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将自己活成了悲剧

将自己活成了悲剧

美人无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书,宁知成了逃婚女配,虽然原主结局并不凄惨,但也算是英年早逝,为了保住小命,她努力改写自己的炮灰命。书中记载着男女主活成了甜宠文,而自己这个炮灰女配,嫁入豪门后还设法逃婚,被抓住后,在豪门中艰难生存。洗心革面的宁知决定善待自己的自闭症丈夫,努力做一个贤妻良母。

主角:宁知,陆绝   更新:2022-09-14 12: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知,陆绝 的女频言情小说《将自己活成了悲剧》,由网络作家“美人无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书,宁知成了逃婚女配,虽然原主结局并不凄惨,但也算是英年早逝,为了保住小命,她努力改写自己的炮灰命。书中记载着男女主活成了甜宠文,而自己这个炮灰女配,嫁入豪门后还设法逃婚,被抓住后,在豪门中艰难生存。洗心革面的宁知决定善待自己的自闭症丈夫,努力做一个贤妻良母。

《将自己活成了悲剧》精彩片段

镜子里,女孩的五官精致,每一处都长得恰到好处,原本是颜色明艳漂亮的样子,却给人一种普通感,就连皮肤也有泛着暗黄,像是明珠蒙尘,失去了色泽,变得灰蒙蒙的,很普通。

照完镜子,宁知的目光再次落到手机上,里面有原主以前的照片,照片里女孩明眸皓齿,肤色白嫩,任谁看一眼都不能挪开眼。

宁知皱眉。

五官没有变化,为什么看起来现在的样子跟以前相差那么大?

宁知按下心里的疑惑,看着车子开进别墅里。

把小镜子和手机放回包包,她准备下车,下一秒,车门已经被人打开。

“ 二少夫人。” 管家神色着急,语气很快,“ 太太让你赶紧过去。”

宁知刚才在车上已经接到了电话,知道管家口中的二少爷,也就是原主的丈夫突然病发了。

她点点头,“ 嗯,进去吧。”

房间里,陆母看着脸色苍白,看着不断用头撞墙的儿子,她一颗心像是热锅里的蚂蚁,着急得不行。

“ 宁知回来了吗?” 她精致的眉头拧得死紧,满眼愁色。

佣人赶紧应声:“ 管家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二少夫人。”

话落,宁知进来了。

佣人惊喜,“ 太太,二少夫人回来了。”

陆母看见宁知,她语气着急,“ 你快去阻止小绝,别让他伤着自己。”

除了宁知,陆绝根本就不让其他人触碰他。哪怕对宁知有再多的不满,现在的情况,陆母也只能寄希望在她的身上。

记忆里,面前这位穿着优雅,保养得当的女人是陆绝的母亲宋雅,她很疼爱陆绝,最在乎的人也是陆绝。一直以来,她从没有因为小儿子有自闭症,有过半点的嫌弃和怨言。

宁知看向那个用头撞着墙的男人。

对方身形修长,他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卫衣,背对她,行为刻板地一下一下撞向墙面。

显然对方有过不少次这样的行为,以至于房间的墙全部贴上了墙面软包,软包外面覆盖着米白色的真皮,而里料应该是软棉花或者塑料,厚厚的一层,并不会让撞墙的陆绝受伤。

“ 你别站着发呆,赶紧阻止小绝。” 陆母催促着。

宁知回想了一下,陆绝有自闭症,从小干预,病情应该不严重,但不知道为什么,陆绝的自闭症一直没有好转,甚至在经历过一次被绑架后,他的自闭症更严重了,愈发地孤冷,完全拒绝所有人的触碰,将自己封闭在冷冷的硬壳里。

就连陆母,也没有办法与陆绝交流,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直到原主的出现,陆母发现,陆绝的目光会停留在原主的身上,也允许她靠近和触碰。

陆母又惊又喜。

后来,原主嫁给了陆绝。

在所有人的意料中,原主不喜欢陆绝,毕竟没有谁会喜欢一个有问题的人。

陆绝性格冷漠孤立,不爱说话,对身边任何人都不敢兴趣,不会关心身边的人,更不会理睬别人对他的关心和看法,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适合生活,更不适合过一辈子。

