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

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

一起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杨广在清醒之后,对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陌生,这里的人穿着十分清凉的衣服,简直伤风败俗,而他的身上此时正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堂堂一代皇帝竟然如此被人随意对待?可是在脑海中涌入一段陌生记忆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作为皇帝的自己已经死了,这里是一个叫做现代的地方,他是这家医院前任院长的丈夫,同时也是个被人瞧不起的上门赘婿……

主角:杨广,萧慕容   更新:2022-07-16 15: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广,萧慕容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由网络作家“一起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杨广在清醒之后,对眼前的一切感到十分陌生,这里的人穿着十分清凉的衣服,简直伤风败俗,而他的身上此时正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堂堂一代皇帝竟然如此被人随意对待?可是在脑海中涌入一段陌生记忆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作为皇帝的自己已经死了,这里是一个叫做现代的地方,他是这家医院前任院长的丈夫,同时也是个被人瞧不起的上门赘婿……

《我的傻白甜老婆是皇后》精彩片段

"听说了吗?萧院长家那个纨绔女婿疯了。"

上元市辅仁医院走廊中,两个小护士正一脸嘲笑的讨论着:"什么萧院长啊,现在得叫萧主任。医院里谁不知道,她丈夫一直高呼自己是什么大隋皇帝,还吵着着要见萧皇后呢,真不知道萧主任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摊上......"

"嘘,萧主任来了。"

在同伴提醒下赶紧闭嘴的小护士抬头看去,就见走廊尽头一个身穿白色医师服的女人,哒哒走来。

正是她们嘴中的萧主任:萧慕容。

她是上元市第一美人,是也曾是辅仁医院的正院长,更是一个完美的美人......除了她的婚姻。

自从她三年前结婚后,各方的闲言碎语,听的她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没办法,谁让她亲爱的丈夫,是个上门的纨绔呢。

"哎,杨广如果真的疯了,我该怎么办?"

叹了口气后,萧慕容刚走到杨广所在病房前,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他的咆哮声:"你们这群大胆狗贼,竟敢欺君犯上!"

将一个护士推翻在地,杨广怒目四顾:"朕乃大隋帝王杨广,谁敢动朕,朕诛你们九族!"

这群身穿白衣的,肯定都是宇文化及派来的杀手,趁朕睡着将朕绑来这里的。

不然,我怎么会一觉醒来就出现在了这里?

至于他们说的什么"现在是21世纪,隋朝早就灭绝1400年",肯定是在胡扯!

荣国公若在,哪容得这群逆贼撒野?!

杨广刚想到这,就听一个白大褂喊道:"可以确诊是精神病了,最好尽快送入精神病院。"

"狗胆小儿!竟敢说朕是神经病,朕记住你了,来日定诛你九族!"

杨广喝骂着,抓起床头柜的灯架狠狠砸过去,从床上一跃而起就想要逃走时,一个冷清的声音从门口响起:"医生,我丈夫什么情况?"

听到这个声音后,杨广猛地一呆,僵硬的转头看去,就见门口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穿着杨广完全叫不出名字的古怪服饰,还露着两双修长的腿,要多伤风败俗有多伤风败俗。

但杨广却立马认出了她,慌张大喊:"萧皇后,你怎么在这?快逃,这群宇文叛军欲要杀朕!"

她脸蛋和萧皇后一样,声音也和萧皇后一样。

那她就是萧皇后!

杨广一生昏庸,唯独对萧皇后用情至深,怎忍她和自己一块陷入危机,立马疯狂冲去,想要将她送走。

他发疯似的举动吓得医生一缩脖子,忙喊:"他有暴力倾向,赶紧控制住!"

随着这声令下,一个安保人员立马冲了过来。

杨广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正要将他甩出去时,却有根黑色短棒捅了过来。

他下意识低头看去,就见那根棒子霍然发出了幽蓝电弧:滋、滋滋!

这是什么东西,好疼啊......

