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首富他对你动了心

首富他对你动了心

维维宝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豪门中权势滔天的大佬,作为一名首富,傅司南自诩除了爱情之外已经拥有了世界上的一切。对于爱情,他不抱有任何幻想,与工作谈恋爱才是真理。直到大佬遇见了一个叫做叶宁乐的女孩,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生活竟然是五颜六色的!从此某总裁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了漫漫追妻之路……

主角:傅司南,叶宁乐   更新:2022-07-16 13: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司南,叶宁乐 的武侠仙侠小说《首富他对你动了心》,由网络作家“维维宝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豪门中权势滔天的大佬,作为一名首富,傅司南自诩除了爱情之外已经拥有了世界上的一切。对于爱情,他不抱有任何幻想,与工作谈恋爱才是真理。直到大佬遇见了一个叫做叶宁乐的女孩,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生活竟然是五颜六色的!从此某总裁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了漫漫追妻之路……

《首富他对你动了心》精彩片段

“傅司南是我救的,明明要娶的也是我,怎么会突然变卦!”

叶宅,叶家千金叶淑仪两眼通红通红,一脸委屈,大喊大叫。

“肯定是这个女人捣了鬼!”她瞪着对面沉默不语的叶宁乐,能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来!

事情发生在半小时以前,叶家人接到消息,说首富傅司南要来求婚。叶淑仪喜滋滋地等了半天,结果来的是傅司南的助理。

这倒也罢了,助理沈俊竟然把傅家传媳之物给了叶宁乐,说傅司南要娶的是她!

“你们就这么由着她欺负我吗?”叶淑仪心火难平,愤怒之下砸了好几件东西。

叶宁乐捏着沈俊给的那对镯子,像捏着两团火,直到此刻,她也没弄明白这乌龙怎么会落到自己身上。

张张嘴,正想说点什么,一直围在叶淑仪身边打转的程思雅冲过来,啪一耳光甩在她脸上,“连你姐姐的男人都抢,不要脸!”

叶宁乐捂着脸,惊诧地去看程思雅。程思雅绷紧了一张脸,怒气冲冲,这架式,不知情的还会以为,叶淑仪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可事实是,程思雅只生了她。

程思雅和自己的父亲蒋国策离婚后,便带着她改嫁到了叶家,叶淑仪只是继女。

“这件事是你惹出来的,你负责澄清!”程思雅冷硬地命令。

程思雅不是第一次护着继女牺牲她,可她的心还是忍不住一阵阵刺痛,委屈得眼泪都要滚出来。

“这是傅司南的意思,与我无关!”强忍着眼泪,她倔强出声,“况且我根本不认识他!”

虽然不稀罕什么首富,但并不代表她要背这个锅,委屈求全。

程思雅横蛮地将她拉出去,隔绝了众人的耳目,将她推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

“好好想想你今天来的目的,如果不把淑仪的事情给解决了,你父亲的事,我也不会管!”

程思雅这番冷硬无情的话再次逼红了叶宁乐的眼睛,她看向程思雅,“妈,那不是别人,是我爸啊,他以前对您那么好……”

叶宁乐几年前已离开了叶家,现在和亲生父亲蒋国策住在一起。

“闭嘴!”未等她说完,程思雅就不客气地打断,半点耐心都没有,“总之,你想清楚了,还有几天就是你爸的生日了吧,你不按我的意思办,我便不会去看他。到时候他是杀人还是自杀,都是你们自己的事!”

“……”

看着程思雅这副冷血无情的样子,再多的话都梗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好久,叶宁乐才轻轻勾头,“我去!”

叶宁乐不知道傅司南住哪儿,但他麾下的风影集团却鼎鼎有名,是本市的标杆性建筑。

她去了那儿。

站在一百六十层楼的风影集团楼下,感觉自己渺小得就像一只蚂蚁。

叶宁乐的运气不算差,在楼下碰到沈俊,沈俊把她带进了傅司南的办公室。

沈俊对着一道屏风恭敬垂首:“傅总,叶小姐来了。”

屏风后,映出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目测一米八五以上。虽然只是一个轮廓,但依旧能看出他肩宽腰窄大长腿,优质男人的标配一件不少。

就是不知道脸长成什么样。

男人似刚刚换完衣服,此时正低头扣着扣子。

“宁乐?”他叫着她的名字,声音低沉动听,像大提琴在演奏,“稍等。”

