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爱上你悔不当初

爱上你悔不当初

若菡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季司琛的白月光死了,死在沐兮雨的面前,他认定她是凶手,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并对沐家赶尽杀绝。锒铛入狱,家破人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沐兮雨不解释,不反驳,默默承受季司琛所给予的一切风雨。五年后,她出狱归来,男人却再次找上门来,他竟然想要她的孩子,她已经死过一次了,想让她放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除非让她再死一次!

主角:沐兮雨,季司琛   更新:2022-07-16 10: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兮雨,季司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爱上你悔不当初》,由网络作家“若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季司琛的白月光死了,死在沐兮雨的面前,他认定她是凶手,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并对沐家赶尽杀绝。锒铛入狱,家破人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沐兮雨不解释,不反驳,默默承受季司琛所给予的一切风雨。五年后,她出狱归来,男人却再次找上门来,他竟然想要她的孩子,她已经死过一次了,想让她放弃自己的亲生骨肉,除非让她再死一次!

《爱上你悔不当初》精彩片段

叶柔死了,死在沐兮雨的面前。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抱着叶柔去了医院,最后,却传来了叶柔抢救无效死亡的消息。

沐兮雨怔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前方,浸湿的衣服,冷意逼得她不受控制的发颤。

她不明白,今天回来本来打算告诉季司琛自己怀孕这个好消息的。

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听到车子熄火的声音,沐兮雨立马冲了出去。

刚一打开门,就看到男人浑身是血的站在门口。

他双眼通红,浑身上下被雨水湿透,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阴冷。

沐兮雨急切的解释着,“季司琛,你相信我,不是我做的!”

突然一双大手扼住了她的喉咙。

男人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猩红的双眼中布满杀人的戾气和讥讽。

“你还敢狡辩!是你发消息约叶柔出来,开车撞死了她!”

沐兮雨脸色涨红,冰冷刺骨的寒意蔓延至四肢百骸,她眼神倔强的看着男人,“我没有!”

男人修长的五指渐渐收拢,强烈的窒息感让沐兮雨指尖都打着颤,求生的本能让她去抓季司琛的手腕,可她的那点力气又怎么敌得过男人的桎梏。

就在沐兮雨以为自己真的要被他掐死时,男人却大手一挥,毫不留情的将她扔了出去。

沐兮雨重重摔倒在雨水里,剧烈的摩擦,让她手肘膝盖都渗出鲜血,脖颈的五指红痕更是清晰可辨。

可她却顾不上疼,腹部的疼痛让她心头一紧,本能的用手护住小腹。

冰冷的雨打在她裸露的皮肤上,激的她浑身身体不住的发抖。

她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那个站在门前,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男人。

“季司琛,你是想要杀了我么!”

“杀了你?你还不配,我要你在这里跪着,为叶柔赎罪。”

男人整脸色阴沉,薄薄的嘴唇勾勒出冷酷的弧度,看着沐兮雨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即便是性格温和如沐兮雨,也被季司琛的这番话气得胸腔震动,眼睛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

“季司琛,叶柔的死真的跟我无关,我现在不能淋雨,你让我进去,我们好好聊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沐兮雨不明白,她怀了他的孩子,可他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她一次!

但季司琛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满脑子都是在雨中,看到沐兮雨坐在车里,而叶柔却满身是血的倒在血泊里的景象。

沐兮雨的解释无异于火上浇油,更加激怒他。

一个巴掌狠狠扇过去,鲜红的掌印顿时留在了沐兮雨的脸上,猝不及防,沐兮雨只觉得耳朵里面嗡嗡直响。

“住口,我亲眼看见的,你还敢狡辩,既然你这么怕淋雨,那我今日就让你淋个够!”

男人如同鬼魅的冰冷嗓音再次响起,“来人,把她按在门外,别浪费了今晚的大雨!”

“季司琛,我怀孕了!”

沐兮雨情绪激动的看着季司琛,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绝对不能淋雨,更不能让自己生病。

季司琛身形微顿,眼底震惊之色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讥讽和轻蔑。

“事到如今,连怀孕这种借口都编出来了!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沐兮雨心瞬间凉了半截,季司琛从来都不信她……

他居然认为,她是在说谎?

“季司琛,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

女人那无助又绝望的眼神,让季司琛心情莫名烦躁,收回目光转身回去。

沐兮雨就这样被人压在别墅门外的雨中,她身上衣服单薄,原本就瘦弱的她,羸弱的不堪一击。

冰冷的雨水落在身上,她冷的浑身颤抖,她双手护着腹部,拼尽全力的想要保护肚子里的孩子。

委屈,愤恨与心痛的感觉交织在心间,她口仰头痛哭着,却心痛到哭不出声。

一夜过去。

下了一夜的雨,清晨雨终于停了。

沐兮雨在雨中整整淋了一夜,她趴在雨水中,她脸色苍白,冻得哆哆嗦嗦。

铁门被打开,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前,沐兮雨这才抬起苍白的小脸往上看去。

男人精致的五官,冷漠的表情如同撒旦降临人间,看向她的眼神,更是充满厌恶。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身材修长挺拔,周身气场森冷,

沐兮雨动了动唇,话还没说出口,男人率先开口,“命真大,居然还没死!”

