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厉哥哥我放弃了

厉哥哥我放弃了

慕欣然厉铭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厉哥哥我放弃了》内跌宕起伏的故事,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慕欣然厉铭爵小说精选:“幸好有位先生拱手相助,患者已经没了生病危险,现在已经被送往了普通病房。”这消息终于厉铭爵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太好了……”慕母双手紧握着,脸上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她连忙跟着护士前往了慕欣然所在的病房。厉铭爵长舒口气,迈步也想跟着过去。可在这时,一个男人却迎面拦住了他的去路。“厉先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

主角:慕欣然厉铭爵   更新:2022-09-10 05: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欣然厉铭爵的其他类型小说《厉哥哥我放弃了》,由网络作家“慕欣然厉铭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厉哥哥我放弃了》内跌宕起伏的故事,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慕欣然厉铭爵小说精选:“幸好有位先生拱手相助,患者已经没了生病危险,现在已经被送往了普通病房。”这消息终于厉铭爵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太好了……”慕母双手紧握着,脸上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她连忙跟着护士前往了慕欣然所在的病房。厉铭爵长舒口气,迈步也想跟着过去。可在这时,一个男人却迎面拦住了他的去路。“厉先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

《厉哥哥我放弃了》精彩片段

“欣然!”

厉铭爵心脏仿佛都在这一刻暂停了,抱着毫无声息的慕欣然直接冲出了房间!

在急促又响亮的救护车声下,一路抵达了市人民医院。

十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将慕欣然推向急救室走去。

厉铭爵握着慕欣然的手,冰冷的让他心悸!

关上急救室的门。

医护人员将厉铭爵挡在了门外:“家属请在外面等候。”

厉铭爵脚步被迫停了下来,眼睁睁看着大门被护士缓缓合上。

急救灯亮起。

厉铭爵微颤的双手不由得攥成拳头,心头犹如千金压顶。

难言的恐惧尽数涌上来,击碎了厉铭爵所有的自持和理智。

他心慌的很厉害。

“欣然怎么会做这样的傻事,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慕母哭声几度哽咽,身体无力的瘫坐在了长廊了上。

厉铭爵僵着脸色,此时也没了心情安慰慕母,他什么都没说,眼睛不眨的盯着那急救室的红灯。

却在这时,刚进去没多久的护士突然又推门走了出来。

“慕欣然的家属在吗?”

一瞬间,厉铭爵和慕母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慕母上前紧抓了护士的手,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我女儿怎么样了?”

护士声音更加急切:“患者流血过多,现在急需输血,不过她的血型是RH阴性血型,医院血库存量不够,你们有没有同样血型的?”

这话一落,慕母脸色瞬间煞白,发不出一点声音。

厉铭爵全身一冷,对上护士的疑惑目光。

“不是……”他代替慕母回答,嗓音已然有些发哑。

整个慕家上下只有慕欣然是稀有血型,想找和她相同血型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从小他和慕家长辈,生怕她出半点差错。

这次……却是因为他自己!

厉铭爵松开的拳头又一次握紧。

不过好在,不远处赶来的一个护士通知道:“医院里刚来了一位先生和患者的血型相同。”

厉铭爵紧绷的脸色终于纾解了些许。

接着就听护士又说:“不过那位先生说,献完血,他需要和患者家属见一面。”

厉铭爵没有在意这奇怪的要求,立刻答应下来:“好,他出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只要他愿意鲜血!”

护士点了点头,转身又走进了急救室里。

短短几个小时,厉铭爵几乎在痛苦和煎熬中度过。

这期间,他手机铃声一直在不停响起。

来电很多,来自喻欣,厉家长辈以及所有亲好友。

厉铭爵一个没接,直接选择了手机关机。

他身体就这样靠在墙面上,闭上眼平复着起伏的呼吸。

终于在四个小时后。

医生走出了急救室,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幸好有位先生拱手相助,患者已经没了生病危险,现在已经被送往了普通病房。”

这消息终于厉铭爵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

“太好了……”慕母双手紧握着,脸上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

她连忙跟着护士前往了慕欣然所在的病房。

厉铭爵长舒口气,迈步也想跟着过去。

可在这时,一个男人却迎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厉先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遇。”



男人一身意大利高定西装,带着金丝框眼镜,眉眼隐隐含着一丝探究。

行动间气场十足,模样和声音都莫名的熟悉。

厉铭爵眸色带着警觉:“哪位?”