以叶宁乐的经验,长得高,声音又好的男人,八成五官奇丑无比。

她无心见一张与自己无关的脸,看他要转出来,迅速出声,“傅先生不必出来,我把话说完就走。”

深吸一口气,她继续道:“傅先生把自己的结婚对像搞错了,您要娶的是我姐姐,她叫叶淑仪。希望经过这次后傅先生能上点心,别将来到了婚礼上还搞不清楚新娘子的姓名,那可就闹笑话了。”

对于这位傅首富,宁乐一点好感都没有。求婚不亲自出场也就罢了,连对像都搞错!也只有叶淑仪那样的脑残才会对这么个渣男心心念念!

说完这话,她将傅司南送的家传镯子放在办公桌上,“东西放这了,再也不见。”

解决完傅司南的事情,宁乐顿时觉得身轻气爽,跳上了公交车。

晚上,她去了银座。

银座是一家极负盛名的娱乐场所,宁乐在包厢部负责卖酒水。这里工作时间还算自由,提成也比别家要高,十天一结,很适合她。

穿好工作服,叶宁乐对着镜子整理着装,看到镜子里唇红齿白的自己,握了握拳头,“加油!”

“哟,这不是宁乐吗?”她才走出去,耳边就传来邪气的声音,有人拦住了她。

拦她的,是银座的常客吕少。

“上次叫你给我喜欢的小妞加点儿糖,你不听话,白白让她跑了,这账,怎么算?”吕少两手一抱,脑袋歪在一边,纨绔形象里露出一抹阴狠。

他所说的糖是什么,叶宁乐一清二楚,那种害人的东西,又怎么可能给人家无辜女孩子下?

这段时间她一直极力避着吕少,没想到还是被逮到。

“吕少冤枉,不是我不听话,着实因为胆子太小,手抖得厉害,全都给抖地上去了。”混这种地方的,客人是鬼也得当皇帝伺候着,叶宁乐深谙此道,忙陪笑道。

吕少切了一声,“别编了,有人亲眼看到你把东西扔进了垃圾筒!”他有意捂上胸口,“宁乐啊,你妈说尽管当你是条狗,有事儿随便吩咐,你说你这哪点儿像狗啊。”

听到吕少这话,叶宁乐的眼睛立时逼得通红,眼泪差点就滚了下来。

父亲和程思雅离婚后,得了很严重的精神疾病,不仅忘了两人离婚的事,还对程思雅越来越依赖。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见程思雅一次,见不到就会发狂。

她只能极尽所能地祈求程思雅施舍一点怜悯给父亲,而程思雅则极尽所能地利用这件事从她身上撅取利益。

当初吕少看上她,对她用强,她一急之下砸掉他两颗门牙。母亲知道后,硬逼着她去给吕少磕头认错,不仅如此,还让吕少把她当狗使唤。

做这一切,只是为了挽回叶家的一笔生意!

“看来,这狗你还是没学会啊,既然这样,只能教教你了。”吕少对当初的羞辱存着恨,有心不让她好过。说完,他扬扬手,立刻有人牵了只大狼狗过来。

那狗足有一米高,身体粗壮,一张嘴张开哈哈吐气,露出血红的牙齿和一对尖利的獠牙。

“我这狗这两天正想雌性,你就乖乖给他做狗娘吧,啊哈哈哈!”说完,他把狗推进笼子。

接着,叶宁乐也被人拉扯着,往笼子里按。

叶宁乐憋住眼泪硬是没肯流出来,手死死握着栏杆不肯松手,不愿意进去。

吕少失去耐心,扯过一根铁棒子来,对着宁乐的手臂用力砸过去!

那铁棒子足有手腕粗,这一砸,手臂必定砸断!

宁乐不是不害怕,但她根本躲不开,只能本能地闭了眼……

叭!

棍子砸下来的巨响传来,她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倒是吕少哇啦啦地叫了几声,声音无比战兢,“傅……傅爷!”

 


“滚!”

宁乐睁眼时,刚好看到吕少带着一伙人屁滚尿流地跑掉。

她面前,只剩下一个男人。男人的手握在她臂上,温热的温度从他掌心传来。

刚刚,是他救了自己。

“谢谢啊。”叶宁乐抹着从额际滚下来的冷汗,感激地道。只差一点点,她的手就废掉了。

她的目光本能地朝他的脸上看去。

这张脸……帅极!