原主对陆绝的不喜和嫌弃,陆母看在眼里,却又无能为力,喜不喜欢这个问题是个人感受,陆母再强势,也勉强不了原主。

好一会儿,宁知敛了敛心神,她确定在记忆里,陆绝病发时并没有发狂或者伤人的行为,这才安下心,走向陆绝。

男人像是不知痛似的,一下一下用力撞向墙面,就算墙面贴了软包,这样不断地撞头,正常人也会晕,而陆绝却毫无所觉。

宁知无意中在网上看过关于自闭症的一些资料,大部分的自闭症患者会有痛觉迟钝的症状,对疼痛不敏感,但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危险的。

她走向他,尝试伸手去拉陆绝的手。

他的手指修长,手很凉,宁知刚握上,她看见陆绝的头顶突然弹出了一个白色的,气泡形状的显示框,里面有一朵形状可爱的黑云。

宁知以为自己眼花了,她用力眨了眨眼。

然而,她几次闭眼,睁眼,陆绝头顶上的气泡显示框没有消失,黑云依然漂浮在气泡里。

这是什么?

宁知转过头往陆母看去,对方神色着急地看着她,头顶上什么都没有,只有陆绝有这样的变化。

【是心情框。】

宁知的脑海里,突然响起的奶音,她惊愕地瞪圆了眼,谁在说话?

小奶音继续在她的大脑里响起:【黑云代表陆绝不开心,闪着电的黑云代表生气,小太阳代表开心。】

宁知震惊,陆绝的心情竟然能显示出来?

小奶音很认真地告诉她:【陆绝的自闭症变成了重度,他随时会自残,严重威胁他的人身安全。而你,被林恬恬选定为夺取光环目标,你身上的光环值已经是0。光环为0意味着,你的样貌会变成最丑的状态,同时也失去生命。】

宁知:“ 你说林恬恬选定我作为夺取目标,把我的光环全部夺取走了?”

她知道在书里,林恬恬是女主,而原主和陆绝都是炮灰,最后都会死,但这光环值是怎么回事?

【你已经死过一次,如果在三天后,你的光环值还是0,会再一次死亡。】

她听明白了,原主的光环被女主抢夺完,以至于原主死掉,她穿了过来。

宁知一阵无语,所以,她只有三天活命的时间?

小奶音继续告诉她:【只要你收集一颗小太阳,就可以从林恬恬身上夺回原本属于你的1%光环。】

宁知问它:“ 我收集小太阳,夺回光环,我就不用死?同时可以恢复美貌?”

小奶音:【对的。】

宁知:“ 如果要收集小太阳,就要哄陆绝开心?”

小奶音恨不得点头,【对!】

宁知皱眉,如果陆绝是正常人,这个任务并不难,但对方是自闭症患者,别说哄他开心,就连沟通,也是难题。

小奶音:【收集小太阳,还可以帮陆绝治病。】

“ 治自闭症吗?” 宁知这回更震惊了,自病症只能通过干预缓解,并不能治愈,“ 你有办法治陆绝?”

小奶音:【是你可以帮助陆绝。我的名字叫霸王,主人有问题可以随时呼叫我。】

说完,它消失了。

宁知有点想笑,它奶里奶气的声音跟霸王这个名字完全不搭。

这时,陆绝被她握着的手挣了挣,他停止撞墙,茫然地看向她。

宁知这才看清陆绝的长相。

陆绝长得很好看,他脸色有点苍白,眉目清俊,鼻梁挺拔,唇形极好的薄唇微抿着。

这样的颜值哪怕是放在娱乐圈,也很难有男明星能胜过他。

察觉宁知的靠近,陆绝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几秒,又快速移开。

宁知有点错愕,陆绝长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本该含情的眼睛却很干净,清透,目光跟正常人不一样,有点散,像是没有焦距。

原主并不喜欢陆绝,甚至是心底里有点嫌弃他,所以一直以来跟他的接触并不多。

宁知握紧陆绝的手,他没有挣扎了,他下移的目光落在自己被握的手上,像是软软的东西包裹他的手背,很舒服。

宁知试图跟陆绝沟通:“ 不要撞头,你哪里不舒服,能告诉我吗?”

