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渣男跪下求娶我

重生后渣男跪下求娶我

唐棠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温诺上辈子有眼无珠,引狼入室,惨遭渣男欺骗利用,最终落得一个下半身截肢,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她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回到十年前,一切都还来得及。重活一世,温诺报仇虐渣的同时,一个不小心,把自己虐到了厉今枭的床上,一夜旖旎后,她留下一笔钱,逃之夭夭。再见面时,面对厉今枭的强势和霸道,她瞬间秒怂,谁能想到误打误撞睡了的男人,竟然是商圈最权势滔天的大佬……

主角:温诺,厉今枭   更新:2022-07-16 11: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诺,厉今枭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渣男跪下求娶我》,由网络作家“唐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诺上辈子有眼无珠,引狼入室,惨遭渣男欺骗利用,最终落得一个下半身截肢,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再睁眼,她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回到十年前,一切都还来得及。重活一世,温诺报仇虐渣的同时,一个不小心,把自己虐到了厉今枭的床上,一夜旖旎后,她留下一笔钱,逃之夭夭。再见面时,面对厉今枭的强势和霸道,她瞬间秒怂,谁能想到误打误撞睡了的男人,竟然是商圈最权势滔天的大佬……

《重生后渣男跪下求娶我》精彩片段

 深夜,江城。

温家大别墅里,空荡荡的。

“王珂……”

温诺渴醒了,她想喊老公王珂给她倒杯水,但是却没人应答。她吃力的从床往轮椅上挪,自从她腿废了之后,王珂就忙得更厉害了,半夜还要经常加班。

刚出卧室,就听到有人说话。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和那个残废离婚?”

说话的声音,是从她后妈的房间传来的。她爸爸脑中风,早就不能……

“等她签下了经营权让渡书。”

 王珂。

跟她后妈苟合的男人竟然是王珂!

 “为什么非要那个残废签让渡书啊?她妈妈的基金会已经被我们掏空,她哥也被我们送进了监狱,温家已经是我们的了啊……”

哥哥,竟然也是被他们害的入狱的?

啪嗒。

温诺手里的玻璃杯子落地,碎片溅的到处都是,声音惊动了房间里两个激情热烈的人。

“谁!”

屋里的女人问了一句,裹着浴巾跑出来,看到温诺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满眼的讽刺,

“诺诺,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不知道不要打扰别人的好事吗?”

 “王珂,你还有没有良心?我是为了救你才出车祸被截肢的!”

“是呀,你是为了救我才残废的,我当然知道了。”王珂走到了温诺面前,伸手抬起了温诺的下巴,“不,应该换个说法,我当然知道你会救我,所以才让你残废的。”

让她残废!?

难道那场车祸!

温诺瞪大了眼睛:“那场车祸,是你故意害我的!

 温诺扑通一声滚在了地上,失去了双腿,她的身体重心无法调解,此刻像一个圆球一样在地上挣扎。

她恨红了眼。

“诺诺,我的乖女儿,被我这样子折磨,你都不知道挣扎吗?”

“哦,对了,我忘了,你的双腿都被锯掉了。只有半截身子,跟个冬瓜一样,哪里能动得起来呢。不过没关系,来,我帮你。”

张佩琪拎起温诺,将她粗暴的摁在轮椅上推着走向楼梯口。

“你肯定很伤心绝望吧,因为你的蠢,害得你身边所有人死得死残的残,你用着温家祖祖辈辈赚来的血汗钱养着我跟王珂,你肯定很愤怒吧?愤怒得想死吧?!”

“既然你想死,那你就去死吧。”

张佩琪用力把轮椅一推。

没有任何着力点的温诺身体瞬间被倒了出去。她拼尽全身的力气死死的抓着栏杆。指甲劈断了,下半身的伤口撞在楼梯的棱角上,鲜血涌了出来。

疼吗?

她早就感觉不到疼了,残废了这么多年,骨肉生蛆的痛她都熬过来了,现在的她,早已经是麻木的空壳了。

温诺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的灯,刺得她眼睛好疼,明明心都不会痛了,为什么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王珂一步步的走上前来,站定在了温诺面前,蹲下身将她抓着栏杆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

“诺诺,答应我。下辈子聪明一些,别再引狼入室。”


 重生?

