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品推介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品推介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姜芙白杏是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橘子软糖”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雪燕今日吃坏了东西,嗓子不舒服才会这样,她平日曲儿唱得不错的。”许皇后掩着嘴笑道,“那贵妃妹妹待会儿可得让太医给林姑娘好好看看,这么好的一副嗓子千万不能坏了。”她故意在好的嗓子上面加了重音,林贵妃脸色更难看了。“臣妾,会的!”林雪燕站在席间一脸窘迫,她哪里是嗓子不舒服,她是其他都不会,就唱曲稍微能拿得出手一点,可还是在帝后面前丢了丑......

主角:姜芙白杏   更新:2024-02-29 04: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白杏的现代都市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品推介》,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芙白杏是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橘子软糖”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雪燕今日吃坏了东西,嗓子不舒服才会这样,她平日曲儿唱得不错的。”许皇后掩着嘴笑道,“那贵妃妹妹待会儿可得让太医给林姑娘好好看看,这么好的一副嗓子千万不能坏了。”她故意在好的嗓子上面加了重音,林贵妃脸色更难看了。“臣妾,会的!”林雪燕站在席间一脸窘迫,她哪里是嗓子不舒服,她是其他都不会,就唱曲稍微能拿得出手一点,可还是在帝后面前丢了丑......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品推介》精彩片段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橘子软糖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15章 大结局,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目前已写240941字,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前面进展太慢,后面车速又太快[捂脸][捂脸]

很温馨,没有太多的曲折喜欢这样的故事

逻辑清晰,语言流畅,人物性格分明,立意独特。就是有点短

热门章节

第9章 许蕴邀请

第10章 三爷来了

第11章 严氏的打算

第12章 香珠

第13章 明月公主

作品试读


萧玉璋:“!!!”

更心碎了怎么办!

贵女们依次表演节目,众人都卯足劲儿拿出了自己的看家绝活。

作诗的,弹琴的,跳舞的,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不过才艺大多都是这几样,看多了就腻了。

倒是林雪燕五音不全却偏要唱曲儿,引得帝后笑出声。

林贵妃脸色黑沉,压着愤怒跟皇上解释,“雪燕今日吃坏了东西,嗓子不舒服才会这样,她平日曲儿唱得不错的。”

许皇后掩着嘴笑道,“那贵妃妹妹待会儿可得让太医给林姑娘好好看看,这么好的一副嗓子千万不能坏了。”

她故意在好的嗓子上面加了重音,林贵妃脸色更难看了。

“臣妾,会的!”

林雪燕站在席间一脸窘迫,她哪里是嗓子不舒服,她是其他都不会,就唱曲稍微能拿得出手一点,可还是在帝后面前丢了丑。

林雪燕不敢看林贵妃,想从萧玉璋那找安慰,抬头却发现他正在看着姜芙傻笑。

林雪燕气急了。

“皇上,皇后娘娘,雪燕自知才疏学浅污了贵人们的耳朵,不如让姜四姑娘给大家表演一下?”

“林雪燕,你自己丢人,凭什么恼羞成怒欺负阿芙妹妹!”

萧玉璋见她欺负姜芙,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也不管还有贵人在,直接大骂林雪燕。

“我......”

心上人明目张胆替姜芙出头,林雪燕快气哭了。

“萧玉璋你混蛋!”

“哼!说不过就哭,你还蛮不讲理呢。”

萧玉璋才不惯着她,谁都不许欺负阿芙妹妹。

林雪燕接连出丑,林贵妃怒极,连带着厌恶上姜芙。

“雪燕说的也没错,姜四姑娘要表演什么?”

姜芙突然被叫到,只能匆忙咽下口中的果肉,她站起身,声音娇软,“我也要比吗?”

刚才她偷偷问过许蕴,不表演也没关系的。

而且她除了吃,实在没什么会的。

“噗嗤!”看到姜芙这‘天真’的模样,林雪燕高兴了。

“大家都表演了,你还能躲得了?姜四,你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

姜芙低头绞了绞帕子,看着可怜极了。

萧荆眸底闪过一抹冷意,周身散发着不悦。

谢婵看在眼中,再看姜芙她心里多了警惕。

萧荆对姜芙太在意了,她不得不防。

席间的贵女基本都表演完了,只剩她和姜芙,谢婵睫毛颤了颤,突然起身。

“皇上,娘娘,不如臣女和姜四姑娘一起比试,臣女画画,姜四姑娘帮忙上色即可。”

她这话一出,周围称赞声不绝入耳。

“不愧是谢大姑娘,竟然放弃大放异彩的时刻给姜四解围,姜四何等何能!”