陆绝头顶那个显示框里弹出的是黑云,霸王刚才说,黑云代表陆绝不开心。

书里对陆绝这个男配的描写并不多,只提及陆绝有自闭症,男主很关心这个弟弟的病情,在一年后,陆绝的自闭症严重得整天只呆在角落里,不吃不喝,最后自残而死。

而原主,如果不是因为被林恬恬夺取全部光环提前死去,她也会在一年后,因为跟其他男人逃离陆家,陆家认为是因为她的逃跑,导致陆绝的自残死亡,以至于原主被陆家打击报复,落得悲惨的下场。

陆绝低着头,没有应声。

对方现在是她续命的工具人,在情在理,宁知都不能不管他。

宁知转过头,她问陆母和佣人,“ 在陆绝病发前,他在做什么?有什么人接触过他,或者发生过什么吗?” 陆绝突然自残撞墙,应该是受到影响或者刺激。

佣人赶紧回答:“ 平常没有太太的允许,大家不能随意进二少爷的房间。不过,两点左右,小玲在走廊里打扫卫生,她应该没有胆子进入房间,打扰二少爷的。”

闻言,陆母厉声道:“ 让她过来。” 刚才她担心儿子的情况,根本没有关注其他。

在陆母的审问下,年轻佣人告诉陆母,她用吸尘器在走廊里清洁。

宁知沉默了一下,才开口:“ 你把吸尘器拿来。”

接着,吸尘机运作的声音响起,陆绝挣开宁知的手,他双手捂住耳朵,头再次撞向墙。

“ 快关掉,快关掉!” 陆母神色慌乱地让年轻佣人停止吸尘器的运作。

宁知拉住了陆绝,在他停顿的时候,她伸出双手,分别捂在他两侧的耳朵,“ 不怕。”

自闭症患者对人说话的声音,听而不见,不予理会,但有时候,他们会对某些声音敏感,焦虑。宁知听说过,有些自闭症患者会害怕雨声,有些对吹风机的声音很敏感,还有些害怕车鸣声。

而陆绝对吸尘器的噪音很敏感。

吸尘器发出的声音停了下来,宁知直视陆绝,松开捂着他耳朵的手,“ 没事了,原来你不喜欢吸尘器的声音,我以后不会让它吵到你的耳朵了。”

陆绝眼帘微颤,他飞快地看了眼宁知,又垂下眼帘。

宁知看见,陆绝头顶上的黑云消失了,只剩下白色的气泡显示框。

她有点惊讶,黑云这么容易消失了?那哄哄他开心呢?小太阳会出来吗?

想到这,宁知故意放温柔声音:“ 陆绝,你现在还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这副身体的声音很好听,从开口的时候,宁知就发现了,轻轻柔柔的,尾调有点打着转儿,让人酥了骨头。

可惜的是,她现在失去光环的样貌配不上这样勾人的声音。

陆绝没有反应。

宁知凑近他,温柔的声音往他的耳朵里钻,“ 你笑一笑,好不好?”

陆绝抬起眼眸。

男人穿着红色的卫衣,衬得肤色愈发冷白,他眉目深邃清隽,每一处浓淡恰好,完全长在宁知的审美上。她觉得,以前见过那么多的男明星和豪门子弟,外貌上没有一个能与陆绝相比。

宁知期待地看着陆绝的头顶,她想看看小太阳是怎么样的。

“ 变丑你。” 陆绝的声音很低沉,或许是因为很少开口说话,还有点沙哑。

宁知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是“你变丑”?

他在嫌弃她丑?

 


穿来前,宁知的外貌是绝对漂亮的,她哪里被人嫌弃过长得丑。

她瞪了陆绝一眼,小呆子迷迷糊糊,傻里傻气的,还知道她变丑了?

