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沐程安帝墨池小说

沐程安帝墨池小说

沐程安帝墨池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出现在眼里的,是无数扭曲的影子,上面印出一张张贪婪恶心的嘴脸,仿佛急不可耐地在嗅闻她的身体。她张口就是国粹:“靠,这是什么品种的癞蛤蟆!”可怕的是,她心里厌恶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幽灵,身体却不由自主想要靠近,腹部好像有团火在烧!男人,她想要个男人!

主角:沐程安帝墨池   更新:2022-09-10 11: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程安帝墨池的其他类型小说《沐程安帝墨池小说》,由网络作家“沐程安帝墨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出现在眼里的,是无数扭曲的影子,上面印出一张张贪婪恶心的嘴脸,仿佛急不可耐地在嗅闻她的身体。她张口就是国粹:“靠,这是什么品种的癞蛤蟆!”可怕的是,她心里厌恶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幽灵,身体却不由自主想要靠近,腹部好像有团火在烧!男人,她想要个男人!

《沐程安帝墨池小说》精彩片段

“啊!好痛!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爹娘,我也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啊,为什么姐姐一回来,你们全变了!”

青云大陆,四象国将军府内。

一个少女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四肢扭曲,无法动弹,娇嫩的脸蛋被划得稀烂,血肉模糊。

她是将军府嫡小姐沐程安,从小就与太子定下婚约,身份尊贵。

她容貌绝美,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就已名声远扬,是四象国所有男子心目中的梦中圣女。

可她没想到,她的生活,在父母找到了流落在外的双胞胎亲姐姐之后,彻底被毁了!

他们不仅让她把婚约让给姐姐,居然还要让她把养了十六年的幻生神兽蛋也让给姐姐!

“她是你的亲姐姐,从小流落在外,寄人篱下,受尽了苦头。你在将军府里锦衣玉食,没过过一天苦日子,你的一切都是我们给你的!现在不过是让你把身外之物让给你姐姐,你居然敢逃跑,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

母亲萧氏嫌恶的盯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娘,我害怕啊!把神兽蛋给姐姐,我就被毁了!我知道你们生气,可是你们已经挑断了我的手脚筋,废了我的丹田,还让姐姐划花了我的脸,还不够解气吗?”

沐程安放低姿态,苦苦哀求,她现在只想把神兽蛋保住。

因为要把幻生兽送给别人,就要生生将眉心的幻生空间挖出来!

每个人出生时,眉心的幻生空间就会诞生出一只幻生兽蛋,幻生兽分为一到九个品阶,然九阶之上,还有稀少的圣阶和神阶。

沐程安的兽蛋,就是神阶兽蛋,前不久才被第一学院苍澜学院的院长测出是饕餮神兽。

是万年来,除九幽古圣国帝尊帝墨池之外,万年内诞生的最强幻生血脉!

所以她怎么可能将自己紧密相连的神兽蛋拱手相让!

“爹娘,别跟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废话了,养了她十六年,居然连这点小事都不乐意,真是该死!”

一个美丽的少女蹲在沐程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她手起刀落,尖锐的匕首硬生生插进了沐程安的眉心。

“啊——”

剧痛袭来,沐程安的眉心竟然被撬开,鲜血淋漓,浩瀚古老的气息从中传来。

沐雪薇露出喜色:“还真是神兽的气息!这个白眼狼竟如此好的运气!”

“薇薇,她运气再好,也没你的好,现在这神兽蛋马上归你了!你是太初圣国陛下的义女,马上又要进苍鸾学院,整个青云大陆的年轻女子,无人能跟你相提并论!”

萧氏笑意盈盈,满脸激动。

太初陛下的义女?爹娘不是说姐姐在外受尽了苦头吗?

原来一切都是在骗她,骗她把一切都让给姐姐!让所有人都怜惜姐姐!

沐程安死死咬住了牙关。

沐雪薇也得意的笑了,接着她神色一凝,生气道:

“爹,您快来助我一臂之力,这神兽蛋竟然不愿意出来!”

一旁的沐将军见状,上前残忍地狠狠掐住沐程安的脖子。

“别动,乖乖让你姐姐挖出来!”