“是啊,谢大姑娘太善良了。”

谢婵听着众人的夸奖,脸上波澜不惊,只是眼神却悄悄朝萧荆望去,然而萧荆并没注意她,依然看着姜芙。

谢婵衣袖下的手攥紧,指甲都掐进肉里。

皇上没注意几人的心思,对谢婵很是赞赏,姜芙之前跟萧家退亲,他作为萧玉璋的长辈,自然不能放任姜芙出丑。

“谢姑娘这个法子可行,姜四姑娘你和她一起......”

然而姜芙却并未答应,“皇上,民女也想画画。”

姜芙这副不自量力的模样,在众人眼中就是自取其辱。

皇上的脸色也淡了下来,“既然姜四姑娘想要画画,那就将工具给她吧。”

萧荆捏紧了茶杯,指骨泛白,谢婵低头时唇角微微上扬,她会让萧荆看着,自己是如何将姜芙比下去的。

与他相配的,只有自己。

姜芙要画画,林贵妃和林雪燕都等着看好戏,萧玉璋则直接从座位上起身,跑到她身边目不转睛的盯着。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多谢皇上明辨是非,没有让臣妾和明月受委屈。”


皇上被她说得脸热,但看在太子的面上没有跟她多计较,而是扭头朝明月公主道。

“你容貌有瑕,日后还是别在随便出宫,这次若不是因为雪燕认错人,也不会发生这些事。”

他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伤人,若之前明月公主对皇上还有孺慕之情,那现在便已彻底消失殆尽。

“父皇的话请恕儿臣无法遵从,儿臣以前因为容貌不敢见人,可现在已经想通,容貌不过是过眼云烟,儿臣不能因此就将自己困住。而且儿臣是父皇的女儿,自然要担起公主的职责。”

她以后不仅不会困在深宫,还要跟各家贵女结交。

皇上被她的话噎住,愣了许久才摆了摆手,“随你吧。”

对这个女儿,他愧疚有之,但更多的是恐惧和厌恶。

那张脸,是皇家的耻辱,可他也没理由拘着明月公主不让她出宫。

反正凭她的相貌,早晚会碰壁,皇上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从殿中出来,许皇后跟着明月公主回了摘星殿。

“月儿,你今日怎么想着出宫了?”

许皇后了解女儿的性子,明月公主对于自己的脸极其自卑,偷偷出宫根本不像她能做出来的事。

而且刚才她还和皇上叫板,日后也会踏出摘星殿。

这虽然是好事,但不像她,许皇后想弄清原因,不想女儿被人带坏。

明月公主屏退室内的人,只留下了玉红帮她把门。

等室内只剩下她们两人,明月公主揭开了自己的面纱。

“这......”

许皇后看到明月公主的脸,惊了。

她见过女儿的脸,是恐怖到能让人做噩梦的程度。

可此时,她脸上依然有红斑和肉瘤,但明显少了许多。

甚至上了浓妆,可以遮住的程度。

许皇后惊讶之后就是大喜,“谢家的祛斑膏竟这样神效,我儿可是要好了?”

“母后,”明月公主涩笑着摇头,“不是谢家。”

“不是谢家?那是谁?”

许皇后更震惊了。

“是姜芙。”

“姜四姑娘?怎么是她!”

许皇后想到了任何人,都没想到会是姜芙。

明月公主当初也不信,可她的脸日渐变好,谢家都没治好的红斑都被她治好了。

明月公主将姜芙给她治脸的事全告诉了许皇后,听到女儿是被人下了毒,所以才毁容困在深宫十九年,许皇后恨得想杀人。

“一定是林楠那个贱人!”