另一边,看见儿子被宁知劝阻,还回应了,陆母喜上眉梢,果然,当初她让宁知嫁给陆绝是对的。

交待宁知好好照顾陆绝,陆母离开了。

房间一片安静。

宁知看了眼沉默不语的陆绝,她开始打量周围。

房间很大,除了四面墙壁都贴了米白色的墙面软包,室内摆放的家具很少,白和灰的色调,冷冷清清,明明有女主人,却没有半点温馨的气息。

显然,原主没有把这里当作家。

房间外还有个大阳台,下午的斜阳落在阳台上,抹掉几分清冷。

宁知发现房间隔壁还有一个衣帽间,陆绝的衣服不在这里,而是放置在另外的衣柜。

从玻璃门看去,衣帽间里直挂着一些女式的衣服,数量并不多,宽大的衣帽间显得空荡荡的。

她突然有点怀念自己塞满当季流行新款裙子,包包,鞋子,还有首饰的衣帽间,那都是她的心头肉。

宁知打量完,正好看见陆绝往外走去,她连忙跟上去。

隔壁是一个书房,宁知跟在陆绝身后,宁知发现,他长得很高。

她现在的身高大概是一米六八,而陆绝比她高太多了。肩宽腰窄,穿着黑色裤子的两条长腿,是行走的凶器,让人难以忽视。

陆绝走到书架前,上面摆放着很多盒子,他拿起其中一个。

他走到书桌前,从盒子里倒出很多拼图,沾满书桌。宁知看了眼盒子,上面标注着1000块拼图。

宁知拿起拼图的原图,画的是一片深蓝色的星空,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星球,放眼看去,像是发光的小蚂蚁,她眼前一片缭乱。

陆绝闷头闷声,开始拼拼图。

宁知没有玩过这些,也能看得出这副拼图的难度,她质疑,陆绝能拼出来吗?

宁知对拼图不敢兴趣,她的目光落在陆绝的侧脸上,看拼图还不如看他的脸,棱角分明的轮廓,像是用心一笔一笔勾勒而出,就连微抿的薄唇也长在宁知的心尖上。

小呆子长得这么好看,也难怪他嫌弃她现在的颜值。

宁知摸了摸脸,她现在的五官很精致,看上去却很普通,像是蒙上一层纱布,灰蒙蒙的,完全不起眼。

还没有碰上林恬恬,对方在她心里已经是死敌了。

对女孩子来说,样貌可重要了,林恬恬不仅是夺取了样貌,还有寿命,宁知光想到林恬恬这个名字,就忍不住想要骂人。

她现在只剩下三天时间,如果在限定内,没有收集到一颗小太阳,换取回1%的光环,她就要死了。

这样一想,宁知再看向陆绝的目光炙热,又亮眼。

他哪里是工具人?他是她的救命恩人!

可惜原主对陆绝并不关注,在记忆里,并没有关于陆绝的兴趣爱好,又或者是喜欢吃的食物。

看着陆绝专心拼图的样子,宁知搬来一张椅子。

她坐在陆绝的身旁,她笑盈盈地开口:“ 陆绝,我帮你一起拼吧,两个人合作,效率会快很多。” 他一个人多无聊啊,她陪着他,他肯定会开心。

陆绝低着头,神色专注,并没有回应宁知的话。

宁知随手拿起一块拼图,她对比着原图,想要找这块拼图的位置。然而这个星空图看上去哪哪都一样,好像放在哪里都行。

宁知找了个大概的位置,把拼图放下去。

“ 错了。” 男人低哑,沉闷的声音响起。

陆绝将她放下的拼图拿开,放到另一个位置。

宁知又拿起一块,她再三确定,才把图块放在角落的位置。

“ 错了。” 陆绝又去纠正宁知的错误。

她放下第三块,又一次被陆绝纠正。

宁知瞪圆了眼。

“ 你怎么知道我放错了?明明都一样。” 宁知的话刚落,转眼看到陆绝头顶上的显示框里弹出了一朵小黑云。

宁知哪里还敢有意见?为了活命,她可卑微了,“ 哎,是我放错了。”

小太阳没有出来,反而被她招来了一朵黑云。

陆绝没有哼声,也没有理会宁知,他继续拼拼图,宁知只能无聊地玩自己的头发。

原以为自己要在书房里陪着陆绝耗费几个小时,却不料,才一个小时,陆绝竟然把拼图完全地拼出来了。

宁知震惊。

刚才拼图的时候,陆绝一眼也没有看原图,宁知对比了一下原图,就连最复杂的几个地方,也没有出错。

这样的星空图,就算是对比着拼,上千块的数量,已经很有难度了,陆绝却一眼也没有看。

陆绝把原图记下来了?

宁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冷白的侧脸线条分明,唇角微微抿紧,严肃又刻板。

她想起,在自闭症患者中,有少数部分患者的智商惊人,他们被称为沉默天才。

陆家宅子的面积很大,周围的装横奢靡华丽,却没有半点俗气,能看得出陆家的世家底蕴。

佣人赶紧上前去接林恬恬手里的外套,“ 大少夫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林恬恬点点头,“ 宁知呢?”

