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第八任驸马

第八任驸马

大眼小金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当现代世界的傻小子穿越成为了古代世界的憨子,会产生怎样奇妙的化学反应?韦浩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大学生,因为性格耿直,做事傻乎乎,所以被戏称傻小子。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李世民的女婿!妻子是历史上著名的公主李丽质!他无心于儿女情长,只想建功立业,发誓要在大唐闯出一片天地!

主角:韦浩,李丽质   更新:2023-06-01 16: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韦浩,李丽质的武侠仙侠小说《第八任驸马》,由网络作家“大眼小金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现代世界的傻小子穿越成为了古代世界的憨子,会产生怎样奇妙的化学反应?韦浩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大学生,因为性格耿直,做事傻乎乎,所以被戏称傻小子。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李世民的女婿!妻子是历史上著名的公主李丽质!他无心于儿女情长,只想建功立业,发誓要在大唐闯出一片天地!

《第八任驸马》精彩片段

“韦浩又把韦琮家的公子打了,估计又要赔偿不少钱,哎!韦富荣真是造孽,生了一个憨子!”

“听说这次憨子也被人打晕了,他还会打输?”

“你知道什么?韦琮家的小子带了二三十人和憨子打,其中一些人是军中的将士,还带上了棍子,憨子傻憨憨的,赤手空拳和人打,能打赢吗?”...

长安西城,街坊们茶余饭后,都在讨论着韦富荣的儿子,唯一的儿子韦浩韦憨子的荒唐事。

“老爷,公子已经醒来了,不过吵着要回去!”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过来对着坐在客厅里面叹气的韦富荣说着。

韦富荣年纪约莫40,身材肥硕一脸富态。

“回哪去?憨劲又上来了?”韦富荣听到了,站了起来,气冲冲的往外面走去,

而韦浩此刻则是站在房间的床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站着的人,有男有女,男的穿着都是青灰色的衣服,女人则是穿着蓝色衣服,

让韦浩搞不明白的是,为何他们都穿着长衫,这明显就是古装啊,尤其刚刚韦浩问他们,现在是哪一年的时候,他们说是贞观四年,让韦浩彻底崩溃了。

“憨子,还不下来,你想挨揍是不是?”韦富荣此刻到了韦浩的房间,指着韦浩喊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韦浩前世也被人叫着憨子,做事情傻乎乎的,但是读书很厉害。

“我是你爹,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名字?”韦富荣那个气啊,这个小兔崽子居然还不认识自己了。

“少来,我是你爹!还敢占我的便宜?”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韦富荣喊了起来,自己爹什么样自己不知道吗?他还来冒充自己爹?

“你个混球!”韦富荣说着找到了顶住门的棍子,就要过去打韦浩。

韦浩一看,情况不妙,马上从床上跳下来,夺门而出。

韦富荣举着棍子追了上来,韦浩看到前面就一棵大树了,立刻向上一跃蹭蹭几下就上去了,非常熟练。

“卧槽,我是怎么上来的?”韦浩站在树杈上,有点诧异的看着下面,而韦富荣此时正举着棍子站在下面。

“下来,你个憨子,还敢跑,还敢说是我爹?来,下来,咱们论道论道!”韦富荣拿着棍子指着韦浩威胁说道。

“不是,什么情况,我不是在做梦吧?”韦浩感觉事情不对劲啊,因为站在树上,能够看到更远,发现远处,都是这样的矮房子,没有一栋高楼,这个不正常啊,难道他们说的是真的,自己真的穿越了。

“公子,快下来吧,老爷该生气了,快下来!”旁边的一个管事的对着韦浩劝了起来。

韦浩没反应,他还在想着,自己怎么可能穿越了?自己是国内前三大学的理工硕士啊,为了庆祝毕业论文答辩通过了,和同学出去喝顿酒,就喝到古代来了,还是唐朝?

“那个,今年真是贞观四年?是李世民当皇帝?”韦浩对着下面的那些人问了起来。

“你个混球,连陛下的名字都敢直呼,你下来,老子打不死你?”韦富荣一听,气的直哆嗦,对着韦浩就再次大骂了起来,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皇帝名字是普通百姓能够直呼的吗?