男人薄凉的话,让沐兮雨不禁苦笑,声音虚的好像一缕风都能吹跑似的。

“季司琛,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你我五年夫妻,你可曾有片刻爱上我?”

“爱上你?”

季司琛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他冷笑勾着唇,眼神里带着冰冷的恨意,“就你也配?沐兮雨,当初你用尽手段嫁给我,就该知道你的下场!”

 


沐兮雨爱季司琛爱了九年,嫁给他五年,她以为她的一腔热血总有一天会感动他。

可今日沐兮雨现在才知道,他对她有多薄情。

在季司琛的眼里,她永远都是那个用尽恶毒手段,拆散他跟叶柔的恶毒女人。

今日她终于明白,无论她怎么做,季司琛永远都不会爱上她。

心疼的在滴血,沐兮雨突然笑了起来,笑的苍凉,“季司琛,我爱了你整整九年,卑微到了尘埃里,今日我才发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爱上了你。”

九年时间,她的心早已经被季司琛伤的千疮百孔,每次她都像只受伤的小猫,独自蜷缩在角落里舔舐伤口。

她一次又一次的安慰自己,终有一天她会感动到季司琛,可到头来,换来的却是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手机铃声蓦然响起,沐兮雨看着来电人名,以及季司琛的讥讽的目光,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快速接通电话。

她控制着声音的颤抖,努力平静,“妈,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母亲悲痛的声音,“兮雨,你爸他出事了!”

沐兮雨心里咯噔一声,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我爸他怎么了?”

“今天季司琛突然撤资,导致公司所有项目无法正常运转,而且不知道警察局哪里得到证据,说公司存在偷税漏税,要把你爸抓走,你爸不堪屈辱,跳楼自杀了!”

沐兮雨脸色瞬间惨白,神志有些恍惚,她瘫坐在地上,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那个曾经在她嫁给季司琛的那个婚礼上,眼眶微红,带着依依不舍目光的父亲,居然跳楼了?

手机掉落地面的声音,恍若一声惊雷,沐兮雨突然反应过来,她红着眼眶,疯了一样朝季司琛挣扎而去,她情绪崩溃的怒吼着。

“为什么,为什么,季司琛你恨的人是我!你怎么能对我的家人动手!”

沐兮雨歇斯底里的吼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充满滔天恨意。

男人原本在听到沐父跳楼自杀时的迟疑,在看到沐兮雨的癫狂,忽然有一种报复的快意,看着她嗤笑一声。

“我说过我要让你的人生从此毁灭!不光是你,就连整个沐家,都要为你的恶毒付出代价!”

男人残忍无情的话传入耳中,沐兮雨震惊过后,突然就笑了,可是眼底却是一片悲凉。

“我这辈子犯的最大的罪就是爱上了你,卑微的如同蝼蚁一样仰视着你,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笑话……”

原来心死如灰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两人这段婚姻她曾抱有最后的希望,可季司琛却将她所有的感情踩在脚下,肆意践踏。

沐兮雨绝望麻木的看着他,“季司琛,你就这么恨我吗?”

季司琛皱眉,女人抬头看向他,眼神空洞,再也没有了昔日的爱恋。

警车的鸣笛声响起,很快几名警察走了过来,直接控制了沐兮雨,将她双手铐了起来。

“季先生向我们提供了,你蓄谋杀人的证据,你被捕了!”

沐兮雨哽咽,浑身止不住的发抖,一双眸子透着空洞和茫然。

“季司琛,你想让我进监狱?”

“我只不过是还叶柔一个公道!而你也必须要为自己所犯得罪付出代价!”

沐兮雨突然大笑起来,她通红的双眼盯着季司琛。

“季司琛,你的心就算是一块石头,九年也该捂热了,我爱了你整整九年,你怎么忍心把我逼上绝路!”

“这是你罪有应得!”

沐兮雨脸色惨白,浑身颤栗,她微微仰头,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季司琛,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对我的所作所为有多么残忍!”

沐兮雨被警察押着按进车内,她突然发了疯似的狂笑着。

她视线紧紧盯着季司琛,昔日的爱恋此时变成蚀入骨髓的滔天恨意。

今日她才明白,她爱了九年的男人对她有多么残忍无情,不惜亲手将她打入地狱!

她通红的双眼盯着不远处的季司琛,声音歇斯底里。

“季司琛,我若死了便随了你的心愿,但若不幸我活着,只愿余生不复相见!”

