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七零农家福女要翻身

重生七零农家福女要翻身

风笙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瑶在清醒之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此时她与其他两个小男孩站在一起,像是正在等待被选择!通过脑海中的陌生记忆,她确定了自己重生的这个猜测。原主今年十岁,在孤儿院长大,刚刚所经历的,正是被孤儿院安排领养家庭的一幕。既来之则安之,陈瑶跟着一个看似凶巴巴的女人回了家。贫穷没有关系,她的金手指便是二十多年的记忆,她一定会带领家人发财致富!

主角:陈瑶,李春花   更新:2022-07-16 09: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瑶,李春花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七零农家福女要翻身》,由网络作家“风笙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瑶在清醒之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此时她与其他两个小男孩站在一起,像是正在等待被选择!通过脑海中的陌生记忆,她确定了自己重生的这个猜测。原主今年十岁,在孤儿院长大,刚刚所经历的,正是被孤儿院安排领养家庭的一幕。既来之则安之,陈瑶跟着一个看似凶巴巴的女人回了家。贫穷没有关系,她的金手指便是二十多年的记忆,她一定会带领家人发财致富!

《重生七零农家福女要翻身》精彩片段

 “啊,嘶~头好疼。”

陈瑶两手抱着头,蜷缩在床上,整个人都在颤抖。陈瑶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像是在经历压缩,被植入哪里。

过了好一会,头的疼痛感才渐渐消失。

陈瑶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环境,大脑又开始卡机了,

“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床上休息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等等,当时好像地震了,她想逃来着,却被砸晕了。

陈瑶瞬间两眼瞪大,突然想到,她不会穿越了吧!

她立马开始打量周遭环境,一张咯吱咯吱摇摇欲坠的床,灰白泛青的墙壁,堆满灰的桌子和椅子,房间内只有简单的家饰,没有个日历看,她有点不确定自己穿到哪个年代了。

动了动身子,奇怪的融合的非常好,没有一点不适,她起身下床,准备往外面看看,或许能得到更多信息,希望还是在地球上。

而且她觉得很奇怪,这个家里太简陋了,太安静了,她都没有听到什么声响,像是被遗忘了一样。

推开门,凉凉的微风吹来,热烘烘的太阳洒在土地上,很是炙热,看着炽热的温度估摸着现是夏季。

陈瑶走出一段路就看到其他家的房子和大片淡黄的田野。房子看起来很落后,也很简陋,虽然看着很结实,但一点不像现代的农村,这里更老旧一点。

她初步感觉更像是中国还没发展时代,就是不确定是第几年。

走了没一会,陈瑶就开始喘了,这具身子太虚了,肚子还好饿,刚刚没觉得,现在特别明显。唉~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10岁了没有,真的好羸弱啊。

走一步停一步,慢慢的往前走。

过了一会,听到前面传来了嘈杂声,加快脚步,便看到一群人正站在石墩下,望着站在高处的年长的男人说话。

男人旁边站着2个小孩,有点脏兮兮的,分不清男女,看着年龄都不大。

男人拿着扩音器,激情满满的念着手稿,

“…毛主席说过,我们要团结起来…,毛主席说过…,所以上面公社给我们下发了重要任务,这3个小孩以后要在我们村里生活,每户主动领养的奖励100斤粮食,年末评优算他一个。不过丑话说在前头,领了就要好好养活,当亲生一样,不然我就收回100斤粮食。”

陈瑶猜测那男人应该就是村长了,只是不是才2个小孩吗,他怎么说3个。

台下听完这些话的村民们开始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一年轻妇女语气满是羡慕。

“哎哟,100斤粮食哇,不知道可以煮多少窝窝头了”

“是很多,但半大小子吃穷父母,你要你上,养个几年还得娶媳妇,又是钱”

“也没说都是男孩把,好像有女孩,诶,刚刚就得问问村长”

说着说着大家也就饶了弯,不知拐哪儿去了,这边争吵热闹的多,但真打算领养的说实在还真没几个。

这年头大家都吃不饱,对什么评优,看不到的好处,大家都不怎么关心,关心的都是眼前实在。虽说100斤粮食多,但养多一个人更不容易。

陈瑶听着村里人叽叽喳喳的讲着,大致也了解了基本情况。

她猜测自己也是那3个小孩中一员,她想起自己刚醒过来时看到的环境,的确就像一个多年没人住的老房子。

只是为什么没有人来找自己呢,3个人跟2个人还是挺明显的呀。

她有点疑惑,皱着眉头,难道是她听错了,要不直接进去问问村长?她想。

这时一个年轻女孩累呼呼的跑了过来,弯身插着腰,对着陈瑶,一边喘气一遍说道:

“你跑哪去了,我找了你好久,小四,小七说叫你叫不醒,让我过来看看,却找不到你人。”

陈瑶有点懵,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不好意思,我可能睡得比较沉,醒了就连忙赶过来大树这了。”

那女孩一边喘气一边摆手“行了,行了,既然来了就快跟我过去吧,待会村民都走了,没人领养你,看你怎么活,走走走,跟我来。”

陈瑶跟着女孩往人群中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思考自己独立户口的可能性,毕竟寄人篱下并不好受,要是遇到好的还好说,万一遇到黑心肠的她就惨了。

但她低头看了看眼自己的小身板,想了想自己啥也没有,一个人生活估计得够呛,

“唉,算了,随遇而安把,村长对村里多多少少都了解,应该不会安排给那些极品坏人把。”

陈瑶看着前方轻叹。

走到村长跟前,女孩道:“爸,这就是那最后一个小孩,我给带来了,人没事,只是睡得沉而已。”

陈瑶在外头看着大伙争吵,以为里面还没人领养,但进来一看,发现有个人在签名了,看着像是个中年大叔,穿着挺干净的,家境应该还可以。

陈瑶旁边小孩撞了撞她的肩膀“你没事了吧,你这两天一直发烧,看着好吓人”

听着声音是个男孩子,陈瑶回道:“啊,没事了,今早退烧了”。

原来是发烧呀,看来这具身体应该是没熬过去,所以才有了今早她穿越过来那一出。

那中年人,领养了稍大的的男孩子,也刚刚提到的小四,剩下的就陈瑶跟另一个小男孩小七,陈瑶自己也有个名称叫小五,是在孤儿院时排的。

接着,一位身穿浅灰色上衣,看着挺清爽干练的中年妇女走了上来,跟书记跟村长说,

“那两个孩子我都打算养了,你都记在我家名下吧。”

村长皱着眉头,意外的看着妇女道,“你要养两个?”

这养孩子毕竟是个辛苦活,虽说有补偿,但那些粮食总的来说也就能吃个半年吧。

“是,两个一起养了,一男一女刚好凑个好,我也齐全了。”中年妇女点头说道。

听妇女这么说,村长倒是没在问了,跟书记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

这老陈家的情况他多多少少也清楚一点,早年丧夫丧子后,这两年老陈家一直都想着收养孩子,但一直没找着。

李春花一开始,其实只想养个男孩就好,可以传宗接代。

但后头看到了女孩走了过来,她就莫名看着心里喜欢呀,这感觉说不出来,就觉得合眼缘极了。

而且,女孩好呀,女孩贴心,还能给她好好打扮,男孩子说不定调皮得很。

她这心一动,就痒得很,只是家里经济水平不行,她有点犹豫。

但看着那女孩怯生生,又两眼水灵的可爱劲她又喜欢的紧,李春花咬咬牙,

“不管了,两个都养了,我少吃点,总都能养活的,而且一男一女凑个好字,说不定还能带来好运。”

于是就出现了上面李春花领养两个孩子的画面。

这消息一出,村里人就震惊了,这养一个就难,还养两个,这李春花怕是想孩子想疯了吧,村民都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也不怕养不活。还一男一女凑个好字有好运,啧啧,那也得有命受啊,这要是饿死了找谁说理去。”

只是大家都没想到,还真能带来福利并且来的迅速。


 另一头,陈瑶则是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起来。

从她醒来到现在,一直没有触发原身的记忆,她有点怀疑可能是不是发烧顺便烧没了。

没办法,她只能自己一点一点搜集了。

好在她现在是到一个新家庭,不用担心会不会露馅,至于另一个小孩,哄一哄就好了。

陈瑶牵着李春花的手,感受到很多茧,衣服干净清爽,平时应该是个很爱干净的勤快人。

不过就是有点凶凶的感觉?她看着李春花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什么。

李喜花确实在思考。

她家里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婆婆,虽然婆婆人挺温和,但一下子带了两个小孩回家,的确会让家里压力很大。

李春花牵着两个小孩走进了家门,婆婆头也没抬,手脚飞快进行着手里的活道:

“回来啦,家里的鸡刚刚生了2个蛋,我捡了放厨房里了。”

“诶,我知道了,娘,那个……我……”

听李春花说话吞吞吐吐的,吕氏这才歇了手里针线抬头看她,一眼便也看到了儿媳妇身旁的两个小孩。

她愣了愣,不过也就一会她就反应过来了。

笑着对两个小孩说:“诶,来奶奶这里,奶奶看看,诶,真乖,长得真灵气”,

吕氏摸了摸两小孩的脸,抬头又对李春花问道:“这两孩子有名字吗”

“还没有,只排了序号,一个叫小五,一个叫小七。”

“那有说是为什么到咱们村里来吗?”

李春花说道:“村长说是县里福利院起火,地方不够住,就安排了些孩子送到村里来安置,有人领养最好,没人领养的能干活就待村里了,不能的等福利院建好再送回去。”

吕氏听完,摸了摸两个小孩的头,声音和蔼道:“不用担心,以后就在奶奶这里安心住下,当自己家。”

陈瑶的大脑从刚刚领养开始,就开始飞速的转动了,一边观察环境,一边整理自己的信息。现在看到吕氏温和又友善,整体比她一开始的预想好了很多。

陈瑶甜甜的笑着对吕氏说:“谢谢奶奶。”

以后就要在这里住了,还是得好好攻略下大人们。

果然吕氏一听孩子奶声奶气的奶奶,就笑了:“乖孩子。”

说完抬头又对李春花道,“以后小五就叫陈瑶,小七就叫陈明了。”

听到这两个名字,李春花有点恍惚。

这两个名字其实是很早以前陈辉还在时,一家人晚上一起闲聊纳凉时提到的名字,没想到现在真的用上了。

她点点头,“好,就叫陈瑶和陈明”。

蹲了下来跟小五,小七对视,笑着说:“以后你们就有新名字了,喜不喜欢呀。”

陈瑶有点震惊,没想到这么巧合,新起的名字居然是一样的。

她瞪着她双眼,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奶声奶气点头道:“很喜欢,谢谢娘。”

“诶,好,真乖,娘……娘带你们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去吃点东西,这几天应该饿坏了吧。”

第一次当母亲角色,李春花也有很多不适应,不习惯,但说到底李春花也才28岁。

等把两个小孩安定好了,李春花便带着新名字和户口本去找村长把两个小孩给添上去。

过了响午,陈瑶吃饱后躺在床上休息,这时她已经平静下来,可以好好想想她目前的现状。

根据大人聊天,她知道自己是县上福利院安排到农村的,小七也是,自己刚好10岁,小七倒是比较小,才6岁。

刚刚她顺便看了眼日历,1979年7月03号。

1979年虽然穷了点但是只要努力就能看到希望,多少以后的豪门就是现在现在奋斗出来的。

说不定她也能当其中的一员呢。

陈瑶两手一轻拍,对呀,虽然没法预知未来,但饿死胆小,撑死胆大的,在大家徘徊时,她可以勇敢踏第一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呀。

要知道1978年国家开会后,改革开放,陆陆续续可以正式做小生意了呀。

陈瑶陷入了美滋滋的幻想中,首先她要给自己买很多新衣服,她现在都没什么衣服可穿。

接着她要改善家里伙食,白米饭白米粥她的最爱啊,还有要建大房子,她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房间的格局和装修风格。

她还要在北京上海等买房,这以后都是寸金寸土的地方。她以后要赚好多好多钱,然后收租,拿分红,干事业,每天美滋滋又无比充实的过。

对,还有车,啊啊啊啊她爱死兰博基尼超跑,一个字,帅,三个字,帅炸了呀!

陈瑶越想越激动,整个人左右翻滚,直到耳边传来,小男孩迷糊的声音:“姐,你干嘛转来转去,不睡觉呀。”

陈瑶突然骤停,看着旁边睡得迷糊的白菜弟弟,她突然反应过来,她才10岁,还是个小孩,弟弟陈明才6岁,她俩啥也干不了,别说赚钱了。

“唉,我的春秋大梦呀”,陈瑶托腮,一步一步来吧,先了解清楚现状和目前政策,虽然她年级小,但大人们不小啊,她还是先打入家庭内部才行。

想着想着,她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最后扛不住困意睡着了。

再醒来时是被细碎的声音扰醒的,不过她自己也是睡得充足。

抬眼看了眼窗外,明艳的晚霞高挂,“已经傍晚了呀,居然睡了这么久。”陈瑶起身准备出房间时,听到了外面的交谈声。

奶奶的声音:“真养两个呀,这你得赚4个人的工分,太累了,我明天跟你一起去下地,我现在身体没什么问题,能干活着呢。”