佣人语气恭谨,“ 今天二少爷病发了,二少夫人在照顾他。”

“ 病发?” 林恬恬没想到,最近陆绝病发的次数这么频繁,“ 我先上楼休息。”

“ 好的,晚饭的时候,我会通知大少夫人的。”

看着林恬恬离开,佣人满脸的艳羡,她忍不住对着另外一个佣人惊叹,“ 大少夫人太好看了,她刚才看着我,我差点忘记呼吸。”

“ 大少夫人对我笑了一下,我也看愣了眼。”

旁边的佣人附和着,“ 不过,你有没有发现,大少夫人不光皮肤变白了,五官越看越觉得精致,就连身材也前凸后翘,比以前丰满了很多,越来越像刚嫁过来那时候的二少夫人?”

“ 大少夫人和二少夫人是表妹关系,两人长得有点像并不奇怪。而且大少夫人嫁给大少爷,过得幸福,变得漂亮,反倒二少夫人嫁给二少爷,整天死气沉沉的,一点气质也没有,越看越普通。”

“ 你说得对,就是这样子......”

晚饭的时候,宁知陪着陆绝下楼。

她终于看到了书里的女主,林恬恬。

对方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嘴角含笑,仪态温雅,一张脸漂亮又耐看。

宁知眯了眯眼,她走过去。

在她的记忆里,以前女主林恬恬的样子只是长得清秀,但后来,对方逐渐变得漂亮,皮肤越来越白,五官变得精致,整个人美得亮眼。

近看,林恬恬对比起以前,像是在她小清秀的基础上开了十级美颜。

虽然林恬恬现在的样子依然比不上原主原本的美貌,但原主以前的颜值是顶级的存在,就算林恬恬拿走一半,也足够漂亮了,更不要提林恬恬把原主的光环全部夺走。

对这些改变,众人以为林恬恬过得幸福,还花大价钱装扮和保养。

这就是光环的作用。

与林恬恬相反,宁知像是被夺取了养分的鲜花,逐渐枯萎,皮肤变黄了,原来精致的五官,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普通,一点也不起眼。

穿来前,宁知不光一张脸完美,身材,浑身上下每一处也是美的,就连头发丝也被她保养得油光水亮。刚才,她发现她的发尾竟然枯得开叉了!

对于爱漂亮,爱美的她简直是惊天暴击。

宁知把霸王喊了出来:“ 你说我是女主夺取光环的目标,如果我收集小太阳夺回光环,下一秒女主又把我的光环抢走怎么办?那我岂不是白忙活?”

霸王赶紧解释:【通过小太阳换取回来的光环,林恬恬是没有办法再次夺取的。】

宁知:“ 林恬恬夺取不了我的光环,她会不会换夺取目标,祸害其他人?”

【林恬恬只有一次绑定目标的机会,她选定了你,是不能更换目标的。】

宁知已经无力吐槽,“ 我从陆绝的身上收集小太阳,会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宁知自认不是善良的人,但她不愿意像林恬恬那样,为了私欲,对其他人造成伤害。

霸王义正言辞:【收集小太阳不会伤害陆绝,反而以后对陆绝有很大的帮助。】

宁知这才放下心。

“ 小知,我听说陆绝下午又病发了,你没事吧?” 林恬恬打量着宁知。

今天她最后一次夺取了宁知身上的光环,她看得出,宁知身上的肤色再次变得暗沉无光,脸色暗黄,就连以前漂亮的黑眸,也失去神采。

而她的美貌更胜了一级,就连皮肤,也光滑细腻,旁人看了都艳羡不已。

这些,以前全部都是宁知的,她记得自己在梦里,有多希望成为美得耀眼的宁知,她只能暗暗羡慕,心里怄气,现在不一样了,她成了众人羡慕的对象。

林恬恬心里开心,喜悦溢上眉梢,一张脸愈发光彩照人。

宁知看得碍眼,她语气很淡,“ 我能有什么事?”

林恬恬递了一个她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的眼神给宁知,“ 小知,你辛苦了,今天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你今晚可以找我倾诉。”

每次宁知对陆绝厌恶,忍受不了在陆家的生活,她就会找林恬恬倾诉。

宁知觉得好笑,原主就是这样被林恬恬几句话哄得把她当亲姐妹,当最信任的人吗?

宁知再次问霸王,“ 林恬恬是通过什么办法夺取我的光环?”