沐程安差点窒息,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这真的是她的亲人吗?

为什么爹娘会变得如此陌生?

尽管以前他们对自己也不算亲切,却从未像今天这样,残忍得仿佛她只是他们随手养的一只小狗,开心的时候逗逗,不开心的时候想杀就杀。

她难以反抗,眉心的幻生空间被沐雪薇整个挖了出来,一颗金色的蛋落在沐雪薇的手中,慢慢变大。

沐程安能感受到她和金蛋之间的血脉联系,那是她用心头血滋养了十六年的神兽蛋。

她甚至能看到蛋壳中有黑影流动,里面的神兽很快就能破壳而出。

“不要!这是我的幻生神兽!把它还给我!”

沐程安痛苦大喊,随着沐雪薇割开手指滴血上去,她感觉神兽蛋与她的联系越来越弱。

那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今却要归了别人!

她不甘心!

黑瞳突然绽放出紫色光芒,炙热的气息瞬间爆发将整个密室席卷。

沐雪薇露出惊骇之色:“紫色的眼睛!”

她一咬牙,抬手以尖锐的指甲朝沐程安的双眸抓去!

噗嗤!

紫色的光芒很快就灭了,她手上多了两个血淋淋的紫色眼球,而沐程安脸上又多了两个血窟窿。

接着那两个眼球竟然变成了紫色的宝石,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灭世紫瞳!

只有太初圣国的纯正血脉才会生出灭世紫瞳!

沐雪薇心中闪过一抹嫉妒,随后却笑了。

饕餮神兽和灭世紫瞳,现在都是她的了!

疼到极致,沐程安呼吸微弱,心中只剩下了扭曲的恨意,两颊留下血泪,咬牙切齿道:

“你们这样对我,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沐雪薇狞笑道:

“只可惜永远不会有这一天了。太子哥哥对你念念不忘,想封你为侧妃。骄傲如我,岂能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若是让太子哥哥知道你被千人坐万人骑,你猜他会露出多么恶心的表情?”

“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让你成为烂货!”

沐雪薇笑得阴森,将一瓶绿色的药液粗暴的灌入她的喉咙。

“不!不要!爹娘……”

爹娘不仅没有救她,还在一旁笑得幸灾乐祸。

沐程安全身开始发颤,身上结了一层冰霜。

“只要是个公的,你都会缠上去,把你丢进幽灵谷中,一会儿就让太子哥哥看看你面对丑陋的恶灵,都能自甘下贱的模样!”

也让四象国的修士看看,他们往日眼中的圣女,是何等的下贱!

……

好冷!

如坠冰窖!

沐程安睁开眼睛,意识到了不对劲。

她看不见了,浑身疼得她直抽凉气。

周围传来阴森的气息,仿佛有无数只冰冷的手在拉扯她的衣衫。

怎么回事?

她,二十二世纪第一异能杀手,为了保护一颗神蛋,被万人围杀,跳入了火山岩浆之中,应该已经尸骨无存了,为何还会有蚀骨灼心的痛感?

而且好像她的身体很不对劲,又冷又燥热,像是中了什么药!

她连忙调动异能,没想到异能居然还在。

很快,她空洞的眼睛里能看见了一道道模糊的黑影。

她的异能是瞳术,能看透杀机与虚妄,多次在任务中死里逃生。

出现在眼里的,是无数扭曲的影子,上面印出一张张贪婪恶心的嘴脸,仿佛急不可耐地在嗅闻她的身体。

她张口就是国粹:“靠,这是什么品种的癞蛤蟆!”

可怕的是,她心里厌恶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幽灵,身体却不由自主想要靠近,腹部好像有团火在烧!

男人,她想要个男人!