阳刚的脸部线条,两道如剑的眉直刺入鬓,眼眸像千年古潭,清冽幽深,探不到底。挺直的鼻梁下抿着两片薄削的唇片,不怒自威。

刚刚吕少叫他傅爷?

本城称得上傅爷的,只有那一位!

“你是傅司南……”

“的保镖?”宁乐说了一半的话在看到他手腕上缠着的那根丝带时,突然转了向。

那根丝带是她的。

三个月前,也就是叶淑仪救傅司南的那晚,他们一起进了银座。

当时叶淑仪和几个人拥着一个黑西装男人往老板专用包厢钻,隐约间听到“幸好有保镖挡一刀才没伤及要害”的话。

周边光线太暗,她只看到一群人的背影,连叶淑仪都是勉强认出来的。

而他与那群人离了些距离,到达包厢门口后便没有再往里进。

他戴着帽子,穿了黑色的夹克,看不清脸。她只记得血水不断从他臂上滴落,他站过的地板上很快汇聚了一道血流。

本不想多管闲事,但听他在打电话叫爷爷,言语中透露出他爷爷得了重病,希望临终前能看到他结婚。

那一刻,她突然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心理,强行把他拉到一边止血疗伤。

当时因为没有止血带,才临时扯下丝巾给他扎上,后来忘了取回。

他竟然带在身上!

没想到,傅司南的保镖这么好看。

让这样的帅哥替自己挡刀,傅司南可真忍心呢。

傅司南看着面前这小巧纤细的女人,喉头狠狠堵了一下。自己几时……成保镖了?

“上次我帮了你,这次你帮我,咱们扯平了呢。”宁乐笑嘻嘻地道,朝他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叶宁乐。”

“叶宁乐?”傅司南咀嚼着这个名字,幽深的眸光闪了一闪。他的手不由得伸出来,只觉得掌心一阵柔软,小小的指头儿没有久留,迅速划过,那软软的滋味儿直透心底。

“对了,刚刚他们为什么叫你傅爷?”宁乐突然想到这件事,歪头打量他。

转而,又想起什么般低叫出声,“傅司南不会让你做替身了吧!”

这种事儿,继父叶展雄就干过。

叶展雄当初因为拆迁的事儿闹出人命,怕人家报复,找了个演员足足演了半年他的本尊。

资本家敛起财来不择手段,怕起死来也相当可笑。

宁乐立刻把傅司南与叶展雄划上等号,原本对他就没有好感,现在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厌恶!

她想劝劝眼前这男人不要为了钱太拼命,最后却只叹了口气。但凡有办法,谁又想过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呢?

“你自己保重哦。”她轻声道,眼头流露出不忍,但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背后,傅司南的眸光锁着那道纤细的身影,没有错过她离开前那于心不忍的目光。

他这是……被怜悯了?

“总裁。”沈俊走过来,恭敬地立在他身后,“老爷子问叶小姐的事,现在告诉他叶小姐拒婚的消息吗?”

“不必。”他摆了手。

原本以为老糊涂给他找的是一个无趣的女人,没想到竟是她。他缓缓抬高自己的手,菲薄的唇瓣贴在腕间那条丝带上,弯出细微的弧度。

别来无恙,小家伙!

撇清了和傅司南的关系,叶宁乐的日子渐渐平静起来。转眼,蒋国策的生日就到了。

一大清早,蒋国策开始收拾家里,欢欢喜喜等着程思雅到来。

看到蒋国策开心,叶宁乐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爸,我再去多买点菜。”她道。

“好,好。”蒋国策连连点头,不疯的时候,他对女儿还是很关心的,一个劲儿嘱咐她路上多多小心。

叶宁乐才走出来,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程思雅。她手里拎着个香奈儿包包,一脸贵妇模样。

程思雅这么早就到来,叶宁乐心里一阵欣慰,即使先前对她有气,此时也烟消云散,忙迎了过去,“妈,您来得正好,爸正等着您呢。”

她拉着程思雅往住处走。

程思雅没动,却反手握住了她腕,“宁乐,你结婚吧。”

