的人群,她再一次确定,重生并不是一场梦。

陈德福带她去嫁妆铺子走了一圈。

有茶铺、绸缎铺、米铺、铁匠铺……大大小小的铺子共十一个。

陈德福将这些铺子打理的很好,每年能赚一万多两银子,但,还是太少了。

圣上忌惮云家,就算没有谢世安从中助推,云家迟早也会出事。

她必须在云家出事之前,赚足够多的银子……

“夫人,下雨了,有点冷。”听风拿出披风搭在云初的肩头,“去茶馆里坐一会吧。”

云初抬头看天。

若是她没有记错,今年是个寒春,直到五月份才热起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一直热到十月。

若问什么营生最赚钱,那自然是囤冰卖冰。

心中有了主意,云初更加从容,她迈步走进茶馆,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赏雨喝茶聊天。

“什么,夫人,您要做冰买卖?”陈德福站在她身后,一脸惊讶,“诸侯权贵有自己的冰库,而其他各家大族都会都这个时节开始购冰,不过今年春天这般冷,夏季肯定也不会太热,很多家族只买了往年的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这买卖怕是赚不了多少。”

云初脸上带着笑:“陈伯听我的就是了,市面上的冰,有多少咱们要多少。”

见她这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陈德福就知道,劝不动。

他顺着云初的话道:“夫人打算拿多少银子出来收冰?”

云初开口:“账面上能用的资金都拿来买冰,后面我会再给你一些银子。”

陈德福惊愕:“可是夫人,您之前不是说账面上的银子都拿给您,有大用吗?”

云初冷笑。

所谓的大用,是因为不久后谢景玉要参加上峰的寿宴,这笔钱要拿去给上峰买寿礼。

她是再也不会花一文钱在谢家人身上了。

二人正说着,茶馆门口停下来一辆豪华的马车。

马车还未停稳,车帘就被掀开,一个粉雕玉琢的奶团子从马车上飞快跳下来。

奶团子身后的丫环婆子根本就追不上小祖宗,大声喊着:“世子,您慢些,仔细点别摔了。”

云初的视线落在孩子身上。

那孩子瘦瘦小小的样子,大约才三岁多,但跑的特别快,滋溜一下就没影了。

她收回视线,继续和陈德福说话。

说着说着,她忽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头发上。

“夫人,您别怕!”听风吓了一大跳,“一只蟋蟀蹦到您头上了,奴婢给您拿下来!”

云初吓得绷直身体。

她是将军府大小姐,从小胆子就大,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虫子蟋蟀这种小东西。

她头皮发麻,一动也不敢动。

“别动我的跳跳!”

一个软糯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小炮弹狠狠砸在了云初的身上。

她惊愕看去,就见方才楼下那个小世子朝她冲了过来。

一眨眼就爬上了她的膝盖。

然后双手朝她头顶拍去。

这一切就发生在转瞬之间。

云初猝不及防,身子朝后倒去。

她本能护着怀中的小团子,抱着孩子摔在了地上。

“夫人!”

听风懊恼至极,她不仅没拦住这个莫名其妙的孩子,还让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摔了跤。

她忙扶着云初站起来,飞快的帮忙整理发饰衣衫。

“呜呜呜——!”

穿着华贵衣衫的小团子突然趴在地上大哭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云初的心口突然一疼。

她提起裙摆蹲下身,柔声问道:“哪里摔疼了,我给你吹一吹?”

“坏人,你是个坏人!”小家伙泪眼婆娑,控诉的看着她,“跳跳被你压死了,呜呜呜,我讨厌你……”

云初看去。

一只蟋蟀被压死在地上,小家伙无视尸体上的粘液,双手将蟋蟀捡起来,捧在手里。

云初吓得连忙后退。

“你赔我跳跳!”小家伙哭着瞪她,“你必须得赔一只一模一样的蟋蟀给我!”

云初:“……”

她出门没看黄历吧,怎么会撞见这种破事?

“世子,您怎么哭了?”

“小祖宗诶,说了让您仔细点,是不是摔疼了!”

一大群伺候的人这时候才跑上楼,围着小祖宗嘘寒问暖。

小团子哭的更凶了:“她……她压死了我的跳跳!”

那嬷嬷刚刚还温声哄着小主子,听见这话,顿时脸色一变,凶神恶煞盯着云初:“哪里来的不长眼的东西,竟敢压死我们世子的心头宝,你……”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原本哭得很凶的小世子突然止住了哭泣。

那双圆溜溜的黑眼睛盯着她,满脸不悦道:“谁允许你骂她了,道歉!”