不、不可能!”沐霏霏惊恐的朝软轿那边看去,只见四个轿夫还站在原地,纱帘随风飘动,里面的女人还是之前那个慵懒的姿态。然而她的五个师兄全部躺在地上,尸首分家,地上血流成河,风一吹,血腥味扑鼻而来。沐霏霏腿脚一软,坐在了地上。她脸色煞白,几欲作呕,而且她刚才一点声音都没有听见,师兄们怎么死的她都不知道,这让她浑身汗毛倒竖,升起无尽恐慌。四个轿夫抬着软轿走了过来。沐霏霏吓得大喊。“不要杀我!我堂姐是沐雪薇,沐雪薇你们听说过吧,她是四象国将军之女,是太初圣国陛下的义女,还拜了很多强者为师,连我们苍澜学院的院长都是她师父!你要是杀了我,我堂姐让你们死无全尸!”“哦?这么多名头啊,她可真是厉害呢。”沐程安嘴角轻嘲。“那是当然!她的幻生兽还是大名鼎鼎饕餮神兽!你恐怕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神兽吧!”沐霏霏以为轿子里的女人怕了,顿时来了底气。小意切了一声,饕餮神兽本来就是娘亲的,那个沐雪薇真是不要脸!“可是,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沐程安声音戏谑。“我和雪薇堂姐关系最好,你要是杀了我,就是与她为敌!就算你以后逃到天涯海角,她也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把所有宝物全部交出来,我就不让我堂姐找你麻烦!”她话音刚落,强横无比的剑气从软轿中射出,她脸上突然剧痛,血不断往下滴落。“啊!我的脸!”她被毁容了!!沐程安嘴角弯弯的对儿子说道:“小意,把人绑起来,咱们这就去苍澜学院见见那位大名鼎鼎的天才少女,这可是她关系最好的堂妹,想必她一定愿意赎人的。”沐霏霏惊呆了,这个女人疯了吗?竟敢绑架她敲诈勒索雪薇堂姐!……赤云城,坐落在北域三个国家的地界交界处,是青云大陆最有名的城池之一。这里灵气充裕,据说地下还有数道灵脉,导致灵气生生不息。而大陆第一学院苍澜学院,便在赤云城内,占地数百里,无数天才强者云集,就连各国的皇子公主都以进入学院为荣。如今苍澜学院风头无两,北域没有任何宗门能与其争锋,是所有天才的汇聚地。然而这一日,人们居然看到穿着苍澜学院服饰的女学生被绑在一顶轿子后面拖着走!那女学生双手被绑着,只能跟着轿子后面走,她嘴里被塞了东西,说不出话,脸上皮肉绽开,一张漂亮的脸蛋竟然被残忍毁容了!“那好像是沐雪薇的堂妹沐霏霏!”“什么!好大的胆子,竟敢欺负我们赤云城圣女的堂妹!”四个轿夫走路的速度很快,很快就从街头到了街尾。意识到他们的方向是苍澜学院,人们都跟了上去。轿子在苍澜学院大门口的广场上停下。一个小男孩从轿子上跳了下来,黑曜石般的眼睛里仿佛对一切充满了好奇,看起来软萌可爱,人畜无害。人们却被他身上的鲛人纱和宝石晃花了眼。“等等,那不是宝石,那好像是妖晶啊!”“黑金色的妖晶,那岂不是圣阶妖晶!我滴老天爷!”“开什么玩笑!真的假的?”“什么人这么嚣张,竟敢对我们苍澜学院的师妹下如此狠手!找死!”这时,苍澜学