他在厉铭爵面前站定,将插在裤袋的手伸了出来:“看样子,你可能已经不认识我了,你好,我是慕欣然的捐血者,谢京珂。”

这话让厉铭爵终于回想起来眼前人的身份。

谢京珂,阳城第一名流的谢家独子,谢氏集团掌舵人。

和他家也算是商业对手。

看着男人伸出的手,厉铭爵礼貌性握了一下:“这次谢谢你的相助。”

他一开口,声音却是自己都没想到的沙哑。

“没关系,今天刚好在医院办点事。”

谢京珂嘴角轻微勾起一个弧度:“这次就当是厉先生欠我一份情。”

他说的话十分耐人寻味。

厉铭爵向来不是个爱欠人情的人。

他眉头微蹙了一下,直接开口:“你有什么要求我会尽力满足。”

谢京珂却摆了摆手:“以后我想到了,会告诉你的。”

说罢,他转身正准备离开。

可刚走几步,男人似是又想起了什么事情,转头看向厉铭爵:“对了,听说今天是你的新婚?”

他刻意的提醒终于让厉铭爵脸色变了一瞬。

厉铭爵刚想出声询问。

谢京珂却没等他的回答,留下一句:“恭喜”后,潇洒离开。

厉铭爵脸色顿时冷沉,不再停留,转身前往慕欣然的病房。

病房内。

慕母正在守在慕欣然的身边。

当看见厉铭爵走进来时,她不由得出声催促:“铭爵,今天是你和喻欣结婚的日子,你先走吧。”

听到慕母的劝告,厉铭爵毫不犹豫的否决:“我现在没功夫理会结婚的事情。”

现在,他眼里就只剩下了躺在病床上的慕欣然。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慕欣然醒来。

其他的事情,他什么都不想在理会。

这么多年,慕母也明白厉铭爵和慕欣然的感情有多深厚。

她轻声叹气:“因为欣然的事情,让你婚礼耽搁到了现在……”

“不用在意,欣然最重要。”

厉铭爵打断了慕母的话,想起了那天在城堡下和慕欣然的对话。

他语气带着歉疚:“事情变成现在这样,是我的错。”

慕母却不懂厉铭爵这话的含义,只是说:“那你记得给喻欣和厉家长解释一下,别误了你的终身大事。”

厉铭爵微微颔首,没说话,视线依旧落在慕欣然苍白的脸上。

一个上午已经过去。

慕母几乎滴水未进,精力也快耗得差不多了。

厉铭爵劝慕母前去休息,自己留在了房间里守候。

刚送人离开,他就发现刚刚开机的手机再次传来电话铃声。

来电人显出“喻欣”的名字后,厉铭爵略微一默,还是点了接通。

刚接通,那端喻欣的哭腔便从手机里跑出来:“铭爵,你到底在哪儿!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们大婚,你就这样抛弃我一个人不管,连手机都关机了,你到底还和不和我结婚了?”

安静的听完手机里喻欣的委屈和哭诉。

厉铭爵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婚礼取消吧。”



电话那头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又传来了喻欣质疑:“为什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可厉铭爵已经没了精力再解释来龙去脉,直接挂断了电话。

一天就这样过去。

慕欣然没有醒,厉铭爵也不敢睡。

因为没有什么比噩梦成真更加可怕。

今天他切身经历了一回,更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虽然现在的慕欣然不过是昏睡,但是他还是害怕自己再多想,再一次让梦灵验。

这一夜,厉铭爵都坐在床边守着。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射进来。

让整个病房里逐渐亮堂的时候。

慕欣然已经逐渐睁开了眼睛。

等视线慢慢清晰,慕欣然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一旁的厉铭爵。

随后,她视线缓缓挪向了被包扎完好的手腕。

她没死成……

而一旁的厉铭爵见慕欣然醒来后,原本暗沉的眼眸忽然一亮,无数情绪在心头翻搅一片。

原本想说的话很多,但此刻看见慕欣然醒来的刹那,他竟一时哽住了。

大概缓了几秒,厉铭爵开口时,声音已经沙哑的不像话:“欣然,对不起。”

他轻轻握着慕欣然的手:“城堡的事情是我没有考虑周到,你怎么怪我都好,但不要再伤害你自己。”

相比厉铭爵满脸的心疼和歉疚,慕欣然显得异常平静。

她视线缓缓从握紧的手移到厉铭爵的脸上,泛白的唇瓣一启一合:“你为什么在这里?”

