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替嫁娇妻放肆宠

替嫁娇妻放肆宠

夏紫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傅墨霆,是站在金字塔尖的男人,他权势滔天,掌控着豪门的经济命脉。可是这样一个优秀的青年才俊,却是个嗜血的恶魔,并且有传言,他患有隐疾!宁初夏,是宁家的千金小姐,可是自从同父异母的妹妹进门之后,她的东西便全部被抢走,包括父爱,以及深爱多年的未婚夫。在命运的安排下,宁初夏成为了那位大总裁的替嫁新娘,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主角:宁初夏,傅墨霆   更新:2022-07-16 08: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初夏,傅墨霆 的武侠仙侠小说《替嫁娇妻放肆宠》,由网络作家“夏紫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墨霆,是站在金字塔尖的男人,他权势滔天,掌控着豪门的经济命脉。可是这样一个优秀的青年才俊,却是个嗜血的恶魔,并且有传言,他患有隐疾!宁初夏,是宁家的千金小姐,可是自从同父异母的妹妹进门之后,她的东西便全部被抢走,包括父爱,以及深爱多年的未婚夫。在命运的安排下,宁初夏成为了那位大总裁的替嫁新娘,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替嫁娇妻放肆宠》精彩片段

夜色如墨,月光如水。

豪华游轮上,灯光璀璨,衣香鬓影。

宁初夏刚进房间,身体就落入一个滚烫的怀抱。

“帮我。”

清冽的声音冰冷刺骨,不怒而威。

宁初夏一听,就知道这个男人很危险。

可是,房间里漆黑一片,她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只知道,他的身体滚烫的可怕,气息更是紊乱不堪!

她是成年人,知道这个男人意味着什么。

她淡着声音,试图安抚他说,“好,先生您冷静点,我去替您叫医生。”

今晚新品发布的酒会上,主办方刚好在游轮上安排了医生。

可是,男人等不了,不等宁初夏推开他。

一个天翻地覆,宁初夏就被男人抵在桌子上。

宁初夏吓得大惊失色,“混蛋,放开我,来人……唔……”

她还来不及说完,突然他以口封缄,堵住了她的话。

恰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

“给我搜,我看到他往这边跑了过来。

他中了药,根本跑不掉,就在某个房间。”

宁初夏心脏猛地一颤,有些喜出望外,这帮人是冲着这男人来的?

下一秒,房门就被人推开,一帮人闯了进来。

“找死,给我滚。”

男人率先开口,沉着声音嘶吼出声。

愠怒的声音,带着不近人情的冷,好似将周围的一切凝固!

借着门外的光线,那帮人清楚看到,交织在桌子上的两个人。

画面香艳的辣眼睛!

好在男人背对着门口,刚好把宁初夏好好的护在怀里。

显然,那帮人他们也没想到,会撞破这种画面。

他们没听出男人的声音,只知道,从男人不悦的声音里,听出来这个男人惹不起。

“对不起,都是误会,我们马上离开。”那帮人为首的男人道歉。

随即,就带着那帮人要离开。

宁初夏眼见,及时开口,“别走,唔...他...”

她想要告发他,却被男人封住口。

下一秒,就是翻天覆地的痛。

好似周围的呼吸都变成了痛的,整个人被丢进一个疼痛编织的密网里,任凭将她拉入黑暗的深潭!

脑子里唯一想的,她被这个混蛋给毁了。

眼角的泪水,吧嗒吧嗒滚落而出!

他的唇,尝到了她的泪。

他亲吻着她的眼,吻干她的泪。

“我会对你负责。”

他深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宁初夏什么都听不进去,只知道,她再也没脸见男友。

今晚公司新品发布酒会,男友和她一起来参加。

同时,今天也是男友生日。

三天前,公司就有小道消息传出来。

男友会在今晚的酒会上求婚。

毋庸置疑,求婚对象是她。

他们交往五年,男友能许诺婚姻。

她也不想太被动。

只想在今夜,将自己送给他,作为他二十六岁生日礼物。

却不知……

宁初夏越想越委屈,眼里的泪更加肆意泛滥。

突然,一个冰凉的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

“戴上它,做我的女人。”

太过霸道的口吻,让宁初夏充满了讽刺。

这算嫖资?