“啊,真的是啊,哎呀我的天啊!”韦浩一听,震惊的不行,真的穿越了?自己可不想穿越啊!古代哪有现代好玩,没有手机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老爷,老爷,韦琮府上来人了,来了不少呢,说是要找公子论理!”这个时候,外面跑来了一个小厮,对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你...你,给我等着!”韦富荣说着马上就提着棍子出去了。

“老爷,棍子!棍子不能带过去!”后面一个管事的对着韦富荣提醒道。

韦富荣一听,顺手就把棍子给扔了。

“公子,快下来吧,老爷走了,等会儿我们把棍子藏起来。”下面的一个管事的,对着树上面的韦浩说着。

韦浩一听,就顺着树干往下面滑了。

“公子,下次可不能打架了,你知道你打架,老爷赔了多少不是吗?而且还要赔不少钱!”那个管事对着韦浩劝了起来。

韦浩压根就记不得他,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看他在给自己拍衣服上的树皮,韦浩感觉这个人不错。

“行了行了,散了,都散了,没事情干是不是?”接着那个管事的手一挥驱散了那些看热闹的家丁丫鬟,同时对着韦浩问道:“公子,头还疼吗?都起了一个这么大的包!”

“包?”韦浩说着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嘶!”刚刚摸到了头上的那个包,疼的韦浩倒吸凉气。

“玛德,谁干的?谁?还敢打我的头?”韦浩那个火大啊,在学校,谁敢打自己啊?从来都是自己去欺负别人的!

“公子,你就不记得上午的事情了?你和韦琮家的二公子打架,人家来了二三十号人,还提着棍子,你就傻乎乎的冲过去和人家打,被打了脑袋,晕了过去!”管事对着韦浩解释着这个事情。

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院那边传来了吵闹声,韦浩扭头看着那边。

“老爷估计和韦琮府上的人吵起来了!”管事的对着韦浩解释说着。

韦浩一听,就要往那边走去,抱着看热闹的心情。

“诶,公子,不能去,不能去!”管事马上拖着韦浩,现在韦浩可不能出现,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怕什么,走,哥带你看热闹去!”韦浩说着拖着他往前面走。

到了前院,就看到韦富荣和一帮人在争吵着,当然韦富荣后面也站着很多人在帮忙。

“你家儿子带了二三十人打我儿子,打输了,你还有脸过来?不要以为你是民部给事郎我就怕你?”

“不是你儿子傻大憨,诬陷我儿子偷看女孩洗澡,我儿子会打一个傻子?”

“是不是你们先动的手?”...

韦浩站在不远处看着,听着他们说话。

“哎呀,都吵了一会儿了,该动手了,这样吵多没意思,要是我,早就动手了!”韦浩站在那里一开始看的还有劲,但是后面就感觉没有意思了。

“公子,你怎么...”

“憨子在这里!”这个时候,韦琮府上的人发现韦浩站在他们后面看热闹,马上就喊了起来。

而韦琮府上的人,全部转过头来,接着转过身,怒视着韦浩。

“诶,盯着我干嘛?”韦浩有点不解的看着他们,现在他还没有习惯自己的身份,还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憨子身上!

“小子,你一拳打断了我儿子的牙,这事该怎么算?”韦琮拨开人群,缓缓走到了韦浩面前,一副不好惹的架势,指着韦浩质问了起来。

“什么牙,我可没有打架!”韦浩下意识的说着。

“还敢耍赖不成?”韦琮一听韦浩这么说,更加火大了,这么多人看到了,他居然还耍赖不承认。

“耍什么赖?呃~”韦浩刚刚想说不是老子干的,但是马上就意识到了,可能是自己这具身体干的。

“我打架了?”韦浩看着旁边那个管事问了起来。

“公子,要不然你头上的包哪里来的?”管事很无奈的看着韦浩。

“哦,他们打的?”韦浩指着韦琮,接着问道。

“恩,是他...”