厉铭爵有些没反应过来。

慕欣然轻微的声音却还在问:“你的婚礼呢?”

看着那双清澈的眼,厉铭爵松了松握住慕欣然的手。

他嗓音微涩:“取消了。”

闻言,慕欣然视线微微下垂:“因为我吗?”

厉铭爵生怕再牵动慕欣然的情绪,忙温声安慰:“是我自己的决定。”

慕欣然再没说话,重新闭上了眼睛,表现的很安静。

厉铭爵没有吵她,轻轻放下了她的手,陪她静坐着。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慕欣然的冷淡模样,和以往有些不同。

但现在,厉铭爵也只能想到是因为割腕后导致的气血不足,所以情绪也很平静。

陪慕欣然在医院的这段时间。

厉铭爵耽搁了许多事情。

关于公司,厉家和喻欣的交代。

他刚接完一个电话,紧接着另一个电话又响了起来。

循环往复,连朝着窗外发呆的慕欣然也不禁向他这边看了过来。

厉铭爵简单交代了一下就撂了电话,转身朝她走来。

“抱歉,我不会再让其他的事情吵到你了。”

慕欣然沉默了瞬,却回道:“你先走吧。”

轻柔的声音落入耳畔,让厉铭爵脸色略微愣怔了片刻。

慕欣然……在赶他?

厉铭爵有些不明白:“怎么了?”

慕欣然却回避了他的目光。

厉铭爵眼神暗淡了一瞬,扫过手机上的消息,只好罢休:“那等我处理完事情,再来找你。”

他的交代,慕欣然也不为所动。

等厉铭爵离开后,慕母回到了房间。

慕母一眼就看出了慕欣然有心事:“自从你醒来之后就变得更加沉默了。”

她坐下来担忧地看着慕欣然:“欣然,有什么事可以跟妈说,别闷在心里好吗?”

慕欣然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握着慕母的手,反问道。

“妈,出国的事情,你帮我准备好了吗?”



听着慕欣然坚定的语气,慕母有些讶异:“怎么现在突然提起了这件事情?”

慕欣然微微垂眸,靠着慕母的怀里。

她涩声开口:“我不想留在这里了。”

这些天面对厉铭爵,她总是强压着自己的情绪,不愿泄露半点。

她也明白自己和厉铭爵早就该分道扬镳了。

抓着那二十年的过去,只会徒增伤悲。

“我想学着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一段时间,去追求我自己想要的东西。”她轻声解释着。

事到如今,慕母又怎么看不明白慕欣然对厉铭爵的感情。

她将慕欣然落寞的神情尽收眼底,心疼地抚着她背脊:“等你养好了身体,妈就带你出国。”

“你管做什么决定,妈都支持你。”

慕欣然缓缓闭上泛红的眼眶,逼回了泪水。

城堡,约定,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了。

……

晚上,厉氏老宅。

客厅里早已经坐满了一众厉家长辈。

喻欣坐在沙发上小声抽泣着,身边的厉母还在安慰她。

为首的厉老一见走进家门的厉铭爵,开口便是讥讽:“消失了两天一夜,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厉铭爵身形挺立,如实解释:“婚礼那天慕欣然出事了,所以耽搁了一段。”

厉老面色一寒:“又是为了慕家那体弱多病的丫头?你连婚礼都能放弃?”

厉铭爵神情微微一沉,没有说话。

然而这番态度让厉老更加怒火中烧,他拐杖用力戳了戳地面,训斥:“你现在真是越来越糊涂了,你别忘记了喻欣这个妻子还是你自己选的!丢她一个人在婚礼上,让人看我们厉家的笑话?!”

放弃结婚的事小,但厉家颜面事大。

这么多年来,厉氏家族何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他也更不明白一向沉稳持重的厉铭爵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一旁抽泣的喻欣闻言,却开始煽风点火:“铭爵,现在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往后跟你共度余生的也是我,你不能因为她,连我们的婚礼也不要了!”

