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修仙路我成了天帝的药

修仙路我成了天帝的药

景鼎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成志良天赋异禀,极具修炼天赋,被师父困在山上整整十年,如今终于可以溜下山!他的心里一直挂念着当年的那个小妹妹,所以此次下山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个胸前有一片蝴蝶胎记的女孩。只不过当年小妹妹只是一个小婴儿,如今早就长成了大姑娘,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志良终于找到了玉坊师家的女儿,可是那姑娘却没有蝴蝶胎记……

主角:成志良,李清兰   更新:2022-07-16 11: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成志良,李清兰 的武侠仙侠小说《修仙路我成了天帝的药》,由网络作家“景鼎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成志良天赋异禀,极具修炼天赋,被师父困在山上整整十年,如今终于可以溜下山!他的心里一直挂念着当年的那个小妹妹,所以此次下山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到那个胸前有一片蝴蝶胎记的女孩。只不过当年小妹妹只是一个小婴儿,如今早就长成了大姑娘,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志良终于找到了玉坊师家的女儿,可是那姑娘却没有蝴蝶胎记……

《修仙路我成了天帝的药》精彩片段

庆安国的一个上元节的傍晚,灯满楼,天空中飘浮着的明灯,如同满空的繁星,观月桥上人来人往,观月桥边的观月楼倒影在那小河上,伴着斜阳,水中的影子摇曳着,可见几盏莲花灯陆续出现,显得格外有诗意。

观月楼也只有高官贵族才到登上,一览庆安国的城内美景。

李清兰一边走一边看着这热闹的街市,平日在府里所学的端庄礼仪娴雅淑女的形象全无,她蹦跳着,宛如孩童在看风筝一般。

“小姐,小姐,等等我!”

丫环小静在后面跟着,生怕跟丢了。

“小静,快快来啊,若是亥时一到,还没回到府里,我爹娘就要罚我了,我得逛完这条长明街。”

李清兰在路边看着路边的花灯,还有河面上的飘浮的莲花灯,一切都那么的新鲜,的确,十六岁了,她从来没有来逛过上元节,原来如此的美妙,她感受到从来没有过快乐,脸儿洋溢着天真烂漫的笑容。

“姐姐,前面有位大哥哥找你!”

一位六七岁的小姑娘拉着李清兰的衣角,轻轻地说。

“大哥哥?我的大哥回来了?”李清兰想了想,她首先想到自己的大哥,在李府,两位哥哥都十分疼爱李清兰,大哥为当庆安国的御林军都卫,二哥则是无业游民,整日与贵族公子交好,刚刚溜了出去,恳求他带她,却不答应。

李清兰听到大哥哥找她,便想到了她的两位亲爱的哥哥。

“是大哥?不会,皇宫里哪能回来?一定是二哥,来去自由,还经常带礼物回来,此次一定是发现了她。”

李清兰再也不想,跟着那个小姑娘走去。

她看着一位男子站在树下,背向着自己,像在思索着什么,花灯下,那身高像大哥的,高大挺拔,一身正气。

“姐姐,就是那位哥哥。”小姑娘用童稚的声音说着,说完便离开。

“小姐,那,不像......”丫鬟小静喊着,她眼睛闪烁,突然又不自信地抚着嘴。

“嘘嘘!”李清兰一食指竖于嘴唇前,一步一步轻轻地走了过去,生怕被发现。

李清兰悄悄地走近那位男子,从后面双手猛一抚着男子的双眼,“猜猜我是谁?”

平常,若是二哥李天瑞便会把小礼物摇在手里,亮出一句:“当然是我的可爱的妹妹了!”还会敲了敲她的头。

若是大哥哥李天浩便会教训一番,“兰儿,不准调皮,女孩子要娴淑一些,你这成何体统?”

可是,半晌,都没有任何的反应,那位男子似乎在想着什么,在回忆着什么,嘴角轻轻动了一下,“何人?大胆!”声音里有几分凶,这里的女子怎么如此开放?

男子一手扯掉李清兰手,扭头盯着李清兰,花灯圆月下,男子的眼眸更是深邃,五官搭配完美,夜幕下,依旧可知他帅气逼人。

李清兰即松了手,认错了人,她一脸尴尬,想拔腿就开溜,来不及说对不起便开跑起来。

此时,一个霸气的声音:“站住!”

李清兰听到夹着威严的声音,看来,还是逃不过,“糟糕!这怎么办?他不会想要把她给吃了吧!”

李清兰便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站住,低着头,仍不敢回头,胆怯地回答:“对!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我知道!”男子说着便向李清兰走过来。

既然知道,为何要我站住,难道不能不了了之吗?

“小女子眼拙,认错了人,请公子见谅!”李清兰试图道歉,其实心里却不怎么情愿。

男子越走越近,不紧不慢道了一句:“你爹是玉坊师?你胸前是否有蝴蝶疤痕?”

