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神龙医婿

神龙医婿

残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默如今的身份只是一个地摊老板,与毁容的妻子一起生活。日子虽然辛苦,但他甘之如饴,只要能够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就是人世间最大的幸福。殊不知,他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身份,受到万千尊崇的“军神”,正是昔日的陈默!美好的生活突然间被打破,总有人主动上门招惹,为了妻子,陈默决定不再苦苦忍受……

主角:陈默,颜兮   更新:2022-07-16 06: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默,颜兮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龙医婿》,由网络作家“残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默如今的身份只是一个地摊老板,与毁容的妻子一起生活。日子虽然辛苦,但他甘之如饴,只要能够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就是人世间最大的幸福。殊不知,他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身份,受到万千尊崇的“军神”,正是昔日的陈默!美好的生活突然间被打破,总有人主动上门招惹,为了妻子,陈默决定不再苦苦忍受……

《神龙医婿》精彩片段

良江城金鱼巷。

两个混混打扮的小青年刚要悄悄开溜,就被烧烤摊老板娘给拦住了。

头发染成黄毛的小青年对她骂道:“老子特么就去解个手,一会就回来!你让我买什么单?”

旁边的同伴是个小平头,一脸不怀好意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这妞一天到晚都戴着一副大口罩,把整张脸都遮的严严实实,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可身材一流,声音也好听,说不定是个大美人!

女子气呼呼的说道:“我认得你们!昨天也是你们这些人,吃完就跑了,没给钱!”

那两个小青年相视一眼,没有半点惊慌和羞愧,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黄毛一脸嚣张的对女人说道:“整条街都是老子罩着的,来这里摆摊都要交保护费,你们来了三天一分钱没交,老子吃你几个串又怎么了?还想让老子给你钱?你活腻了?”

女子扭头对着火炉烤架旁边的男人叫了一声:“陈默!”

身材魁梧的男人扭过头,一脸憨厚的笑了笑,摆摆手说道:“算了,也没多少钱,让他们走吧!”

两个小青年再次大笑起来,看着男子眼神都尽是不屑。

黄毛冷笑着说道:“听到没有?你男人比你会做人!行,算你们识相!咱们走,明天还来!”

小平头对着女人吹了个口哨,一副转身要走的样子,可又突然飞快的伸出手,一把扯掉了女子脸上的口罩!

“啊!”随着女子的惊呼,她的整张脸就暴露在灯光之下!

这张脸的左半边光洁无暇,雪白细腻,堪称绝世美颜,只看侧脸的话,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为之心动!

可是她的右半边脸,却覆盖了一大块青色的胎记,丑陋恶心,让人不愿多看一眼!

可惜了!

就像是一件足以震惊世界的艺术品,却被一个无法弥补的缺憾给玷污了,从价值连城瞬间变成了一文不值!

小平头指着女子夸张的叫着:“我靠!这么丑!你是鬼吗?大晚上的跑出来吓人!老子差点被你吓死!”

黄毛往地上啐了一口,嘴里骂着:“真特么晦气!看到这么丑的女人!怪不得整天带着口罩,长成这样也该把脸蒙起来!你男人可以啊,长成这样也要?”

小平头笑着说道:“阿哲说这小子就是一个入赘的!找个又穷又丑的女人还当上门女婿,妈的这小子脑子有坑吧?”

没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长的漂亮,没有哪个女人不在意自己的模样。

当自己最不敢见人的缺陷暴露在灯光之下,女子整个人都傻了!她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眼泪却从手指缝中流下来!

“颜兮,别怕,没事的,我在这里!”陈默跑过来,将女子用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黄毛和小平头哈哈大笑,一边走一边骂道:“一个怂货,一个丑鬼,你们俩还真是绝配啊!”

“今天老子都快要被你俩恶心吐了,明天准备两千块保护费给我,要不然以后别特么想在这里摆摊!”

看着那两个小混混的背影,陈默双眼中突然射出瘆人的寒光,气势也随之一变!

可看到怀中哭泣颤抖的女子,陈默瞬间恢复冷静,轻轻为她擦去泪水,温柔的说道:“颜兮,我们收摊回家了!”

眼角一挑,路灯下有道黑影一闪而过,陈默皱了一下眉头,对颜兮说道:“你先收拾东西,我去方便一下!”