厉铭爵微微蹙眉,目光落向坐在沙发上刻意诉苦的喻欣。

忽然发觉现在的喻欣,倒是不似以前那么乖顺了。

“够了。”厉老不耐烦地打断了喻欣。

他向来听不得女人抱怨。

喻欣当然也知道点到为止,不再插话。

随后,厉老又看向厉铭爵:“这婚事你打算这么办?”

回想起慕欣然那一张苍白的脸,厉铭爵按了按疲倦的眉骨:“延期吧。”

在慕欣然身体还没有完全好之前,他现在也没功夫再处理其他的事情。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厉铭爵转身离开了厉家。

喻欣听完这消息也是一愣。

开什么玩笑?她马上就要成为厉家太太了,步入名流家族,现在却要延期?

她看见厉铭爵离开,自己也连忙起身赶了过去。

来到别墅门外。

喻欣终于拉住了厉铭爵的手:“是因为慕欣然吗?”

厉铭爵回头看她,放软了态度:“欣欣,我会娶你,至于婚礼什么时候都可以举行。”

可这模样却让喻欣心头更加警惕。

“你说欣然只是你的妹妹,可你现在为了她什么都可以不管了?”

厉铭爵神情一顿。

喻欣直直望进他深邃的眼:“你这样会让我觉得……”

“你爱的人是慕欣然,而不是我!”



外界皆知,商界大佬厉铭爵,不近女色,清心寡欲。

直到遇见那个叫他厉哥哥的小姑娘,他彻底破了戒。

小姑娘过生日,他从国外连夜赶回来,就为能在她生日最后一刻送她礼物。

小姑娘肚子疼,从没下过厨的他亲手给她熬姜糖水,手被烫了一片,还低声哄着小姑娘喝下。

小姑娘做手术,他在病床前守了整整三天三夜,满眼通红,不眠不休。

身边总有人忍不住调侃,“厉总,宠得没天理了,什么时候把小姑娘娶回家?”

厉铭爵每次漫不经心的解释,“只是带带邻家的小孩,别乱开玩笑。”

厉铭爵是真把小姑娘宠得无法无天,宠到最后才发现,小姑娘心思歪她变得不叫他哥哥了,而是甜甜的叫着他的全名。

她粘着他缠着他,最后还胆大包天的跟他表了白。

“厉哥哥,我喜欢你,我会努力配得上你的。”

他第一次黑了脸,甚至为了断绝她的念头,当月就宣布了婚讯。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被残忍拒绝的小姑娘哭得快断过气,然后,她干了一件大事——

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扑在办公桌上强吻了!

她哽咽着说:“这样也算得到了,以后也不会再惦记了。”

“厉哥哥,新婚快乐。”

后来,小姑娘当真对他不惦记了。

一个月,她出了国,拉黑他所有通讯。

三个月后,她朋友圈发了男友的照片。

“桃花不用开了,我等的人来了。”

簇簇桃花下,小姑娘揽着青年的腰肢,杏眸弯起来,笑容甜软。

那晚,厉铭爵看着那张照片彻夜未眠,第一次感受到嫉妒到发狂的滋味。

人生第一次失去理智的厉总,终于忍不住追出国。

他醉醺醺把人扣在怀里,咬牙切齿道:“慕欣然,和他分手!”

小姑娘丝毫不为所动,“不可以,那是我喜欢的人。”

傍晚,慕家客厅。

“欣然,我要准备结婚了。”

慕欣然脸色僵硬看着在她面前宣布消息的厉铭爵。

前一秒,所有人还在为她的毕业庆祝,下一秒,她最爱的男人就当众宣布了这条喜讯!

“怎么傻住了?”

厉铭爵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口吻一贯的温柔:“不祝福我一句吗?”

祝福……

祝福她放在心里喜欢了十五年的男人,另娶他人吗?