温诺的脑海中闹出这两个字,简直不敢相信,拧了一把胳膊,疼痛传来,不是做梦。

抓起手机,看着跳动的时间——

十年前。

她真的重生到了十年前毕业旅行的那个晚上。

上一世就是在这个差不多的时间,“王珂”进了房间,拍下了她大量不雅的视频跟照片,然后用其逼婚不说,后来还将那些照片公之于众让她身败名裂,气死了一直疼爱她的爷爷……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

摔碎了一旁的杯子,温诺拿起碎片,毫不犹豫的往手臂上划去。

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她却感觉不到效果,身上依然燥热难耐。

王珂这个王八蛋,到底下了多重的药?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是那个魔鬼要来了。

温诺环顾四周,夜风吹进来将她的燥热压下了几分。

窗户!

温诺眼前一亮,快速跑出去翻身出了阳台,刺骨的寒风吹得她清醒了几分,她咬着自己的舌头,不让思想浑浊,小心翼翼的沿着不到三十厘米的墙条挪动。

下面,就是十五层楼的高度。

一脚踩空,她就死定了。

“人呢?温诺那个小贱人跑了?”

恶狠狠地声音从阳台传来,温诺停下了脚步靠着墙大口喘息,透过阳台窗帘的缝隙,她看到了闯进房间里的王科跟张佩琪两人。

“放心,那药是给畜生吃的发情药,今天温诺要没有男人,是无法活着走出这个酒店的,我已经安排人在酒店很多个房间都秘密安排了摄像头,无论她跟谁睡,视频都会被拍下来的,她绝对完蛋了。”

温诺的心被撕扯着,踩着窗台的脚不敢停,小心翼翼的移动着。她只盯着恶心的两个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逐渐靠近的另外一间房间的阳台上,一双有力的手掌,悄然靠近。

下一秒,那双手迅速握住了温诺的腰身,将她提到了房间。

动作迅猛有力,如同饿极后狩到猎物的猛兽。

“啊——”

温诺被重重的扔在了地上,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压住。

从冰冷刺骨的外面,到温暖的室内,只有一瞬间,冰火两重天,刺激着温诺体内的药性。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面庞。

“鬼鬼祟祟的,躲在我的窗外做什么?”男人的声音粗噶,是那种特别迷人的烟嗓,刻意压低的声音,又带着几分撩人的低沉。

“逃亡。”

 “呵——”男人轻笑一声,这女人倒是,有意思。

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找来的。

除了他亲近的那几个人,没有人能接近他睡觉的地方。

既然来了。

他又不是特别排斥,那……厉今枭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尤物。

粗粝的手掌托起了一抹软软的香嫩,他默认怀中的人儿是个尤物了。

 好看么?

有意思的问题。

黑暗中,厉今枭轻挑眉,勾唇:“都来这里了,还在乎我好不好看?”

“你到底长的怎么样?”女人的声音急促娇嗔。

“还行。”男人的笑意放大。

就他了。

心里有个声音响起,第一次丢给一个长得不赖,身材又爆好的陌生人,也好过便宜那个渣男千万倍。

温诺捧着男人的脸就亲了上去,开始没找准嘴巴的位置,亲在了眉眼上。

她有些尴尬,轻咬嘴唇,手指找到了男人双唇的位置,

“谢谢。”

一夜,旖旎。

凌晨,温诺是被冻醒的,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趴在阳台的吊篮上,房间浴室里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而她的身上,一片青紫狼藉。

可见昨晚上那个男人索要了不知道多久。

第一次,还是丢在了这个晚上。温诺一边穿衣服一边叹气,不过,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不后悔。

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救了她,不然她就真的如王珂那个烂人所说的没办法活着走出酒店了。温诺把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首饰摘下来,放在了枕头下,当做是给这个男人的酬劳。

之后,温诺悄悄的溜出了房间,贴着墙避开了摄像头的监控范围,溜出了酒店。


 凌晨的A市,冷。

温诺只穿了单薄的娃娃领衬衫,下身是一件到大腿的格子裙。站在路边打车的时候,冷的直哆嗦。

等了半天,一辆出租车都没有。

一道刺眼的光线突然亮起,发动机的轰鸣由远及近,刹车的摩擦声响起,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温诺面前。

车窗降下,带着蛤蟆镜,穿着酒红衬衫的顾沉,顶着一张邪魅的脸出现,

“哟,这不是温诺吗,这么晚了一个人啊?”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看顾沉衬衫半解,就知道是玩够了,要离场。