李春花立马不同意:“娘,这那行呢,你这好不容易养好的身体,干农活那么累,别又累回去了。”

李春花想通了之后就没太担忧了,她之前那么辛苦的都熬过来了,现在更不怕了,现在可比以前一穷二白还欠钱的好多了。最主要是她是真的看两个小孩心里说不出的喜欢呀。

“可是,唉,那你别太操劳照顾好身体。”吕氏还是有点不放心的叮嘱道。

看婆婆紧皱担心的眉头,李春花想了想,用轻松愉快的又说道:

“娘,你别担心,我是真的喜欢这两个小孩,我是真打算当自己孩子养,你看他俩多乖呀,不哭不闹,就瞪着两只眼睛望着你,诶哟,可让人心疼了。”

说着李春花还笑了,“我去看看他俩起了没,这都快晚上了,得起来吃饭了”

这边陈瑶差不多时候打开了门走了出来,揉了揉眼,假装似醒未醒。

李春花一看,笑着拿了毛巾过来给她揉脸,“弟弟呢,还没有醒吗。”

陈瑶应道:“嗯嗯,还在房间里睡呢。”

听完大人的悄悄话,再结合她了解到的大致情况,陈瑶发现她家是真的挺穷的。

一家人生计基本寄托在李春花一人身上。

不行,她得尽快发展赚钱业务,没有钱她自己也没有安全感。


 吃完晚饭,一家人正坐在院子里纳凉吹风,突然村长上门来了。

“诶,李叔你来啦,你坐,李叔你吃了吗。”李春花起身招待到。

“来之前吃了,我过来是跟你们说下情况,公社那边非常满意我们的态度和速度,不过他那边也要做个简单调查,就了解下领养人的基本情况,没什么问题,他们就会办好户口,等我明天再去一趟,才能拿户口回来。”

村长说完喝了口水,今天讲太多话,嗓子都不中用了,待会回去他得泡点润喉茶。

“那,会不会不通过啊。”李春花听完后,心就紧张起来,开始想自己家情况。

村长摆了摆手,“没事的,我问过公社的人了,你家情况没什么大问题,不过具体还得看公社那边。”

“那就好”,李春花的心落了下来,“辛苦李叔跑一趟了,李叔你喝茶。”

李春花起身回厨房里拿了点鸡蛋出来,

“李叔,家里没什么好东西了,这点鸡蛋你带走,明天还得麻烦李叔你跑一趟。”

村长推了推鸡蛋,没要,“这点小事,本来就是我职责。”

“要的,要的,明天还得麻烦李叔再跑一趟,我是真喜欢这两小孩,还得请李叔帮帮忙。”李春花把东西往村长手里又推了推。

陈瑶听着对话,倒是疑问居多,不是说这时候的官员吃着铁饭碗,积极性都很低的吗,这次领养倒是给人一种很慎重的感觉,难道有什么慎重问题?

第二天,李村长这边,倒还一切顺利。

早早的,李村长便来到公社找了昨天交接的干部,“同志,你好,我是昨天过来办领养手续的。”

公社干部抬头看了眼,反应过来:“已经办好了,领养的两家审核过了都没问题,这是户口本。哦,对了,还有这个是上面发下来的,一个小孩一份,一共四份,还有一份是给你的。”

公社干部抬手拍了拍李村长的肩,“你们村是第一个来办领养的,上面可嘉奖这积极性了。”

李村长非常意外,本来还有点担忧今天会不会领养不成功的,没想到居然上头还反倒送东西,往袋子瞄了下,感觉分量还不少的样子。

李村丈立马笑着回道:“会的,会的,干部你放心,那3小孩肯定都给照顾的好好的。”

公社干部拍着袋子说道:“这里面可是有猪肉呢。”

李村长一听笑的更开心了,两只眼都快合成一缝:“我回去后铁定把小孩们都安排妥当。”

回去的路上,李村长走得飞快。

李村长家,李村长喘着气,大口喝了一杯又一杯水,

“早知道今天要拿那么多东西,单车就不应该给老大骑走,拿这些东西回来可没把我累惨了。”

旁边的李村长媳妇,翻着手里得袋子,正在整理今天拿回来的东西。

“别说,这次拿得东西,还挺多,怪重的,每一袋都有一斤肉,一小罐麦糊精,唉哟,还有五块钱呢。”

“真假?这么大血本的吗,我呢,我那一袋呢”李村长突然好奇到,也这么丰盛吗。

村长媳妇没抬头,继续分着手里的东西,应道:“你的也还行,一斤肉,一包烟。”

说罢便抬手把烟放在李村长手边,“还是个牌子呢。好了,收拾完了,三袋,你待会自己去还是等大儿回来让他去?”