许皇后眼中杀意凛凛,她忽然想起刚怀明月公主时,林贵妃曾打死过一个宫女,那宫女是从西域来的,擅长制香,但后来不知什么缘故得罪了林贵妃被处死。

当时她妊娠反应重没细究,宫里每天都在死人,谁也没将一个小宫女的命放在眼里。

如今听了明月公主的话,许皇后才醍醐灌顶,那是林贵妃给她下了毒毁尸灭迹呢。

“林楠!你害我儿,本宫绝不会放过你!”

“母后......”

明月公主握住她的手,许皇后怒极的眼才终于恢复了神色。

“月儿你做的很好,在母后没抓到那贱人的把柄前,你还是继续维持现状,母后保证,绝不会让那贱人逍遥法外!”

御景楼。

许蕴等人走后,长街就剩下了姜芙和萧荆两人。

林雪燕想要绑架她,却差点害了明月公主,姜芙知道后就自责的不行。

“都怪我,连累了公主。”

萧荆看不得小姑娘伤心的模样,安慰道。

“怪你什么?这是林雪燕做的错事,帝后不会放过她。”



“怎......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怕姑娘还害怕,您放心吧,有萧大人在,林学士出不来的。”

“嗯。”

姜芙低下头闷哼了一声,在白杏没注意的地方,她的耳根悄悄红了。

不管是不是巧合,萧荆这次又救了她一回。

她好像没那么怕他了。

因着林学士的事,大房消停了几天。

最近许蕴忙着陪几个哥哥,也没给姜芙下帖子,她和白杏就窝在二房,看看医书制制香。

说起来前几次出门,姜芙还让白杏去医馆买了套银针和几种药材,她开始练习针灸和制药了。

“也不知道夫人会不会医术,她不会是什么神医传人吧?”

姜二爷和秋娘去世的早,白杏也只比姜芙大了一岁,对两人的印象不深。

在她记忆中,秋娘就是个很温柔娴静的女人,姜老夫人不喜她,她也不会往前凑,跟姜二爷关在二房里过自己的小日子。

若不是他们去世后,姑娘从遗物中翻出了医书和香谱,恐怕这些东西要永远压箱底了。

“或许吧。”

姜芙没多想,她已经沉浸在针灸的玄妙中,如果有机会能亲自给人看病就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白杏突然告诉她一个消息。

“隔壁好像住进来人了,我刚才从墙根底下过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是吗?”

姜芙在连针灸解毒,整个人屏气凝神,听到白杏的话她随口敷衍了一句。

白杏也没在意,知道自家姑娘沉迷医术,耸了耸肩悄悄退了出去。

隔壁,萧荆站在杏树下,抬头看着头顶黄澄澄的杏子,仿佛还能透过杏子看到小姑娘嘴馋的模样。

他嘴角忍不住噙了几分笑意。

“爷?要不我摘点给姜四姑娘送去?”

小厮趁机献殷勤,被萧荆一个冷眼扫过来,乖乖闭嘴。

萧荆自然也想光明正大送进去,可他的身份目前只能给她惹来麻烦。

再等等......

“摘筐熟透的,悄悄递过去,别让她那个丫鬟发现。”

“是。”

白杏拿饭回来,就拎着一筐杏子,姜芙眼睛圆瞪。

“你摘的?”

白杏差点被自家姑娘的话吓得扔掉筐子,“哎呦我的姑娘哎,您可冤枉婢子了,上次被那边的人骂过,我哪里敢再偷摘,这是在墙根发现的,婢子猜是不是隔壁的邻居送给姑娘的?”

姜芙拧眉,“可是我又不认得他们。”

她到现在还不知隔壁住了谁。

白杏挠了挠头,觉得也是,“可他们给我们送杏子做什么,也可能是送给邻居的见面礼,话说咱们隔壁是长公主府,这京城只有一个长公主吧,就是不知道是谁了,要不姑娘问问许姑娘,是不是之前见过姑娘,所以才送东西?”