“什么?”叶宁乐一度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不解地看向程思雅。

程思雅的目光心虚地闪了几闪,“淑仪联系了傅司南,他坚持要娶你,淑仪很难过,在家里哭了好几场。想来想去,只有你结婚,傅司南才会断了这个念想。”

宁乐看着她,像看一个陌生人。她以为程思雅把自己当狗一样供吕少使唤已经到了极端,却没想到还有更无情的。

“你想让我跟谁结婚?”好久,她才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胸口已全部堵死,只有硬生生的痛。

“无论谁都可以,立刻,马上!”程思雅急不可耐。

“您疯了吧!”宁乐再也按捺不住吼了起来,用无比失望的目光看着她,“我还是你的亲生女儿吗?不如今天先去做个鉴定吧。”

程思雅一次次对她冷酷无情,她早就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说着,就要拉程思雅去医院。

程思雅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把叶宁乐拉了回来,“乐乐,说的什么话?这是要割我的心吗?”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她拉过叶宁乐,一阵往怀里按,“淑仪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听话,她不定使出什么法子对付你,我只是想保护你啊。”

叶宁乐只小小地感动了一下,马上又清醒过来,“不,您不是想保护我,只是怕自己的好日子受到影响。但凡您心里有我,就不会任由叶家父女欺负我,从来视而不见!”

真实想法被揭破,程思雅脸上浮起明显的尴尬和难堪,最后却一咬牙冷了声,“总之,你今天必须结婚!这样吧,我就先不去见你爸了,你什么时候拿结婚证过来,我什么时候过来!”

说完,当真扭头上了车。

宁乐看着程思雅远去的车子,心底一阵凉透,失望的阴影无限扩大,无止无境!

“那不是你妈吗?怎么走了?”背后,突兀地传来父亲蒋策州的声音。

宁乐惊得脸一阵泛白,猛地回头,看到蒋策州手里提着垃圾袋,就站在她的不远处。他的眼睛扎紧在远去的车子上,眼底闪烁着疑惑的光束。

“那辆车好贵吧,她怎么会坐那种车?车是谁的?她到底干什么去了?”他慢慢走过来,不停地问问题。

“爸……”宁乐不安到了极点,伸手去拉他,想要说些安抚的话。

他却一下子推开她冲进车流,狂奔着去追程思雅的车,“思雅,别走,你回来,给我说清楚!”

此时正是车流高峰期,这里还是国道,车速极快。一辆车子飞速驶来,对着他就撞……

“爸!”宁乐吓得嘶声尖叫,整个人泛虚泛软,一下子跌在了地上。

 


好在那辆车子及时停了下来,司机从窗口伸出头来,对着蒋策州一通怒骂。

宁乐跌跌撞撞冲进车道拉住蒋策州,“爸,有什么咱们回去说!”

蒋策州不肯动,眼泪哗啦啦地流,“你妈跑了,怎么办?怎么办?”

“她没跑,只是去买蛋糕了,过生日不能没有蛋糕啊。”宁乐极尽所能地劝他,看到不停从身边驰过的车子胆战心惊。

蒋策州却再也不肯听她的劝,一个劲地往车流里撞,坚持要把程思雅找回来。

宁乐只能用尽全力死死抱住他,“我去找,我保证今天之内一定把她找到!”

重新把蒋策州拉回安全地带,宁乐再也支撑不住跌在了地上,脸煞白如纸!

蒋策州一下子坐在马路牙子上,“我就在这儿等,六点钟之前没把她带回来,我就去撞车!”

宁乐再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跟他闹,只能打电话叫好朋友江雨鹭帮忙看着他,心情沉重地走了出来。

宁乐去了叶家。

佣人连门都没让她进,只说程思雅不在家。她站在门外给程思雅打了好多电话,发了好多短信,都石沉大海!

她这是下了死心要自己嫁人了……

宁乐无尽颓败地捂了一把脸,慢慢走出来。

逼到极致的时候,她好多次都想逃离,再不要管父亲。

可父亲从小把她当宝,为了她还跌瘸了一条腿,程思雅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他冷淡的。

这样大的亏欠,她又哪能狠得下心来?

一天滴水未进,宁乐饥肠辘辘,可连一点去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到六点,她该怎么办?

坦白说,就因为这件事莫名其妙地交待了自己的婚姻,她实在做不到。是不是该回去再做做父亲的工作?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是江雨鹭打来的。

“宁乐,你怎么还没带阿姨回来?叔叔爬到了楼顶,囔着时间一到就自杀,我报了警,可他太激动,警察拿他也没办法……快想想办法啊!”

