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浮生三月初

浮生三月初

沈南诏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开学典礼当天,我以第一名考进该学校的成绩要做新生发言。由于学校的礼堂比较小,座位有限,只象征性地请了些老师和学生会干部、校团委的人来,不过这倒也方便了我,我一开始还想着台下要是有人认出我会有些麻烦,这样一来,我也不是什么几千万的大网红,被认出的概率大大降低。

主角:沈南诏陶菲菲   更新:2022-09-10 09: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南诏陶菲菲的其他类型小说《浮生三月初》,由网络作家“沈南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开学典礼当天,我以第一名考进该学校的成绩要做新生发言。由于学校的礼堂比较小,座位有限,只象征性地请了些老师和学生会干部、校团委的人来,不过这倒也方便了我,我一开始还想着台下要是有人认出我会有些麻烦,这样一来,我也不是什么几千万的大网红,被认出的概率大大降低。

《浮生三月初》精彩片段

大一,新生群爆照。 

我点错,发了一张朋友拍的丑照。

然后我就和沈南诏被冠上了丑男丑女的称号。

后来新生上台演讲。

沈南诏和我出场当晚就上了学校热搜词条。

沈南诏,是真的帅。

而我,是真的丑。


我是个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

改头换面的那种。

刚加了一个新生群,里面的学长让新进来的学弟学妹轮流发自己的照片。

有些新生并不太愿意发照片,但禁不住一些学长的阴阳怪气和连环轰炸,只能迫不得已地发几张自拍。

那些学长就在每张新生照片下发表自己的评论:

【美颜开太大了吧,啧,瞧这下巴尖的。】

【男生怎么还长这么娘?】

【这女的也太胖了点,别进了我们学校把饭堂的饭都抢完了。】

有几个看不下去的学妹直接点了退群。

【到你了@陶菲菲。】

我刚拍完今日要发布的美妆视频就收到了被人艾特的信息。

我没注意,随手点了张照片发过去。

大概几十秒过去后,手机突然开始疯狂震动。

【我靠,长这么吓人,差点把老子隔夜饭都喷出来了。@陶菲菲】

【不是,大姐你这辈子能找得到男朋友吗?@陶菲菲】

【给你五块钱,出去别说是我们学校的人。@陶菲菲】

我进的这个大学是个风气出了名地差的专科院校。

虽然我进来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会差成这样。

我仔细翻出刚刚拍的照片看了眼,照片是上次为了拍一个夸张的变装视频化的扮丑妆。

抹得黝黑的皮肤,遮住双眼皮后格外细小的眼睛,鼻子里塞了填充物,弄成了个夸张的蒜头鼻。

说丑的话,倒也没丑到不能见人的地步。

但他们说的话未免也太侮辱人了些。

我正想骂回去,便见下面发来了一张比我丑得更夸张的照片。

油到一根根竖起的头发,肥厚的嘴唇,肥厚又长满痘痘的胖脸。

看了眼他 ID,丑人有丑福。

刚想打字替他说话的我沉默了。

呃,真的,这照片有点夸张了。

发完照片,他顺便还发了一句:【学长学姐好,我叫沈南诏,很高兴认识大家。】

沈南诏?

这名字莫名有些耳熟。

进新生群一天没到,我和沈南诏直接被冠上了丑男丑女的名号。

开学典礼当天,我以第一名考进该学校的成绩要做新生发言。

由于学校的礼堂比较小,座位有限,只象征性地请了些老师和学生会干部、校团委的人来,不过这倒也方便了我,我一开始还想着台下要是有人认出我会有些麻烦,这样一来,我也不是什么几千万的大网红,被认出的概率大大降低。

在后台等待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眼群里的消息,里面的学长学姐让我们这些新生晚上八点十分到学校后坛边集合,大家互相认识认识。

我不屑地撇了撇嘴,还互相认识,说得真挺冠冕堂皇的,谁不知道那里面人的心思,天天在群里和几个漂亮的女生开黄腔开到飞起。

突然有人坐在了我旁边的空座位上,我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顿时一愣。

我靠,这是什么惊天大帅哥!!

那人在玩手机,单薄的黑 T 衬得他肤色白皙,头上戴着顶帽子,几乎把眉眼都笼进了阴影里。

他懒洋洋地向后靠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



他眯细了眼盯了我半晌,而后笑了一声:「这么巧啊。」

嗯?

巧什么?

我大脑处于宕机的状态,完全思考不过来。

「下面有请新生代表,沈南诏和陶菲菲同学进行发言!」

台下一阵掌声让我霎时回过了神。

我看着那帅哥慢悠悠地起身整理了下衣服,然后,走在了我前面。

等等,他是沈南诏??