姜芙出了两次门,也算有些见识了,或许哪次见过人也不一定。

听闻白杏的话她点点头,取来一张信笺开始写字。

萧荆还不知道自己将要掉马,心里只惦记着小姑娘喜不喜欢吃杏子。

晚上姜芙又做梦了,这次是在树上。

她躺在树干上,身下是悬空的,对高处的恐惧让她紧紧抱着树干,眼圈沁红。

只是那树干,突然间变成萧荆的模样。

她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环在他的腰上。

有风吹来,萧荆的发尾扫在她的脸颊,痒得她身子微微颤抖。

“乖,别怕。”

男人倚靠在树上,腿抵着树干,姜芙趴在他怀里,听着他在耳边安慰,不自然的想挪开。

“嗯!”

她腿刚动了两下,就听到男人闷哼一声。


萧世子说完,就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

王氏气得绞紧了帕子。

这爷俩没一个省心的!

让姜芙做妾,先不说萧家打脸的事,就目前萧玉璋对姜芙的痴迷,若真纳了她,后面定会传来宠妾灭妻的丑闻,哪家好姑娘会愿意嫁过来。

王氏重重捶了萧世子几拳,直把心里的火发出来才算完。

“她想进门,除非我死了!”

......

姜芙吓醒后就一夜未睡,拥着被子睁眼到天明,她怕自己闭上眼就是萧荆的脸。

那可比噩梦还要可怕。

“姑娘喝点蜜水压压惊,多晒晒太阳,那些东西怕阳气。”

白杏搬了个躺椅让姜芙躺着,这边挨着墙根,因着有树荫遮蔽,太阳不算毒辣,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极为舒服。

她只知道姜芙夜夜惊梦,却不知她梦中内容,只以为是梦到了那些脏东西。

二房夫妻去世之后,府中就传出了二房阴气重的消息,白杏虽然不信这些,但自家姑娘夜夜惊梦,白杏也有些动摇了。

姜芙捧着杯子,蜜水入喉她脸上才恢复了些红晕。

她想着昨晚的梦,萧荆在她梦中开口,还叫出她的名字。

姜芙握紧茶杯,那真的是梦吗?

为何跟真的一样。

若萧荆也记得梦中的情景......

不!不可能!

这只是梦!

姜芙重重摇头,头顶恰好落下一颗果子砸在她怀里。

“咦,隔壁的杏子熟了。”

白杏扬眉,踮起脚尖扒着墙头往上够。

可这树极高,即使果实累累也不是她能够得到的。

“它是杏子,我也是杏子,为何我就不能抓到它?”

“噗嗤!”

姜芙被白杏的话逗出笑来,心头的惊惧也消散了许多。

算了,不管梦里的萧荆如何可怕,那都只是梦罢了。

现实中他们可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这样想着,姜芙就不怕了,也有心思去看白杏摘杏子了。

“姑娘,我去搬个梯子过来,今日定要摘它几篮子。”

白杏雄心满志,提起裙摆就往库房跑。

姜芙抿着唇笑着仰头,这杏子长得真好,黄灿灿的挂在枝头,看着就好吃。

而且杏子做成杏干,杏仁做成乳酪,也都是极好吃的。

她吞了吞口水,再抬头眼神中就多了火热。

“姑娘你在下面接着,我来摘。”

竹梯不算太重,白杏很快就搬来了,她蹭蹭几下就爬了上去,把篮子交给姜芙。

“你慢点......”

姜芙连忙嘱咐,白杏扭头朝她做了个鬼脸。

“知道啦。”

主仆两人一个摘一个捡,很快就捡了半篮子。

“做什么的!”

突然从对面传来一声厉喝,白杏身子晃了晃,差点从梯子上摔下来。

姜芙看不到人,但能听出那声音极严厉。

“长公主府的杏子也敢偷,你们哪家的?”

“杨管事,是姜家的。”对面传来对话声。

“哪个姜家?”

后面的话姜芙没听清,她只觉得对面的人极可怕,慌忙招呼着白杏下来。

还好那人训斥完没再追究,主仆两人蹲在墙角直到脚都蹲麻了才确定对面的人放过她们了。

“好险......”

姜芙轻拍着胸脯,长舒了一口气,白杏也吓得脸色发白。

“都怪婢子不该贪这个嘴,哪想到对面是有人的。”

白杏后悔极了,隔壁从未出现过人,往年杏子都烂在地上,今日她们刚偷就被抓个正着。

白杏觉得倒霉极了。

“好了不怪你,我也馋嘴......”