原来如此,那我们要让他们认清自己,就应该多毒打他们几顿。我们打他们,反而是做了大善事。”小意若有所思的说道。沐程安点头表示肯定:“没错,我们可真是大好人。”蒋成和叶梦脸色难看极了,他们从来没被人这么忽略过讥讽过,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你别躲在里面,出来给老子受死!”蒋成剑指沐程安。“你们还没有资格见我,除非让你们院长过来。阿灵,这两个人太聒噪了,把他们嘴堵了。”两人怒不可遏,眼中闪过杀意。“大言不惭!还想见院长,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知死活!”这时,轿中跪坐着的侍女缓缓起身,拿着一把平平无奇的黑剑走了出来。两人没有从侍女身上感受到半点灵力波动,看不出修为,然而之前地字班的学生,应当就是被这个婢女剑气击伤的。两人眼神目露警惕,如临大敌。“有点意思,池哥,你看那个侍女的剑,好重的煞气啊,一个女的居然能镇得住这么阴煞的剑,真是令人惊奇啊。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她们居然敢来挑衅苍澜学院,不知道那个老头最记仇吗?”苍澜学院对面医馆的顶楼,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满脸兴趣,看着窗外喋喋不休的说道。然而坐在太师椅上的男人却充耳不闻,他眉心紧蹙,双眸紧闭,鬼斧天工般颠倒众生的脸上闪过几分不耐。咻地几声轻响,他头上的银针被逼出,他面无表情睁开双眸,深邃凤眼中闪过幽幽冷芒。“哎哎,还没到时间呢!”霍修看着地上被震碎的冰魄银针,心疼死了,这银针他总共没几根呢。“霍修,你的医术如果只有这个水平,你这个天下第一的医馆可以及早关门大吉了。”帝墨池按了按眉心,面如冰霜。霍修无语道:“池哥,你厌恶与人接触,这属于心理上的问题,我只能让你缓解日夜不能寐的疲倦。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得找到当年强行那什么你的女人才行!”说到后面,霍修努力憋住笑。他这个好友,一直都是天之骄子,所有人仰望的存在,谁知在五年前,居然被一个女人暗算了,结果那女人到现在都没找着。没找着就算了,还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看到女人就厌恶,还不能与任何人有接触,男的都不行,他会控制不住想杀人。霍修没想到好友竟然被一个女人坑得这么惨。帝墨池的目光冷冷朝他扫去,霍修连忙正色道:“这样吧池哥,你告诉我那女人长什么样,我派人帮你去找!”“死了。”“啊?死了?”霍修以为那女人只是找地方躲起来了,没想到居然已经死了,这……有点难搞啊。外面广场上,已经“死了”的女人正悠闲的吃着脆嫩新鲜的莲子,看着阿灵拿天字班的两个学生练剑。那两学生还是有点本事的,都是灵王境的修为,自身的幻生兽也很强大,但和阿灵比起来还是差远了。阿灵以一敌四,不一会儿功夫,两人两兽身上已经布满剑痕。等他们灵力耗尽时,阿灵的那把黑色长剑落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住手!”更多穿着天字班服饰的学生飞了过来,有的骑着高阶的灵兽,带来强大的威压。可惜这些人里面,并没有沐雪薇那张脸孔。阿灵看着更多的人过来,那双死气沉沉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兴奋。沐程安打了个哈欠,准备眯一会儿,忽然她想起了她还有个好大儿,往轿子外一看,人毛都看不见了。一个巴掌大的白色小纸人钻进了轿子,吱吱哇哇手舞足蹈的往一边指去。她往小纸人指的方向看去,是家医馆,门匾上就写着“天下第一医馆”,还挺嚣张。身为能不动就不动的懒癌十级患者,沐程安在找儿子和小憩之间愉快的选择了后者。“池哥,既然那个女人已经找不到了,要不,你多找几个女人接触试试?只要克服心理上的阴影,就不算事了。”霍修给帝墨池出着主意。帝墨池起身,戴上面具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开门没走几步,一个小东西撞在了他腿上。他低头,与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男孩大眼看小眼,身体中血脉急剧流淌,仿佛沸腾了一般。他错愕的看着这个模样精致且和他有四五分相似的小男孩,下意识的想道:他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了?霍修追了上来,喋喋不休道:“池哥,我还有其他方案,你走这么快做什么……我去,这是你私生子吗?”霍修整个愣住了,他仿佛看到了缩小版的帝墨池,只不过这个小男孩更加秀气精致些,眼神干净得像小鹿一样,天生爱笑,不像池哥天天板着脸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样子。“等等!池哥,你不是不能被任何人碰到吗?怎么他抱你大腿没事?”帝墨池也才反应过来,他一直盯着小男孩的小脸看,体内血脉沸腾,忘了还被抱着腿。奇怪的是,他的确一点厌恶反感的心思都没有,反而想跟小男孩亲近亲近。“你……”他正想询问点话,小男孩忽然松开他的腿,朝霍修跑去,然后抱住了霍修的大腿。“叔叔,你看我像不像你儿子?”小意眨眨眼问道。刚才那个戴面具的叔叔他也喜欢,不过娘亲说戴面具的男人好多长得