“真特么的丑啊!这种女人在我面前我就想吐,那小子还要倒插门,你说他是不是缺心眼?”巷子里,小平头叼着一支烟,一脸嘲笑的对身旁黄毛说着。

还没等黄毛开口,一人身穿黑色风衣突然出现在眼前,吓得黄毛全身一哆嗦,冲那黑衣人骂道:“你特么有病啊!吓老子一跳……”

“砰!”对方二话不说一脚踹来,黄毛整个一百多斤的身体横飞起来,重重撞在路边树上,滚落在地昏死过去!

“你特么谁……”小平头吓得往后倒退一步,颤声问道。

回答他的却是一只拳头,咔嚓一声就打断了他前胸肋骨,小平头惨叫都没喊出来,吐了一口鲜血之后倒地不起!

黑衣人似乎还不想放过这两人,抬起右脚就往地上的小平头脑袋跺下去!就在这时,陈默突然冲过来,一把拉住黑影,嘴里喝道:“够了!”

“冒犯军神,死不足惜!”黑衣人的声音像是没有丝毫感情,抬起右脚又想向地上那人的脑袋踢去!

陈默厉声喝道:“岩虎,我说够了!”

那人的脚尖距离小平头的太阳穴只有半寸,却已经悬空而停,然后轻轻放下。

他放下衣服上的帽子,露出一张棱角分明充满阳刚之气的脸庞,左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疤,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剽悍气息,右拳砰的一下捶在自己胸口,沉声说道:“教官,好久不见!”

“你来干什么?”陈默皱眉问道。

岩虎沉声说道:“教官,这就是你放弃我们,想要的生活吗?连几只蝼蚁都可以对您耀武扬威,他们配吗?”

此时的陈默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憨厚模样,整个人就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猛虎,冷冷说道:“我已经不再是你们的教官了!我现在只想过平凡的日子,你们不要再来烦我了,走吧!”

“值得吗?”看着巷口路灯下的正在收拾桌椅的女子,岩虎有些不解的看着陈默说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为了那个女人,您放弃了什么!堂堂中汉军神,竟然做了一个寒门的赘婿……”

陈默一把抓住了岩虎的衣领,将他一推,对方将近两米的身高,近两百斤的大块头,随随便便就被举了起来,后背顶在了墙上!

陈默语气凌厉的说道:“听着!她父亲是我师父!当年为救我全家而死,我父亲去世前叮嘱我要为颜家留下血脉!我从军十年,颜兮伺候我母亲终老,这就是我入赘颜家的理由!”

岩虎低着头不再说话,他也知道,教官一旦认定的事情,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拉不回来!

陈默松开他,沉声说道:“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告诉兄弟们,枭龙军离开我依然是枭龙军,而我离开了枭龙军,就只是一个普通人了!不要再来打扰我!”

“教官!”岩虎叫住了想要离开的陈默,一脸不解的说道:“就算您不想回去,只要您开口随随便便说句话,就足以让您过上比现在百倍千倍的生活,为什么……”

陈默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我答应过她,不需要依靠别人,只用自己的双手,让她过上好日子。我,说到做到!”

“好!”岩虎看到陈默心意已决,也不再苦劝,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又停下,扭头说道:“教官,即便你离开了枭龙军,也是中汉军神,更是军中武魁!任何人都不能冒犯您,您也不用因为生活,而放下尊严!”

陈默浑身一震,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


天已经黑了。

陈默蹬着三轮车,上面放着烧烤摊的全套家当,和颜兮一起回到了良江城西一座普通民宅,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刚到家门口,陈默和坐在后面的颜兮就已经看到了自家那已经被拆下来倒在一旁的大门,心中一沉,出事了!

“妈!”车还没有停稳,颜兮就跳下来,急匆匆的跑进了院子,抱住了站在院子里,双手死死抱着一个黑色皮箱正在流泪的妇人。

正屋里走出来一个身穿西装的大肚男子,身后还带着一群年轻人,抱着一堆家具,直接扔在了地上!

男子看了一眼地上的母女二人,哼了一声说道:“颜兮,你回来的正好!赶紧搬走吧,这房子颜家要收回去了!”

颜兮抬起头,愤怒的看着这个名义上是她四叔的男人,骂道:“这是我爸爸留给我妈和我的房子,凭什么要我们搬走?”

男子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这是颜家的房子,让你们娘儿俩白住了这么多年,颜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现在这一片都要拆迁,我要把房子收回来装修一下,这样才能让补偿款更多一点,你们别碍事!”

妇人缓过一口气,指着男子骂道:“颜大河,当年我和大江为颜家做了那么多,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所有的产业都被你们霸占,只剩下这么一套小院,你们还想抢走?这是我跟大江当年结婚的地方,我死也不会把它交给你们!”