姜芙咬唇,她看着篮里的杏子,将篮子交到白杏手中。

“你给隔壁送回去吧,他们知道我们的身份,若是找上门来,大伯母那边不好交代。”

“好。”

白杏提着篮子再次爬上竹梯,找了个绳子吊着将篮子送到隔壁。

很快,杏子被送回来的消息就传到了杨管事的耳中。

“这姜四姑娘还真和传闻中一样,胆小如鼠。”

杨管事还不至于跟一个孤女计较,可因着姜芙的身份他还是往萧家走了一趟。

萧家贺松园。

萧老太太倚在贵妃榻上,听着杨管事的禀告,得知姜芙偷杏子被抓又悄悄送回来,她布满皱纹的脸笑成了一朵花。

“这姜四姑娘倒是个有趣的。”

也难怪许家姑娘喜欢她了。

萧玉璋昨晚胡闹的事萧老太太看在眼中,之前还闹着要退亲的人只是见了姜四一面就非她不娶,萧老太太对姜芙很是好奇。

原本以为是个擅钻营的小姑娘,如今看来天真更多一些。

杨管事弯腰垂头,摸不清主子的意思。

“几个杏子罢了,她想摘就随她摘去,你莫要再吓她。”

“是。”

杨管事得了主子的意思,从贺松园出来,路上正好遇到回府的萧荆。

“三爷。”

“杨管事?”

萧荆看到一张略微陌生的脸给他请安,想了半天才想出此人的名字。

与此同时,他脑中闪现出另外一件事。

“杨管事可是负责掌管公主府?”

杨管事没想到萧荆还记着他,一脸受宠若惊,“正是。”

萧荆眸色渐浓,“嗯,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三爷可是折煞小的了,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

萧荆没再吓他,让小厮赐了赏银脚步微顿就朝贺松园走去。

听了姜芙偷杏的事,萧老太太也有些馋杏子了,让下人送了些进来。

只是她不爱吃酸的,这杏子虽只有一点酸味,她也受不住。

“收下去吧。”

萧荆进门就看到萧老太太酸的皱皱巴巴的脸,他撩袍在贵妃榻另一侧坐下。

“娘不爱吃酸,怎么想起吃杏了?”

萧老太太喝了几口蜜水才将口中的酸味压下,她掩了掩嘴角,眼中盛满笑意。

“还不是姜家那个小姑娘......”

“哦?”

萧荆端起茶杯的手微顿,坐直了身子。

萧老太太未觉,将姜芙主仆偷杏又还杏的事当成个趣谈跟萧荆说,末了还有些可惜。

“我虽没见过这姜四姑娘,但从她处事来看是个乖巧的,若是大郎没退亲,娶到府中来倒是极好的,但先前他闹着退亲,如今又反悔,你大嫂绝对是不同意的,可惜了。”

萧荆垂眸,如玉的指骨捏紧了茶杯,声音凉薄。

“大郎确实荒唐了些,姜四姑娘不嫁他是好事,不然就是坑了人家小姑娘了。”


“哎,姑娘毕竟是女子,乞巧节那天您还是叫上许大姑娘一起吧,有个伴,旁人撞见也不会乱说什么。”


“知道了。”

......

大房里,严氏母女也在说着乞巧节的事。

姜瑶接连几次闹了笑话,名声也坏了。

之前严氏还想着女儿能嫁给萧荆,但被萧荆警告过,严氏就断了这个念头。

这些天没出门,就是给姜瑶选婿呢。

“林枫虽然是林家偏支,但已经中了举人,明年下场说不定能求个功名出来,林尚书不是目光短浅的,肯定会拉家中小辈一把,有林家在,林枫前途不可限量,也算配得上我儿了。

乞巧节,我已经跟林夫人约好让你们两个小辈见一面,若是不喜欢,娘再给你相看。”

从一堆画像中,严氏终于挑出了满意的。

姜瑶坐在一旁,听着严氏的话,有些魂不守舍。

前几日林雪燕找上她,两人都因为姜芙栽了跟头出了丑,自然不想让姜芙好看。

再加上这些天京城中的传闻,姜瑶可不愿意看着姜芙嫁给太子,遂答应了林雪燕的计划。

“娘,乞巧节也让琳儿和姜芙一起去吧。”

“带她们做什么?”