“我自个去,待会吃完午饭就去。”

午间,阳光热烈而炙热,凉凉的夏风吹过村里茂密而浓盛的大树,枝叶飘飘随风在空中起舞,偶尔一两声的狗吠和人骂声,都让这一切烟火得不像真的。

陈明跑了过来,在陈瑶旁边的位置坐下,学着陈瑶的姿势,也两手撑着头架在脚上,望着门外的风景。

“姐,你在看什么呢,那么入迷。”奶奶的气音里透着困惑。

“啊,没有,在思考呢,第一次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一点的不习惯。”

陈明停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出声道:“其实我觉得挺好的,在福利院时,孩子很多,有时候根本抢不到吃的,好饿的,我都没吃过肉,这是第一次,配着大白饭好好吃啊!”

陈瑶听着陈明的语气从一开始的低落到后面慢慢愉快与期待起来,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下。

她扭头看了看陈明,瘦瘦弱弱的一点也不像6岁,脸颊更是没有小孩的胶原蛋白,心疼一下子从心底蔓延起来,这年代的贫困和艰苦还没得到改善。

她摸了摸陈明的头,揉了揉他一点都不柔顺的头发,慢慢的笑着说:“以后姐姐带你吃香喝辣的,顿顿白米饭加肉。”

“哈哈哈哈好呀,吃肉咯。”陈明开心的举起手来挥着说道。

这时,李村长的声音突然冒出,“陈明怎么知道今天有肉吃啊。”

屋里打扫卫生的李春花听到门外声响,便急忙赶了出来迎接:“李叔,您来啦,进来里边坐。”

李春花倒了杯水放李村长面前。“李叔,您喝茶。”

李春花虽然很急切想知道户口怎么样了,但该有的礼数也没落下。

好在李村长也不打糊,看李春花忙上忙下的,喊道:“陈家媳妇,别忙活了,户口本手续都办好了,我给你带来了。”

起手拿出了户口本放在了桌面上。

李春花惊喜道:“真的吗,麻烦李叔跑这么一趟了”。

她翻着手里的户口本,立马就翻到两孩子地方,看着多出的两页,不知怎得,她心里就是既感动又满足极了,以后她也是当娘的人了。

接着,李村长又拿出两袋东西放在桌面上:“这是我今早去拿户口本时,公社干部给的,说是上面领导给这些孩子们的,你家领养了两个孩子,所以有两份。”

李春花震惊了,看着桌上两袋东西:“这这.,怎的还有东西拿呢。”

李村长站了起来,笑着说:“上面给的,你就安心收着。就是要求要把孩子们都安置好,你的为人我还是信的过的,好好养着,莫苛待了俩孩子。”

李春花一听完立马说道:“李叔,你放心,这两小孩我是发自内心喜欢着,没这些东西,我也会把他们当亲女儿亲儿子的。”

“诶,好。你继续收拾,我先走了,我得接着去沈家送东西去。”说完,李村长就抬脚向外走去。

李春花连忙放下手里东西,送李村长出门:“李叔,你慢走哈。”

李村长摆了摆手,示意不用送了。

李春花一回头,就看到两小孩正围着桌上的袋子,站着看里头的东西。

刚进客厅,陈明便转头过来眼睛亮晶晶的激动到:“娘,阿姐说这是猪肉。”

陈明直接手拿猪肉举起来给李春花看。

唉哟!真是猪肉啊!这可是白花花的肥瘦相间的猪肉,看着那还没消血迹,就知道是新杀的。

她们家那点烟熏肉都不知道吃多久了,她都多久没看到这么新鲜的猪肉了。

这还没停,接着她又听到陈瑶说:“娘,两袋每袋都有一份肉,还有十块钱和两罐麦糊精。”

啥!两份猪肉,十块钱,还有两份金疙瘩麦糊精,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