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顾北承宋曼妮小说

顾北承宋曼妮小说

宋曼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为了钱甘愿被顾北承践踏,还要口口声声说喜欢他。被宋曼妮要死不活的模样激怒,顾北承抽/出手指,重重扇她耳光,“宋曼妮,你看你多么放/荡!之前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

主角:顾北承宋曼妮   更新:2022-09-10 12: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北承宋曼妮的其他类型小说《顾北承宋曼妮小说》,由网络作家“宋曼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钱甘愿被顾北承践踏,还要口口声声说喜欢他。被宋曼妮要死不活的模样激怒,顾北承抽/出手指,重重扇她耳光,“宋曼妮,你看你多么放/荡!之前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

《顾北承宋曼妮小说》精彩片段

做顾北承情人的第1095天,晚上7点16分,宋曼妮按照惯例,脱下全部衣服,躺在铺满玫瑰花瓣的大床上,随手抓起一把花瓣,疏疏落落洒在身体上。

她身材清瘦,陷在花瓣里的腰肢,更是不堪摧折。

静谧的幽香里,宋曼妮忽然抬手捻开胸前的花瓣。

“咔嗒”,门锁打开的声音震得她心口微颤,身上的嫣红抖落几片。

“躺好了?”顾北承瞥见半/裸的女体,扯歪深蓝色的领带,“这么主动?”

宋曼妮呜咽,“……嗯。”

在顾北承眼里,那声细若蚊蝇的回应,简直是勾引。

他大步走到床尾,大掌托住她脚底,微微抬起,“真他/妈/嫩。”

宋曼妮瑟瑟发抖,心里再抗拒,嘴上只一句软绵绵的“你……回来了啊”。

顾北承刚参加完慈善晚宴,衣冠楚楚,像是名流绅士。

可她清楚,他就是个禽兽!想法设法侮辱她的衣冠禽兽!

顾北承不作回应,居高临下俯瞰宋曼妮的放/浪与颤栗,同时享受她的瞻仰与臣服。

时针转动的滴答声回荡在宋曼妮耳畔,扰得她心慌意乱。

瞥见她泛红的皮肤,顾北承大手拂开玫瑰花瓣,摁住她的皮肉,肆意揉/捏。

承受近乎狂乱的指/法,宋曼妮痛得拧起柳眉。

恍惚间见他眯起的眼眸,她害怕极了:顾北承动怒起来,可比下十八层地狱更恐怖。

充盈她尖叫、求饶声的记忆碎片瞬时涌上脑海,她忙不迭扭动身体,纤细莹白的手臂缠上他小麦色的肌肤,“顾北承,我……喜欢你……”

音色娇软,能勾起任何男人的/-欲。

顾北承眉骨染红,快/慰地闷哼出声,嘴上却不饶人,“贱人。”

她身子愈发软,白脂色渐渐隐没在小麦色中,“我就是犯贱……顾北承,你骂我打我吧!我都喜欢你!”

疼痛难忍,宋曼妮悄无声息地留下了眼泪。

她难道不是贱吗?

为了钱甘愿被顾北承践踏,还要口口声声说喜欢他。

被宋曼妮要死不活的模样激怒,顾北承抽/出手指,重重扇她耳光,“宋曼妮,你看你多么放/荡!之前在我面前装什么清高?”

宋曼妮皮嫩,白皙的脸蛋瞬间红肿,她仿佛察觉不到,和顺地说:“我再也不会那样了。”

比起身上、心里的疼,脸上这点,又算什么?

她要是忤逆他,比这更受罪。她其实知道他的秉性的。

曾经,她和他青梅竹马,她也曾被他视若珍宝……

眨眨眼睛,她看着雾蒙蒙里红了眼的顾北承,自嘲:我已经做了婊/子,有什么资格想从前?

“你他妈不会生气吗?”顾北承连眼尾都泛红,“宋曼妮,我在你身上砸这么多钱,是为了看你装死吗?”

面对顾北承的找茬,宋曼妮红了眼眶。

宋曼妮以前有脾气:顾北承疼她的时候。

后来,她为了钱离开他,她在他心里变成了最可恨的女人。

再次为了钱,她跪在他跟前求他睡,她已经是他心里最下贱的女人。

还能有什么脾气呢?

看她低眉顺眼,顾北承心情愈发阴郁!虐打她、辱骂她,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痛快。

视线里是她高高肿起的脸颊,他突然想帮她揉一揉。

像年幼时,问她:“小曼,疼不疼?”

想到宋曼妮的狠心,他眼眸骤冷,近乎狂躁地掐住纤细的软腰,“宋曼妮,你他妈给我哭!”

