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九零年代我把垃圾变成宝

九零年代我把垃圾变成宝

落花叮咚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二十一世纪顶尖学府的机械狂人宁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觉醒来之后,竟然重生回到九十年代了。九十年代,遍地是黄金,赚大钱?走上人生巅峰?嫁给高富帅?想什么美事呢!宁绯刚一穿越过来就被自己的亲爹给卖了,她只能带着拖油瓶弟弟靠捡垃圾为生。不过还好,她捡到什么都能修,带着弟弟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可是,捡到个“坏人”,她可不会修……

主角:宁绯,沈星辞   更新:2022-07-16 16: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绯,沈星辞 的武侠仙侠小说《九零年代我把垃圾变成宝》,由网络作家“落花叮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顶尖学府的机械狂人宁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觉醒来之后,竟然重生回到九十年代了。九十年代,遍地是黄金,赚大钱?走上人生巅峰?嫁给高富帅?想什么美事呢!宁绯刚一穿越过来就被自己的亲爹给卖了,她只能带着拖油瓶弟弟靠捡垃圾为生。不过还好,她捡到什么都能修,带着弟弟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可是,捡到个“坏人”,她可不会修……

《九零年代我把垃圾变成宝》精彩片段

夕阳渐落,垃圾场里的垃圾被烘烤了一整天,味道格外上头,墙外有人路过都能被呛得直呕,但墙内却有一高一矮两个干瘦身影在垃圾堆里穿梭。

“姐,你说这蟑螂吃着啥味道啊?”

宁小天盯着墙根的蟑螂眼冒绿光,整个垃圾场就这玩意最多,要是都抓起来怎么也能够吃好几顿的了!

“......趁早打消你的念头,那玩意不能吃。”宁绯拉紧弟弟的小手,将他拽离了那里。

她也知道这孩子是饿疯了,可是她身为一个21世纪的大学生,就算穿越到这个缺衣少食的90年代,该坚守的底线也决不能放弃!

她刚穿来的时候,就遇到那个脏心烂肺的烂赌鬼的爹要把她和弟弟卖了,她心一狠就带着弟弟逃跑了。

辗转从农村来到县城三天了,要是再不淘到点东西卖钱,她们俩就会活活饿死!

“当啷”

鞋尖碰到了金属,发出独特的声音,宁绯的眼神立刻就亮了!

俯下身子用脏手扒开上面的垃圾,同时小心的保持着自己的平衡,这垃圾山可不是闹着玩的,要真是不小心陷进去了,小命就没了。

东南角那的大老鼠就曾拖出来过一根白森森的骨头,她很希望不是人的......

“摸到了!”

宁绯将那金属质感的东西拽了出来,东西不大、圆圆滚滚,竟然是个收音机?

乖乖!这附近她扫荡了不下十遍,竟然漏了这种大货!

痛快的用捡来的小螺丝刀拆开检查了一番,发现只是电池扣松动了而已,只需要用铁片固定住,就跟好的一样!

“姐,这是啥啊?也不能吃......”宁小天失望极了。

“修好了卖了它,姐让你吃鸡腿!”宁绯放声大笑,这玩意在这个年代也算是家用电器呢!

但笑得太投入,猛的一回气,臭气顺着口腔灌了进去——

“呕!”

淦!垃圾场这臭味迟早把她也腌入味了。

收获颇丰,宁绯正准备走,结果就听见汽车轰油门的声音!

省城的垃圾车!这声音她一定不会认错,毕竟只有那辆车的玻璃松动成那样还不修,离着老远就听见玻璃嘎啦嘎啦的响。

把收音机小心揣在挎包里,做贼似的左右看看,这才朝着‘卸货口’走去。

今天她运气好,没遇到捡垃圾的同行,这一车的宝贝她能捡头茬了!

垃圾车的车尾对准了缺口,后车厢缓缓抬起,里面的垃圾都骨碌碌的倾泻下来,宁绯瞬间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先顾着哪一边!

“小天,你站远点。”

一个鼓溜溜的麻袋引起了注意,装在袋子里的垃圾绝对不是普通人家扔的!