众人气得肝疼,瞧瞧这张嘴,说的是人话吗?我们学院的学生,用得着你来教训?九长老怒不可遏的冷哼道:“本院学生尊师重道、光明磊落,为何在你口中却成了人品差劲?你已杀人灭口,沐霏霏也被你所绑,是非曲直还不是你说了算!”“好一个光明磊落,依我看,应该是鸡鸣狗盗吧。”沐程安嗤笑了一声,笑这学院的人还挺会狡辩。这时?,副院长突然朝着沐程安的方向探出了一只手,一道巨手虚影出现,庞大的威压如同排山倒海之势倾泻而去,空气都仿佛扭曲了一般,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这就是灵尊境巅峰强者的实力吗?太恐怖了!沐霏霏惊喜的睁大眼睛,副院长出手了,欺辱她的这个女人死定了!最好将其一巴掌拍成肉泥才解气!“走你!”忽然之间,众人只见一个乌龟壳被一个小男孩从远处甩了出来,那龟壳越变越大,竟然在半空之中挡住了副院长的巨手虚影!怎么可能!人们面色大变,震惊不已。“神兽玄武的龟壳!”副院长沉声惊呼,巨手虚影在半空中轰然溃散,他往后连退数步才站稳了脚步。“什么!竟是玄武神兽的龟壳吗?”“天哪,这小孩身上怎么浑身都是宝?”众人惊骇欲绝,那可是神兽的龟壳啊,要知道,整个青云大陆几乎没有陨落的神兽,神兽生来强大,能不断的进阶,最后飞升更辽阔的天地。那小孩的衣裳是圣器,腰间的腰带上还有许多圣晶,光是这些就足够令人眼红了,谁知道,他竟然还能拿出玄武的外壳出来!这娘俩,到底是什么来历啊!“娘亲,小意刚刚找爹爹去了,所以救驾来迟,娘亲没事吧?”小意灵活的跑了过来,钻进了娘亲的轿子里。那玄武龟壳自动缩小,飞回他的手中。然而虽然没有了威胁,副院长却眯起眼睛不敢轻易出手了。“找爹?你这么快就找到你爹了?”沐程安惊讶的问儿子。小意摇头,“小意好像认错了。”“爹怎么能乱认,算了,这不重要,小意,娘亲刚刚受到了惊吓,要吃一个满汉全席才能好。”小意:“……”哪有这么坑儿子的?好吧,谁叫这是他亲亲娘亲呢。众人无语,到底谁受到了惊吓,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副院长忍无可忍,怒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杀了我院学生,还使用已灭宗门鬼王宗的邪术,就算你们有玄武龟壳,本座也绝不会让你们离开!”副院长已经看出沐程安乘坐的轿子以及旁边的轿夫,都是鬼王宗的手段所化,鬼王宗早已灭宗,怎么还有人这个宗门的邪术?“你说鬼王宗已经被灭宗了?”沐程安突然掀开帘子走了出来,她身材窈窕,肤白胜雪,脸上戴着一张薄薄的面纱,隐约能看见面纱下绝美的轮廓,然而众人即使用神识扫过去,却看不清她真实的容貌,仿佛有云雾遮挡。只能看清她面纱上那双摄魂般的双眸,仿佛其中有漩涡,将人的视线都快要吸进去。眉心中间还有一点红痣,犹如血滴,给她增添了几分说不清的魅惑妖冶。她眸光微眯,看着副院长,闪烁着幽幽冷光。