顾家和温家是世交,顾沉的爷爷就看上温诺这个孙媳妇了,绞尽脑汁的撮合这两个年轻人。

顾沉不想和温诺结婚,温诺也不想和顾沉在一起。

所以两个人是见一次掐一次。

“这么晚了,顾少爷身边也没坐个鬼啊。”

“你——”顾沉被噎了一下。

温诺白了他一眼,远离这个骚包的男人。

抱紧了胳膊,往后看的时候正好有一辆出租车过来。

拦车停下,刚要上去,顾沉就挡在了她前面,见她身上青紫痕迹,他的眼中立刻多了几分鄙夷:“温诺,你这辈子,都别想嫁进顾家。”

温诺皮笑肉不笑:“我也不想嫁进顾家。”

砰的一声,她当着顾沉的面甩上了车门,扬长而去。

酒店内——

淋浴的水声停止,浴室的门打开,氤氲的白色水雾簇拥着厉今枭而出。

厉今枭看着空无一人的阳台,擦头发的动作停下,鹰鸷般的双眸扫视过房内的每一处,走了?

一滴水珠,从发梢滴落,划过紧绷的腹肌。

一片狼藉的室内,还残留着暧昧的味道,凌乱的床上,洁白的床单多了几分夺目的点点殷红。

还是处?

那副柔软无力的身躯,任他翻覆折磨的无奈,还有嘤嘤淡语的求饶。

香艳的画面重现脑海。

厉今枭杀人的心意少了那么一点点。

零乱的床上,还有一些东西。

是,首饰?

以及一张字条:“这位先生,首饰是给你的酬劳,恕我不知道你的价格,但想必这些东西的价值是不够的,毕竟你这么……

总而言之,谢啦。”

光看字条,都能看出写这张字条的主人,是个羞涩的。

但,这不是她把自己当成鸭子的理由。

撕拉——字条在他的手中破碎成片。厉今枭的那双黑色眸子,翻涌除了刀子一样的凌冽寒意。

“先生,人带来了。”

门外传来保镖的声音。

“带进来。”

厉今枭披了浴袍,在沙发上坐下。

被绑的像一个粽子一样的男人被丢在了地上,嘴里还塞着一块毛巾,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厉今枭睥睨着地上的男人,面容之上多了几分寒意。

保镖把男人口中的毛巾取下来,元缪立刻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哥,我这都是为你好啊,他们都说你是个不正常的,不喜欢女人,身边又没有个男人,我这也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啊才给你送了一个……”

房间里的温度,越来越低。

厉今枭的气场,越来越凌厉骇人。

元缪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哥,我错了,你绕我一命吧,哥。”

“那个女人是谁?”

厉今枭开口,声线冷漠。

元缪抽搭的:“什么女人?”

“你送到我床上的女人,叫什么?”

厉今枭再开口,仅存不多的耐性掺着几分警告的意味,都留给了这个问题。

“啊,女?女人?”元缪抓着脑袋,脸色骤变:“但是,我给你安排过来的,不是,不是女,女人呀。”

他哥怎么会喜欢女人呢?这几十年他身边都没个雌性,所以他们兄弟几个讨论得出的结果是厉今枭肯定是喜欢嫩豆腐似的那种小鲜肉……

所以……

元缪环顾四周,注意到了环境的旖旎暧昧以及床上的红梅,瞬间瞪大了眼睛:“难道说,哥,你,昨晚上……”被破了?

“安排的男人?”厉今枭忽然起身走到元缪面前,矜贵弯腰,手掌在元缪的脸上拍了两下。

元缪要吓死了。大气不敢出一个。

后,厉今枭直起身来,挥手吩咐身后的保镖,

“带元少爷去享受他的安排。”

元缪:“!……”赶紧爬到厉今枭面前,拽着他的裤管哭得伤心欲绝,“我将功补过吧,哥,我一定把那个爬上你床的女人给揪出来,她简直无法无天色胆包天……”

没等元缪说完,厉今枭一脚踹在他的肩头。

“我要酒店昨晚上全部监控。”

厉今枭将手里的雪茄香烟摁在了烟灰缸里。

而烟灰缸边上,就是那女人留下的字条残骸。

谢谢。

呵。

厉今枭眼眸眯了眯,女人,想谢他厉今枭,这样可不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