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我才是幕后大佬

修仙我才是幕后大佬

末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阳穿越了,他来到了一个修仙世界,非常不幸的穿成了一个没有灵根的废体,拜师没人要,系统每天只教给他一些没用的技能,武艺没精湛,琴棋书画的能力却出类拔萃。但是如今系统却把他给抛弃了!他在小河边已经吃了三天的鱼,没有系统的日子简直无聊至极。可是突然有一天他被告知自己已经无敌,各路修仙者争相登门拜访讨教,这是什么情况?

主角:姜阳,陈末   更新:2022-07-16 16: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阳,陈末 的武侠仙侠小说《修仙我才是幕后大佬》,由网络作家“末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阳穿越了,他来到了一个修仙世界,非常不幸的穿成了一个没有灵根的废体,拜师没人要,系统每天只教给他一些没用的技能,武艺没精湛,琴棋书画的能力却出类拔萃。但是如今系统却把他给抛弃了!他在小河边已经吃了三天的鱼,没有系统的日子简直无聊至极。可是突然有一天他被告知自己已经无敌,各路修仙者争相登门拜访讨教,这是什么情况?

《修仙我才是幕后大佬》精彩片段

山高林森,流水潺潺,泉池袅袅。

姜阳渔钓池边。

渔框中,三三两两数只青苗。

这是被系统抛弃的第三天。

眼见得天空中修仙者御剑横空,耳听得狂雷炸起,风卷尘沙。

他也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这般潇洒,但在三天前彻底断了念想。

本身就没有灵根,去拜师没人要,系统也把他给抛弃了。

越想越忧伤的姜阳,便连有鱼咬杆都忘记了收线,任由青鱼吃光钓饵。

在姜阳身旁,一只小可爱正摇头晃脑垂涎着渔框中的三两青苗。

小可爱似鹿似狗,端的是十足怪异。

这是姜阳早些日子去山里打猎时无意遇到的,当时小可爱被雷劈的外焦里嫩,姜阳抱着它回家包扎上药,愣是给救了回来,自此它就一直跟在姜阳身边。

有好事者说它是麒麟,但姜阳没有放在心上,麒麟有鳞甲有利爪,有外露尖牙,小可爱全然没有这些,只是外形有些相似而已。

失神良久后,姜阳回过神来,将已经没有钓饵的线收上来,扛着鱼竿提起渔框。

“走,做饭吃去。”

小可爱在旁手舞足蹈,显然十足期待。

回到前院,姜阳熟练的杀鱼去鳞,用泉水冲洗干净,取来自己种的生姜大料,煎制过后,小锅慢炖。

这些青鱼很美味,但却跟普通鱼大为不同,需要小锅慢炖,熬煮很久,否则肉很硬,无法下嘴。

这也是为啥小可爱垂涎欲滴,却不肯生吃的原因。

在这等待熬煮的过程中,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之后伴随着一声戾啸巨响,尘埃落定。

姜阳缩了缩脑袋,抱着小可爱眺望窗外。

“这世界真危险,不知道又碰上了什么大佬争斗,我们得藏好,苟着,以免波及池鱼。”

小可爱似懂非懂的昂着头。

过不多久,门口响起敲门声。

姜阳好奇的打开门,正发现一男子浑身染血的趴在门口,手里还死死的抓着一个木盒子不放,一把剑笔直插在他后腰处。

姜阳吓了一大跳,赶紧把人给抬进来。

“咦,怎么伤成这幅模样,都黑了。”

好在这些年系统教的医术烂熟于心,还得了个医圣的称号。

姜阳把人抬进来后,拿出系统奖励的全套手术器具,给这人把剑取了出来,顺手切掉黑色的烂肉包扎起来。

救治过后,姜阳擦去额头汗水,把注意力放在木盒上。

哪怕是伤成这样,哪怕是取剑时痛的面容扭曲,他仍旧死死抓着木盒不放。

这让姜阳很好奇,这木盒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让人这么重视。

“喵喵喵!”