这个世上,宋曼妮最不配得到他的真心!



宋曼妮本来回忆起和顾北承的过往,就心酸不已。被他一催,眼泪霎时涌出眼眶,如连绵不断的细雨。

哪怕哭得肝肠寸断,她都不忘迎合他,“顾北承,我不要脸,我只配哭……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有什么不痛快,都发泄在我身上吧……”

因为疼痛和哭泣,她一段话说得断断续续、高低起伏。

顾北承越听,心里的燥火燃得越旺。

身下的娇软女人,总有办法让他不爽!

倏的捞起宋曼妮的腰,顾北承他抗她进浴室,粗鲁地扔到浴缸里。

顾北承用了狠劲,宋曼妮磕得重,膝盖和手肘迅速蹿红。洇染开去的薄红,桃花般嫣嫣灼灼,与残留的玫瑰花瓣相缠,美得惊心动魄,仿佛有暗香浮动。

可宋曼妮并不觉得疼,抬起剪水秋眸,楚楚可怜地望着红了眼的男人。

只一眼,顾北承就想把她给揉碎,玩坏。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从卧室钻入他的耳蜗。

他冷睨宋曼妮,凶狠命令,“立刻把你肮脏的身体洗干净!”

心痛到麻木,也就没感觉了。

宋曼妮乖顺,“好。”

要不是铃声回旋在耳边,他真想扯烂她虚伪的嘴角。

终归,顾北承迈开长腿,去接电话。

待顾北承出去,宋曼妮怔忡,脑海突然闪过想起这个男人的暴虐,猛然回神,打开水龙头。

滚烫的热水打在身上,瞬间激得她皮肤灼红。她浑然不觉烫,麻木地搓洗。

顾北承电话结束后走进浴室,宋曼妮正在冲洗泡沫。她下意识身子一僵,旋即平静地继续搓洗,而后擦拭、穿衣。

好像看不见他侵略性十足的目光。

顾北承隔着升腾的云雾看她,突然心境平和,夹住出支烟,叼在嘴里,点燃,呷了口。

几分钟还想干/死宋曼妮的人,忽然间就清心寡欲地看着香/艳女体在眼皮子底下晃动。

等宋曼妮穿戴整齐,顾北承飙车去了他常去的一家会所。

宋曼妮晕车,车上就一直想吐,停车后依然面色刷白。可顾北承不给她缓冲的时间,下了车立即绕过车头,把她拎出来,半拖半拽将她领到包厢。

宋曼妮头晕目眩,踉跄走了一路,被他甩进金碧辉煌的包厢时,再也绷不住,跪在地上,“呕――”的吐了一地。

柔软的红地毯上,顷刻间堆积秽物,还散发着酸朽味。

“噗”,顾北承踹她后背,“让你出来伺候客人的,怎么这么不懂事?!”

晕晕乎乎的宋曼妮,摔倒在地上,惊疑不定:伺候客人?顾北承要我去伺候别的男人?

宋曼妮忽然觉得冷。

刺骨的冷,瞬间直冲心口。

宋曼妮趴在地上不动,一只皱巴巴的手搭住她细嫩的胳膊,还恶意摩挲几下,“顾总言重,宋小姐如花似玉,娇气点又如何?”

苍老的声音里,有藏不住的色/欲。

宋曼妮抬眸,果然看到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头儿。她喊一声爷爷,对方都不吃亏的年纪。

她胃里再次翻涌恶心感,本能地甩开老头的手,“别碰我!”

两手撑地,她狼狈而艰难地起身。

“这……”李文剑尴尬,望向顾北承,欲言又止。

他最近要和顾北承合作,顾北承上道,说塞给他个小美人儿。美是真的美,皮肤白里透红,光站着就在勾人。他年纪大了,玩不动强取豪夺。被宋曼妮激烈拒绝,他有点不懂顾北承的意思了。

顾北承安抚李文剑,“李总,她不懂事罢了,你先去里面坐会儿。”

李文剑瞥见宋曼妮泪眼涟涟的可怜劲儿,忽然想要英雄救美。可旋即,他遐想了被小美人儿伺候的销魂蚀骨,压下了微薄的怜悯。

等李文剑消失在暗色的光暖里,顾北承凑到她身旁,轻咬她耳垂,“宋曼妮,你奶奶的命,你还要吗?”