杨广脑海中冒出一句话后,浑身抽搐着,嘴角冒着白沫倒在了地上。

被电昏了。

等数个小时候,他扶着额头坐起时,房间里穿白大褂的逆贼都不见了,萧皇后倒是还在。

杨广激动的不行,却也惊诧:"萧后,你怎么会在此处,还穿着如此暴露。你可是大隋皇后,要母仪天下的,怎能如此有伤风......"

啪!

一个重重的耳光,打断了杨广的话。

杨广先是一愣,旋即大怒的抬起了胳膊。

但萧慕容不仅不怕,反而仰起下巴,冷冰冰的说:"打啊,你打!"

朕打的就是你!

杨广怒冲冲的想给她一巴掌,却觉得浑身疲软无力,怎么也落不下:一定有人给朕下毒了!

他不知道,因为他发疯的表现,在他晕倒后医生又给他注射了大量镇定剂。

他想动手都没力气。

萧慕容眼眶红了下,脸上却露出讥笑:"哼,废物就是废物,杨广,跟你结婚,真是我一生最错误的选择。我已经办好了手续,你等着进精神病院吧。"

说完,萧慕容起身就走,快步离开了病房。

杨广却懵了:乱了,都乱了,穿的有伤风化也就罢了,还敢扇皇帝耳光。

就算你是萧皇后......

刚想到这,头顶的灯泡突然闪了下。

吓得杨广猛地一颤,抬头看到那盏白昼灯后,狠狠眨了揉了揉眼睛:这是啥?怎的比朕皇宫中最华丽的明珠还要亮?

宝贝啊,朕一定也要在寝宫装上这玩意。

杨广从床上站起,想要摘下那颗通电的"珠宝"时,床头柜上的仪器却又猛地响起:滴滴。

刺耳的声音,惊得他腿子一软,趴在了床头柜上,然后就看到了滴滴作响的盒子。

他隐约记得上一次醒来的时候,就有几个穿白大褂的歹徒拿着跟盒子相连的管子,想要塞进他的鼻孔里。

一定是用来下毒的!

杨广猛地一缩脖子,眼角余光却又看到床头上,还摆着个圆圆的东西,反射着阳光。

看样子,像西域进贡的琉璃,但比打磨最好的铜镜都更能反光。

竟然连朕脸上的每个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还有这房间里雪白的装潢,这莫不是西域某国家的皇室寝宫?

盯着镜子端详了半天,杨广突然发现了什么:脸虽然还是那张脸,可却不再是中年年纪,而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穿白色宽松病号服,头发也剪的很短,不成体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广脑海中飞速闪过无数念头。

他做梦也想不到,他已经来到了一千五百年后,他只知道身处危险之地,必须赶紧带着萧后,回到大隋!

刚想到这,突听外面响起了滴滴的刺耳声音,几个医生推着一亮白色小板车,哗啦啦的冲进了对面病房。

同时对面病房也有人怒吼道:"还愣着干嘛呢,赶紧去把最好的医生请来,耽误了管理治疗,你们谁负的起责?!"

管理?

普天之下还有比朕更重要的管理?

杨广软踏踏的从床上爬起,走向声音来源,就见对面病房门口挤着一大堆人。

他们都穿着奇装异服,很不正经。

还有护士们,在七嘴八舌讨论,大概意思是,今天江北商界的泰山北斗洪定军,前来上元市游玩时,突然发病了。

洪定军当场昏厥,吓坏了陪同人员,连忙把他送来了医院。

可经过一番检查后,院方给出的结果却只有三个字:治不了。

整个医院里,还没有哪个大夫能治洪老的病。

这下,院领导们可吓坏了,洪定军虽然老大不小的了;可影响了力却相当的豪横!