严氏不快,姜瑶是去相亲的,姜芙生得那样美,不就被她比下去了嘛。

姜瑶挽住她的胳膊撒娇道,“她们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娘只让我出门拘着她们,旁人会怎么看我们?娘,您就让她们去吧。”

严氏被她缠得没有办法,而且姜瑶说得也有道理,她要想在贵族圈立足,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好好好,我答应你便是了。”

......

乞巧节将近,姜芙的荷包也绣好了,靛蓝色的荷包上绣了几簇竹子,绣工说不上好,但针脚还算平整。

姜芙往里面塞了几颗香珠,香珠是用新生的竹叶混着清晨竹尖上的露水做的,带着一股清淡的竹香,很是好闻。

她将荷包塞在袖口中,今日还要去宫里给明月公主针灸,毒素已经排的差不多,明月公主脸上的斑几乎淡得看不见,也恢复了她原本的容貌。

明月公主生得极美,不同于姜芙的娇媚和许蕴的圆润,明月公主是明艳温柔的长相,她只是微微笑着就让人生出好感。

“再扎几次,公主脸上的斑就会彻底没了。”

姜芙收了针,轻声说道。

明月公主是她的第一个病人,治好她的脸,姜芙心里也很开心。

“阿芙妹妹真厉害,我看那谢婵就是沽名钓誉,哪里比得上阿芙妹妹。”

许蕴对谢婵很是不满,整日端着架子,好似自己很厉害一样,还不是被阿芙妹妹给比下去。

姜芙抿抿唇没接话,她不是心眼小的人,可碰到谢婵她总觉得不舒服。

不过许蕴也只是调侃几句,很快就转了话题。

“明日是不是就到乞巧节了?表姐要不要也一起去玩?”

乞巧节又称七夕节,传闻这天夜里少女偷偷藏在南瓜棚下能听到牛郎织女说话,虽未证实过,但也成了未婚郎君娘子相会的日子。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长街已经亮起了灯,各式各样的花灯点燃,京城明亮如白昼。

姜芙跟着严氏母女出来,马车里姜瑶时不时打量她,那眼神带了不甘,又夹杂着恶意,像毒蛇一般。

姜芙扭过她,不看她。

姜瑶冷哼一声,反正这小贱人高兴不了几天了,等她嫁到宋家,能不能活着还不一定呢。



“你好好伺候老太太,等日后嫁给大郎也能帮着大郎。”


世子夫人已经先入为主,觉得姜芙讨好老太太是爱惨了萧玉璋,完全没往别的地方想。

姜芙懵懵的抬头,“可我不想嫁给萧玉璋啊。”

“什么?”

世子夫人没想到姜芙对自家儿子根本没心思,她返回老太太院子时,还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娘,您跟我说个准信,您对姜四姑娘亲昵是要把她嫁给大郎吗?”

萧老太太休息了片刻,稍微精神了些,她放下手中喝了一半的茶水,眼中鄙夷。

“真以为大郎是什么香饽饽,他可配不上我们阿芙。”

我们阿芙?

世子夫人表情裂开,说起来大郎才是老太太的亲孙子吧,怎么在她口中像外面捡来的一样,倒是姜四姑娘亲的很。

“那娘您这么亲近她......”

世子夫人不解,可萧老太太也没打算解释。

姜芙和萧荆的亲事定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谈,这个大儿媳性子也有点蠢,就先不跟她说了。

萧老太太沉下脸,“行了,我亲近阿芙自然是因为她得了我眼缘,而且老婆子这条命也是阿芙救的,我亲近她难道不应该?收起你那点花花肠子,别自作聪明去惹她麻烦,不然老婆子虽然年纪大了,但管管家还是没问题的。”

这是敲打她呢,世子夫人绷紧了皮子,再不敢有其他想法。

“娘放心吧,姜四姑娘是您的救命恩人,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找她麻烦。”

“嗯,没那些小心思就好,不然老婆子可不会轻饶了你!”

......

谢婵连萧府的门都没能进去,就灰溜溜回了谢家。

谢夫人刚收拾完后院那群小妾,见女儿回来,殷勤的上前。

“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让萧老太太喜欢上你?”