听到“奶奶”二字,宋曼妮就知道,她没得选。

压住内心铺天盖地的荒凉,宋曼妮硬生生逼退了眼泪,“要。我要。”

顾北承一手掐住她的腰,“那就把李总伺候好了。”

想到病床上躺着的奶奶,她眼眶又红了一些。偏头望向年少时恣肆爱过的顾北承,记忆中清隽舒朗、眉清目秀的男孩子,已经变成英俊成熟且恨她入骨的男人。

倏忽之间,她的心平静了。

李总就李总吧。

只要奶奶可以活下去,她什么都愿意做。

目光交错,顾北承看到宋曼妮眼里的死寂。哪怕一闪而过,他都觉心悸。

眼见她的背影淹没在五色灯光里,他竟然想伸手拦住她。

淬骂一声,顾北承粗暴地抽出支烟,叼在嘴里。“咔嚓”,火光点燃了烟草,他深深吸进肺里。

吞云吐雾间,他眉头从未舒展。

他最终红了眼:宋曼妮,你为什么要一次次背叛我、放弃我?!

包厢内挤挤挨挨有不少人,且灯色迷离、乐声喧嚣。宋曼妮猛扎进去,竟有些茫然。幸亏李文剑这个老头儿很好认,她发现一头花白后,轻步走向他。

“李总。”

冷不防听到娇软女音,李文剑心口发酥,色眯眯地抬头看她,露出拧巴在一块的笑脸,“宋小姐,你来了。”

宋曼妮勉强挤出笑脸,娇声,“李总,我想去洗手间漱个口。满嘴的酸味,我怎么好亲你呢?你知道顾总脾气暴躁,要是你陪我去,他绝对不会拦我的。”

李文剑急吼吼抓住宋曼妮垂在身侧的纤纤玉手,猴急且情/色地抚摸,“去去去,宋小姐想去的地方,就算是刀山火海,李某都去。”

手上粘/稠的碰触令她反胃,入目又是李文剑镶的几颗金牙和大多数烟黑色的牙齿……宋曼妮强忍住再次呕吐的冲动,艰难地维持着僵硬的笑容。

摸够了,李文剑骨头酥软,“来来来,小宋,我陪你去。”

李文剑又是牵手又是揽腰,说是陪她去,却是趁机揩油。

宋曼妮麻木,那点反抗之意,在看到站在门口的顾北承时,瞬间殆尽。

堵着口气,在顾北承的注视下,宋曼妮身子软在李文剑怀里,娇声软语,“李总,我……”

骨头一酥,李文剑圈住她的纤腰,枯槁的手往上游弋,“别怕,我在呢。”

经过顾北承时,李文剑拍了拍他肩膀,“顾总,你有心了。宋小姐可真是可心人啊,你别总对她凶巴巴的。这美人啊,是用来养的。”

碍于合作关系,顾北承皮笑肉不笑,“李总,你喜欢就好。”

等到宋曼妮软到李文剑怀里的背影远去,顾北承冷笑,眼神阴鸷:她宋曼妮,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李文剑的风流艳史,顾北承再清楚不过。

宋曼妮既然养不熟,那就弄死吧。

垂下眼睑,继而露出似嘲弄似多情的笑容,顾北承走近淫/乱喧嚣的包厢。

躲进逼仄的隔间,宋曼妮坐在马桶盖上,食指拼命抠弄嗓子眼儿。她不想出去,不想伺候年纪比她奶奶还大的李文剑,更不想捧着心叫顾北承糟践。

她想死。

可她不能。

眼前掠过奶奶苍老的病容,宋曼妮抽出手指,干呕几下,打开了木门。

李文剑守在公共区,“宋小姐,你还好吗?”

宋曼妮走向他,同时扯落裙子,“李总,顾北承想我被你睡,对吗?”

呼之欲出的雪色,刺激得李文剑血液逆流,“宋小姐,你真的不介意在这里?”

有区别嘛?

宋曼妮悲凉地想:难道选个阴暗的角落陪李文剑,她就不肮脏了吗?

裙子设计太过复杂,卡在腰腹上了。她低头,没耐心解,蛮力撕扯。殊不知,她此番动作,勾勒出何其波涛汹涌、活色生香的美人图。

李文剑年纪大了,多少年没被这么刺激了。他抽出皮带,“啪”的一声就落在她肩膀上,看到她白皙的皮肤瞬间泛红,他升起颤抖的快意,“宋小姐,疼吗?”

剧痛中听到李文剑粘稠到变态的话,宋曼妮浑身发凉:人不可貌相,眼前的老男人居然……

哆哆嗦嗦的,她回答,“……不疼。李总,我不疼。”

李文剑从后面抱住宋曼妮,迫切地舔/舐她背上的红痕,“对……宋小姐,不会疼的……”

寒意从脚底冒起,她毛骨悚然,却不敢动弹。

“住手!”

李文剑粘腻的舌/头落在扣搭上时,宋曼妮听到了一道喝令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