那嬷嬷一脸错愕。

眼前这个女子压死了主子最喜欢的蟋蟀,她骂两句是为主子出气,主子竟然让她道歉?

可是一对上自家主子不悦的目光,她只得上前一步道:“这位夫人,方才是我唐突了,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云初的面色很淡:“无妨。”

虽然她是一品将军府嫡出大小姐,但出嫁后,谢夫人才是她第一个身份。

哪怕她并没有错,但一个五品小官的内眷,在任何权贵面前都只能低一头。

她继续道,“我会寻一只一模一样的蟋蟀赔给小世子,不知府上在何处?”

“我住在平西王府。”小家伙抬起下巴,“记住了,平西王府,找到了蟋蟀就赶紧送来!”

云初一愣。

这孩子,竟然平西王的孩子?

平西王是当今三皇子,曾带兵击退进犯西川的敌军,因此而获得封号。

四年前,平西王突然多了一双儿女,他不顾文武百官弹劾,硬是给生母不详的儿子请封了世子,在京城可谓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小祖宗,该回府了。”嬷嬷低声道,“要是王爷回府看不到世子……”

小家伙脸上浮现出害怕:“走走走,赶紧回去!”

嬷嬷一把将小团子抱起来,一大群人簇拥着下楼,上马车,马车疾驰而去。

“夫人,这件事交给老奴吧。”陈德福开口,“明天早上就拿蟋蟀来给夫人您过目。”

云初点头。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她想起了上辈子的事。

平西王十五岁就上了战场,和她父亲是忘年交好友,云家被定罪后,平西王也帮忙奔走。

只不过,云家的事还没个眉目,平西王就被人揭发暗藏兵器,意图谋反……

后来平西王如何了,她也不知道,因为她已经一杯毒酒死了……

小说《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床铺刚被卷起来,一个钱袋子就掉了出来。

陶姨娘弯腰捡起来,打开一看,里头除了银子,竟然还有几张一百两的银票。

“好你个贺氏,竟然私藏这么多银钱!”陶姨娘怒喝,“原来你不仅谋害主子,还偷银子,亏得大人那么信任你!”

贺氏忙去抢银子。

这是她这么多年攒下来的体己钱,不是偷来的!

她所有的家当都在这个钱袋子里!

她不顾一切朝陶姨娘扑去。

“来人,她要谋害我!”陶姨娘后退,让两个粗壮的婆子上前。

婆子们一脚踢过去,贺氏惨叫一声摔在地上。

云初正在看自己的嫁妆单子,打算将一些没必要的东西都卖了换成银子。

正忙着,听风走进来道:“夫人,陶姨娘在贺氏那里发现了七百八十两银子,问怎么处置?”

云初随意道:“让陶姨娘自己收着。”

要想让陶姨娘心甘情愿当这把刀,自然要给点好处,这把刀才会越来越快。

听风继续道:“陶姨娘命人将贺氏打的吐血了,需要请大夫吗?”

“吐几口血而已,死不了。”云初的神情相当冷漠。

贺氏有三个亲生的孩子,她倒要看看,谁会最沉不住气给贺氏送药。

她顿了顿道,“陶姨娘在贺氏那里受了惊,你从库房拿点虫草送去给陶姨娘补身体。”

收到云初送来的补品,陶姨娘悬着的一颗心落回肚子里。

她知道,夫人内心也厌恶这贺氏,只是夫人犹如那天上的霁月,贺氏这种下贱东西不配夫人动手。

有了夫人的许可,她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陶姨娘招了招手,对丫环说了几句。

晚间,送饭的婆子将一碗发霉的米饭扔在了贺氏的厢房门口。

“站住!”贺氏叫住那婆子,“这是人吃的东西吗,你们怎敢这么对我?”

那婆子呸了一声:“哟,还以为自己是大人身边的管事妈妈呢,都落到禁足在破庙了,连最低等的粗使丫头都不如,能给你一碗吃的就不错了,还想咋的?”

贺氏简直不敢相信,陶氏那个贱人,拿走了她所有的体己钱,将她打至吐血,竟然还克扣她的吃食。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你这眼神什么意思?”那婆子抬脚将那碗发霉的米饭给踹翻了,“给脸不要脸,既然嫌弃就别吃了,差点害死小主子,竟然还妄想吃饱肚子,以后还有你受的!”

婆子骂骂咧咧的走了。

贺氏气血翻涌,差点晕厥。

第二天辰时,云老将军送来了一个身形矫健的女子。

这女子名叫秋桐,大约二十多岁了,穿着黑色的短襟衣衫,腰间挂着一把佩剑。

“见过夫人!”