宁绯盯住了麻袋,在它滚下来的时候伸出双手去接。

“靠!怎么这么沉......”

话音未落,她整个人就被砸了出去,抱着麻袋滚出去好远,直到撞到了墙才停下。

顾不得臭,宁绯抱着膝盖疼得直抽气,这一动却听见自己挎包里传来稀里哗啦的零件声音,心瞬间凉了半截——

打开挎包一看,果然,刚刚得来的收音机此时碎的跟豆腐渣似的......

到手的钞票离她而去了!欲哭无泪,宁绯只能寄希望于这包麻袋。

只是转回身来看时,却莫名觉得这袋子的形状有点晦气,怎么看起来有点像是尸——

管不了那么多了!

为了这东西她都损失了一个收音机了!面前就是一袋子屎她也要挖出来尝尝咸淡!

大着胆子用自制小刀割开绳子,用力向下一拉!

一颗人头就暴露在眼前......

“我淦啊!他X的真的是死——诶?活的?”

宁绯呼呼的喘着粗气,一点少女该有的矜持没有,反正她现在灰头土脸的一副非洲难民的模样,文明给谁看啊。

不过......

皱着眉头打量着袋子里的少年。

他嘴里被塞了一大团棉布,嘴角都撕裂出血了,宁绯却开始打起了鬼主意。

虽然只露出个领子边,但是这白衬衫可是一点泛黄痕迹都没有,并且那个扣子好像还是镀金的?

伸出脏手干脆利落的摘下来,放嘴里咬咬,结果发现只是个铜的。

有些失望的扔进自己挎包,却发现这少年因为自己的冒犯,气得也喘粗气,但是因为吸入了周围的恶臭,所以一张帅脸憋的青紫。

宁绯摇摇头,大发慈悲的将他嘴里的棉布扣出来,然后取了两个角塞进他的鼻子里,“用嘴巴喘气。”

沈星辞艰难的活动着自己酸痛的下颚,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黑脸少女,“你是谁?”

“我?我是你救命恩人啊!小子,今天多亏了我接住你了,不然就算你没撞死在这墙上,也得熏死在这垃圾场里。”

宁绯咧嘴一笑,灿白的牙齿衬得脸色更黑了。

“哦。”

沈星辞冷淡的回应,垂下眼眸,用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情绪,同时还没放弃挣扎被束缚的手脚。

他这次被绑架的时候,父亲的部下全都牺牲了......

那些人费尽周折绑来他却不杀他?到底......

“喂喂!”

宁绯不满的挥了挥手,“我刚才说的话你听没听进去啊?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得报恩知道么?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

他虽然看着年纪也就十七八岁,但是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不趁机敲他一把,更待何时?

“把我手脚解开。”

沈星辞声音干哑,语气好似在命令下属,但是宁绯却是照做,只以为这少年是要给自己拿报酬。

用小刀割开了他的手脚,宁绯就美滋滋的等着他掏兜。

结果看他舒展了半天也没个动静。

“报酬呢?”将脏手摊在他面前。

沈星辞下意识的皱眉,向后侧了身,“什么报酬?”

“装什么傻啊?你让我把你手脚解开不就是要给拿报酬?”

“我只是说让你解开,并没有承诺过什么,你也可以拒绝我。”沈星辞语气依旧冷淡,但说的话却很气人!

“诶?你这人!”

宁绯也拧起眉头,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武力压迫的时候......

这少年站起来了。

好家伙!足足比她高出一个头去!打不过打不过!

瞬间打消了武力威胁的念头,宁绯憋屈着一张脸,宁小天却是怒气冲冲的冲过来,拦在宁绯前面,“不许你欺负我姐姐!”


“我欺负她?”

沈星辞淡漠的看向面前这面黄肌瘦的女孩,眼中却是渐渐泛起波澜——英挺的俊眉皱起,眼神则是落在她那刚刚发育的地方。

“?”

宁绯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脸瞬间就红了!只不过脸上太脏,红的并不明显。

“变态!”