他刚准备去拿木盒,那边小可爱就喵喵叫了起来。

说来也奇怪,这货似鹿似狗的,叫起来却像只猫。

姜阳回头看了眼,小可爱正用“小手”撩拨着炖锅。

就像是在说“肚子饿”一样。

姜阳无奈一笑。

“好了,知道,咱们开饭。”

吃饭过程中,姜阳时不时看着昏迷的男子。

“哎,伤成这样,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醒。”

不管是医圣还是神医,从鬼门关把人拉回来,总还得他自己能挺过来,不然什么都是白搭。

吃完饭,小可爱一蹦一跳的来到男子身旁,左嗅嗅右瞅瞅,不时还拿“小手”扒拉。

直到发现被取下来的剑后。

“嘶,嘶,嘶!”

小可爱发出连续不断的嘶嘶声,就像是猫哈气一般。

姜阳不明觉厉走去,把这柄黑到发紫的剑拿起来仔细端详。

小可爱眨了眨眼睛,围着姜阳转着圈。

此时剑中正不断的散发着魔气,隐隐似有厉鬼爬动,只不过在触碰到姜阳后,便跟火碰上水一般,迅速消融,在哀嚎与不解中化作飞灰。

当然,这些都是小可爱的视角,姜阳全都看不到。

在他眼里,这剑除了黑到发紫外,没有任何异常。

姜阳不解的看着小可爱。

“怎么了?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就一把破剑而已。”

小可爱翻了个白眼,随后傲娇的甩了甩尾巴,用屁股对着姜阳。

姜阳为之苦笑。

这时旁边传来动静。

“咳咳!”

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躺在地上的男人苏醒过来。

在浑浑噩噩中道:“水,水。”

姜阳随即给他递来一碗水。

水入喉,迅速化作灵气融入其五经八脉中,让其周身伤势完全缓解。

男人满脸惊愕:“这......液化灵水!”

姜阳不懂他在说什么,这水就是从泉眼那边弄来的,什么鬼液化灵水,简直是扯淡。

男人喝完水后,坐直身子,先看到姜阳,眉头微皱。

“竟只是一凡人?”

随即他扫视四周,周围流水潺潺,自那泉眼而生的灵池水,环绕别院而转,自成循环。

而后他看向门框,上面贴着两幅姜阳兴起时提的字。

那是姜阳感叹这个修仙世界时特意作的七言诗。

“梦回千转觅人间,仙人摇身抚世人。”

“我自天行道归来,终盼得寻长生路!”

一时间,他只感觉道蕴冲击五窍,宛如白日飞升!

这七言提字,完全就是化凡之路啊!

他颤颤巍巍朝姜阳道:“前,前辈,您,您......”

姜阳温和笑道:“说什么前辈,我姜阳就是一凡人而已,你应该是修仙者吧。”

男人闻言,连忙站起来躬身道:“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微末小道而已,姓陈名末,出自丹阳宗剑鸣山。”

开玩笑,在这样的人面前,他哪儿敢自称修仙者。

刚说完这话,陈末突然注意到姜阳手中的剑。

他前日取得重宝,被魔修追赶,虽将其毙杀,却也被这魔剑贯穿腰腹。

这魔剑名曰鬼陨,他亲身经历过此剑的恐怖,内里有万千鬼灵,中者犹如千刀万剐,若是凡人,哪怕只是触摸也极易被鬼灵腐蚀心智,沦为杀戮机器。

可此剑被姜阳拿在手中,却乖巧异常,那些鬼灵不敢越雷池半步,连主导一切的魔灵都像只灵猫一般温和。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毕竟魔陨剑品级虽高,却也只是上品魔器,元婴境的修仙者也能掌握。

重点是他无意瞥见正在蹭桌腿的小可爱。


陈末在宗门藏经阁看过,认出小可爱是什么。

小可爱是龙麟异种,是天道不容之物!

它出世必遇雷劫,若能存活至觉醒时,便可同时掌握龙与麒麟的天赋神通,威能堪比上古荒兽。

虽然无法断定它是否已经觉醒,但那不重要,一头活着的龙麟异种,觉醒是迟早的事情!

陈末脑海中炸雷迭起,他于此确定,眼前之人必定是化凡隐居的绝世高人,是顶级大佬,若非如此,怎可能让龙麟异种跟随,怎可能逆天而为,让这异种活着!

碰上这种情况怎么解?那就奔着一个字去!