副院长盯着她沉声道:“鬼王宗所用皆为邪术,祸害苍生,为天地所不容!早在五年前,上天就降下了天雷,将鬼王宗夷成废墟!后来天下正义之士将所有鬼王宗的余孽赶尽杀绝,以绝后患!而你们居然使用鬼王宗的邪术,想来也是余孽!”说着,副院长手心骤然之间冒出炙热的火焰!轰!瞬息之间,整个广场的水汽都蒸发一空,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沐程安刚才坐的轿子和旁边的四个轿夫瞬间化成了纸灰,飘得到处都是。人们惊呼道:“是鬼奴啊!果然是邪术!”“副院长的异火乃是天地间至纯至阳的八荒莲火,专克这些邪祟!”“一定要杀死这几个鬼王宗余孽!”小意小脸垮了下来,坏人毁掉了娘亲的座驾,还骂他和娘亲,不过好在阿灵姐姐一点事儿都没有,还是娘亲更厉害些。“吞噬它!吞噬它!”沐程安手指头动了动,心里像是有个声音在喊饿,她很清楚,这是她体内还未完全炼化的异火火灵发出的呼声。异火之间可以互相吞噬,她的火灵这么嚣张,说明要比副院长的异火更强。这异火,是她的师父们从鬼渊深处抓来的。“急什么,来日方长!”她在心底对火灵说了一声,把其躁动的心思压了下来。副院长是灵尊境巅峰,在青云大陆的修为能排进前三十,等什么时候她能将副院长碾压了,才能把对方的异火剥离出来吞噬。可惜她在鬼域待的时间太短了,实力还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不过也没什么好怕的,她多得是保命的本事。看着学院里越来越多的强者出来,拿着武器将她们包围,沐程安缓缓出声道:“鬼王宗用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害人的手段,更不是副院长口中的邪术,而是以天地阴煞之气为媒介,沟通天地,从而施展鬼道术法。”副院长冷哼:“可笑!当年鬼王宗的弟子将一个村子的人炼成僵尸傀儡,引起天愤,怎么不是邪术?”“难道就不能是栽赃嫁祸?据我所知,鬼王宗的宗主创宗之时,就立下了一条不得以鬼道术法害人的宗训——每一个加入鬼王宗的弟子,都会立下天道誓言!副院长,你刚才所说的天雷,怕不是有人故意引来,作为毁灭鬼王宗的借口吧!”“胡说八道!”副院长脸色阴沉,一身的仙风道骨荡然无存。“是不是胡说八道,我自会向世人证明,鬼王宗灭宗一事,也会调查个清清楚楚,要是让我知道这其中有阴谋,姑奶奶必定要人付出应有的代价!”沐程安对上副院长的视线,毫不客气的回击了过去,副院长这么激动,她甚至怀疑鬼王宗的灭门是不是和他有关。“你以为你们今天走得了吗?你们杀了本院学生,就想一走了之?”一道无形的强大结界,将沐程安几个包围,副院长嘴角露出冷笑。不过是一对普通母子罢了,有神兽壳又如何,只能算个防御武器而已,倘若在学院门口让人跑了,那才是奇耻大辱。沐程安不慌不忙,手一勾,那根绑着沐霏霏手的绳子就落到了她的手上。“走不走得了,不是你说了算,我们先来好好算算账,你们若想我放走沐霏霏,就让沐雪薇拿十万上品灵石来交换吧。”