慕欣然想不到是一个怎样的女人,能把和自己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厉铭爵抢走……

想到这儿,她目光缓缓落向厉铭爵身旁的女人身上。

她五官出挑,气质温柔,和俊朗不凡的厉铭爵,的确般配。

也……比自己这个病秧子要合适的多。

慕欣然紧攥着手,喉头逼出一句话来:“恭喜。”

“谢谢。”

厉铭爵眉眼舒展开,又分别介绍:“她叫喻欣,喻欣,这是慕欣然。”

喻欣挽着厉铭爵的手臂:“你不知道,我们刚定下来这件事,铭爵就说要第一个告诉你,你们感情真好。”

这话犹如巨石,死死压着慕欣然心口,呼吸不畅。

慕欣然强装镇定笑了笑:“我有些不舒服,先休息了。”

她从小有心脏病,全靠药温养着,不能熬夜。

慕家长辈也没有想太多,嘱咐了几句后,开始围着厉铭爵和喻欣的婚事聊了起来。

二楼长廊上。

慕欣然看着客厅里言笑晏晏的厉铭爵,不由想起了七岁那年的那场地震。

常年在国外工作的父母回不来,她一个小孩子,独自被困在废墟里三天。

那一场人间噩梦,让本就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她患上了抑郁症。

而将她从废墟里救出来的厉铭爵,则成了她唯一的药。

但现在他要结婚了,要有自己的生活了。

而那些未来里,没有自己……

思虑太多,慕欣然心脏一疼。

却听楼下一阵喧闹声,看去,就见厉铭爵和喻欣起身要离开。

目送着他们身影消失在门口,慕欣然也转身走进房间。

浓稠的夜色里。

喻欣不知和厉铭爵说着些什么。

只见下一秒,厉铭爵低头在她脸侧落下一个吻。

透过窗看着这一幕的慕欣然浑身一僵,压抑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汹涌而来。

她紧按着心口,想要稳住那越发急促的呼吸。

但没用。

她身体却越发无力,控制不住的朝地上倒去——

就在这时,慕母开门进来:“欣然……”

下一秒,瞧见这一幕的慕母脸色顿时就变了,忙上前接住她。

“欣然你怎么样?别急,我现在就给铭爵和医生打电话。”

说着就要拨厉铭爵的电话。

慕欣然却按住了她的手,声音急促又沙哑:“不要。”

几乎一瞬间,慕母就懂了她话里藏着难言的苦涩。

等慕欣然慢慢缓过来,慕母心疼地抱着她:“好,不打,妈妈陪着你。”

因为慕欣然发病,整个慕家灯火通明。

接过女佣送来的药,慕欣然仰头喝了进去。

苦药入喉,慕欣然眉心紧皱。

她不由得想起,以前吃药时,厉铭爵都会陪在她身边,用颗糖来化解那份苦。

可现在,厉铭爵不在,糖也没了。

等到情绪平复下来时,天已经亮了。

看着隐在雾见的朝阳,慕欣然缓缓起身走到桌前,翻出厚厚的一本日记。

然后,在崭新的一页写下:

“2021年6月3日,晴,昨天我很开心,因为我喜欢的哥哥要结婚了。”

刚写完,她鼻尖一酸。

一滴眼泪就这么落在了日记本上,晕染了墨色的字迹。

敲门声突然响起。

慕欣然心底一慌,回头就见气喘吁吁的厉铭爵撑着门直直地看着她。



“发病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厉铭爵走进来,话里满满的担心,亦如当初。

默默合上日记本,慕欣然回起昨夜的情形,声音微涩:“不想麻烦你。”

厉铭爵一哽,扫过慕欣然按在本子上的手,最后落在中药罐上。

他拉过慕欣然的手,在她掌心放了一颗糖:“说什么傻话,我永远在。”

糖纸反射着七彩的光。

可是她已经熬过了苦,迟来的糖,还甜吗?

慕欣然垂眸看了很久,才在厉铭爵疑惑的目光下,剥开糖纸吃了下去。

“很甜。”她咽下喉咙里的苦涩,浅浅一笑。

厉铭爵见她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便换了话题:“院儿里的朋友说要一起聚聚,我带你过去。”

慕欣然微微垂眸。

昨天刚宣布结婚,这次朋友聚餐是因为什么,不言而喻。

她很想问喻欣也会去吗,但迎着厉铭爵的目光,还是点头说了:“好。”

食粤阁。

包厢里,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

慕欣然坐在角落里,看着挨在一起的厉铭爵和喻欣,眸底黯淡。

只见好友陶宸起身举起酒杯:“厉哥,眼看着你和嫂子要结婚了,做兄弟的先在这儿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此话一落,在场的人纷纷起身恭喜。

众人一片欢声笑语,都在为厉铭爵和喻欣的事情大肆庆祝。

慕欣然看着一向低调的厉铭爵,当着众人高调谈论着和喻欣的相知相遇。

心口的压抑和酸涩如排山倒海般袭来,她再也待不下去。

“我去一下洗手间。”

