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此后余生我们两不相欠

此后余生我们两不相欠

饭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顾漾曾经是殷显的未婚妻,她满心欢喜的期待婚礼,妄想成为他唯一的妻子。然而,婚礼还未到来,她就成了殷显最厌恶的人,因为一场意外,他的白月光流产,真相尚未查清,便把所有的错推给了顾漾,不仅逼着她赎罪,还逼着她生下孩子。怀胎九月时,她被送上手术台,强行拿掉孩子。痛失所有之后,女人终于醒悟了,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做再多都是徒劳。

主角:顾漾,殷显   更新:2022-07-16 13: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漾,殷显 的武侠仙侠小说《此后余生我们两不相欠》,由网络作家“饭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漾曾经是殷显的未婚妻,她满心欢喜的期待婚礼,妄想成为他唯一的妻子。然而,婚礼还未到来,她就成了殷显最厌恶的人,因为一场意外,他的白月光流产,真相尚未查清,便把所有的错推给了顾漾,不仅逼着她赎罪,还逼着她生下孩子。怀胎九月时,她被送上手术台,强行拿掉孩子。痛失所有之后,女人终于醒悟了,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做再多都是徒劳。

《此后余生我们两不相欠》精彩片段

昏暗的房间。

江芸裹着浴巾走出浴室,光着脚站在地毯上。

空调的温度很低,冷风一阵阵吹到皮肤上,冻得她忍不住哆嗦。

一条人影倚在沙发上,右手拿了一本原版医学书,低头翻看。

他穿一件黑色的手工西服,外面套着一件白大褂。

沙发旁的落地台灯,洒下一片温暖橘色的灯光,勾勒出他英俊非凡的侧脸。

男人翻了一页书,头也不抬的开口。

“给你二十分钟,自己坐上来。”

男人坐在沙发上,冷漠的口吻不带一丝感情,似乎是例行公事。

江芸的脸涨得通红,小声说:“能不能关上灯?”

“都到这地步了还装什么,脱掉?”

尖锐的语气仿佛一根针,刺得江芸缩了缩:“楚离,我……”

“别叫我的名字!”男人眼神倏然冷酷:“我!嫌!脏!”

江离怔怔的看着他,拳头捏紧又松开。

眼前的男人是她曾经的未婚夫,可他为了跟另一个无法生育的女人结婚,花钱买她的子宫代生。

男人看了一下手表,神色不耐:“还有十五分钟,你快点!”

“楚……”

江芸到嘴的话收了回去,赶紧拉开浴巾,走上前。

她跪在地上,手忙脚乱解开他的皮带,褪下黑色长裤。

他毫无反应,她折腾了好一阵,才有了动静。

江芸有点怕,但不敢再耽搁,心一横坐了上去。

一阵刺痛!

身体仿佛被撕成两半,江芸疼得浑身紧崩,下意识的想退出。

她刚一动,两只大手就按住了她的肩膀,重重压下去。

“想让我给你妈做手术,就给我好好的卖!”

身体的剧痛,让江芸差点晕过去。

男人用力捏住她的肩膀,眼中没有半点怜悯,只有报复的快意!

江芸咬咬牙,忍痛挪动身体。

他是故意的,他的所作所为,只是想看着她痛苦而已。

可是江芸却没有选择,母亲身患重病,她需要钱,更需要楚离!

他是心脏手术最权威的医生,只有他才能治母亲的心脏病!

江芸咬着牙,满头冷汗。

随着她的动作,疼痛渐渐麻木,身体深处竟然有了一丝奇异的酥痒。

她忍不住的轻哼出声。

“贱人!”楚离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眼神迸出戾气:“把怀孕的亲妹妹撞到流产,你还有脸喊?!”

江芸被掐得无法呼吸,脖子‘格格’剧痛。

“你最好一次就给我怀孕,像你这么贱的女人,我不想再碰第二次。”

楚离松开手,掐住她的腰,变被动为主动。

江芸刚喘匀气,身体又再次被贯穿,一下子皱起眉。

“楚离,求你轻一点……”

男人停住动作,抓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扯,迫使她仰起头。

“那你要,还是不要?”