“戴面具的叔叔是我爹?”小意好奇的朝帝墨池看过去,面具叔叔看不清脸,冷冰冰的。可是娘说过,爹爹是个喜欢用铁链绑自己的人,那应该很骚包,这个叔叔不太像。“我不是他爹。”帝墨池看了一眼小意,冷冰冰的说道,头也不回的往下走。刚看到小意时的血脉冲动已经淡去,他这辈子就和一个女人有过牵连,那个女人早就死在了幽灵谷,不可能活下来,他也不可能有个流落在外的儿子。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个孩子是他大哥的私生子,他大哥的私生子成群,也不多这一个。小意看着那道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不知道怎么,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好想追上去。“叔叔,你真不是我爹爹吗?”他抬头问霍修。“我一直守身如玉,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大一个儿子?”霍修摸摸下巴,“你娘呢,你爹长什么样,你娘不知道吗?”“我娘说我爹长得惊天地泣鬼神,是一等一的美男子。”霍修嘿嘿笑道:“那看来我的确挺像你爹的。”小意眉头一皱:“你笑得太猥琐了,我爹肯定不是你。”说完,脚底抹油,一下跑了个没影。霍修:……小意跑出医馆,径直往一个方向跑去,到了这条街的尽头,他看到了地上被劈成两半的小纸人,噘了噘嘴,嘟囔道:“爹爹才不会杀小意的纸人呢。”他把纸人捡起来,抬头望着前面巍峨的大门,大门紧闭,牌匾上没有字,但有九颗连在一起的星星。这不是大师爷爷的九星剑宗吗?戴面具的叔叔怎么会在里面?他在想旁边的墙好不好翻的时候,贴在心口的玉忽然发热了。“娘亲叫我,那待会儿带娘亲过来见见这个怪蜀黍好了。”广场上,穿得白的紫的学院服饰的学生躺了一地,还有他们的幻生兽,全鼻青脸肿,满身都是剑痕。沐霏霏本来还觉得自己十分丢人,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现在看见那些师兄师姐们一个个全被打趴下,顿时觉得自己被绑着回来好像也不算什么了。她心中暗想,轿子里女人的婢女伤了这么多学生,事情性质更加严重,这件事学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就在此时,她看到有学院长老和执事等人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她大喜过望,连忙用全身最后的灵力将口中塞的破布逼出,然后大声对沐程安喊道:“你死定了!长老和执事都来了,他们可都是灵宗境以上的强者,你还不快放了我!”沐程安打了个哈欠,理都没有理会沐霏霏,拿着手帕按了按眼角的生理泪水,鬼瞳就是麻烦,太厌恶阳光,好在太阳终于快落山了。“阿灵,回来吧。”侍女拿着剑,回到了她轿子旁边。“何方妖孽,竟敢来苍澜学院生事,速速出来跪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沉声喝道。“我还以为诺大的苍澜学院没人了,这么多的学生,竟无一个是我侍女的对手不说,连长老们也是磨磨蹭蹭半天才来。”软轿中传来沐程安那慵懒的声音,不同的是,她这次的语调带了点嚣张嘲讽的意味。只要是苍澜学院的一员,听到这话,没有不气得冒烟的。长老执事们脸色发青,他们来得晚是因为正在召开长老会议,哪里想得到竟有人敢来苍澜学院闹事?“好一个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女娃子!你让侍女打伤了这么多学生,这笔账,你打算怎么算!”另一个长老冷声喝道。“我的侍女只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是这些学生先动手的,要算,那也是你们苍澜学院技不如人,不是么?”沐程安轻飘飘的声音传到每个人耳中。“放肆!你们把我们学院的学生沐霏霏绑在轿子后面游街示众,还将其重伤毁了容貌,你还有理了!藏头露尾,不敢出来,是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妖女,报上你的姓名来!”“想见我,你们还不够资格,让你们学院真正能说得上话的人出来,否则沐霏霏就这样一直绑着吧。”“大放厥词!本长老乃是学院八长老,身边这位是九长老,我们没有资格,谁有资格?”“自然是你们的院长。”这句话一出,在场众多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好大的口气,竟然想让院长来见她!院长这些年早已不理俗世,安心闭关冲击灵皇境,就是第一天才少女沐雪薇都很难见到院长一次,这个女子以为她是什么人,想见院长就能见到?简直是痴人说梦!那八长老冷哼一声,忽然出手朝绑着沐霏霏的绳子斩去,却不曾想,那绳子丝毫未损不说,在他的剑斩下去那一瞬间,绽放出刺目的黑金色光芒,将八长老弹了回来。“圣器!”所有人大吃一惊,他们都猜到这根绳子不是凡品,却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样一根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麻绳,竟是圣阶法器。要知道整个青云大陆的圣器十只手指都数的过来,哪一个不是鼎鼎有名?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圣器的?还是在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手里。一旁的九长老和执事原本也想出手,见到有圣器,都不动声色的看向了轿中的女子,目光防备警惕。“我说了,除非叫你们学院的主事之人过来,否则凭你们的实力,怕是解不开这根绳索。再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要是没人过来和我谈,那我只能自己处理和沐霏霏的私事了。我这个人呢,睚眦必报,沐霏霏的下场,你们应该能猜得到。”“不知道本座,够不够格呢?”就在这时,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男人踩着仙鹤缓缓飞来。“是副院长!”“没想到居然惊动了副院长!”沐霏霏一看见副院长,就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尖声喊道:“副院长,您快救救我,这个女人心狠手辣,不仅杀死了五个师兄,毁了我的容,还抓我回来想敲诈勒索我雪薇堂姐!您快杀了她!”什么?她已经杀死了五个学院学生?而且还想敲诈勒索沐雪薇?在场的人瞬间怒发冲冠,义愤填膺。“你杀了本院五个学生?”副院长强大的威压落在沐程安的头顶,周围的人都觉得喘不过气,然而沐程安却发出了一道轻笑声。