话落,慕欣然起身快步走出包厢。

露天阳台上。

热风拂面而来,慕欣然深呼吸着,试图排解心口的窒闷。

可闭眼间,她脑海里都是厉铭爵对喻欣每一个深情的目光,亲昵的举动……

这些是她从未得到过的,是专属于情人之间的。

窒息感越来越重,慕欣然不敢再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

慕欣然缓过情绪,刚准备回去,就听到阳台门口响起一道女声。

“喻欣,你不会真动了心,要为了那个建筑师放弃整个鱼塘吧?”

女人的话,让慕欣然下意识停住脚步。

她目光缓缓落向站在女人对面的喻欣。

只见此时的她一脸不屑:“当然不会。”

“只是厉铭爵帅气又多金,嫁给他我就有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等结了婚,以厉家的地位又不可能真得闹出离婚丑闻,到时候我不是该怎么玩,还怎么玩。”

慕欣然呼吸一颤,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放在心尖上的人,对喻欣来说,只是个利用品!

可厉铭爵却想着和她相伴一生……

两人的谈笑声持续传来。

慕欣然却已经听不下去,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回到包厢。

厉铭爵瞧见她回来,第一句便是问:“欣然,你看见喻欣去哪儿了吗?”

慕欣然想起刚刚听到的对话,心底一痛,什么都说不出来。

厉铭爵敏锐地察觉出她情绪不对:“怎么了?”

慕欣然抬眸凝着厉铭爵的眼,小心试探道:“铭爵哥,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喜欢的人根本没你想的那么好呢?”

闻言,厉铭爵脸色一沉:“什么意思?”

慕欣然紧了紧心口:“如果她只是为了利用你……”

“够了!”厉铭爵冷冷打断她,“你是跟谁学会的背后嚼人舌根?泼人脏水?”

他眼里的冷意让慕欣然脸色一白:“不是的,我……”

然而,她解释的话刚要出口,就被打断。

厉铭爵眉心紧皱:“慕欣然,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害怕!”



这是慕欣然第一次在厉铭爵的眼底读到了失望。

此刻,她终于意识到这个出现在厉铭爵身边不过半年的喻欣,在他心里的占比已经超过了青梅竹马二十多年的自己!

周身伙伴察觉到了异样,也都安静了下来。

这时,回来的喻欣见这一幕,有些讶异:“这是怎么了?”

然而无人敢回。

喻欣的目光又落在了厉铭爵的脸上,带着询问。

厉铭爵这才收敛:“没什么,我送你回家。”

话落,他转身带着喻欣离开。

从始至终没看慕欣然一眼。

他把自己丢下了!

慕欣然呆呆望着两个人越走越远的影子,久久回不过神……

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

推开大门的瞬间,入目的女佣尽是陌生的面孔。

慕欣然还没反应过来。

就听慕母说:“别看了,原来那些人已经被我辞退了。”

“铭爵说,有人教坏了你。”

那些女佣都是从小陪慕欣然长大的,对她而言和亲人无异!

厉铭爵也清楚的知道,但现在就因为她说了喻欣一点不好,他就……

慕欣然呼吸一紧,喉头的苦涩怎么也化不开。

见她不说话,慕母继续训说着。

慕欣然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沉默的上了楼。

卧室里漆黑一片。

慕欣然窝在床上,手机记录里厉铭爵曾经那些温柔轻哄的话,成了她此刻唯一的慰藉。

他,是在乎自己的。

或许是她错了,明知道他有多喜欢喻欣,自己不该说那些话的。

慕欣然颤着手缓缓敲下一条信息:“对不起,我错了。”

她不知道厉铭爵会不会回自己,也不知道他会说些什么。

对话框上的备注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中……”

看着这几个字,慕欣然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然而片刻后,屏幕上只多了一个字:“嗯。”

那一瞬,慕欣然只觉得庆幸。

幸好,他还愿意理自己!

但她却委屈的想哭,明明自己说的都是真话……

见厉铭爵又没了反应,慕欣然手指在屏幕上删删减减,最后还是打出了心底的疑惑。

“你是不是真的很相信喻欣?”