“我日你先人板板的,你还敢打我?”韦浩说着一拳就轰出去了,打在了韦琮的脸上,韦琮整个人直挺挺倒下去了。

“哎呀我的天啊!”后面的韦富荣看到了,人都差点被吓死了。

“敢打我们老爷,动手!”韦琮带过来的那些家丁一看自己老爷挨打了,那还了得,接着就冲向韦浩,韦浩把那个管事往自己背后一拉,然后举起拳头就是一顿砸啊,几乎是一拳一个。

“别打了,别打了!”韦富荣大声的喊着,而府上的那些家丁也冲了过来,开始抱住两边的人,尤其是抱住韦浩,但是两个家丁都抱不住,韦浩还想要冲过去打那些已经被抱住的韦琮的家丁。

“兔崽子,你打死我算了!”韦富荣也冲了过来,抱住了韦浩,韦富荣很胖,他一抱住韦浩,韦浩就有点冲不动了。

“你让开,你看我不打死他们,还敢打我!”韦浩对着韦富荣喊着。

“哎呀,我的儿啊,打死了他们你也要收监的,快住手!”韦富荣都快要被气死了,对着韦浩呵斥着。

韦浩一听,愣住了,想着,眼前这个人,可能真是这具身体的爹,如果是真的,那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人家都打到家里来了,你都不敢还手,这么怂吗?”韦浩还是嘴硬的看着韦富荣说着。

“你,你,把他拖到他自己的院子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让他出来!”韦富荣那个气啊,人家可不是来打架的,是来理论的。

“老爷,老爷,醒来了,哎呦,怎么还吐出来几颗牙?”就在这个时候,韦琮的家丁扶住了韦琮,但是韦琮往地上吐带血唾沫的时候,还吐出了几颗牙齿。

韦富荣一听,头疼,盯着那些家丁,让他们快点拖着韦浩回去。


韦浩终究还是被拖回了院子,而且还被关在了貌似一个书房的屋子,那个管事也陪着进来了。

“少爷,你怎么这么冲动呢?那个韦琮,人家可是当朝民部给事郎!咱可惹不起啊!这下事情大了!”管事着急的对着韦浩说道。

“不是你说是他打我的吗?”韦浩感觉有点奇怪,扭头看着管事说道。

“我是要说是他儿子打的,你都没有听完,就动手了!”管事都快要哭了,自己刚刚说了一个头,话还没有说完,韦浩一拳就轰出去了,后面的话,被震惊的说不出来了。

“啊,他儿子打的?你怎么不早说?”韦浩一听,也有点后悔了!

“公子,这次府上不知道要赔多少钱呢,不然,韦琮报官的话,少爷可能就要去牢房里面待着了!”管事一脸愁容攥着自己的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是吧?”韦浩感觉也有点慌了。

“那个...我爹是什么官?”韦浩想到了这个,对着管事就问了起来。

“老爷不是官,就是有点钱!”管事很着急的说着。

“卧槽!”韦浩此刻感觉事情也有点大了,自己打了官员的儿子,自己老子还不是官员,也怪太冲动了,也不提前打听一下。

“公子,你可不许出门啊,我去外面给你打听打听,千万不要出去!”管事叮嘱着韦浩说道。

韦浩点了点头,心情很郁闷,莫名其妙穿越了,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现在搞不好还要莫名其妙去坐牢,本来穿越就是很倒霉的事情了,现在居然还要坐牢?那...韦浩都不敢往下面想了。

“我那个爹,好像挺有钱,应该能解决吧?”韦浩坐在那里很不自信的说着,没办法,现在也只能指望那个便宜老爹了。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还没有动静,韦浩有点坐不住了,就想去开门,门口马上站起来七八个家丁,都是讨好的笑着。

“前面怎么样了?”韦浩故作淡定,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还不知道呢,不过还在谈,韦琮还在府上,但是没吵起来,应该就是好消息!”其中一个家丁开口说道。

