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其他类型 > 天之骄子睡地板

天之骄子睡地板

林朗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灯光亮起,我看到了前男友那张帅气但是黑沉的脸。「你怎么在这里?」我连忙扯过被子挡住自己。然而被子被我扯过来,林朗的身子就……想到自己穿着睡衣,我又连忙把被子还给他。然后我就准备跑路。刚转身,就被林朗一把揪了回来。他将我按在身下,咬牙切齿地开口:「来了还想走?苏妙妙,你当我好惹?」

主角:林朗苏妙妙   更新:2022-09-06 2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朗苏妙妙的其他类型小说《天之骄子睡地板》,由网络作家“林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灯光亮起,我看到了前男友那张帅气但是黑沉的脸。「你怎么在这里?」我连忙扯过被子挡住自己。然而被子被我扯过来,林朗的身子就……想到自己穿着睡衣,我又连忙把被子还给他。然后我就准备跑路。刚转身,就被林朗一把揪了回来。他将我按在身下,咬牙切齿地开口:「来了还想走?苏妙妙,你当我好惹?」

《天之骄子睡地板》精彩片段


深夜,家里漏水,去投奔闺蜜。

洗香香躺进被窝,却落入一个坚硬有力的怀抱。

正懵逼着,前男友的声音在头顶炸开:「为了勾引我,这么不择手段?」

啥玩意儿?我进错被窝了?

正打算跑路,他却拦住我:「来了还想走?」

半夜睡得正香,「滴答滴答……」有水砸在我脸上。

呼啦了一把脸,起来打开灯,就见房顶已经出现了一大片的水印。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回了。

为了省钱,我租了一个老小区的顶楼。

除了房租便宜,哪儿哪儿都不好。

给房东留言家里又漏水后,我麻溜收拾东西去了隔壁的高端小区。

为了照顾我,我有钱的闺蜜林可在家里的资助下,将房子买到了这里。

进屋后,我拿着睡衣直奔洗手间。

洗香香后钻进被窝。

刚躺下,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我身旁有人。

「你不睡主卧怎么睡客房了?」纳闷地说了一声,我转身抱住「闺蜜」。

然而……

「你最近在健身房这么猛的吗?身上的肉怎么硬邦邦的,还有腹肌……」

我的手顺着腹肌往下,在摸到一个不可描述的东西的时候,猛地收回。

「卧槽!林可,你变性了?」

我正惊讶着,头顶忽然传来一道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苏妙妙,为了勾引我,你还真是煞费苦心!」

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

我不安地打开灯。

啪——

灯光亮起,我看到了前男友那张帅气但是黑沉的脸。

「你怎么在这里?」我连忙扯过被子挡住自己。

然而被子被我扯过来,林朗的身子就……

想到自己穿着睡衣,我又连忙把被子还给他。

然后我就准备跑路。

刚转身,就被林朗一把揪了回来。

他将我按在身下,咬牙切齿地开口:「来了还想走?苏妙妙,你当我好惹?」

「那你……你想怎么样?」

「你说呢?」

林朗恨恨地磨了磨牙。

不管怎么生气,他那张帅脸都丝毫不受影响。

「你要是想对我……也不是不行?」说着,我「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睛。

「呵!」林朗气笑了,「不好意思,我对你没兴趣。」

说着,他就准备起身离开。

然而他抬起的脚被被子缠住,下一秒,他狠狠地砸在我的身上。

薄唇恰好堵住我的红唇。

「妙妙,你家又漏水……了?」大嗓门的林可打开门,在看到里面的场景的时候,顿时失声。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说着,她麻溜跑路。

「不是,可可,你误会了啊喂!」

半个小时后,我从林朗的被窝转移到了林可的被窝。

深更半夜的,林可一点睡意也没有,她双手撑在床上,满眼八卦地看向我:「你跟我哥……」

「他是你哥?」我很是惊讶。

「怎么,不像吗?」



我看着林可带着婴儿肥的脸,又想了想林朗帅得惨绝人寰的脸,摇了摇头:「一点也不像。」

「那他好看还是我好看?」

「当然是……」在林可的死亡凝视中,我改了口,「当然是你。」

满意点头后,林可坐起身:「行了,老实交代,你跟我哥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哥来你这里住你没提前说,所以才那样了啊!」

「得了吧你!」林可显然不信,「我哥向来不近女色,要是别的女人钻进他被窝,早就被他踹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了。」

见忽悠不过去,我只能老实道:「好吧!我摊牌,他是我前任。」

「前任?」林可震惊不已,「我……我怎么不知道?」

「我跟他是在大学的时候相恋并分手的。」

而我跟林可是工作了之后认识的。

缕清了时间线,下一秒,林可顶着娃娃脸,开口就是一个「卧槽!」

「卧槽!所以你就是我哥那个爱而不得,因为分手差点要了我哥半条命的前任?」

我有些蒙:「什么半条命?当初分手,他不是很乐意吗?」

林可的眉头皱得都能夹死一只蚊子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你是不知道,那段时间我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往常勤奋积极的他,那段时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个人萎靡不振,瘦了一大圈。

「用了好几个月,才慢慢恢复过来。

「只是整个人感觉比以前还难相处了。」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林朗就是有名的高冷男神。