这次,厉铭爵回的很快:“至少,她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

这一刻,慕欣然手中再没了动作。

字字刺入眼底,她呼吸都在发疼。

手机瞬间变的千斤重,慕欣然将它丢在一旁,头埋进了被子里,却不敢哭。

她的心脏病很重,重到连痛快哭一场都做不到!

只能死死咬着牙,将所有的情绪咽回肚子里……

盛夏六月,毕业期如期而至。

三天后,学校通知慕欣然去领毕业证书。

慕欣然刚出门,就看见靠在车边的厉铭爵。

“慕阿姨叫我顺路送你一起过去。”

说罢,他打开车门示意慕欣然上车。

慕欣然不敢多说什么,怕让他生气,连忙坐了进去。

车厢里,气氛一阵压抑。

看着身旁冷峻的侧脸,慕欣然不觉握紧安全带。

“上次的事情……”她支吾着开口,想替自己解释。

可下一秒,被厉铭爵接过话头,“已经过去了。”

慕欣然眸色一怔。

就听厉铭爵说:“你现在还不明白感情的事情,我不该跟你生气。”

慕欣然听着,却变了脸色:“什么叫……我不明白?”

“你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不明白喜欢的人被人诋毁的感受。”

厉铭爵看来的目光里带着包容:“欣然,你是我很看重的人,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也尊重喻欣。”

这一瞬,慕欣然她积压在心底十五年的感情仿佛被撕开一道裂痕口,再难克制。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喜欢过人?”

慕欣然迎上厉铭爵的目光,字字真切:“厉铭爵,我喜欢你!”



慕家客厅。

慕欣然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满满都是刚刚告白后,厉铭爵给出的回答。

“欣然,你都快大学毕业了,怎么还这么喜欢撒娇?”

男人的语气依旧宠溺,但话里话外依旧将她当做小孩子的意味让人难以忽略。

越想,慕欣然心里越发苦涩。

无论她的告白说的多么真心,在厉铭爵听来,都只是个小孩子开玩笑!

慕欣然忍住了喉头的哽塞,闭上眼不再去想。

这时,刚谈完项目赶回来的慕母瞧见她,忙走上前挨着人坐下。

“抱歉啊欣然,妈妈有工作要忙,又没能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这么多年,慕欣然已经习惯了她的缺席:“没关系。”

慕母感慨她的懂事,又想到了什么:“欣然,你现在也已经毕业了,之前妈妈问你是想要留在国内还是出国的事情,有决定了吗?”

慕欣然一时怔住,她父母常年在国外,很少留家。

以前也不止提了一次要带着自己出国,但因为厉铭爵,她都拒绝了。

但现在,他已经有喻欣了。

自己存在与否……还重要吗?

想此,慕欣然沉默了。

就在这时,却听慕母又开口:“我听铭爵说,等国外的分公司稳定了,他也打算和喻欣去国外长居。”

慕欣然脑中轰然一声,厉铭爵要去国外定居?

可他为什么从没有和自己说过?!

愣神间,眼前一阵风挥过。

慕欣然回神,就看到慕母收回手:“欣然,你想什么呢?”

慕欣然强装镇定:“妈,我想起毕业证落在铭爵哥那里了,我去取一下。”

扔下这话,她起身就朝外走去。

去往厉家的一路上,慕欣然越走越快,到最后直接跑了起来。

一想到要和厉铭爵分别,她几乎将所有的克制都抛之脑后。

因为慕欣然经常过来,厉家女佣都清楚她的身份,也没阻拦,直接将人放了进去。

慕欣然一路快步到客厅。

刚踏进来,就瞧见了正坐在沙发上,背对她的厉铭爵和喻欣。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喻欣抬眼正对上慕欣然的视线,扯出了抹冷笑。

随即问向厉铭爵:“铭爵,出国的事情考虑好了吗?”