丫鬟小静便走过去略带怒气地说:“我们都不认识,为何要回答你的问题?”

“是还是不是!”

男子的声音越来越严肃,声音里带着一定要回答的语气。

李清兰想了想,她爹是玉坊师,这全城的人都知道,但她身上哪有什么疤痕?这人是什么人?还是不要管闲事,不要担误大好年华,上元节的美景与趣事没有看呢,她拉着小静瞬间快速逃跑。

“站住!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男子在后面喊着。

李清兰好不容易冲到了人群,跑了老远,看那男子没有跟着过来,才松了一口气,她便围在人群里看着那喷着火把,还有那精彩小魔术,众人都欢呼着。

庆安城长明街的上元节真是热闹无比,让从没出来见过上元节的李清兰惊喜不已,每一处,每一样都是新奇而充满欢乐。

李清兰与众人一样,一边看一边情不自禁地鼓掌,一束断火把突然向着她飞冲而来,她不知所措,应激地双手挡于脸前,蹲下来。

可是那火花的火燃得很是激烈,许多人都忙着后退,李清兰太入神了,把那火花当作最美的花儿,根本没想到去躲开,眼看那火焰向着李清兰的脸儿喷过来。

“小姐!小心!”小静在一边喊着,却离她有些距离,拉不到她。

此时,一个身影向她而来,一手抱住她的腰闪速飞腾起来,另一手把那火把瞬间熄灭。

众人看着李清兰他们在空中飞腾,都呼喊了起来,更是热烈的鼓掌。

李清兰突然被人抱着腰腾空而上,她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自己竟然能在空中如鸟儿一般飞翔,她看着抱她的男子,近距离一看,鼻子高挺,眉宇英俊,再细看竟然是刚才认错他当大哥的男子,他双目定住前方,只顾往哪落脚,并没有注意李清兰看着他,她便挣扎着:“放开我!”

男子才不管她,一手抱着李清兰,在寻着一块降落地,他便说:“你确定要我放手吗?”

李清兰一看,这离地面还蛮高的,他若是放手,怕是掉下来,摔断胳膊腿脚,就不好说了,她便安静下去,再也不敢挣扎。“啊!还是不要放手!我怕!”

男子微微一笑,嘴角勾了一下,“那就安静一些!”


李清兰被那男子抱着腰,此时她全身僵了,这是如何的一种感觉,酸硬而有些害怕。

“我在救你!你不知道吗?若不是我,你早就被火把烧了,都毁容了,还在这里嚷嚷!”男子看着已经安静了许多的李清兰,心想:女人还真麻烦。

男子见四处都是房屋与人群,一直带她飞出城外,李清兰才想起自己是被他所救,更是知道挣扎没有用,便看着上元节夜晚的风景。

缓缓飘着的空中纸灯,上面都有字,都是心愿,“愿得良人,结为连理!”“一朝高中,上香款宴!”......

李清兰还在欣赏着这美景,一下子着了地,头一下子晕,差点倒下,那男子刚要松开的手又紧紧抱住她,眼眸中闪烁了一下,看着李清兰的眼睛清纯而明澈,甚是迷人。

她才睁着近距离看着面前这个男子,清晰的墨眉,含情的眸子,霸气的鼻子,还真没见过如此男子,如天降一般。

李清兰愣了一下,猛一推开男子,“你非礼本小姐!”

男子醒了一下神,抖了抖衣袖,依旧从容地说:“非礼?何为非礼,明明是我救了你,你还如此凶!真的不可理喻!“

李清兰迅速挣脱开男子的怀抱,后退几步,微低着头,“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公子大恩不言谢!告辞了!”

说完,她便想拔腿就跑。

当李清兰刚迈出几步,男子便追了上来,”站住!“声音有力而严肃。

李清兰便停下,一动不敢动,心想:他一表人才,不会是什么采花盗吧?以找人为由,故意亲近女子?她略显胆怯地回了一句:“公子,不,大侠,小女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我知道你要找人,可,可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李清兰的眉毛有意无意地下垂,她声音很弱,弱到男子差点听不清。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男子已经走到她的面前,盯着她。

“什么问题?”李清兰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在腹前,还拿捏着那件棉麻质水墨青绿的衣衫,目光左右转动着。

男子见她如此紧张,便叹了一口气,道:“你爹是不是玉坊师,你胸前是不是有蝴蝶疤痕?”

这声音仿佛问过很多人。

李清兰灵机一动,“我若是回答了,你就把我送回家?”

的确,这天都黑了,若不是天灯满天,上元节的灯笼挂到城外,这里早就是漆黑一片了,李清兰真的找不到回去的路,他若是采花大盗也认了,那么帅气的采花大盗,怕是不少姑娘看他一眼,不用他半句甜言蜜语就喜欢上他了吧。

男子很是干脆,清了一下喉咙道:“那是当然!前提必须如实回答!”