谢夫人生了两儿一女,可两个儿子不争气,连草药都认不全,读书也没天赋,到最后能指望的就这一个女儿。

虽然女儿得了老太爷喜爱,可女子都是要成亲的,谢家说起来受宠,可到底只是个太医,还是因为谢老太爷现在还活着,等他一死,还有谁能记着谢家。

谢夫人着急,就盼着谢婵能嫁到萧家去呢。

谢婵闷声不说话,她丢了这么大的人,心里的气恼可想而知。

谢夫人一巴掌拍在她背上,“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啊,不会是把萧老太太给得罪了吧?”

她越想越焦急,那巴掌就差落到谢婵脸上了。

谢婵的丫鬟赶紧把人拦住,“夫人,您别打姑娘,原本姑娘跟萧老太太相处的好好的,哪里想到冒出来姜四,把姑娘的风头都给抢走了。”

谢夫人怔愣,“姜四?怎么回事,你来说。”

这小丫鬟从小跟在谢婵身边,也是见惯世面的,几句话就将姜芙救人得了萧老太太欢心的事说清楚了。

听到萧老太太心疾发作,谢婵一筹莫展,最后被个姜芙给治好的事,谢夫人恨铁不成钢。

“你祖父教你的医术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若是你救了萧老太太,还愁亲事不定下来!”

谢夫人根本不信姜芙的医术比谢婵好,在她眼中就是谢婵不努力,白白浪费了机会。

谢婵眼中闪过阴郁,看谢夫人的眼神带了厌恶。

“够了!这事我自己有打算,你别管了。”

“你!”谢夫人气极,“你还有脸跟我呛声,谢婵,别忘了,我是你娘!”

谢婵脸色越发冷,“你该庆幸你是我娘。”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姜芙主仆待在角落里,注意她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谢婵,跟林雪燕等人说话时,眼神时不时瞥向院门处。

“谢姐姐可是在看三爷来没来?”

林雪燕是个藏不住话的,见谢婵眼神缥缈,笑着打趣她。

谢婵表情微凝,眼中闪过不快,但很快恢复如常,“自然要等人到齐了才能开宴。”

“是了,还是谢姐姐想得周到,就是不知三爷今日有没有空,还有萧玉璋,我都好几日没见他了。”

林雪燕嘟着嘴,她今日本还想着让萧玉璋看看姜芙有多丑呢,哪想到姜四长得这样美,把一园子的贵女全比下去了,她这会儿也说不清到底想不想萧玉璋来了。

“姑娘,三爷来了。”

谢婵的婢女说了一声,原本嘈杂的湖边倏然安静了下来。

此时姜瑶姜琳姐妹也走到了姜芙身边。

萧荆今日穿得依然是一身黑衣,他性子冷淡,又偏爱黑色,愈发显得不易亲近。

只是萧荆的身份摆在这,多得是想要扑上去的贵女,更何况他长相丰神俊美,京城无人能出其右。

院门离湖中心有很长一段路,倒是姜芙角落偏僻挨着院门,萧荆一进来她就看到了。

梦里她敢胆大咬他,可到了现实中姜芙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她拉着白杏的袖子,竭力往她身后躲,盼着萧荆别看到她。

可她不知,她太耀眼,萧荆进门眼神就锁定了她。

见到小姑娘怕极他的模样,萧荆的眉眼一下子就压下来。

他生气了!

萧荆周身散发出冷气,不仅姜芙发现了,姜瑶离得近,也立马感受到了。

她兴奋的攥紧拳头,看着姜芙突然开口。

“四妹妹,你的帕子掉了。”

“我没有......”

姜芙下意识反驳,她今日出门得急,根本没来得及带帕子。

只是抬头看到姜瑶充满恶意的眼神,还有周围针落可闻的静谧,她心头一凉。

姜瑶是故意的。

今日来参加宴会的贵女哪个不是奔着萧荆跟萧玉璋来的,她的身份本就尴尬,姜瑶这样一喊,倒像是她故意使小动作引起萧荆注意一样。

姜芙捏紧了白杏的袖子,眼圈气得发红。

她不是第一次被姜瑶欺负,可从未像今日这样生气过。

萧荆是她心中的隐秘,他们在梦中做尽亲密的事,可现实中也不过才见两面而已。

姜芙怕他,想躲着他,根本不想与他扯上关系。

“不是我的帕子!”