刚才短暂的接触,我明显感觉到他确实比以前还要冷漠几分。

但没想到会是因为我。

「妙妙,你跟我哥到底怎么分手的?」林可闪烁的大眼中充满了求知欲。

「其实很简单,那天我想看电影,他说没时间。我看完电影后,就跟他提出了分手。

「他说好,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闻言,林可无比惊讶,「这么平淡?」

我老实点头:「就是这么平淡。」

「所以林可,有没有可能,让你哥心碎的是他别的女朋友?」

我的猜测一出,当即就被她否定了。

「不可能,我哥就只谈过一个女朋友,不是你还能是谁。」



又八卦了一会儿的林可打了个哈欠,躺下就睡。

一副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的态度。

我躺在她的旁边,却睡不着。

我跟林朗是在大一相识的。

他外形出众、成绩优越,被评为校草。

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包括我。

追求他的女生不计其数,但是有毅力的从大一追到大四的,只有我一个。

在大四上学期,我终于摘下了这朵高岭之花。

可即便同意跟我谈恋爱,他依旧如以前那般清冷自制,对我跟对待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他似乎对我没什么要求,可随着跟他关系的变化,我渴望跟他更近一步。

但是没有。

回应我热情的永远都只有他的冷漠。

渐渐地,我累了。

于是在那场他缺席的电影看完之后,我跟他提出了分手。

他的反应很平淡,只有一个「好」字。

分手后,我酩酊大醉,觉得没了我,林朗肯定解脱了。

可是没想到,林可说他也很难过。

所以,其实当初林朗也是喜欢我的吧?

平淡的心有了淡淡涟漪。

又很快平息。

不管当初如何,如今已经一年过去了。

喜欢或不喜欢,都是从前了。

次日,我醒来的时候,林可早就不在身边了。

最近她谈恋爱了,每天早出晚归的。

我打着哈欠去洗手间洗漱。

一推开门,就看到了男人精壮的胸膛。

什么情况?

我有些蒙。

揉了揉眼睛,再睁开,就见林朗已经裹上了浴巾,黑沉着脸看着我。

「苏妙妙,你昨天勾引我不成,今天又来?」

「!!!」

好家伙,我竟然撞见了林朗洗澡!

「不好意思,走错了。」

我转身就跑。

林朗一把揪住我的后脖颈,「一而再再而三地走错,你觉得我会信?」

虽然是有些离谱,但……

「你什么时候洗澡不好,非得大早上?我还怀疑你故意选择这个点,碰瓷我呢!」

「呵!」林朗气笑了,「我大早上洗澡还不是因为你!」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很是不解。

再开口时,林朗压低了声音,语气带着咬牙切齿:「昨晚也不知道是谁跑到我的被窝,以至于我一晚上都没睡好。」

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在耳边炸开。

我瞬间脸红。

所以林朗洗澡是因为降燥?

意识到这一点,我不敢看林朗的眼睛。

找准机会,捂着脸跑路。

直到重新回到我的出租屋,火热的心才冷却下来。

房东来了,正让人安排维修。

说昨晚漏的水是前几天下暴雨的积水。

是什么水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大的房间里隔三差五地漏水,已经没有几处不漏的地方了。

一个月之间,我的床挪来挪去,只剩下最后一块净土了。

跟房东一起将床挪好后。

我轻叹了一口气。

要是这里再漏水,我怕是真的得搬家了。

接下来我也没闲着,洗被单晒被子打扫房间,一忙就是一整天。

晚上才闲下来,坐在窗边画着设计稿。



林可的电话在此时打来。

「妙妙,你怎么又搬回去了?直接住我那里不好吗?。你不用担心我哥,他昨晚住在那里,只是因为他在附近的房子长时间没人住,在让阿姨打扫,今天他应该就走了。」

「没事的林可,我这里还能将就住。」

她接着劝说,在我保证后面再漏水就搬过去之后,才挂掉电话。

结束通话后,我的心里暖洋洋的。

我跟林可是在工作的时候认识的。

一开始是普通的同事。

只是我们兴趣相投,气场相合。

很快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不久前,我跟林可因为在工作中表现突出,被老员工们故意排挤,我们一合计,便一起将老板给开了。

失业之后,林可吃喝玩乐,随时准备继承部分家业。

我则利用之前工作一年累积下来的客户,接一些单子,在家里画设计图。

白天耽误了一点进度,晚上熬到凌晨两点才睡。

睡得正香。

脚上忽然一凉。

浑身一个激灵醒来,「卧槽!又漏了???」

我连忙拿过来一个盆子放在床上接水,然后将被子什么的抱走,放在旁边。

一边觉得自己惨,一边又觉得有点好笑。

该不该庆幸,这次好歹没漏在脸上。

漫漫长夜,我能怎么办?只能再去投奔林可了。

反正林可说了,林朗只在她那里住一天。

碰不到林朗,就不会尴尬。

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隔壁小区。

到了之后就准备进次卧睡觉。

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我敏锐地注意到,次卧的门是关着的,跟昨晚一样。

正常来说,没住人的情况下,门应该会开着。

保险起见,我决定今晚不睡次卧,睡林可的主卧。

我钻进被窝,抱住林可。

下一秒,浑身一个激灵。

怎么肥事?这紧实的肌肉,这熟悉的触感……

啪!

我打开灯,果然,又对上了林朗的死亡凝视。

这一次,我先发制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不是林可的被窝吗?」

「一而再再而三,苏妙妙,你该不会要说,这次也是巧合吧?」

林朗一副你装,你继续装的眼神,把我气得不行。

「不然呢?难不成我垂涎你的美色?」

「那是自然。还在大学的时候,你每天就看着我的脸流口水,那时候我就知道……」说着,林朗的语气微顿,沉默下来。

神色不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