男子依然霸气,紧紧盯着她。

“好!我看你是位谦谦公子,说话可要算数啊!”

“嗯!承蒙姑娘称赞!”

“我爹是玉坊师,但是,我胸口没有任何的疤痕!”

男子听了,眼神里露出了惊喜,从年龄上查,终于查到一女子的父亲是玉坊师的,寻找了无数的归隐者,都没有相对应年龄的女儿,今日,终于确定一位可疑的女子,她的父亲是玉坊师,他再向李清兰走近一步,却一声不响。

“你这是什么反应?你丢了朋友?妹妹?像我?”

李清兰不由地后移两步,看着他,一身正气,怎么看都不像坏人,沉默的时候更是帅气,但哥哥爹娘都说,坏人又不会写在脸上,她趁着他发呆时刻,迅速跑开,恨不得自己长上两翅膀,飞跑离开。

此刻,她真的飞跑起来,还是走吧,往城里逃,那天灯升起最多的地方逃,那里人多,只要回到城里,就安全了。不

正当她顾着逃跑时,不慎撞上了一个人,迎面相撞,她头都没抬,移了一点方向,要继续跑,只丢下诚意地两句话,“对不起,对不起!”

李清兰忙着道歉,却没有发现与自己相撞的是刚刚那位男子,她再次离开,此次又撞到那男子的怀里,她的头触碰到结实的胸肌,她心一震,抬头一看,大喊:“怎么又是你!大哥,你饶了我吧!你问的问题,我都回答了!”

“怕什么?我来送你回家的!这不是你说的吗?”男子说着,信步走来,一手又搂住李清兰的细腰,飞向城内,李清兰还没回过神来,又像鸟儿一般飞翔起来,迎风飘,这感觉真不错,那天灯,那脚下的夜景,不是一般的美。

“小姐!小姐!来人啊,救救我的小姐!”小静仰头高呼着,一边喊一边叫着,不知道碰撞了多少人。

观月楼上,徐公子双手握于背道:“前方发生何事?”

“徐兄,要不上前一观?”李天瑞早想逛一逛热闹的长明街,只是这徐公子大,家里业大财大,他与徐公子交好,为了是自己将来能在商道上走得容易一些。

“好!李兄,走走街市!”徐公子放下背握着的双手,一手轻抬一下衣袖,举止之间,怎么看都像文人墨客,怎么就是出生于世代为商的徐家呢?

“徐兄!你终于想通了,陪你观月真是苦了我!”的确,李天瑞并不善于吟诗作对,挥笔泼墨之事还真的为难他了,他早就想到街市一逛,如此良辰美景,岂能坐着静看月亮?想广寒宫的故事?

随后,徐弈他们下了观月楼,一个身影从他们上空飞过,李天瑞看了一眼,甚为熟悉,便喊:“兰儿!兰儿!”

“那是令妹?”徐公子惊讶地问,很明显是被人劫持。

“正是!徐兄,我要去救我妹妹,失赔了!”

李天瑞冲向前跟着,只恨自小没有好好练武,轻功飞不了几步,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来人啊,救救我的小姐!”

小静边跑边喊,才看到李天瑞,“二公子,小姐她被人带走了!”

“小静,兰儿她怎么出来的?她不是要呆在家里的吗?今晚可是月圆之夜,你怎么能让她出来?”李天瑞着急万分,从小,她就哭起要出来逛上元节,只是父亲都是严肃地拒绝,曾多次把她绑在房中。


“你放我下来,我还要去寻我的丫环,我坐轿或走路回去便可。”李清兰虽然喜欢飞翔的感觉,但是怎么都觉得不踏实,这一位陌生的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她心里有些忐忑。

男子倒是很沉静,“丫环用不着你担心!我想去拜访一下你的父亲!”

李清兰听了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一位陌生的男子要见自己的父亲,这是什么跟什么啊!自己本想悄悄地溜出来,再悄悄地回去。然而,他,一位素不相识男子竟然要去府上见她爹,天啊!不得了了!

“大侠,你为何要拜访我父亲?你不是要勒索吧?我爹虽然是玉坊师,他手中所出的每一件作品都归皇家所有,我们兄妹的玉佩都要经过皇上的允许才能佩带!......”

男子抱着李清兰徐徐落地,李清兰站着有点晕,不过,瞬间便好,她转身就逃,让他到府上,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

男子却飞魂一般闪现于李清兰的面前,看着她胸前有一玉佩,街灯下,依旧可见淡淡的翠绿,花瓣精美,精致而逼真,足可见雕工细腻。

他不由地伸手过去,想亲眼目睹一下这出自庆安国名师之手的作品,当他伸手向李清兰的胸前。

李清兰看着那男子把手伸了过来,他的目光从头上移到了她的胸前,早已锁定住了。怎么感觉他像一位好色之徒?她急忙双手抚住前胸,用惊慌的语调喊:“你要干什么?”