“舔”使劲舔。

修真界不是没有过诸如此类的传说,比如某些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世外高人,他们的修为无法再靠修炼提升,便化身凡人,感悟化凡之道,自比天道以天地为棋局,挥洒滔天之力。

而能够成为此等人物棋子的人,只要表现出足够价值,不成为弃子,那便必定成就不凡。

比如当世问鼎强者,被誉为秦汉仙朝无上尊皇的殷华圣上,相传当年便是有幸偶遇化凡圣人,成为圣人撩动天下棋盘的棋子,得无上造化,跨入问鼎至高境界,距离白日飞升也不过咫尺之遥!

修仙界分为七大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婴变,问鼎,陈末而今也不过刚刚跨入筑基后期,问鼎之境于他而言遥望不可及,但眼下机缘便让他看到了希望!

在陈末心中想象万千时。

姜阳心动不已。

他听过丹阳宗的名号,那剑鸣山更是如雷贯耳。

在秦汉仙朝境内,有着万里疆土,四大界域。

其内宗门无数,宗门品阶有六品之分。

一品到三品皆是杂鱼,而达到四品,便有元婴强者坐镇,拥有镇守一方的权限。

这丹阳宗便是四品宗门,剑鸣山更是丹阳宗上峰栾道的翘楚,那唯一的元婴强者便出自剑鸣山!

姜阳心念一动,便即问道:“陈末,敢问你现在是何等修为?”

陈末闻言,立即恭敬回答:“小道现在修为是筑基后期,而今困于瓶颈不可破!”

姜阳心神一动,大呼:“这就是大腿啊,妥妥滴大腿,筑基后期的大腿!”

在姜阳的认知中,山下的元霖镇镇守的修仙者好像也不过筑基初期,看他牧守全镇居民的模样,简直吊炸天,眼前这陈末可是筑基后期,吊打山下的镇守修仙者!

陈末见得姜阳脸色变幻,只当姜阳是在考虑他这点微末道行是否能成为棋子,为表现自己,立即出言道:“前辈......”说完发觉不对,眼前大佬在化凡,他不能以前辈相称,赶忙改口。

“先生,陈末不才,虽然就这一身微末道行,可却乃剑修,剑势已然大成,今日与魔修一战,他乃金丹中期,却仍旧被我凝剑所杀!”

“在剑鸣山中,我是潜龙榜排行第一的剑修,我师尊奉我为亲传弟子!”

“便是那魔剑鬼陨,我也能用剑势与它抗衡片刻,那魔剑鬼陨就是先生手中的那把剑。”

陈末疯狂的讲述着自己不凡,为的不是其他,就是想着能让眼前的世外高人认为自己有做棋子的资格。

没办法,就这么一点微末道行,想要让高人看重,只能拼命说自己的潜力。

姜阳听着陈末自吹自擂,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在他印象中,但凡修仙者都是傲然物外,言语淡漠,哪儿有这么拼命表现自己的,而且还说他手里这把剑是魔剑鬼陨,他运用剑势才能抗衡片刻。

这剑黝黑黝黑的,也不是很锋利,就算用来砍柴都得改造一番才行,能有什么用。

还有说什么筑基后期斩杀金丹中期的魔修,对于那魔修,姜阳也有所耳闻,比如山下的镇守修仙者,连打同为筑基境的魔修,都需要找帮手,这陈末越阶打魔修还能斩杀?

姜阳直觉这陈末十有八九在胡吹神侃,抱大腿的心思也歇了。

不过好歹是个修仙者,也不能怠慢了他。

姜阳似是而非的点头笑了笑道:“嗯,想不到阁下是如此人才,失敬失敬。”

陈末一听姜阳这么说,心里当即知道事情不妙,这是高人不满意啊!

他心中焦急,左右想了想,突然想起手里的木盒来。

这木盒是他奉师命,前去乾元山上古遗迹中取得,木盒是采用经纬灵木所制,上面还有乾坤咒封锁,他无法打开。

现在高人看不上自己这点微末道行,那就得靠舔功了。

自己手里头没什么能拿出手的东西,唯一的灵剑也在跟魔修的战斗中毁掉,就剩下这个木盒。

陈末咬牙道:

“先生救命大恩,陈末无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