“哦,没走啊,没走好,没走好!我看看去,我给人家道个歉去。”韦浩说着就抬腿要出去,知道对方没走,那就说明有的谈。

“公子,您就别去了吧!”几个家丁马上就拦住了韦浩的去路。

这个憨子惹的事已经够多了,可不能再让他去添乱了。

“公子,你就在里面等着行不行?不要去前院了,到时候再起冲突,就不好了!”其中一个年长的家丁对着韦浩劝说着,其他的家丁像捣蒜泥般频频点头。

谁也不相信韦浩去了前院会道歉,搞不好还会打起来,他们的公子是什么样,他们比谁都清楚,做事情不经过大脑,非常的冲动,关键是力气还大。

当年韦富荣看韦浩读书不成,就找来了武教头来教韦浩习武,想着让韦浩有点东西傍身,这样出门就不会吃亏。

但是这几年,韦富荣因为当年的这个决定,不知道后悔了多少次,而韦浩也不知道在外面给他惹了多少事情出来,怎么说都没有用,别人只要稍微一惹他,他就能够和别人打起来,甚至别人稍微那么一怂恿,他就上了。

韦浩听到他们这么说,知道想要过去是不可能了,只能无奈的到了书房,家丁们把门给关住了。

“哎!”几个家丁几乎是同时叹气。

“老爷也不知道是造了什孽,生了八个闺女,各个聪慧过人,唯独这个独子,却是...!”其中一个家丁开口说道。

“少说话,不怕挨打啊?”另外一个家丁则是压低声音训斥说道。

韦浩在里面继续等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那个管事回来了。

“你怎么才回来?”韦浩站起来,对着那个管事说道。

“这不是要打听清楚了吗?公子,老爷赔了300贯钱,加上府上最好的那间酒楼,人家才也不报官,不追究了,这个事情总算平息下来了。对了,老爷马上就会过来,少爷可能要挨罚了!”管事心中叹气的说着,这次的代价可不小啊,可以说是伤府上的元气了。

“哦!三百贯钱,多吗?”韦浩开口问了起来,赔钱韦浩知道肯定是要赔的,但是三百贯钱是多少,韦浩就有点不清楚了!

“能不多吗?三百贯钱,可以买长安城周边六十亩良田了!关键是那个酒楼,那可是我们府上最赚钱的酒楼,价值一千多贯钱呢,之前有人出一千贯钱想要收购这个酒楼,老爷都没有同意,哎,现在居然赔出去了!”管事的也有点对韦浩抱怨的说着。

“哦,六十亩良田?”韦浩还是疑惑的看着那个管事,他还是没有概念。

“恩!”管事点了点头。

“很多吗?”韦浩继续问了起来。

“公子,我一个月的工钱才两百文钱呢,一贯钱可以让我做五个月的,三百贯钱,我估计我要在府上做一百多年才行!”管事的说着就给韦浩算了起来,作为管事的,在府上200文一个月,那还是高的收入,普通丫鬟,也就是50文到100文之间。

“什么,这么多?”韦浩此刻算是明白了,这次赔大发了,按照后世来说,管事一个月就算两千块钱,一贯钱差不多价值一万,而三百贯钱,就是三百万,另外还有一个价值一千贯钱的酒楼,那就是花了一千三万,一架打掉了一千三百万。

“我宁愿去坐牢啊!”韦浩此刻捶胸顿足,心疼啊!一千三百万啊!

“去,现在就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你个兔崽子!”韦富荣此刻正好推门进来,听到韦浩说这么句话,气不打一处来,对着韦浩骂了起来。

此刻韦浩也站了起来,现在清楚了,这个是自己亲爹没错了,不是亲爹谁能这么豁得出去啊!

“哼,就知道给我惹事,让你不要出府,你偏在家待不住,从今日起,一月不许出府,敢出府,老夫打断你的腿!”韦富荣看到他如此老实,完全没有刚刚那股嚣张气焰了,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恩,不过,那个...爹,需要赔那么多钱吗?”韦浩小心的问了起来,这次坑爹坑的有点厉害了,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了。

“不赔钱就去坐牢!坐个十多二十年!”韦富荣盯着韦浩狠狠的说着,心中更多的是无奈。

“行,爹你放心,这个钱我想办法给你赚回来。”韦浩对着韦富荣拍着胸脯保证说着。

韦富荣听到了,压根就不相信,自己家儿子什么样,自己还不知道?就他,还会赚钱?少惹点事就算是祖宗保佑了。

“少说没用的,这一月,抄完《论语》同时认识里面所有的字,此事爹也就作罢了。”韦富荣对着韦浩严厉的说道。

“抄完了,认完了就可以出去吗?”韦浩一听,马上问了起来。

韦浩当然希望多出去看看,领略一下大唐、长安的繁华风貌,这一来大唐,就被禁足,那还怎么玩!