来自身体,每根神经的耻辱感,让她本能的咬牙反抗。

“拿掉。”

她不想戴。

他却攥紧她的手阻止她。

他的力气很大,宁初夏根本反抗不了。

反而,浑身虚弱无力的她,挣扎了几下,就昏睡了过去。

依稀间,她再次听到男人说,“好好休息,明早会有人来接你。”

……

宁初夏是被闺蜜宋沁雅叫醒的。

“初夏,求婚环节要到了,你怎么突然睡着了?”

宁初夏无力的起身,房间里除了闺蜜,已经没了男人。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如果不是身体的疼,不断提醒她。

她几乎认为,先前经历的一切,只是噩梦。

就在这是,眼尖的宋沁雅,发现了宁初夏脖子里的痕迹。

突然扯开宁初夏的蕾丝衬衫领口,捂着嘴巴惊讶出声。

“不会吧。你别告诉我,顾少卿对你求婚后,你们已经滚床单了?”

“哇……”

宁初夏大哭出来,“雅雅,我该怎么办?”

“跟顾少卿领证结婚啊,反正你们相爱,还滚了床单,结婚生子顺理成章。”

“不是他,是流氓……我被流氓强了,呜……”

说出这句话时,宁初夏已经泣不成声。

宋沁雅一脸震惊,“怎么会?”

她赶快搂着宁初夏的身体,安慰她,“初夏,你别哭,先冷静下,怎么会有流氓?

是不是顾少卿装神弄鬼,搞的什么惊喜吧?”

宁初夏摇头,“不是,我确定。”

说着,她将套在手指上的戒指,拿给宋沁雅看。

“你看,他还给了我这个。”

宋沁雅一看,眼底放光,“哇塞,时尚六爪粉钻,初夏,他应该不是流氓,应该是豪门阔少爷。”

这种时尚六爪粉钻,在市场上很难找到,一般人根本买不起。

宁初夏摇头,“不,应该是偷的,有一帮人在抓他。”

否则,那帮人抓他干嘛?

闻言,宋沁雅惊呆了。

一脸不满道,“无耻,用偷来的戒指做嫖资,真是猪狗不如。”

说完,她就把戒指,还给了宁初夏。

“事已至此,你打算怎么办?”

宁初夏蹙了蹙眉,若有所思。

她真的很无辜,这种飞来横祸,让她根本无力招架。

她想顾少卿一定会理解。

顿时,她不假思索道,“我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少卿哥。”

说罢,宁初夏就朝外面跑去。

宋沁雅赶快追了出来,“初夏,你冷静点,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考虑考虑,再决定!”

毕竟,这种事,男人很难接受。

可是,一意孤行的宁初夏不管不顾,已经跑远了。

与此同时,游轮豪华专属套房里。

洗了澡的傅墨霆,穿着黑色浴袍,腰间的带子松垮的系着。

露出胸前紧实而充满野性的麦色肌肤上,暧昧的痕迹很是显赫,就倒影在透明的玻璃上。

他端着红酒,缄默的站在窗前。

身体高大挺拔,五官立体,轮廓分明。

尤其那双深邃如寒潭般的眼里,阴冷中蛰伏着萧杀。

就那样凉薄的看着远处海面的波光粼粼,神秘莫测!

即便如此,也难以掩饰,他与生俱来的矜贵、冷漠、疏离的冷傲之气。

房门突然打开,特助霍凌云走了进来,“傅爷,查到了,今晚给你下药的是龙少。”

闻言,傅墨霆寒潭般的眸子,倏然乍起森冷的寒。

“找死。”

他咬着牙关,丢出两个冰冷的字。

与生俱来的清冽疏离之气,好似要凝固周围的一切。


特助又道,“听说他这次下了血本,不仅雇了杀手。

还让柳慧欣小姐,在京市酒店里开了房间,就等着您……”

后面的话,霍凌云没说完。

但是,傅墨霆心里不言而喻!