伸手就要推开他,结果刚刚伸出去的手就被沈星辞用两根手指夹住,“你想多了,我对你这种干瘪的身板没有兴趣。”

他只是有洁癖而已......看着她胸前格外惹眼的污渍实在是难受。

??靠!

宁绯瞪得眼珠子差点鼓出来。

这人!自己救了他没有捞到好处也就算了,他还在这嘲笑自己胸小?!拜托!她但凡营养好一些,也不至于明明成年了却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似的。

“你放开我姐姐!流氓!”

宁小天扑上来就要咬他胳膊。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也见识过那些男人骚扰姐姐的场面。

“......”沈星辞瞬间放开了手,强迫着自己不去看这对脏兮兮的姐弟。

可踩着垃圾堆环顾四周,这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中,他该如何与父亲取得联系?

“小天,咱们走,离这种白眼狼远着点。”

宁绯揉着自己的手腕,不满的白了沈星辞一眼。

果然,小白脸没有好心眼......

“砰!”

正要走,突然听到汽车关门的声音,宁绯支楞着耳朵听着那发动机的声音,暗自咋舌。

这种型号的发动机在今后的几十年里也被广泛使用,而在这个90年代绝对是个稀罕物件!能用得起这种发动机的人,非富即贵!

宁绯转头看向那个白眼狼,“诶,这是来接你的吧?你这么有钱也不......”

不对!

宁绯的耳朵动了动,表情瞬间凝固!

“姐......你咋啦?”宁小天瞪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自家姐姐。

“嘘——”

宁绯伸手捂住弟弟的嘴巴,不顾他的挣扎立刻带着他往垃圾堆的东面快速奔去,同时十分戒备的看了那白眼狼一眼。

刚才自己听到了拉动保险栓的声音,绝对没错!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外面的人竟然要用武器来对付他?

“小天,一会儿别管出来什么动静,不能动,也不许出声!”

宁绯压低了声音叮嘱弟弟,藏身于这个外人绝对看不出的垃圾缝隙中,她都能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穿来也有段日子了,但这是第一次这么直面危险!

心中有些打鼓,却突然感受到背后有动静,转过身就瞧见了那白眼狼的脸。

“你干什么?你要挨枪子儿也别害人啊!”

宁绯真的急了!双手拼命的想要阻止这个白眼狼挤进来,可是又怕动作太大反而暴露了目标。

奈何自己实在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也挤进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你怎么知道他们有武器?”

沈星辞挤在这个满是垃圾的地方,浑身都不舒服!

但他更想知道,一个靠着捡垃圾为生的女孩,为什么能够分辨出对方拿了武器?

“我......我不知道。”

宁绯不想跟这个白眼狼透露自己的秘密,矢口否认。

沈星辞垂眸,目光越发冷静。

因为害怕被敌人发现,嘴巴几乎是贴在她的耳边,道:“你不知道?那你为什么要跑?”

“与你无关,扫把星。”

宁绯被他说话时吹出的风给弄得耳根直痒,只能板着脸往弟弟哪里挪了挪,结果附近的垃圾袋突然哗啦一响,赶忙僵住身体不敢乱动。

“狗哥!那边有动静!”

被这声响吸引,外面那一伙人就来了附近,用脚在垃圾堆里又踢又踹!

好在他们藏身的地方比较隐蔽,并没有被发现。

“咳咳......狗哥,这地方太臭了!沈家那大少爷肯定离开了!”癞巴眼最先放弃,其余几人也忍得辛苦。

邹老狗眯着眼睛扫视一圈,沉沉说道:

“把后备箱那个叛徒弄出来!”

叛徒?

宁绯听见这个词的时候微微一愣,而且能够感受到身后那个白眼狼突然浑身僵直......

“狗哥!人在这,怎么处置?”

“哼。”邹老狗看见被拖来的男人,伸出大脚将他的脸深深踩进垃圾里,“周绝啊周绝,你故意把毒药调包让那崽子逃了,那我杀了你,不过分吧?”