男子的手停留在前方,良久才放下,摇了一下头,道:“我想知道你的胸前是否有疤。”

李清兰转身背对着他,生气了,“都说没有!离本小姐远一些!”

可那男子神一般出现在李清兰的面前,依然盯着李清兰胸前,想用仙力透过衣裳看一看,在想:“她真的没有蝴蝶疤痕?”

“你!你!你可知道这是非礼?”

李清兰双手抱着胸前,感觉再一次被非礼一样,很气愤,心里想:他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怎么就是一个色狼?说什么胸口有疤痕,根本就是一个骗色的借口,才不上他的当,李清兰越想越觉得恐惧,她环视四周,想要大喊:“救命!有劫色之徒!”

“在下失礼!在下姓成,名志良,请问姑娘芳名!”

这位自称志良的男子突然变得客气起来,还彬彬有礼。

“算了,与你有何介绍的,我爹爹姓李,你喊我李姑娘就好了!”

李清兰感觉眼前这人,怎么也摸不透,还是小心一点好,像是恶人,又像是善辈。

“姑娘姓李,名清兰,不是吗?”

李清兰一惊,原来他早知道自己的身份,她再看了他一眼,他到底是何人,武功比大哥的还要厉害,气宇轩昂,仿佛天外来客。

“既然知道我的名字,为何还要明知故问?你找我是不是为了我爹的雕玉手艺?若是那样,我劝你还是莫要想了!我父亲是一位有原则的玉雕大师,吃朝庭皇家的粮,就只为皇家效劳。”

李清兰左右打量他的穿着,身穿着白色袍子,身上无剑无箭,不像江湖侠士,倒像隐居山林之隐士,她听说过一些隐士都有过于的技能,或过人的智慧,而他除了武功过人,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成志良被师父困在天眼山足足十年,如今师父再也困不住他,即使一层又层的结界补上,再也没有办法阻挡他,他潜心修炼,本是仙身仙脉,天赋异禀,蟠桃园里的小仙之力何能困住他?他只出了一成的仙力,就可以抱着李清兰飞空而翔。

“姑娘尽管放心,我只是寻人,不寻玉器,对玉雕根本不感兴趣,只是略感好奇罢了。”

“哈!好奇难道不是感兴趣了吗?自要矛盾!”李清兰瞥了他一眼,他越来越难以捉摸了。

成志良想着当年的小妹妹,那时的她只是个婴儿,还好记得她胸口处有一蝴蝶疤痕,可这怎么找?

“你要找人,得拿画像啊!东城那边有画师,我带你去,只要你能说出来,他都能画出来。”李清兰想:这男子若是真是找人,给他指明一条路,也算是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

成志良沉默,脸色一沉,不由地仰望着天空,如今的小妹妹长成如今,何以得之啊。

“走不走啊!再晚,人家就要打烊了!”李清兰见他无奈的表情,更是看不懂。

“不走!去姑娘你府上!”

“去我家,去我家干吗?”

“送姑娘回家啊!”

成志良语气坚定,拉着李清兰手,随后抱到腰,又飞了起来。

李清兰的腰被这陌生人的手抱着,被触到之处都是莫明的酸麻,还有几分道不出的羞涩,脸儿突然一热,但她即刻理了一下思绪:“这风感觉凉飕飕,恩人,你还是把我放下吧。”

成志良没有说话,脸儿如敷上了冷霜,冰冷冰冷的,李清兰倒洒脱,才不管他,看他的脸色,还不如看看这上元节夜里的天灯,点点的火光徐徐而上,里面都载着无数的愿望。

她还想予自己许一个愿望,那就是爹娘身体安康,李家和乐,每年上元节都可以出来赏灯。

“到了!还抱紧我?”

成志良看着她,脸上的冰好像消散了不少。李清兰才发现自己紧紧抓着成志良的衣衫,她慌忙放开,双脚早已着地,她脸儿竟然红热起来。

“谢谢公子盛恩!”

李清兰说完便冲向李府大门,心里想着:“幸好还没到亥时!”

成志良紧跟在后面,李清兰刚踏入大门,他也跟着想进大门。

李府门旁的士卫见李清兰,轻声道:“小姐,你可回来了!这位公子是何人?”

守门卫拦下了成志良,李清兰才发现成志良跟着进来,双眼瞪着他,当然不允许他进来,大喊:“你,你跟着进来干吗?”

李清兰可紧张了,这怎么行?自己都是偷偷出门的,只有娘亲知道,若是被爹爹发现自己偷偷出去,还带回一位不明身份的男子,这怎么了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