尤其人家膝下的那双儿女,更是大大的有出息。

小女儿洪媛媛,现在某知名学府的院长了;儿子更是江北商界新一代的,泰山北斗。

所以知道本院医生看不好后,院领导立马大手一挥,全市喊人,让最好的医生赶紧来给洪老看病。

可洪老的刘助理却知道,老爷子这病除了国家特级医师王教授,没人治得了。

其实王教授也不是治,而是利用针灸推拿,暂时缓解老爷子的疼痛,属于治标不治本。

很快,本市最好的医生就赶了过来。

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医生,来不及寒暄,他立马着手给洪定军进行检查。

但结果和本院得出的一样:治不了。

老医生还说了:洪定军这病积年已久,如今大肆爆发,最多半个小时,就能要他的老命!

乖乖,半个小时连通知家属看最后一眼都来不及呀,更别说通知远在中州的王教授了。

咋办?

就在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甚至不少小护士,都开始讨论"咱们要是救不了他,会不会担负什么责任"时,走廊里却有人突兀的问:"呵呵,连这点小病也看不好,也算得上是大夫?"

啥?

这点小病?

在座的可是市里最好的医生了啊,哪个有眼无珠的,敢幸灾乐祸?

病房里的老医师们,登时就恼了,就跟机器人似的,齐刷刷的扭头看来:"谁在胡说八道?"

"我。"

杨广淡淡的说着,从分开的人群中昂首阔步走了进来,环顾四周:"谁敢说朕胡说八道,朕砍了他的狗头!"


"这人是谁?"

第一时间,病房中几位年迈教授齐声问出了这句话。

"哼,朕乃大隋帝王杨广,汝等草民,还不叩见?"

杨广冷笑一声,大刀阔步的走进病房,正准备接受草民们的叩拜呢,却发现所有人都在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终于一个护士开口了,小声提醒院领导:"他、他就是萧主任家的女婿,得了神经病。"

狗胆,又说朕是神经病!

杨广冲那个护士一瞪眼,这小护士也和萧皇后一样,露着一双修长白腿,好不知礼数。

这种人,斩了也就斩了!

他刚要下令,头顶的铃声却突然响起:"请12号病人前往科室就诊。"

哇靠,难道房梁之上也有人埋伏朕?

杨广眉头一挑,赶紧从铃声下方跳开,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周院长都气乐了,跺着脚指着骂道:"精神病果然是精神病,保安呢,都干什么吃的,任由他胡来?赶紧把他扔出去!若是耽误了洪老的治疗,他们萧家赔得起吗!?"

话音落下,守在外面的三五个保安其刷书就朝杨广冲了过去。

如果萧家还是以前的萧家,杨广这个上门婿即使是傻子,这些保安也绝对不敢动手。

但如今萧家已经没落,连辅仁医院都拱手相让了,杨广更是确诊了精神病......那别说医院保安了,就算大街上要饭的,也能踩他两脚。

见几人气势汹汹重来,杨广有些犯怵,他狂,但他不傻。

这里这群反贼明显不把他当皇帝尊重,而且他刚醒来时想教训萧后都没力气,定是被人下了毒。

如今面对几个壮汉,他受了皮肉之苦,上哪说理去?

但杨广下意识后退时,却又发现自己体内那股乏力感已经消失了。

毒药药效过了!

登时,杨广心中豪气横生,迎面抓住一个保安的衣领,破口大骂:"逆贼,朕当年点兵守江南,带将伐突厥,就算如今身旁没有一兵一卒,也不是尔等狗东西能冒犯的!"

话音落下,他直接把近两米高的大个保安丢了出去。

那副场面,相当震撼。

其他几个保安,见队长被丢出去后也都心中凛然,纷纷拿出了警棍和电击棒。

上午,他们就是用电击棍把杨广电昏过去的。

早就受过教训的杨广却不会中同样的招数,正如他自己所说,当年他也是马背上的大将,如今镇定剂药效过去,他只轻轻几个闪身就躲开了电击棍。

再随后,杨广好像抬手挥了挥,几个保安就趴在地上哎哟乱叫了。

拍了拍手,杨广这才走向病房,看着一众人掰了掰手腕:"见朕不跪也就罢了,还敢动手,真当朕不敢砍你们的脑袋?"