沈南诏发言的时候,我就在一旁默默打量着他。

面对台下,他倒是一点都不怯场,反而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脱稿做着新生发言。

台下的学生在沈南诏上台那一刻就已经炸了锅,与此同时,我能感受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也在不断受着群里消息的轰炸,震动个不停。

沈南诏,是真的帅。

即便是后置相机拍出来的照片,依旧比例优越,穿着一身休闲宽松的黑 T,垂眼看向台下时,神情是懒散而漫不经心的,带着少年与生俱来的傲气和骄矜。

发言完,他下了台,随手拿起帽子戴上,压低,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似乎回头朝台上发言的我看了几眼。

新生代表发言结束后,新生群里的学长学姐选好了集合位置,让我们在十分钟之内赶过去,没及时到的一律受罚。

下面另一个学长艾特了群内的全体人员:【看到的人都给我回复收到。】

群内平常比较内向的新生都不愿惹事地一个接一个乖乖回复:【收到。】

我想了片刻,在一片【收到】里,发了一句极其显眼的话:【可是,我今天要上场发言,礼堂离集合位置有点远了,十分钟应该是赶不过去的。】

【@陶菲菲,为什么大家都赶得到,就你赶不到??】

【@陶菲菲,发个言而已,搞什么特殊?】

【@陶菲菲,不能准时,直接自觉过来一百五十个青蛙跳。】

我看到这几条信息的时候,直接就皱起了眉,不是,他们谁啊?

连我们专业的师兄师姐都说不上,就只是一个群里大一届的学长学姐,凭什么用这种命令式的语气说话?

我也没忍着自己的脾气,直接反问:【如果我就是不做青蛙跳呢?】

【@陶菲菲,丑人多作怪,说的就是你吧。】

我丑人多作怪?

我丑??

我直接笑了,我活了十九年,真的,头一次被人这么三番两次地说丑,从小到大,谦虚点说,我至少也是每个七夕节都能收到三十多份巧克力的风云人物。

他,说,我丑?

不过我转念一想,也能说得通,毕竟今天做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我早上的妆还没来得及卸干净。

今早公司那边临时帮我接了个推广,PR 催得急,又要求我的视频能按照之前的风格来进行拍摄,我之前的风格一直都是走的夸张变脸妆,比较吸人眼球,反响还行。

以至于我匆忙赶来学校的时候,眼部的妆卸了大半,但粉底依旧抹得漆黑,鼻子里的两团棉花也没来得及抠下来就碰到了沈南诏。



大一,新生群爆照。 

我点错,发了一张朋友拍的丑照。

然后我就和沈南诏被冠上了丑男丑女的称号。

后来新生上台演讲。

沈南诏和我出场当晚就上了学校热搜词条。

沈南诏,是真的帅。

而我,是真的丑。

我是个小有名气的美妆博主。

改头换面的那种。

刚加了一个新生群,里面的学长让新进来的学弟学妹轮流发自己的照片。

有些新生并不太愿意发照片,但禁不住一些学长的阴阳怪气和连环轰炸,只能迫不得已地发几张自拍。

那些学长就在每张新生照片下发表自己的评论:

【美颜开太大了吧,啧,瞧这下巴尖的。】

【男生怎么还长这么娘?】

【这女的也太胖了点,别进了我们学校把饭堂的饭都抢完了。】

有几个看不下去的学妹直接点了退群。

【到你了@陶菲菲。】

我刚拍完今日要发布的美妆视频就收到了被人艾特的信息。

我没注意,随手点了张照片发过去。

大概几十秒过去后,手机突然开始疯狂震动。

【我靠,长这么吓人,差点把老子隔夜饭都喷出来了。@陶菲菲】

【不是,大姐你这辈子能找得到男朋友吗?@陶菲菲】

【给你五块钱,出去别说是我们学校的人。@陶菲菲】



我进的这个大学是个风气出了名地差的专科院校。

虽然我进来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会差成这样。

我仔细翻出刚刚拍的照片看了眼,照片是上次为了拍一个夸张的变装视频化的扮丑妆。

抹得黝黑的皮肤,遮住双眼皮后格外细小的眼睛,鼻子里塞了填充物,弄成了个夸张的蒜头鼻。

说丑的话,倒也没丑到不能见人的地步。

但他们说的话未免也太侮辱人了些。

我正想骂回去,便见下面发来了一张比我丑得更夸张的照片。

油到一根根竖起的头发,肥厚的嘴唇,肥厚又长满痘痘的胖脸。

看了眼他 ID,丑人有丑福。

刚想打字替他说话的我沉默了。

呃,真的,这照片有点夸张了。

发完照片,他顺便还发了一句:【学长学姐好,我叫沈南诏,很高兴认识大家。】

沈南诏?