霍凌云看着傅墨霆,征询他的意见,“傅爷,您看……”

傅墨霆凉薄的开口,语气毫无温度,“我再也不想在京市看到柳慧欣,至于龙啸生……”

“傅爷,这次,您绝对不可以心慈手软!”霍凌云及时劝说。

他很清楚,如今晚这种情况,傅墨霆经历过不止一次。

全部跟他表弟龙啸生有关。

他总会找不同的女人,在不同的场合设计傅墨霆。

傅墨霆是个心狠手辣,杀伐果敢的人。

却偏偏在龙啸生的事情上,选择沉默。

并不是因为怕他,而是,看在老太太份上,不狠心下手。

不忍心让老太太,在有生之年,为他们兄弟自相残杀的血腥局面寒了心!

然而,却不知,傅墨霆的用心良苦,不但,没让龙啸生自我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以至于,让他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

“傅爷,您下令吧!”霍凌云道。

然而,傅墨霆却沉默不语。

不动声色的端起酒杯,举手投足间贵气逼人。

“告诉奶奶,婚戒我已经送出去了。”他主动转移了话题。

突如其来的话,让霍凌云猛地一颤。

傅家有个规矩,所有傅家的男人,身上都带着信物。

嫁进傅家的女人,必须有信物。

如今,傅墨霆把信物送出去,用意不言而喻!

“您决了?”

霍凌云试探性的开口。

他知道那个女孩,用身体做了傅墨霆的解药。

傅墨霆报答她是必然。

可是,用婚姻来报答,未免代价太大。

“嗯。”

傅墨霆惜字如金,语气笃定。

“傅爷,您...”

“有问题?”

傅墨霆倏然转过脸,目光直视霍凌云。

霍凌云摇头,“没有。”

他只是一个下人,不能左右主人的思想。

“既然如此,明早替我把那个女孩带来,我要带她去见奶奶。”

“好。”

宁初夏跑到酒会现场时,已经没了顾少卿的影子。

反而,被现场刚落幕不久的求婚热议声,给震住了!

“顾总监真的好浪漫,未婚妻真漂亮,听说是留学生,是豪门大小姐。”

“顾总监本来就很优秀,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要是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求婚,我也马上嫁。”

“……”

来自同事的热议声不断,可是,宁初夏却被彻底惊呆了!

她很清楚,她们口中的顾总监是顾少卿。

她是顾少卿的女友,顾少卿的求婚对象应该是她。

岂能变成什么留学归来的豪门大小姐?

宁初夏有些云里雾里的,转身就朝顾少卿的房间跑去。

到了房间门口,再次被里面的声音给震住。

“慢点...。”

“你不是说喜欢吗?”

“亲爱的,你真坏,啊……”

男声是顾少卿的,这女声怎么很熟悉?

宁初夏不假思索,闯了进来。

下一秒,映入眼帘的就是不堪入目的画面。

顾少卿身下的女人,竟然是继妹宁茜?

顿时,宁初夏如遭雷击。

胸口更是如塞了一团棉花般,让她几近窒息!

但是,很快她就回过神来。

二话不说,提起地上的水桶,就朝顾少卿和宁茜的身体浇了下去。

“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顾少卿被浇了个措手不及。

正在尽兴的他,猛然抬头看到宁初夏,如遭雷击。

他震惊道,“初夏,你不是回去了吗?”

求婚现场,他没看到宁初夏。

是宁茜告诉他,宁初夏已经回家了。

“所以,你就向宁茜求婚,跟她上床?”

宁初夏对顾少卿失望透顶。

从迈进大学,见到他的那刻起,就对他一见钟情。

将他当做白月光。

四年来,将他爱入骨髓。

恨不得,时时刻刻跟他在一起,把最好的全部给他。

以至于,在毕业后,跟他进了同一家公司。

多次把设计稿给他,让他荣获市区,省级各项设计大奖。

成功晋升成自己的上司,她都无怨无悔。

只为换来跟他天长地久!

却不知,到头换来的竟是背叛?

宁初夏感觉她的肠子,都快要气断了!