秋桐抱拳行礼,一身飒爽。

云初也算是武将世家之女,她一见秋桐,就知道这女子功夫不错。

她开口道:“你以后就是我的武学师父,你把自己放在师父这个位置,该怎样练咱们就怎样练。”

秋桐应下,上前给云初探脉,一点点摸她的筋骨,不停摇头:“夫人其实是有些底子的,只是太久没有活动筋骨,筋脉都僵硬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让身体恢复到从前的柔韧……”

云初当下就被拉到了院子里。

别看秋桐是个女人,那手上的劲道一点都不输于她祖父,给她疏通穴位经脉之时,没把她给疼死。

一个时辰下来,云初连站的力气都没了。

秋桐面上毫无表情道:“明早鸡鸣时分,我在院子里等夫人。”

小说《被养子害死后,她恶母名头传遍京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若街头巷尾的流言愈演愈烈,他怕是还要被贬官……

原来有云家这门姻亲不动声色为他的后盾,但这次云家丝毫不给谢家面子,他在朝上无人声援。

他颓然下朝,再次登门余府,但这次余大人连门都不让他进了,他在余府门口等了好几个时辰,终于确信余大人彻底放弃了他,这才如丧家之犬一般回到了谢府。

他站在笙居门口,看向听霜道:“你们夫人的病好些了吗?”

听霜低垂着眉眼道:“夫人看着像是好了,实则是心病,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谢景玉取下官帽。

他何尝不知道云初是心病,

但孩子已经死了,也妥善安葬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何苦念念不忘。

她一病,就闹得整个谢家不安宁。

他从不知道,原来当家夫人对一个家族的影响竟这般大。

他开口:“夫人睡了吗?”

“一刻钟之前夫人就已经睡了。”听霜回道,“大人若有什么事,可以明日早些来。”

谢景玉没再说什么,转过身走了。

走出笙居,他在小道上看到了谢世安。

谢世安很明显是在等他,拱手道:“父亲,城中的流言传到了学堂,想必也传到了朝堂之上,父亲今日上朝是不是被有心人弹劾了?”

谢景玉满脸赞赏的看着自己的长子。

这个儿子只在谢家学堂两点一线,竟然就能猜测到朝堂上的局势,真是天纵之才。

他开口:“你有什么想法?”

“外人议论主要是两点,一是四年前谢府那对双胞胎的安葬之事,这件事已成定局,谢府只能保持沉默。”谢世安缓声道,“二是,母亲生病之事被越传越离谱,接下来很快老太太寿宴,让母亲出席寿宴,关于谢府后宅不宁的传闻不攻自破。”

谢景玉点头:“那你认为,你母亲会参加寿宴吗?”

谢世安沉默了。

母亲刚经历了巨大的打击,会配合谢家洗清外头的流言吗,他不确定。

谢景玉叹了口气开口:“不确定也得试一试。”

父子二人说着话,渐渐走远了。

等说话声彻底远去之后,云初这才松了口气。

她看向窝在被子里的孩子:“走吧,我先送你出府。”

“我不走!”

楚泓瑜突然搂住了她的腰身,头靠在她的胸口,一副耍赖的模样。

云初劝道:“小世子,你大晚上不在家中,很快就会被人发现,平西王的怒火你能承受吗?”

她以为孩子会害怕,谁料,小家伙得意的扬眉:“今天傍晚,我父王奉旨去剿匪,这几天都不在京城,我还找了个跟我一样大的小孩冒充我留在王府,你放心,不会有人发现我不见了。”

云初:“……”

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这时,窗户突然被轻轻敲了敲。

云初还没起身去看是什么情况,就见窗外传来一声惨叫。

“哪里来的贼人,竟敢在我们夫人窗外鬼鬼祟祟!”

这是秋桐的声音。

云初看了一眼床上的小家伙,就见这孩子急巴巴的往床下爬,想将窗户给推开。

她一把将孩子捞起来扔进床帐之中,高声开口道:“秋桐,外头的贼人绑起来,送去官府。”

“不行,不可以!”楚泓瑜急的满头大汗,“他不是贼人,是我的护卫,他叫阿毛,别送他见官。”

云初故意板着脸道:“方才谢府东南侧的贼人,也是你的护卫吧?”

小家伙耷拉着一张脸:“谢家门口一直有人巡逻走来走去,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让阿毛假扮贼人引开那些人,阿毛真的没有干坏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