厉铭爵处理着手上的设计稿,头也没抬:“等为欣然庆祝完生日,我们就出国。”

“那要不要提前跟她说一声?她虽然是外人,毕竟是你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

喻欣一口一个‘邻家妹妹’和‘外人’,提醒着慕欣然,她和厉铭爵之间浅薄的关系。

慕欣然怎么听不出来喻欣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却还是执拗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厉铭爵。

她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然而,厉铭爵只是说:“不用,她不需要知道。”

听到这句话,喻欣朝着慕欣然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这一刻,慕欣然只觉心口仿佛一点点被黑暗吞噬。

她动了动发麻的全身,像是被线操纵的木偶,僵硬的迈着腿一步步离开。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顷刻间浸透了全身。

冰冷的雨水滑过脸颊,慕欣然只觉得眼眶也阵阵滚烫。

回到慕家时,天已经黑沉下来。

一直在客厅等着人回来的慕母,瞧见她一身的湿漉,一边吩咐女佣去拿浴巾,一边走上前。

“你这孩子,明知道自己身体虚弱,怎么淋成了这样?”

说着,她接过女佣递来的浴巾,抬手帮慕欣然擦掉脸上的水印。

浴巾柔软的触感覆在脸上,带来慕母掌心的温度。

慕欣然怔怔回神,看着眼底写满担忧的慕母。

一路回来强忍的酸涩感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妈,我要出国,现在就走。”



慕家别墅。

慕母没有问慕欣然为什么会突然做下决定,只是答应她会去安排。

当夏季骄阳穿过薄雾,迎来了第二天温馨的早晨。

慕欣然坐在窗边目送着驱车离开的慕母,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视线里。

厉铭爵!

男人来到慕家门口,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窗口的慕欣然。

而后,他快步走进别墅。

楼上的慕欣然呼吸一顿,缓缓关上窗,压住了下楼的想法。

看见厉铭爵出现在门口的刹那,慕欣然沉寂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

“早上和慕阿姨打电话,听她说,你要出国?”

话落的同时,他身影已然朝她走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对上厉铭爵的眼,慕欣然回想起了昨天在厉家客厅的情形。

她一下子攥紧了手,不答反问:“那你呢?你决定和喻欣出国定居的时候,有想过告诉我吗?”

这是二十多年,她第一次冲厉铭爵发脾气。

厉铭爵沉默片刻:“你昨天都听到了?”

慕欣然一怔。

就听他继续说:“喻欣说她好像看到了你,但还没来得及喊你,你就走了。”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慕欣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昨天喻欣明明是故意为之,但这个男人却对她的谎话深信不疑。

气氛一时沉默。

随着男人沉稳的脚步声走进,慕欣然不由得垂下眼帘。

厉铭爵目光落向女人低头的发旋,率先认错:“没有提前告诉你,是我不好。”

慕欣然没有说话。

却听厉铭爵又开口:“这是我本来打算在你生日那天送你的礼物,现在就当做赔礼了。”

说着,他抬手将一个模型城堡推至慕欣然面前。

慕欣然这才注意到厉铭爵手上一直提着一个箱子。

而他说的模型城堡就装在玻璃箱里,在暗下来的屋内里格外耀眼。

城堡是由自己名字的简写“MW”来命名。

每一个细节每一处设计,都让她想起了儿时对厉铭爵描绘过的城堡模样。

那时自己说:“等以后长大了,我想要一个独一无二的城堡,里面种满了白玫瑰,还有一个与我共度一生的王子。”

当时,一向宠她的厉铭爵满口答应。

时隔九年,他成了顶尖建筑师,也的确送了自己独一无二的城堡。

可她想要的那个陪伴自己一生的王子,好像不见了。

思绪回笼,慕欣然压着满心的酸涩接过:“谢谢。”

“消气了?”厉铭爵口吻满是宠溺。

慕欣然凝着那座华丽城堡模型,轻轻点头。

她怎么舍得和他生气。

她无比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因为慕欣然知道那份专属于自己的宠溺和温柔,也快消失了。

送厉铭爵离开后,慕欣然便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的,她好像做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见证了厉铭爵和喻欣盛大的婚礼,也独自离开了这个充满回忆的城市。

从此,她和厉铭爵再也没了交集……

这梦真实的让慕欣然瞬间清醒。

她捂着发痛的心口,不由得整个人蜷缩起来,额头满是汗水。

心脏病好像又发作了,比以往还要更加强烈.

慕欣然想要开口呼救,可喉咙像是被人生生扼住一般,发不出来半点声音。

她强忍着颤抖,摸索着床边放置的手机。

却在这时,汹涌而来疼痛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怎么也碰不到近在咫尺的手机。

反而带落了桌子上的水杯。

“啪”的一声,砸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与此同时,慕欣然的手也无力的垂落下去,再没知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