“哼!王管事!你给我盯着少爷,如果敢出去,随时给我禀告!”韦富荣冷哼了一声,接着对着韦浩身边的管事,也就是王管事交代了起来。

“你别哼啊,能不能出去,给句准话!”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韦富荣的背影喊道。

“抄完了,都认识了就可以出去!”韦富荣气愤的喊着,喊完了就出去了。

韦富荣也知道让自己的傻儿子抄认完论语,那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而一旁的管事站在那里也是恨铁不成钢,心里频频叹息。

“找论语过来!”韦浩说着就往书房的桌子上面一坐,还往上面伸了伸手,让袖子下来。

“好的,公子!”管事说着就拿着一卷竹简递给了韦浩。

“这个?论语?就没有纸张抄的吗?”韦浩吃惊的看着王管事问着,居然是竹简的书,这个让韦浩很吃惊。

“公子,寻常人家还找不到这样的书籍呢,如果要用纸张的话,贵不说,关键是之前公子你也不看啊,公子,小的给你磨墨!”王管事说着就去磨墨了。

韦浩看看笔架上的毛笔,再看看竹简的书,然后看看自己书桌上的纸张,还是黄纸,也是一声叹息。

“就这样的纸张,没有好点的吗?”韦浩拿着那张黄纸一脸嫌弃,对着王管事问了起来。

“公子,有纸张就不错了,寻常人家都是在沙箱上面练字呢,不过,少爷你也没有写过几个字,老爷估计也没有给你准备。”王管事看着韦浩说着,一个只知道打架惹事生非的憨子,还要什么纸张啊。

“好吧,哎,毛笔,我都从来没有用过。”韦浩拿着毛笔,有点叹气的说着,自己一个现代人,没有写毛笔的爱好。

说着韦浩就拿着毛笔开始抄论语了,里面的字大部分都认识,虽然是繁体字,但是韦浩还是能够猜出来很大一部分的,就是还有一些不会。

差不多三天,韦浩就抄完了,也把胳膊抄酸了。

“好了,王管事,走,找我爹去,我要出去看看!”韦浩说着拿着那一沓草纸,就要去找韦富荣。

“公子,小的估计你出不去。”王管事看着韦浩微笑的说着。

“为啥?”韦浩很不解的看着王管事。

“才三天呢,老爷的气估计还没有消。”王管事笑着对着韦浩说着。

韦浩一听也是,但是想着,韦富荣说话怎么也要讲信用啊。


韦浩非常忐忑的去找韦富荣,没办法,这个是亲爹,韦浩认了。

最终在韦富荣的书房里面找到了他,却发现韦富荣居然在书房里面睡觉。

“爹,爹,醒醒!”韦浩过去喊着韦富荣。

“恩,浩儿来了?恩?你来干什么?”一开始韦富荣还很高兴,接着想到韦浩之前的事情,马上非常严肃的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抄完了!”韦浩说着把那一沓黄纸递给了韦富荣。

“抄完了?就你?”韦富荣那个怀疑啊,之前,不要说让他抄一本论语,就是抄一句他都不带抄的。

“恩,抄完了你看看!”韦浩再次递过去,韦富荣接了过来,还是很怀疑的看着韦浩问道:“真是你抄的,不是找外面的书生抄的?”