然而,宁茜看到宁初夏生气的模样,很是爽快。

她和宁初夏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也是死对头。

她见不得宁初夏的好,从小就喜欢跟她抢东西。

从玩具、零食、衣服、饰品,到如今的男人,她就是想碾压宁初夏。

被她捉奸在床,没有丝毫羞耻感。

反而,如傲慢的女王一般,慢条斯理的披了件衣服起来。

“姐,你就是太粗鲁,少卿哥才不爱你的。”

轻描淡写的话,很是盛气凌人。

好似她就是女主人一般。

宁初夏根本不想理会她,冷声呵斥,“给我闭嘴,我没问你。”

她冷硬的目光,直视着顾少卿,眼里全是失望的黯然。

可是,顾少卿却没有丝毫羞耻感。

反而大胆承认,“初夏,我不想伤害你,原本不想告诉你这件事。

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不想继续隐瞒了,其实我爱的人是茜茜。”

突如其来的话,如淬了毒的匕首,狠狠的插在宁初夏的心口。

痛的宁初夏喘息不过来,甚至,周围的空气都是痛的。

同时,这些话让她彻底醒悟,一针见血的质问出声,“所以,顾少卿四年来你对我的好,根本就是为了欺骗我的设计稿?”

顾少卿沉默了!

而无言的沉默,最好的回答。

宁初夏的心脏都痛到了麻木了。

可是,宁茜还故意伤口上撒盐般的挖苦,“不为了设计稿,少卿哥干嘛接近你,对你好?

难不成你真的傻傻以为少卿哥爱你?告诉你,他不爱你这种无趣的女人,还真是痴心妄想!”

宁初夏真是厌恶透了宁茜的嚣张跋扈。

宁初夏二话不说,“啪”的一巴掌就掴在宁茜的脸上。

“贱胚子,跟你妈一样贱,她抢了我爸,你就来跟我抢顾少卿!”

说完,宁初夏突然想到了什么。

她含恨的目光直视上顾少卿,唇角挤出嘲讽的笑。

“呵呵。不过,你这种渣男,只配的上当宁茜的备胎,被她所利用!”

却不知,她的话刚落,就被宁茜揪住了头发。

“宁初夏别给我满嘴喷粪,亵渎我对少卿哥的爱。”

很快宁初夏就跟宁茜扭打在一起。

突然,宁初夏身上的衣服一空。

痕迹,一览无遗的露了出来。


他的身姿笔挺如松,步伐遒劲有力,身后簇拥着一群佣人,偌大的客厅因为他的到来瞬间压抑至冰点。

“就……这是管家徐妈刚刚在儿童房发现的,小少爷留给您的信!”

季霆饶顿住脚步,接过魏延手里的卡片。

卡片上,歪歪扭扭写了几行小字,末尾还画了一坨屎!

“这么欺负我妈咪,小爷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我妈生我你都没出力,凭什么让你白捡个像我这么聪明绝顶的帅逼儿子?!臭老头,我跟我妈一起走了,从今以后,你抱着你存在精子库里的小蝌蚪过日子吧!”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逼:童菲的宝贝儿子季西西!

季西西的季字上面画了个叉!改成童!

“从今以后,我姓童!记住我叫童西西!”

季霆饶眉心一挑,突然生出一股想要把这臭小子抓回来打一顿的冲动!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性感的喉结无声翻滚,“什么时候走的?谁准她把小少爷带走的?!”

魏延被吓得胆战心惊,赶紧回道:“我刚刚去调了监控,天还没亮就走了,荞麦面和小少爷什么都没带,走的时候谁都没发觉。”

季霆饶抿唇不语,眼底都是滚滚翻腾的冷漠。

突然有些眩晕,脚步一晃,魏延赶紧扶住他。

“大少!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大少久病初愈便迅速接手家族企业,日夜颠倒,身体根本吃不消。

季霆饶闭上眼睛深呼吸,苍白抿紧的薄唇微启,怒火翻腾!

“去把季西西找回来,找不回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是。”魏延犹豫道:“那,那少奶奶也要一并找回来吗?”

“找!”季霆饶喉结滚动,冷气蹭蹭蹭的往外冒!

这女人不是有老爷子撑腰敢骑到他的头上来吗?他倒要看看,她还能不能翻出个花来!