此时大家都发现了,杨广不仅是个神经病,还是个能打的神经病。

谁闲着没事招惹神经病啊,那不是给自己惹一身骚吗?

所以杨广所过之处,无不让出一条笔直的大路来,直通病房里。

周院长脸一下绿了:"你们干嘛呢?还不赶紧拦住他!"

保安都倒了,谁敢拦啊?

见无人上前,甚至其他人也都躲得远远的了,周院长眼角狠狠一抽,拿出了洪定军当挡箭牌,惊喝道:"杨广,我警告你,如果耽误了洪老治疗,萧家也得跟着你一块玩完!"

萧家玩完,关朕何事?

可萧后——

杨广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刚刚萧慕容的样子。

妈的,这群狗贼装作不认识朕的样子,还不是拿萧皇后威胁于我?

皇后打扮成那副模样,肯定也是这群逆贼作祟!

虽然就在刚刚,杨广心爱的萧后还给了他一巴掌,但想到以往深情,他还是脾气一软,决定要亲自出手,拯救下这个什么洪老。

杨广拿定主意,对威胁他的人,冷冷的说:"哼,朕记住你了,待朕重掌兵马,定治你死罪!"

周院长差点气的吐血——

但杨广却看了眼床上的洪定军,又毫不知客气的问周院长:"竖子,他是何人?"

"你!哼,这是我们江北商家的泰山北斗!耽误了给他看病,你和萧慕容就等死吧!"

周院长脸色很不自然的说。

商界的泰山北斗?

杨广耸了耸鼻尖:"士农工商的四行业里的末等人罢了!罢,看在萧后的份上,那朕救他一命也无妨,都滚开。"

"我们滚开你给洪老看病啊?!"

周院长连脏话都骂出来,可刚想再说什么,刘助理却低声说:"院长,让他看。反正洪老这病也看不了,到时候洪家怪罪下来......"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

可在场的这些人,哪个不是人精?

他们一下就听懂了刘助理的弦外之音:那就是将就治不好洪老的罪责,推到这个神经病头上!

周院长也是脑袋灵光,立马喊道:"去把萧家人喊来!"

让萧家承受洪老子孙的怒火去!反正萧家如今已经没了后台,没谁替他们撑腰。

周院长话音刚落,杨广已经动上手了,他先是伸手号了号洪定军的脉象,随后就一把扯开了他的衣服:刺啦!

绸缎的衣服,一下撕裂,露出洪老瘦骨嶙峋的身子来。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杨广左右四顾,看到病房柜台上的银针后,抬手就拿了出来。

这个病房是本医院顶级教授的专用病房,有套针灸用具也很正常。

针灸是用透明塑料盒装着的,一按纽扣就能打开,杨广却没见过这种盒子,更不知道打开方式,干脆用力往地上一摔。

几根银针就伴随着塑料的破碎,弹了出来。

杨广从地上随手拿起一根,都不消毒的,就冲准洪老的腹部刺去。

在场医生,都吓到了。

谁针灸不消毒啊?

神经病果然是神经病!

周院长眼角抽搐了几下,刚想说什么,杨广却抢先抬起了头,皱眉看着几人不耐烦的说:"你们还愣着干嘛?都滚出去,朕的治病手段,可是太师孤独信独家单传。谁敢偷看,朕砍了你们的脑袋!"

可谁敢走啊。

他们可以把洪老之死的责任推给杨广,但前提是他们拼命阻拦了。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谁也没拦住这个神经病,如果全在病房外面等,岂不是就成了助纣为虐的那一方?

偏偏就在此时,刚扎过一针的洪定军有了反应,他竟然哇的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来。

卧槽,坏了,真要让这小子扎死了!

所有人心中都升起这个念头时,洪定军的大儿子洪景行,和小女儿洪媛媛终于赶来了。

洪媛媛约莫三十岁上下,穿着包臀短裙,黑丝美腿黑色细高跟,每走一步妙曼的身材都会颤上几下,惹人注目。

洪景行生了一张国字脸,刚进走廊就火急火燎的大喊:"我已经派人去请王教授了,一个小时就到!我爸在哪?"