女人决绝的眼神让季司琛心口莫名一颤,但却也只是转瞬即逝。

警车车窗缓缓上升,沐兮雨笑的绝望,突然一口鲜血喷溅出来,她整个人缓缓下坠。

警车鸣笛呼啸离开,沐兮雨最后看他的眼神,绝望又凄凉。

季司琛踉跄着后退两步,不知为何,明明沐兮雨的人生已经被他摧毁,他亲手替叶柔报了仇。

可心里却没有一丝高兴的感觉,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压抑……

……

五年的监狱生活,是漫无止境的羞辱,暗无天日的折磨,会把人逼疯,也会……彻底改变一个人。

 


监狱里的生活一遍遍在脑海中回放,沐兮雨猛地坐起身来,她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妈妈,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五年了,那段经历就如同梦魇一样,日日夜夜的纠缠折磨着她,每一夜她都从蚀骨剜心的痛苦中醒来。

“需要我哄你睡吗?”

沐北北在沐兮雨回过神来之前,已经上了她的床,像哄小孩似的轻拍着她的后背。

她的宝贝儿子从小就比别的小朋友乖巧懂事,懂事的让她心疼……

沐兮雨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妈妈是大人,不需要哄睡的。”

“你需要!明天我们还要回国呢,不然明天坐飞机你要晕机的。”

小家伙有些霸道的将沐兮雨按在床上,随后靠在她的怀里,轻轻拍着她。

“对了,我把我们明天要回国的消息告诉易骞叔叔了,他说明天会去机场接我们。”

沐兮雨秀眉微蹙,“我不是说了不要麻烦易骞叔叔的吗,他工作很忙的。”

易骞是沐兮雨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当初她在监狱里生下沐北北,是易骞动用了很大的关系,才瞒过季司琛把孩子带了出来。

北北能长这么大,也多亏了他的照顾。

在沐兮雨的心里,易骞既是恩人,也是亲人……

“易骞叔叔巴不得你天天麻烦他呢!”

沐北北遗传了季司琛的高智商,聪明的过分。

易骞对他妈妈的心思,可是瞒不过他的。

沐兮雨有些无奈的看着沐北北,颇有些无奈,有个这么聪明的儿子,也是一件苦恼的事情啊。

黑夜漫长,沐兮雨却没有了一点睡意。

若不是有必须要回国的原因,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到那个毁掉她人生的地方

……

第二天,飞机落地。

刚走出通道,沐北北便看到了等候的易骞。

沐兮雨一袭明黄色淡雅长裙,长发侧披,精致清雅的面庞带着淡淡的笑意。

“兮雨,累了吧,我已经提前订好了酒店,我先送你们过去休息。”

易骞顺手接过沐兮雨手中的行李箱,他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布满温柔。

“易骞,谢谢你,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

沐兮雨感激的看着易骞,自从她从监狱出来,易骞一直帮她忙前忙后的,她的生活才步入了正规。

“兮雨,我说过,你跟我之间不用客气,走吧,车就在外面。”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停在机场门口。

银白色的车子与之擦肩而过,透过车窗,一抹熟悉的身影一闪而逝 “易骞叔叔,我们在这儿!”

季司琛视线一顿,盯着前方行驶远了的车子,忽然对司机吩咐,“追上前面那辆车!”

“季总,那林小姐……”

“追!”

季司琛低吼一声,司机不敢多问,直接踩下油门,车子立马疾驰而去。

车子速度极快,但在红绿灯的时候,被阻断了。

“季总,跟……跟丢了。”

季司琛往前看去,早已经没有了那辆车的影子,

是他眼花了吗?刚刚那个侧脸那么像她……

季司琛心情莫名烦躁,疲惫的捏着太阳穴,对司机吩咐,“掉头机场。”

“是……”

季司琛闭着眼睛,脑海中浮现的是沐兮雨当年被警察抓走时,那绝望凄凉的眼神。

五年了,她的那个眼神就像刻在他的脑海里一般,无数次浮现。

安顿好了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沐兮雨便带着沐北北来到医院。

“琛,我说你能不能爱惜一点自己的身体,应酬也不这样拼命吧,你这胃病可是越来越严重了!”

江子陵看着因胃病犯了而脸色苍白的季司琛,无奈的提醒着。

“你废话太多了!送我回公司!”

季司琛不耐烦的皱起眉头,不想听他说这些废话。

“我先去个卫生间,我堂堂江大少爷都成了你的保姆了,随叫随到的!”

江子陵开口吐槽着,转身快速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听主治医师说了母亲的情况后,沐兮雨走出医生办公室,神色凝重。

江子陵从卫生间出来,无意间看到走廊里那高挑曼妙的身影。

他这人向来对美女感兴趣,更何况更是这单单让他看背影,就勾起兴趣的女人。

“美女,需要帮助吗?”

沐兮雨转身,她眸光微顿,她淡淡笑了笑,“谢谢,不需要。”

江子陵不死心道,“这家医院我可是认识不少专家,看病的话我可以……”

江子陵话还没说完,当他看清女人的脸时,眼睛瞬间瞪得像铜铃,他整个人懵逼了。

沐……沐兮雨!

季司琛的前妻——沐兮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