清心阁。

沐程安四肢皆被捆灵绳束缚得结结实实。

她的双手手腕鲜血淋淋,落在大红缎裙上变成暗红色,触目惊心。

帝墨池给她伤口处涂着上好的生肌散,动作轻柔而又细心。

“这捆灵绳是用你筋骨制成,一直没有用武之地,没想到你是第一个受束之人。”他淡声说着,垂着的眉眼看不出是何神色,“现在羽族臣心不稳,我必须要让他们看到我对青雀的重视,委屈你了。”

沐程安双眸空洞,隐隐透着苍凉痛楚。

“年少时你救我一命,我拿命来偿还,千年时光应已两清……望天子如休书所言,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她想离开,不想被囚禁在这阴寒之地。

帝墨池涂药的动作一顿,眸底的不悦一闪而过。

“离开天子殿,你想去哪儿?”

“四海八荒,总有栖身之处。”沐程安哑声道。

帝墨池捏起她的下巴,爱怜地拂过她苍白的脸庞,“这些年你杀人无数,早已树敌九州,只有我才能保护你。”

沐程安偏头,抵触他的触碰。

“可如今伤我最深的人也是你。”

帝墨池拧眉,眸光微微变得冷寂。

“我特意为你寻来生肌散,又亲自给你敷药,你还要怎么闹?”

“不过是死了个贱婢,你竟生出要离开我的念头,枉费我对你千年的栽培!”

他眉眼间少了伪装的耐心和温柔,直接拂袖离开。

沐程安闭上眼,任酸楚的泪水自眼角滑落,隐入发际。

小柒是大婚时为他们举囍烛的宫娥,陪了她千年时光,如今在这个男人眼中居然是个死不足惜的贱婢。

沐程安的心,好似被尖刀剜过般疼痛不已。

突然有那么一刻,她后悔自己为了报恩和爱情,剥皮抽骨地给帝墨池炼造法器。

身上束缚自己的捆灵绳,成了可笑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传入耳畔。

沐程安侧头,看到了徐徐走来的青雀。

她依旧一身金缕华服,从上到下透着天妃的气魄。

只可惜,徒有虚表。

“被自己筋骨炼造的法器困住,感觉如何?”青雀屏蔽下人,居高临下看着床上伤痕累累的沐程安。

“我们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步步相逼?”沐程安看得出,她看自己的眼神透着浓郁的杀意。

青雀冷笑,抬起妖娆的手指弹出一抹灵力迸射至捆灵绳上。

一阵幽光闪过,捆仙绳骤然紧绷,让沐程安的脸色霎时惨白了几分。

“我暗恋帝墨池哥哥千年,可你却霸占了他千年,你说我们有没有仇?”青雀眉眼带着晦暗,“噬灵族后人又怎样,你在帝墨池哥哥眼里只是杀人武器……更何况现在你已经不是帝墨池哥哥的唯一,他随时都可以不要你……”

杀人武器几个字戳痛了沐程安的心,但后面的话更让她呼吸惊滞:“什么?”

噬灵族当时全族被灭,只有她在护卫的拼死相助下逃出王城被帝墨池所救,难道他身边还有别的噬灵族后人?

沐程安的惊诧神色,青雀尽收眼底。

“没错,帝墨池哥哥有别的杀人武器了,你已经是他乃至整个天族可有可无的存在……”青雀冷嗤讥诮着,压低声音在沐程安耳畔低语,“有个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当年设计剿灭噬灵族全族的也是帝墨池哥哥,他不过假意救你一命,你就死心塌地爱上他,这千年付出,你可对得起你的族人?”

轰——

沐程安的脑子似炸过一道惊雷,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看着青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