江芸的嘴唇颤抖了一下,心脏犹如被无数根小针扎过。

在他面前,她的自尊被践踏成泥。

“我要……”

“要什么?”

“求你……要我……”

江芸低声说,只要母亲的手术成功,她这不值钱的自尊又算什么!

母亲需要钱做手术,而且身为医院院长的楚离还答应她,在她怀孕后,会亲自给母亲做心脏手术。

“犯贱!”楚离讽刺的冷笑一声。

良久,他终于发泄完毕,一把将身上的女人拖开,站起身。

江芸摔倒在地,身上一片狼藉。

楚离整理了一下衣服,扔下一张支票,从她身上迈过去,大步向门外走去。

就在要出门的时候,他顿住脚步。

“江芸,你害死了我和芊芊的孩子,这笔血债,很快就会人替你偿还!”

“你马上就会得到报应!”


房门重重摔上,又恢复了寂静。

江芸艰难的从地毯上撑起,浑身像散了架,连站都站不起。

她捡起支票,忍不住苦笑。

自从七年前,父亲把私生女领进家门,江家的家产、父亲的疼爱,还有未婚夫楚离,全都变成了别人的东西!

明明是联姻的未婚夫,却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究竟是命运弄人,还是自己太没用?

桌上传来手机的振动。

江芸连忙撑起身体,拿过手机。

“芸芸,你妈出车祸了!”

手机里传来父亲的声音。

“什么!”江芸一下子脸色煞白:“我妈怎么样,她在哪里?”

“送到楚离的医院了。你妈需要输血,可是血库告急,怎么他没有告诉你吗?”

江芸怔了一下,像触电那样站起来.

她的脸色由白转青,嘴唇情不自禁的哆嗦。

他刚才说,你马上就会得到报应!

江芸心里浮起一个可怕的念头,眼前一黑。

楚离明知出车祸的人是谁,刚才却不告诉自己.

他究竟想做什么!

她撑着发软的膝盖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向门外冲去。

全是她的错,她不该开车撞了怀孕的柳芊芊!不该拒绝柳芊芊的要求!更不该威胁柳芊芊,要把她见不光的秘密全说出去!

如果妈妈出事,她情愿死的是自己!

江芸坐出租车来到医院,心急如焚,三两步冲到楼上。

走出电梯,她迎面看见江父就站在走廊里,顿时焦急的扑出去。

“爸,我妈呢?”

“你妈在抢救。”江父眼神闪烁,干咳一声:“你带钱了吧,手术费还没交呢。”

“好!”

江芸顾不得别的,从提包里翻出一张支票,毫不犹豫的递过去。

父母离婚后,她和妈妈相依为命,还好今天父亲来找她要赡养费,发现了母亲的病情。

否则她出去找楚离,妈妈一个人在家,后果不堪设想。

“四百万?!”江父接过支票,看见支票底下刚劲有力的签名,眼神惊讶:“你去找楚离要钱了,他居然给你这么多?”

“爸,快交费吧。”江芸不想多说。

这是她向楚离出卖子宫,他给的酬金。

“我就说嘛,你到处找人借你妈的医疗费,还不如找楚离要。你们虽说分手了,你不能吃亏呀,得找他要钱!”

江父紧攥着支票,喜形于色:“过两个月,他就要跟芊芊举行婚礼,楚家给江家的彩礼也一定不会少!”

江芸愣住了:“他们要结婚?”

“是呀。”江父压根没发觉她脸色,向电梯走去:“你柳姨看上了一套房,打算给芊芊当嫁妆,有了这支票,下午就能交房款。”

“爸!”江芸回过神,追上去抓住父亲:“这钱是给我妈交手术费的!”

“交什么手术费。”江父凶相毕露,一把推开她:“你妈本来就有心脏病,活不了多久!”

“爸,这是我妈的救命钱!”