可是一周过去了。

童菲和季西西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任由季霆饶掘地三尺都没能把人找出来。

又过了七天。

网爆童菲的奸夫唐堇年遭遇重大经济危机,唐家濒临破产。

季霆饶在用唐堇年逼她现身。

很快,童菲带着孩子回国。

从美国飞回央城的航班在傍晚抵达。

童菲推着行李箱上的季西西从vip通道走出来,她穿着低调的驼色大衣,一双细白美.腿笔直修长,即便戴着墨镜踩着平底鞋,也挡不住她一身的性感曼妙和艳光四射。

她是为T台而生,即便放弃事业多年也遮不住她动荡人心的美。

季西西蔫蔫的坐在行李箱上,一张帅脸被晒得乌漆嘛黑,心情格外差。

“大菲!我发誓再也不要跟你一起离家出走了!你把我害惨了!害得现在亲爹都认不出我来了!哼!友尽!”

黑的像煤球一样,太丑了!

童菲红唇妖娆,挑眉毫不留情的挖苦道:“你爹本来就不认识你。”

“你是后妈!哇……”季西西悲痛欲绝的嚎啕大哭,他真是一颗没人要的小白菜,爹不疼娘不爱。

“臭小子你给我小点声,被你爹抓回去,以后你就真得跟着后妈一起过了!”童菲一把捂住儿子的嘴。

她不过是带着孩子出去散散心。

没想到再回来,京都的天都变了。

丑闻愈演愈烈,她成了整个央城最人尽可夫的恶毒女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人人唾弃鄙夷的豪门弃妇。

季霆饶为了找儿子,甚至将无辜的唐家牵扯进来。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这男人这么渣!

唐堇年知道她要回来,已经带着人等在机场。

他一身低调笔挺的黑色西装,怕被媒体拍到,身后只跟着一位贴身助理。

看到她从vip通道出来,唐堇年迅速迎上来接过她的行李,另一手把季西西抱起来,脸色紧绷而严肃,“不是让你们不要回来吗?跟我走!机场到处都是季霆饶的人!”

童菲戴着墨镜的面容看不出喜怒,“哥你怎么来了?现在正是风头浪尖的时候,你还敢来找我引火烧身啊……”

再说,她怎么可能不回来?

鼎鼎有名的唐门唐家,在京都根深蒂固多年,是少有的百年名门,却因为她的出轨丑闻几乎遭遇灭顶之灾。

季霆饶直接掐断了唐家所有的生意往来,股票停盘,合约被毁,工程罢工,整个唐家短短一周之内就被连.根拔起!

这一切不都是因为她?

她跟唐家的渊源浓于水。

如果眼睁睁看着唐家成为她婚姻的牺牲品,就太没良心了。

“怕什么?我是你哥,怎么能不管你?再说这群人敢p图造谣都是不想活了……”唐堇年沉声道,眼底划过一抹冰冷,“我已经查出来了,丑闻是童瑶伪造爆光给媒体的,她是知道季霆饶醒了,迫不及待想夺回季家少奶奶的位置!”

“除了她,还能有谁?!”童菲早就猜到了!

敢如此肆无忌惮抹黑她的人,只有童瑶了。

她是季家的少奶奶,身边几乎没男人出没,除了唐堇年。

童瑶也实在找不到别的男人来摸黑她了,竟然牵扯到唐家。

他们乘坐vip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再抬头唐堇年跟童菲的脚步便全都顿住了!

偌大的vip停车区,戒备森严!

数不清的黑衣保镖,十几辆季家的车,已经将他们的路围堵的水泄不通!

应急灯光大亮,警报声此起彼伏,季霆饶满面肃杀一身黑色风衣笔挺的伫立在电梯门外。

他的手指尖慢条斯理夹着一根烟,清白的烟雾缭绕。

昏暗的灯光笼罩在他顶天立地的高大背影上,衬托着他阴鸷的眉眼沉暗比夜色还要可怕。

他轻轻的笑了,性感低沉的嗓音浸满寒霜,蕴藏着冰天雪地般的冷意。

“敢在我眼皮子底下偷走我儿子,童菲,你的胆子不小……”

世界仿佛在此刻安静了下来!

童菲心口凝滞,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护住儿子,一把将儿子抱过来护在怀里,转身便想走。

她需要把儿子藏起来!

“来人!把小少爷抱过来,不准她带走!”

季霆饶的眼皮都没眨一下,勾唇冰冷的笑,慢条斯理的下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