话音未落,两人就走到了病房门口,正看到洪老吐血的一幕。

瞬间,洪景行脸色就青了。

洪媛媛更是尖叫一声扑了过来,众人都来不及说明情况,就扑到杨广面前又抓又骂:"谁允许你给我爸针灸的,我......"

啪!

一记耳光狠狠扇在洪媛媛脸上,打断了她的歇斯底里。

在所有人都看傻了的目光中,杨广拍打了下手上的粉底,用看蝼蚁的眼神看着她,冷声说:"贱人,再敢对朕动手,朕诛你九族!"


"嗯,我知道了妈,送他进精神病院前,我会想办法让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

萧慕容说完这句话后就扣掉了电话,随后疲惫的靠在车座上,眼眶红了起来。

电话是妈打来的,叮嘱她一定要和杨广离婚。

再不离婚,萧家就要完了。

从上元市药业女王、辅仁医院院长,沦落成医院小科室的主任医师,都是拜杨广所赐。

三年前,杨广还是中州豪门杨家的纨绔子弟。在龙国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而萧慕容呢,则是上元市辅仁医院的领导,在她代表医院前往中州参加某晚会时,被杨广看上了。

谁让她生了一副,万人不遇的好皮囊呢?

杨广强势求亲,而她的亲戚们也愿意将她嫁出去,好攀附上杨家这颗大树。

萧慕容再不愿意,也只能听家里的意思,嫁去了中州。

结果洞房花烛夜当晚,杨广前往新婚酒店时,招惹了惹不起的人,直接被逐出了家门!

此后,杨广就从一个豪门纨绔,变成了萧家的上门女婿。

拜他所赐,那些年杨广的仇人也一次次打压萧家。

短短三年内内,萧家就把辅仁医院拱手相让,最后连萧慕容也从院长成了科室主任。

如今杨广确诊了精神病,萧慕容也终于能名正言顺的跟他离婚了。

可她,却一点也不轻松。

嘟、嘟嘟。

手机再次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后,萧慕容咬了下嘴唇。

"喂。"

萧慕容刚接起电话,就听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人高傲的声音:"慕容,你在哪呢,今晚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饭?"

"不好意思啊黄少,我、我今晚还有事要做。"

"我听伯母说了,是和那个废物离婚的事情吧?"

电话那头的黄少很邪恶的笑了声:"那你尽快办妥,本少的正房之位,可为你等了三年。"

说完,黄少就扣掉了电话。

萧慕容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等我真的和杨广离婚,就不得不嫁给姓黄的了吧?

否则,萧家最后那点家底,都得被榨干。

看着手机屏幕,萧慕容呆呆的有些愣神,过了许久,手机通知栏又蹦出一个消息:您追的电视剧集有更新。

电视剧讲的是隋朝传奇女子萧皇后的一生,也是充满坎坷的一生。

"听奶奶说,我们萧家就是萧皇后的后人。为什么我们姓萧的女人,都命途多舛呢?"

自嘲似的苦笑一声,萧慕容又想到了一点:"而且我们的丈夫,都叫杨广。"

历史上的杨广,虽然荒淫无度,好歹也是个文武全才。

可我的丈夫呢?

萧慕容叹了口气,刚启动车子准备去精神病院,却见市立医院门口有个保安,直直跑了过来。

不等来到近前,就气喘吁吁的喊:"萧总,不好了,杨广又犯病了,还把洪老的女儿打了!"

什么?!!

萧慕容浑身一颤,俏脸瞬如纸白,再也顾不上伤感了,赶紧熄火下车。

在萧慕容的认知中,有几个洪老?

而他的女儿洪媛媛,又是何许人也?

她可是上元大学学院长,教育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她的哥哥就是江北商界的扛不住,洪老的人脉,更是遍及社会各界。

遍观上元市,各大公司的老板,哪个见了她不都得客客气气,对她尊敬有加?