那头不知道蒋国州做了什么,江雨鹭发出一声惊叫。

这通电话将她吓得魂飞魄散,一阵阵祈求,“不要,不要,我什么都做,什么都做!”

宁乐朝外猛冲出去!

另一侧,傅司南刚好从车里走出来。

自从知道叶宁乐就是老糊涂介绍给自己的女人之后,他的心情奇好,几天来,连做梦都梦到她的模样。

尤其她给自己包扎伤口时,那只挠动的小手,一直挠到心肺里。

人生二十八年里,他第一次想要一个女人,很想。

他正想让沈俊查查叶宁乐在哪里,一抬眸就看到了她急奔出去的身影。又急又猛,连前方是车道都没有注意到。

傅司南紧一步上前,在她的脚就要踏入车流中的那一刻圈住她的腰,将她拉了回来。

叶宁乐的身子软软地撞进他怀里,他闷闷地哼了一声,仅仅这样就有了反应!

“出什么事了吗?”傅司南极力压制住那股子乱火,沉声问。

宁乐抬眼,认出了他。

紧接着,她想到一件事。上次他打电话和家里爷爷说话时,有透露出老人想要他尽快结婚的想法……

“跟我结婚吧!”

几乎不经过思考,她便说了出来。

“结婚?”宁乐这突然就要跟自己结婚,傅司南倒是吃惊不小。他记得没错的话,她拒绝了自己的。

不过,喜欢的女人愿意跟自己结婚,求之不得。傅司南立刻点头,“可以。”

“现在就去结婚登记!”叶宁乐急不可耐,拉着他就走,生怕他后悔。

傅司南只好叫人送户口本过来。

两人到达婚姻登记处门口时,户口本正好送过来,门口的志愿工作者立刻把二人的资料接过去,“二位的资料我们帮忙代写,你们去拍照吧。”

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叶宁乐求之不得,拉着傅司南去了拍照的地方。

一路上看到叶宁乐这副急切的样子,傅司南的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光棍了二十八年,今晚终于能搂着老婆睡觉了。

搂着叶宁乐的腰拍照的时候,他的指尖微微发颤。

拍完照走出来,资料已经填写完毕,连小红本本都准备妥当。工作人员把两人的合照贴了上去,在上头重重按下戳下公章:“恭喜二位。”

“谢谢。”

叶宁乐和傅司南各拿一本。

傅司南握着那小小的本子,感觉手心泛热,胸口也在泛热,他从来不认为结婚是件美好的事情,可此刻,却无比满足。

然而,当目光落在名字上时,他的脸突兀地就变了色。

叶宁乐拿着结婚证的心情则无比沉重。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这种方式结婚,而且眼前的男人还算不得认识。

这个曾经离她那么遥远的字眼,如今真真切切落在上,还真有些不习惯。

“我知道,答应跟我结婚并非你的本意,你也是有苦衷的。”到了门口,她才讪讪开口。

原本以为他多少会说几句客套话,却久久没有听到回应。宁乐不由得抬了头。

在看到傅司南的表情时,心头咯噔一声响。

果然说到他心坎上了。

突然结婚本就心慌,看到他这表现,她更加不自在,一分钟都呆不下去,只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迅速跳上路边一辆出租车离开。

宁乐在车上给程思雅发了条信息,告诉她结婚的消息。

程思雅没到一秒钟就打来了电话。

看着上头跳跃的号码,宁乐的唇角浮起无尽的讽刺与苦涩,心脏被程思雅的现实再一次狠狠撕碎!

她没接电话,只发信息让程思雅在家门口见面。

宁乐回到住处时,程思雅早等在那儿,身边还跟着叶淑仪。

“叶宁乐,把结婚证拿出来!”叶淑仪大喝小叫,目中无人。

宁乐知道叶淑仪是程思雅的天,惹她不开心自己没好果子吃,把本子拿了出来,“看吧。”

她翻开,露出重要页面,却压住了新郎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把他的脸给叶淑仪看。

叶淑仪切了一声,正要命令她把指头拿开,却突然哈一声笑了起来,“天啦,叶宁乐,你嫁的是一只猫吗?傅招财?逗死人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