江芸拽着江父,眼泪都快急出来。

“我跟你妈早就离婚了!”江父被她拽得恼了,一耳光扇过去:“我养你那么大,赡养费你还没给够!楚离能给你四百万,就还能再给,找他要去!”

“啪!”

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江芸被打得摔倒在地,牙齿磕破了嘴角。

“吃里扒外的东西,就是不如芊芊!”

江父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拿着支票蹿进电梯。

“爸!”

江芸挣扎着爬起来,可眼前哪有父亲的影子。

四周的人群围过来,对着她指指点点。

她绝望的跪坐在地面,眼泪顺着脸颊滴落。

母亲危在旦夕,父亲却连手术费都要抢走。

江芸抬起头,看见人群中的一条身影。

“楚离!”

江芸眼前一亮,就像看见救命稻草,挤开人群追过去:“求求你,救救我妈!”


楚离就站在不远处,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中,漠然看着这一切,然后转身就走。

江芸要追过去,却被几名保安拦住。

“楚院长需要休息,吩咐任何人都不得打扰。”

“我是他的未婚妻!”

“小姐,楚院长的未婚妻正在VIP病房休养。”

保安口吻讽刺,似乎在说‘凭你也配’?

江芸拼命挣扎,却拗不过身强力壮的保安,被拖到大厅推出去。

“照照镜子,楚院长会要你这样的疯子?”

江芸趴在冰冷的地板上,无声呜咽,手指用力的掐着掌心,掐得渗出血痕。

她痛恨自己的没用!

一个柳芊芊,她就失去了江家,失去楚离,更失去原本属于自己一切!

现在就连妈妈的性命也保不住!

江芸整颗心都要碎了,绝望像一波又一波的巨浪,压得她痛苦窒息。

不行,她不能就这样放弃!

江芸咬紧牙齿,强迫自己站起来,再次向医院大楼走去。

……

江芸站在一间病房间,推开门,迎面洒来一片阳光。

病床上,坐着一个抱着白玫瑰的年轻女人,身穿一件纯白长裙。

她长得不漂亮,可她有一张楚楚可怜的脸,轻易就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女人听见动静,扭头看来。

江芸强撑着走进病房,她声音嘶哑,语无伦次的开口。

“芊芊,我妈出了车祸……楚离不肯见我……求你去跟楚离说一声,让他救救我妈。”

她头发蓬乱,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和眼前这个优雅纤细的女人形成鲜明对比。

柳芊芊盯了她几秒,然后微笑起来。

“关我什么事,再说,这不是报应吗?”

江芸低声下气:“芊芊,自从你来了江家,我妈从没亏待过你。我从没想过要撞你。”

“对,是我故意跑出来撞到车上,那又怎样?楚离不会相信你,他相信我就够了。”

柳芊芊侧头一笑,透着恶意。

江芸心脏一颤,强忍了下来。

那天是柳芊芊故意设的一个局,她躲在一旁,趁自己开车的时候忽然冲出来,但楚离不相信自己。

柳芊芊冷笑:“江芸,你知道我最讨厌你哪一点吗?我和你同样都流着江家的血,你却能姓江,我只随我妈姓柳,连族谱都入不了,凭什么!”

“要我帮忙可以,你跪下!”

柳芊芊坐在床上,双腿优雅的交叠。

给小三的女儿下跪,江芸只觉得一股屈辱冲上胸口。

“只要我跪,你就能救我母亲?”

柳芊芊挑挑眉,带着胜利者的姿态。

“好,我跪。”

江芸毫不犹豫,跪在抢走她未婚夫的女人面前。

比起母亲的性命,不值钱的尊严又算什么!

柳芊芊掩嘴轻笑两声,讽刺开口。

“江芸,我真想让你妈看看,她女儿现在犯贱的样子,一定会气到心脏病发作吧,哈哈哈……”

“撞你的人是我,和我妈无关。”江芸把屈辱忍了又忍:“请你先救我妈。”

“我为什么要救她,让她死掉好了。”

江芸不可置信的抬头:“你刚才说……”

“我什么都没说过。”柳芊芊的嘴角,噙着恶毒的笑:“是你自己要下跪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