这名字莫名有些耳熟。

进新生群一天没到,我和沈南诏直接被冠上了丑男丑女的名号。

开学典礼当天,我以第一名考进该学校的成绩要做新生发言。

由于学校的礼堂比较小,座位有限,只象征性地请了些老师和学生会干部、校团委的人来,不过这倒也方便了我,我一开始还想着台下要是有人认出我会有些麻烦,这样一来,我也不是什么几千万的大网红,被认出的概率大大降低。

在后台等待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眼群里的消息,里面的学长学姐让我们这些新生晚上八点十分到学校后坛边集合,大家互相认识认识。

我不屑地撇了撇嘴,还互相认识,说得真挺冠冕堂皇的,谁不知道那里面人的心思,天天在群里和几个漂亮的女生开黄腔开到飞起。

突然有人坐在了我旁边的空座位上,我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顿时一愣。

我靠,这是什么惊天大帅哥!!

那人在玩手机,单薄的黑 T 衬得他肤色白皙,头上戴着顶帽子,几乎把眉眼都笼进了阴影里。

他懒洋洋地向后靠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

他眯细了眼盯了我半晌,而后笑了一声:「这么巧啊。」

嗯?

巧什么?

我大脑处于宕机的状态,完全思考不过来。

「下面有请新生代表,沈南诏和陶菲菲同学进行发言!」

台下一阵掌声让我霎时回过了神。

我看着那帅哥慢悠悠地起身整理了下衣服,然后,走在了我前面。

等等,他是沈南诏??



把群内消息设置成了免打扰,从礼堂走到集合位置时,我看了下手机。

还是迟到了两分钟。

有几十个新生在那树底下站着,那些个学长专门把漂亮的学妹叫到了一边,几人说说笑笑的,看起来气氛融洽。

其余的人大都被冷落在一旁,看起来很拘谨,但又不让走。

我光明正大地走过去的时候,立马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

为首的那个染了一头黄毛的男生,贼装逼地揣着裤兜,和旁边的一个女生互对了个眼色。

他晃晃悠悠地抱肩走到我面前,有些不满地看着我道:「见了不知道喊学长好?」

呃。

下一秒,那人直接指着自己问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谁?

「要不要猜猜看?」那人抓了把抹着发胶的头发,莫名有些炫耀似的意味。

见我没答话,他直接说道:「我是校团委宣传部部长,旁边那个,学生会组织部部长,后边那个,社联办公室部长,再后面那个,我们老大,学生会的副主席,以后见到我们几个,该喊部长就喊部长好,该喊主席就喊主席好,懂不懂规矩?

「只要你们哪一个新生乖,以后想进哪个部门直接来找学长,学长一句话就能给你们开后门。」

这话在一旁的新生堆里砸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水花。

毕竟进校团委和学生会还是比较难的,有两轮面试,进了里面能够更好拿到奖学金是一方面,关键是这在学校里仿佛就像拥有了某种让人羡慕的特殊职权。

我看着面前这人格外嘚瑟的神情,几乎想用脚替他抠出一个三室一厅。

我沉默了半晌,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浅浅回了他一个:「6。」

和学长学姐线下见面没多久,我就和他们结下了梁子。

仅仅因为一个阿拉伯数字「6」。

他们说要让我在这个学校混不下去。

首先就体现在我参加社团方面。

我报了个摄影社团,结果刚进群没多久,就发现几个熟悉的昵称也进了群。

社团的社长专门出来@那几个人欢迎。

底下跟着一连串的:【学长学姐好。】

对方没有回应,只甩了条链接来:【都帮学长给第七名投一下票,我们校团委的,这个和你们能不能进社团有挂钩。】

呃,说得好像进个社团有多金贵似的。

链接点开,弹出一个摄影比赛窗口。

在一众特色鲜明的摄影作品中,位列第七名的那张美颜自拍照显得尤其格格不入,但点赞却有 203 个。

恕我无知,我不懂为什么明明是摄影作品比赛,她却拿个开了美颜的照片发上来?

而且,讲真的,我用脚拍都比她拍得好。

我默默往上滑了滑,比赛奖励上写着获赞第一名奖励:1000 元,第二、三名奖励:700 元。

这个奖励其实对我没什么吸引力,一般我一条广告就已经是这个的数倍了。

但是,获赞第一名这种事,岂不是有手就行?

好像,就是说,我的三百万粉丝好像比你们滥用职位特权,一个个让别人点赞更厉害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