这个名字一出来,宁绯感受到了身后少年那如有实质般的寒意。

却听到一道虚弱却坚定的声音道:“邹老狗你少放屁,要杀就杀!”

“擦!不知好歹!反正弄不死沈星辞,哥们几个也都活不了,今天就送你上路,给我打!”

邹老狗一声令下,拳拳到肉的痛殴声便不绝于耳,听得宁绯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该死......”

沈星辞的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周绝是他父亲的部下!可是当年叛逃去了敌对势力,还闹得沸沸扬扬......原来是为了卧底?

他不能眼睁睁看他被打死!

沈星辞正准备动身出去,却被一只滚烫的小手捏住了肩膀——

“你疯了?他们有武器!你觉得是你更快还是子弹更快?!”宁绯用最低的声音对他吼着,只希望他能清醒一些。

“与你无关!”

沈星辞固执的很,作势就要出去,宁绯偏偏扼住他的喉咙,拼尽全力不让他去送死!

不过片刻,就听到邹老狗的声音道:“这么几下就死了?呵,我还真是高看他了!兄弟们撤!在这县城里找人不难,势必要把沈星辞给我揪出来!”

“那尸体就扔这儿了?”

“哼,就扔这,最好让那些老鼠蟑螂把他吃的连渣都不剩!”

听着脚步声远去,汽车也发动离开,沈星辞立刻从缝隙中钻了出去,来到周绝身边去探他的鼻息。

宁绯带着弟弟钻出来,远远的站在旁边,看着这个少年瞬间灰暗的眼神,也知道了那人的结果。

捂住弟弟好奇的眼睛,宁绯刚要开口,对面的沈星辞就猛地抬头!

漆黑如墨的眼球周围布满了红血丝,几乎看不到白眼球。

“你......”安慰的话梗在喉咙里,宁绯能够看出这少年眼中的不甘,但却也生了气。

“你那个眼神看着我干嘛?要是想怪我拦着你别去送死,你现在就一头撞死在尸体旁好了!装这副样子给谁看?!”


她的话不可谓不恶毒,句句都扎在沈星辞的心上。

但是很奇怪,被她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通骂,他翻江倒海的心里反而求得了一丝宁静。

“......”

低下头不再看她,沈星辞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是啊,跟两个小乞丐逞什么能?刚才的情况确实凶险,权衡利弊下他确实不该冲出来。

“行了,抱着他跟我走吧。”

宁绯也不忍心看那尸体,叹了口气就要带路,却发现身后这白眼狼没有跟上,反而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拜托啊大哥,你不把他安葬起来?难道真要放在这让蛇虫鼠蚁啃坏了么?”

宁绯摊开手掌,无语望天。

天都黑了她都没找到一点吃的,今天晚上又要勒紧裤腰带饿肚子了......

不过,裤腰带?

一双贼眼顿时朝着沈星辞的裆部扫视过去,发现不过是个普通腰带顿时一脸嫌弃,但是扫到周绝的腰带时眼睛瞬间就亮了!

还不等开口,沈星辞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目光。

面色不善道:“你乱看什么?还不带路?”

这黑脸丫头什么意思?看着他那里,一脸失望还很鄙夷?

宁绯听他又开始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也来了脾气,双手叉腰抬高自己的下巴与他对视,“怎样?白眼狼,现在可是你在求人!你什么态度啊?”

“你!”

“我什么我?少废话,我想要他身上的腰带,给我腰带之后我就带你去。”宁绯大着胆子说着。

为了得到那个多功能的特工腰带,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做梦!”

沈星辞直接拒绝,周绝身上哪怕是一根头发丝儿他都不会让别人碰到!

啧,这人怎么这么倔呢?

宁绯见硬的不行,只能软了些声音,“人死不能复生,你埋了他之后就尘归尘土归土了,但是这个腰带是多功能的,给我的话我有很大的用处!”

眼见着他又要拒绝,宁绯直接打出感情牌。

“就是因为你!我捡到的收音机摔碎了!我胳膊腿儿也撞的生疼!我妈刚死我爸就要把我和我弟弟卖了,我俩逃出来之后都10天没吃过饭了!我现在只是想要个工具腰带而已......你干嘛呀......”