“爹,我都没有出去过,怎么找?再说了,就他们能够写出我这样的字?”韦浩非常气愤的看着韦富荣说道。

韦富荣低头一看那些字,那个头疼啊,这些字该大的小了,该小的大了,关键还是歪七扭八的,那个难看啊。

“你就不能好好写吗?”韦富荣低声的说着,接着就开始翻看了起来,发现都是如此,那就可以证明是韦浩自己抄写的。

“既然爹交代的事都办好了,那我今天可以出府了吧?”韦浩看着韦富荣笑着问了起来。

“恩,都认识吗?”韦富荣下意识的问了起来。

“有的不认识。”韦浩老实的回答着。

“不认识你还想出去,当初我们是怎么说的,要全部认识才行!”韦富荣抬头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爹,这你就不讲理啊,你也没有给我请先生,没人教我,我怎么认?”韦浩很郁闷的看着韦富荣问着。

“摸着良心说,你自己打跑了多少教书先生?”韦富荣愤怒的盯着韦浩喊着,还说自己没有给他请教书先生。

“但是这次没请,你承不承认?”韦浩也盯着韦富荣喊着。

“你,爹等会就请,什么时候都认识了,什么时候出去。”韦富荣还是非常有原则的说着。

“爹,我下午就出去看看,看看不行吗?我都三天没出去了,三天!”韦浩竖起三根手指,对着韦富荣说道。

“是啊,三天,爹可怀念这三天了,清净多了,再让爹清净几天吧,从你十岁开始,爹就没有过上一天安生的日子,每天都有人过来找我说你打了人了,要赔钱,就这些年,你爹我最少给你赔出去三千贯钱,尤其是这次,赔了一千多贯钱啊!

儿啊,爹是有点积蓄,可是照着你这么折腾下去,咱们这个家啊,估计不用一年,就要去乞讨了!”韦富荣看着韦浩,一脸央求加可怜的说着。

“不会,你放心,我肯定把这个钱给你赚回来,你放心就是!”韦浩一脸认真的说着。

韦富荣听到了,连忙摆手说道:“这个爹真不指望,你只要少给我惹事就成,加冠后,爹给你寻一门好亲事,成亲后,给我生娃,你,爹真不指望了,爹现在就指望我的孙儿啊,如果你能够给我生出两个孙儿来,你的功劳就比爹大,哎,五代单传啊,可千万不要在你这断了,要不然,爹打死你!”

“不会,你放心,等我赚到钱了,我娶个十房八房的小妾,然后让她们使劲生,保证给你生一个马球队,但是现在,你得让我出去!”韦浩立刻自信满满的对着韦富荣说道。

“嘿嘿,生两个,爹就高兴了,你那么多姐姐,就你一个小子,爹可是娶了四房小妾的!”韦富荣听到了韦浩的话,相当高兴,接着脸色一变,对着韦浩说道:“你要出去干嘛?又去惹事是不是?”

“不是,我去赚钱去,真的,赔了人家这么多钱,孩儿怎么也要给你把这个钱给赚回来不是?”韦浩笑着看着韦富荣说着。

“哼哼!”韦富荣听后,哼哼不做声,完全不相信。

“爹,我说真的!”韦浩再次强调了起来。

“少来,滚回去,爹下午就给你请教书先生。”韦富荣打死都不相信韦浩不惹事,他知道自己儿子,只要是出去了,就不可能不惹事的。

“不是,爹!”

“滚回去!”韦富荣板着脸对着韦浩呵斥说道,

韦浩一看韦富荣这样的态度,估计出府没戏了,便回到自己的小院。

到了自己的小院,韦浩还是很郁闷,还是想要出去走走。

“老爷不让你出去吧?”王管事看到了韦浩耷拉着脑袋回来,立刻过去笑着问了起来。

“有钱吗?”韦浩盯着王管事问了起来。

“有呢,少爷自己还有不少零花钱!”王管事点了点头。

“带上一些,你到后院的围墙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韦浩一听,眼睛一亮,立刻对着王管事说道。

就这样的围墙还想要圈住自己,当年读书,可是没少翻围墙的,被校长抓过不知道多少次,反正该出去还是要出去。

“少爷,可使不得啊,老爷要是知道了,可不得了!”王管事一听知道韦浩要翻围墙出府,马上着急说起来。

“王管事,不打紧,你若是怕我爹加罪于你,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在府上待着。可是公子我一个人出府若是又惹出什么事端来,那可保不齐!”韦浩捋了捋衣袖,无所谓地说着,语气中满满的威胁。