谁,敢打她?

杨广就敢!!

杨广这一耳光,直接把洪媛媛给扇懵了。

也让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

她捂着脸后退几部,眼中喷出想要杀人的怒火,但毕竟当了多年的教师,还是有点涵养的,强忍着暴怒冷喝道:"你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

杨广一脸很鄙视的表情:"你以为脸上裹着面粉,穿着古怪暴露些,朕就会对你仁慈?哼,笑话!朕后宫佳丽三千,哪个不强你万倍?你连给萧皇后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此话一出,洪媛媛再好的涵养也忍不住了:她怎么说也是个大美女唉,追她的人能从黄浦江排到澎湖湾。

可杨广却在说什么呢?

洪媛媛的怒火,一下窜到了天灵盖,抬手就想发疯扑过去拼命时,洪景行厉声喝道:"媛媛!回来!周松林,我需要一个解释。"

被直呼姓名的周院长,知道洪景行已经到了发狂的临界点,忙哆嗦着解释:"洪先生,不怪我们啊,这、这人叫杨广,是萧家的上门女婿,最近刚确诊了精神病患者!我叫保安拦他了,可保安也打不过他!"

"杨广,他成了神经病?"

洪景行呆了下。

他认识杨广,毕竟杨家是洪景行也不得不仰望的豪门。

可没想到,如今这弃子竟成了神经病。

这下麻烦了。

这种事遇到精神病,是最难处理的。

因为神经病压根没有逻辑,精神也不正常;洪媛媛挨打了,也就白挨了。

总不能跟一个精神病计较吧?

何况现在问题关键也不是跟他计较,而是父亲的病。

眼看杨广手里又拿着一根银针,再乱扎几下,再把父亲扎的当场死亡了,上哪说理去?

谁,也不敢动手去拉开他。

周院长等人更知道,在场的也没人能拉开他:没看到好几个快两米的大高个保安,都被揍飞了吗?

洪景行只好脸色很难看的下令:"你们医院是怎么办事的?怎么能让一个精神病患者随意行动呢!保安解决不了,那就报警!"

立马,周围就有很有眼力见的人开始拨打警方电话。

而此时的杨广,早就有些不耐烦了,他都说了他的医术是独孤信私传,不能为外人视,这些人还赖着不走。

看来没有兵马,朕说话真不好使了。

他干脆起身一左一右抓住两个老教授,把他们用力推出了病房。

他力气贼大,动作又快,没几下,都被他推到了病房门口。

有人想抵抗,却听走廊天花板的铃声再次响起:"请13号病人去......"

这次铃声没响完,就见杨广豁的跃起,一记飞腿踹在了天花板上。

坚硬的天花板,直接被踹出了个大窟窿。

杨广翩然落地后,冲天花板冷哼一声:"哼,我看哪个还敢在房梁上作祟。"

说完,杨广环伺四周。

没人敢说话了。

好家伙,这是精神病还是武林高手啊?

见众人退怯,杨广心生得意,将病房门重重关上:"谁敢再来招惹朕,朕要了你们的狗命!"

"我也一定要了你的狗命!"

洪媛媛咬牙切齿的攥起粉拳:"萧家--"

不只是她,洪景行脸色也阴沉无比,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对杨广的怒火已然充满,并且会全部发在萧家身上。

本就是落汤鸡的萧家,要完了。

而眼下他们要做的,就是等警察过来控制住他。

众人刚想到这,周院长突然大喊:"萧慕容来了!还不赶紧阻止杨广,看看他做的好事!"

随着他话音落下,所有人齐刷刷看去,就见萧慕容气喘吁吁的从走廊尽头跑来。

洪媛媛一肚子的怒火,也终于有了发泄之处,她走到萧慕容面前,抬手就要一耳扇下去:"我爸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萧家所有人,度陪葬......"

"葬"字话音未落,她的手却再也落不下去了。

病房门又开了,杨广牢牢抓住着她的手,满脸杀意:"贱人,你还敢动朕的萧皇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