霸王:【主人好聪明,你看到她脖子上的项链吗?就是它帮林恬恬从你身上吸取光环,你过得越不好,越不开心,它越能吸取你的光环。】

宁知看向林恬恬,对方的脖子上带着一条红绳的链子,跟她精致的穿着很不搭,红绳绑着一小块温润的白玉莲花吊坠,应该就是这块玉。

霸王的小奶音很是骄傲:【主人放心,只要你把光环全部拿回来,她的玉没有光环滋养,就会碎了。】

宁知嘴角翘起,“ 好。”

晚饭后,林恬恬想要找宁知谈心,“ 小知,我明天没有工作安排,今晚有很多时间,你有什么要向我倾诉吗?”

她最喜欢听宁知抱怨。

“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宁知懒得搭理对方,她跟着陆绝回房。

夜色渐浓。

宁知把枕头从沙发挪到了大床上,原主嫌弃陆绝,这么久以来,一直不愿意跟陆绝同床,而是睡在沙发。

宁知躺落在素灰色的大床上,她不想像原主那样,每晚睡沙发。

穿来前,她家世好,从小被娇养大,根本委屈不了自己睡沙发。而且,小呆子不愿意跟她说话,更不愿意多看她一眼,她完全不需要担心他会对她做什么。

这时,洗手间的门打开,陆绝穿着一身红色的睡衣走出来。

宁知眼前一亮。

陆绝的肤色冷白,长得清俊,加之身姿修长,穿着这一身红色的真丝睡衣,帅得像妖孽。

“ 你洗完澡了?”

宁知刚开口,转眼看见陆绝走到床边。

他看着自己被霸占的大床,清俊的脸板着,薄唇抿紧,直愣愣地看着她,而他头顶上的显示框里,弹出一朵黑色大大的,闪着电的云。

他生气了。

 


宁知发现这个显示框的好处了,她能随时知道陆绝的心情

“ 从今天开始,我要睡在床上。” 宁知看着陆绝的眼睛,对方很快又垂下眼帘,“ 我跟你一起睡。”

陆绝的唇抿得紧紧的,头顶上的黑云好像变大一点。

他这是更加生气了?

对部分自闭症患者来说,他们不愿意自己的领域被打扰,一直以来陆绝都是自己一个人睡,宁知的突然靠近,一时之间,他很难适应和接受。

宁知挪动枕头,让出大部分的位置,“ 陆绝,沙发硌得我浑身发疼,我每晚都睡不好,我要睡床。”

所以,她不会委屈自己,就算他生气,她也会坚持睡在床上。

陆绝长得帅气,却顶着这样的闪电黑云,很可爱,宁知哄他,“ 我们一人睡一半床,我睡觉很安分的,不会碍着你。”

陆绝低垂着眼帘,浑身的气息很冷,像是在抗拒。

还是不愿意吗?

宁知眨了眨眼,她钻进另一张被子里,床有点硬,没有她以前的柔软,她调整一个最舒适的位置,“ 我要睡了。”

既然不习惯,那就逼迫他习惯好了。

宁知闭上眼睛,她觉得自己有点坏,像是欺负乖孩子的恶人。

房间里很安静,柔和的灯光落在身影孤冷的陆绝身上。

好一会儿,宁知感受到身旁的位置微微下陷,耳边响起衣服被子摩擦的细碎声。

她侧过头看去。

陆绝在床上躺落下来,他盖上被子,身体躺得笔直,然后闭上眼睛。

灯光下,陆绝眼帘微颤,他的眼形好,眼帘薄薄的,很好看,而他头顶上闪着电的黑云还没有消失。

宁知有点想笑,就让他生闷气吧,明天醒来再哄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一片静谧。

身旁传来淡淡的馨香,陆绝缓慢地睁开眼睛,他漂亮的桃花眼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安静地闻着,胸口处有点暖,有点痒,感觉很奇怪。

他喜欢这种香味。

安静的夜里,宁知没有看见,陆绝头顶上闪着电的黑云消失了。

灰蒙蒙的天被朝阳掀开一角,金碎的光映落窗上。

宁知被洗手间开关门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看将陆绝洗漱完回来,他额前的刘海杂乱地往上翘起一缕,显得呆呆的。

陆绝走到衣柜前,打开了柜门。

宁知望去,看见满衣柜都是红色的衣服,只有一两件黄色的,扎眼得很。

宁知:

他是有多爱红色?