小姑娘声音里夹着哭腔,眼神却极倔强,萧荆冷硬的心忍不住颤了一下。

她这样软的性子,一定是受了大委屈,才会这样生气。

萧荆转身居高临下睨了姜瑶一眼,将姜瑶脸上的得意吓得瞬间消散。

“三爷......我......我看着帕子从她身上掉出来的。”

“二姑娘说谎!我家姑娘今日根本就没带帕子!”

白杏也气急了,梗着脖子替姜芙辩驳。

姜瑶想出口骂她,但萧荆的冷眼盯着,姜瑶耸了耸脖子有些心虚。

“反正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不是她的是谁的。”

她声音越来越小,周围的贵女们也渐渐反应过来,这是姜瑶想要陷害姜芙呢。

这姜家还真是上不得台面,一家人都能背刺。

不过看到姜芙娇媚的脸,她们又将那几分同情咽了下去。

这样的容貌,不知萧三爷会不会留意。

众人屏着呼吸看向萧荆,却见萧荆从姜瑶身上收回眼神,抬腿往湖中心走,看都没看姜芙一眼。

满园子的贵女都放下心来,她们就说,萧家三爷向来不近女色,冷漠无情,怎么会因为姜芙有几分姿色就注意她。

只是众人不知,萧荆衣袖间的手已经紧紧攥住。

“小门小户就是事多,谢姐姐你下次可别再请她们了,不够丢人的。”

林雪燕一脸鄙夷,很是看不上姜家姐妹,完全忘了姜芙等人能来还是她撺掇的谢婵下帖子。

谢婵没回话,只是那脸色并不好看。

还好接下来的宴会进行顺利,萧荆坐在主位,谢婵坐在他身边,两人俨然一对璧人。

姜芙依然坐在角落里,她耷拉着头,神情郁郁。

白杏知道自家姑娘被冤枉了不高兴,遂变着花样哄她。

“等回了府婢子给姑娘做桃花糕可好?”

她跟厨房的何妈妈关系不错,可以偷偷用会小厨房,姑娘平日不开心的时候吃到点心就开心了。

姜芙绞了绞手指,勉强扯出点笑意,“嗯。”

姜瑶一直盯着这边,见姜芙笑了,她差点把指甲掐断。

刚才没算计到她,还连累自己被萧荆瞪了,姜瑶心中的嫉恨达到顶峰。

正好这会儿谢婵起身,邀贵女们一同赏荷。

谢家的宅子极大,光这园心湖就占了数十亩地。

说起来这本不是谢家的宅院,上一任主人是叶家。

叶老太医跟谢老太爷同是先帝在时的太医,只不过叶老太医触怒圣颜被满门抄斩,此后叶家的宅子就归给了谢家。

而叶老太医死后,谢老太爷一路高升,凭借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在京城人人敬重。

谢婵跟萧荆介绍着湖中的荷花,萧荆时不时应一声,态度冷淡。

他这会儿正惦记着小姑娘,她胆子那样小,也不知刚才哭了没有。

“这株并蒂莲已经开了百年,听祖父说先帝就极喜欢,每逢花开都会来看一眼......”

众人走到那株并蒂莲处,谢婵温声说着。

并蒂莲就在姜芙旁边,谢婵说时她也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姜瑶见她离湖边极近,眼神亮了亮。

她们这边是个死角,旁边又有姜琳挡着,再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谢婵那,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

姜瑶伸手猛地推了姜芙一把,小姑娘身子摇晃,不受控制的落入湖水中。

“嘭!”

“落水了,我家姑娘落水了!”

白杏声音惊惶,打断了园子里的安静。

这湖水极深,姜芙不会凫水,腥凉的湖水灌入口鼻,她挥着手胡乱挣扎着,身子不断往下沉。

谢婵眼中浮现一抹怒气,自己好不容易能和萧荆说上话,却被这姜四打断好几回,她压着怒火,沉声唤侍卫,“快救人!”

可还不等侍卫过来,她身边的人就果断跳下去,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