“公子,这...”王管事一听,这个憨子一个人出府那还得了。

韦浩带着王管事,开始去逛长安城了。

“啧啧,好破啊,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精美啊。”韦浩背着手看着沿街的那些房子,感觉很一般,和自己印象当中的长安完全不一样。

“公子,真正好看的地方,那是在东城,那边住的都是大官,要不就是爵爷!”王管事对着韦浩解释说道。

“那就去东城看看!”韦浩一听马上感兴趣的说着。

“有点远,要雇马车才行!”王管事开口说道。

“雇!”韦浩毫不犹豫的说着,自己家可是有钱人,老爹有钱。

到了东城,韦浩才发现,这里的房子和西城完全不一样,东城的房子精美不说,关键是非常阔气,广场就要比西城的那边大。

“瞧见没,这些都是国公的府邸,那些官员的宅子还在里面呢,更远的地方,而且也没有这么大!”王管事对着韦浩介绍说道。

“咱们也要住这样的宅子才好,诶,问问你,就论有钱,我爹和那些国公比,怎么样?”韦浩说着就看着王管事。

“这个没法比,府上连人家国公家的一个汗毛都比不上!”王管事看着韦浩说着。

“国公这么有钱吗?”韦浩很震惊的说着,国公居然这么有钱。

“公子,这个不是钱的事情,是人家的钱,没人敢拿,而老爷的钱,恩,随便一个小官,就能够讹老爷不少,老爷是赚到钱了,但是这些年也不知道孝敬出去多少。

不说其他的,就说韦家,老爷每年都要交给韦家两百贯钱,说是资助族学,实际上,都知道,家族欺负老爷这一支没有当官的,而且老爷还有钱,他们就明摆着要。

“哦!还敢这样讹钱?”韦浩一听,算是知道了。

“谁家的马车,让开!”就在这个时候,前面来了一队士兵,对着韦浩这边喊着。

赶车的马夫连忙把马车赶到一边去了,停了下来,接着就看到一辆非常豪华的马车从远处驶来,马车身边还跟着大量的宫女,还有卫兵。

“这是什么人的马车?”韦浩探头看着外面。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里面有一个戴着金冠探头的女子掀开了车帘,和韦浩对视了一眼,韦浩盯着那个女子的眼睛看着。

“是公主,公子,可不要冲撞了公主。”王管事一看那些仪仗,马上提醒着韦浩说道,同时下意识地把韦浩往后面拉了拉。

“呼~~”而韦浩对着马车上那个女子,吹了一下口哨,手还非常挑衅的对着远处招了招手。

那个女子看到了,狠狠的瞪着韦浩,韦浩则是裂开嘴笑了起来。

“王管事,这个姑娘长的漂亮,有气质,看看有没有机会去泡一下。”韦浩笑着对着王管事说道。

“公子,人家可是公主!”王管事着急的不行,对公主竟然如此轻薄,这也太能惹事了吧!

“公主怎么了,公主就不嫁人了,嫁谁不是嫁?”韦浩不在乎的说着,继续看着远处的马车,发现那个女子已经把帘子放下去了,看不到了。

很快,那个公主的车队就走了,韦浩则是继续逛着东城,看着东城这边的景色。

等到了东城的集市,韦浩发现,这里的集市和西城那边的完全不一样,西城的集市有很多的普通老百姓,而这里的集市来往都是一些公子哥和各个府上的千金大小姐带着丫鬟出来的。

“我爹真傻,这里才好赚钱啊,这些人可不差钱,在西城那边,能赚几个钱?”韦浩坐在那里,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公子,这里的店铺贵着呢,就这样一个临街的店铺,一年的租金都要几十贯钱!”王管事马上指着街边的一个小店,估计就是二三十个平方的。

“这么贵!那这样的酒楼呢?”韦浩指着旁边一处酒楼,开口问了起来。

“这样的酒楼,一年没有500贯钱下不来!”王管事接着开口说道。

“走,吃饭去,看看东城的酒楼和西城的酒楼有什么区别!”韦浩说着就要下车,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

王管事听到韦浩的话,也就下了马车,两个人进入到了酒楼当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