但不得不承认,陆绝很适合穿红色,他肤色冷白,穿着红色的衣服确实好看。

陆绝低头解睡衣的纽扣。

他的手指修长,慢动作地解着衣纽,配着一张清俊的脸容,让人有种视觉上的享受。

睡衣脱下,陆绝上身光着。

眼一亮,宁知瞬间没有了睡意。

陆绝看起来纤瘦,脱掉衣服后,身材却很有看头。

哪怕只从侧面看去,她也能看到他隐约的肌肉线条。

陆绝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红色的恤衫,从头套上。

宁知丝毫没有偷窥的羞耻,不光男人喜欢看美女的身材,女人也喜欢欣赏男人的身体。陆绝不仅有身材,还有颜值,简直让她赏心悦目。

陆母起得很早,宁知下楼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坐在沙发上。

陆母穿着优雅,一头卷发梳得没有半点杂乱,她保养白皙的手上戴着火红的宝石戒指,手腕戴着一只泛着润泽的帝王绿手镯,深有豪门夫人的贵气。

此时的她,与昨天下去担心儿子,神色慌乱的母亲形象完全不同。

宁知走过去,她在客厅里没有看到陆绝。

宁知进入角色很快,她坐落在陆母的斜对面的沙发上,“ 妈,早。”

“ 起来了?华嫂在准备早餐,待会就好。” 经过昨天下午的事,陆母对宁知少了几分冰冷。

宁知的生命只剩下两天,迫在眉睫,她不得不抓紧时间哄陆绝开心。

这样想着,她挪动位置,亲亲腻腻地走到陆母身旁坐下,“ 妈,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从小到大,宁知长得漂亮勾人,小嘴巴甜,会哄人,深受长辈们喜爱,所以,她并不害怕跟长辈打交道。

“ 你有什么想问的?” 陆母放下手里的杯子,有点惊讶今天宁知的反常,往日她都是冷着脸不哼声,像对陆家有深仇大恨的模样,更别说这样亲近她说话。

“ 我想问问,陆绝平常喜欢吃什么?我想为他做点吃的。” 她对陆绝的爱好一无所知,只能请教陆母。

听到宁知的问话,陆母更惊讶了,不由看向她,宁知眼里含笑,一脸真诚,仿佛她是认真的,并不是开玩笑。

当初选定宁知嫁入陆家,不光是因为宁知能接触陆绝,同时也因为她长了一张绝美的脸,跟陆绝很相配,两人以后的孩子,必定是最好看的。

然而,宁知嫁过来后,一张脸越看越普通,她也没有尽妻子责任,整天对陆绝冷脸,不得不说,陆母对宁知很失望。

“ 为什么突然想给他做吃的?” 陆母不放过宁知脸上的任何表情,“ 陆家备有这么多厨师,不需要你进厨房。”

宁知很会看眼色,当然知道陆母对她的态度。

她并没有退怯,而是有点不好意思道:“ 昨晚我惹陆绝生气了,想亲手做点吃的哄哄他开心。”

她没有撒谎,小呆子对她睡他的床,可生气了。不过今早她发现他头顶上闪着电的黑云已经消失,他自己生闷气,自己气消了。

可爱得不行。

陆母再三认真观察宁知的神色,她并不像演戏。

“ 也不知道陆绝喜不喜欢吃甜的。” 宁知低喃。

闻言,陆母脸上带了笑意,“ 他喜欢吃甜,但不能经常吃。”

不管宁知有什么目的,她愿意亲近陆绝,为陆绝花心思,这都是陆母愿意看见的。

宁知笑着开口:“ 正好我会做一款小点心,我会控制甜度。”

陆母点点头,“ 小绝有很多东西不能吃,需要忌口,你做之前问一问李师傅,小绝的主要饮食都是由他负责。”

宁知笑道:“ 那太好了,我去向李师傅请教。”

这时,穿着红色恤衫的陆绝从门外走进来,刚开春,早晨还带着凉意,而他的额上沾满了汗。

“ 这孩子,怎么出这么多汗,赶紧上楼换衣服,免得感冒了。” 看见儿子晨跑回来,陆母着急上前。

陆绝对陆母的关心视而不见,听而不应,他直接走上楼。

陆母像是习惯般,注视着儿子上楼的背影,直到看不见,她才坐回原位。

宁知收敛回眼神,就算陆绝有自闭症,但没有一位母亲,是不爱孩子的。

她突然想到霸王的话,它说过,陆绝的自闭症能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宁知是在书房找到陆绝的。