故意夸张了事实去说,可结果越说越委屈,宁绯真的哭了出来。

她呜呜的哭着,眼泪簌簌流下来,在黑脸上冲刷出来两条白痕,看起来十分滑稽。

“姐姐......哇......”宁小天也感同身受的哭了,只不过这半大的小子哭声着实难听。

沈星辞抿唇。

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及那张滑稽的哭脸,心中竟然有了几分祥和。

原来这个黑脸丫头不是脸黑,只是......太脏了。

无声的叹了口气,他还是心软了。他这人对待什么事情都能硬起心肠,可唯独害怕别人在自己眼前哭,而且她湿漉漉的眼神,实在难让他继续生气。

“好......你别过来!我来解。”

刚答应一声就看见小脏手伸了过来,沈星辞忙把她拦住。

宁绯被他拦住也不生气,满眼都是那多功能的特工腰带!这东西她在大学教授的收藏里面见到过,小小的腰带扣就有12种功能,螺丝刀钳子夹子小刀......都是她能用上的东西!

“给。”

沈星辞有些不舍的递出了腰带,又将尸体手腕上的手表解了下来。

“绝叔,冒犯了。”他自己的手表被贪财的敌人撸走了,眼下也只能学着宁绯拿下自己需要的。

“好了!”

沈星辞听到身后宁绯的声音,突然察觉到自己身后多了一道光亮,赶忙望去。

只见那小脏手捏着一块大电池,用自己的手按住了收音机的电极,碎的只剩下小壳子的收音机又发出了声响。

“这是你修好的?”

沈星辞只觉得不可思议!这小乞丐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是啊,多亏了这个腰带上的工具,不然没有趁手的工具,这玩意也不好修。”宁绯没有觉得这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她身为一个顶尖学府的焊接专业的高材生,平时接触的机械材料都是火箭航母一类,区区一个手电筒而已,不值一提。

......

藏了周绝,下了山,几人的心情都有几分沉重。

“我叫沈星辞,你叫什么?”沈星辞终于开口,打破了沉寂。

虽然是刚刚认识,但是这个神秘的黑脸......花脸丫头却是成功的获取了他的信任。

“宁绯,绯红的绯。”

她的声音也软化了一些。刚才在矮山上看着他那种隐忍克制的模样,也不好再呛着说话。

“宁绯......”沈星辞念着她的名字,确定自己所知的大家族里没有姓宁的。

可他的嗓音低沉中又带着薄荷似的清凉,念着她的名字时,宁绯突然觉得自己心里那头老鹿有要乱撞的意思!

她前世今生都没谈过恋爱......但是声控的要命!这白眼狼的声音可真好听啊......

“我叫宁小天,天下第一的天!”

弟弟虎绰绰的插了句嘴,换声期独有的破锣嗓音戳破了宁绯心里所有的粉红泡泡。

“咳,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那群人临走之前可是说要布下天罗地网也要抓到他的。

“不知道。”

沈星辞垂眸,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无助。

这次被绑架绝不是那么简单,父亲的下属里绝对有内鬼,不然他的动向不会被泄露,所以打电话回去求救......反而有可能招来仇人。

“那你就跟着我们吧!你去码头抗水泥的话,人家肯定能收!”

宁小天大赖赖的一挥手。

他和姐姐想去抗大包混口饭吃,人家都不要,但是他人高马大的,肯定能行!

“......”

“......”

宁绯和沈星辞同时看向了他,表情如出一辙。

宁小天后退一步,只觉得这俩人的表情让人心里凉飕飕的。

收回目光,宁绯叹气:“哎——扛水泥就算了,不过小天说的也对,你跟着我们起码可以给你掩护一下,我带你去我们休息的地方,那里肯定没人能找到。”

“多谢。”

沈星辞知道,这是他最好的选择。

“切,还算你说了句人话。”

宁绯听他道谢听得心里舒爽,心满意足的拉着弟弟前面带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