穿着红色卫衣的陆绝坐在屏幕前,神色专注地敲打键盘,宁知发现,陆绝不光一张脸长得好看,就连他的手,也长得好,修长,指骨分明。

屏幕上全是代码,只一眼,宁知确定是她看不懂的东西。

记忆里,陆绝不喜欢跟人接触,却很喜欢跟电脑打交道,原主对陆绝的关注不多,宁知只知道陆绝有参与陆氏集团的产品研发,之前他每天会去陆氏集团上班,那里有他个人专用的办公室。

但从陆绝的自闭症加重后,他不愿意外出了。

为了讨好陆绝,宁知花费心思做了些玫瑰糕,小小的一块,漂亮的花瓣形状,晶莹剔透,中间夹着红色的玫瑰花酱,小巧精致,软糯香甜。

这是她唯一会做的甜点。

陆绝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脑屏幕,对她的出现没有反应。

宁知耐心得很,她凑近陆绝,声音低低柔柔的,很悦耳,“ 陆绝,我特意为你做了小点心,你要尝尝吗?”

敲打键盘的手停下。

宁知唇角翘起,她没有猜错,他喜欢耳边的柔声。她放轻了声音,在陆绝耳边低语,他才有反应。

“ 尝尝我?” 陆绝低哑的声音响起,他垂下的眼帘微颤着。

如果宁知不是上网了解过自闭症患者说话的方式,听到陆绝的这话,她必定要误会了!

“ 对,你可以尝尝。” 宁知拿起小银叉,夹起一块玫瑰糕,她放在陆绝的眼底下,“ 你自己吃,还是希望我喂你?”

陆绝抿唇,好一会儿,他才回道:“ 自己,自己。”

“ 好。” 宁知把小银叉塞到他的手里,收回手时,她故意用指尖坏坏地在他的手掌心划了一下。

她就是欺负他乖,欺负他呆,欺负他不会反抗。

陆绝的唇抿得更紧了。

宁知忍住笑,“ 快吃啊。”

陆绝闷声把那一小块的玫瑰糕放进嘴里。

玫瑰糕晶莹透亮,软糯绵绵的,中间的玫瑰花酱不会甜得发腻,咀嚼间,舌尖全是花香。

宁知期待地看着他,“ 好吃吗?”

陆绝不应声。

宁知凑近他,低声问着:“ 陆绝,好吃吗?” 她伸出指尖,把沾在陆绝唇边的玫瑰花酱蹭去。

陆绝被惊得一愣。

转眼间,宁知看到他头顶上的显示框里,弹出了一个小太阳。

小太阳发着金色的光!

小小的一个,有点像天气预告里的小太阳图标,但这个更可爱。如果小太阳是实物,宁知恨不得伸手去戳一戳。

是她做的点心太好吃,陆绝觉得很满意?

终于看到小太阳,宁知要开心疯了!

她赶紧把霸王喊出来:“ 我要怎么收集陆绝的小太阳?”

霸王同样激动:【主人,你只要碰一下陆绝的身体,小太阳就会属于你,你可以把小太阳收藏起来,也可以用小太阳交换回被林恬恬夺取的光环。】

“ 交换光环!” 她只剩下一天就要死了,必须拿回光环,可惜的是,一个小太阳只能换取回1%的光环。

接着,宁知再次凑到陆绝的耳边,声音轻柔,还带着一股子甜意,“ 你喜欢吃的话,以后我常做给你吃。” 话落,她的唇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陆绝的耳尖尖。

一瞬间,陆绝头顶上又弹出了一个小太阳。

竟然变成了两个!

宁知按住狂喜的心,看来陆绝超级喜欢她做的玫瑰糕。

“ 好吗?” 她又轻轻碰了一下他的耳尖。

转眼,两个小太阳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宁知弯了弯唇,把小太阳交给霸王,“ 我要换2%的光环。”

得到小太阳的霸王比宁知还要激动,它小奶音颤颤的:【好的,主人。】

宁知走到镜子前,她紧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眨眼的时间,她脸上的肤色好像白回来一点,眼睛好像也有神了一点,不再那么呆滞,死气沉沉。

宁知看了看头发,就连她的发尾,开叉也少了。

果然有效果!

她不停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恨不得一次把光环全部夺回来。

过了好一会儿,她确定其他地方都没有变化,才死心。

回到书房里,再看向眼帘微颤,耳尖透红,安安静静地吃点心的陆绝,宁知目光晶亮,能让她恢复美貌,还能让她不死,这是什么人间宝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