颜大河冷哼一声,看着妇人说道:“夏淑慧,你这个丧门星还有脸跟我说这个?”

“当年二哥就是靠整个颜家的支持才赚到钱的,那些产业理所当然都是颜家的!”

“怪只怪你克夫,生了个女儿又那么丑,实在是太丢颜家的脸,我们给颜兮招了婿,也算是对得起死去的二哥了,你们以后别想再指望颜家,收回了房子,颜家跟你们再无关系!”

“你这个畜生!我就算死了也不会把这处宅子给你,我跟你拼了!”夏淑慧不顾一切的向颜大河冲过去!

颜大河双手一推,将她推倒在地,额头碰到了旁边的桌角上,脑袋上顿时流了下来!

“你混蛋!”颜兮一看母亲受了伤,跑过去扶起母亲,对着颜大河大骂。

颜大河一脸不屑的啐了一口骂道:“丑丫头,颜家怎么会有你这种丢人现眼的玩意儿?是不是我二哥的种还不一定呢!说不定是你那个丧门星的母亲,在外面勾搭了丑汉子才生的你吧!”

颜兮急了,不顾一切的向颜大河扑过去!

颜大河冷哼一声,嘴里骂道:“有娘生没爹养的野种!怎么说我也是你长辈,敢对我动手?我替你爹好好教训教训你!”

他扬起蒲扇大的巴掌,对准颜兮的脸就狠狠的扇了过去!

陈默如鬼魅一般挡在颜兮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就这样利用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颜大河。

颜家在良江城很有名,因为他们是名副其实的豪门。

“回颜堂”大药房属于全国连锁,整个中汉国最大的民企药店!

这一切都是颜大江带着夏淑慧两人联手创下的,在颜大江死后,夏淑慧又独立承担了十五年,才把“回颜堂”做成了现在的规模,却被颜家用阴谋诡计全部抢走,并把母女俩赶出了颜家!

过分的是,明明已经很有钱的颜家,却丝毫满足不了自己贪婪和掠夺的本性,名义上张罗着给颜兮招婿,谁愿意娶她就可以享受颜家的丰厚资源。

可实际上,他们只是利用颜兮再敛一次财,拿走了所有的彩礼,收回嫁妆,对颜兮再也不管不顾!

看着空有个子没有脑子的赘婿抓住了自己的手,颜大河的脸上露出了嘲弄的神色,冷眼看着他说道:“你一个倒插门的女婿,这里有你插手的份儿?你算是什么东西!”

陈默冷冷看着他说道:“别动我的家人,不管你是谁!”

颜大河想挣开手却根本挣不动,心中一惊,怒视着陈默骂道:“混账!别忘了你是颜家的女婿,我是你的长辈!你这是目无尊长!”

刚才还说颜家已经跟颜兮母女再无关系,这一眨眼就说自己是长辈了,颜大河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放开!”从屋里冲出几个人,然站在了陈默面前,正中一个年轻人举着手中的棍子指着陈默骂道:“放开我爸!信不信老子打死你?你特么就一个入赘的,这颜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这人是颜大河的小儿子颜涛,良江城有名的浪荡子,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

陈默眯着眼睛看着他,语气平淡的说道:“那两个女人,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的师母,也是我的岳母,都是我的亲人,谁也不能欺负她们,更不能伤害到她们,明白了吗?”

“就凭你?”颜涛一脸不屑的看着陈默,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一个饥不择食不分美丑的倒插门窝囊废!一个丑的白天不敢出门的女鬼!再加上一个被颜家赶出门的丧门星!你们这一家还真是极品组合了!”

身旁的几个同伴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陈默的眼神充满了讥讽。

颜涛冷笑着说道:“当年颜大江仗着有钱不把我们一家人放在眼里。我爸不就借了他三十万赌输了嘛,他那么有钱还稀罕这点?居然直接停了我家半年的收益分成!让我一家人吃糠咽菜的过了那么久的苦日子!”

颜涛满脸报复后的快感,咬牙切齿的说道:“现在,我们就是要抢走颜大江的所有,让他的老婆女儿,都流落街头,全都跪下来求我们,忏悔以前的错误,说不定,我会心软,分给你们一点点残羹剩饭!没办法,谁让咱们是一家人嘛!”

陈默轻叹一声,摇摇头说道:“我曾经想过,要过一些平静的日子!所以我一直在克制着自己,可是……”

“你特么不克制又怎样?你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还能做什么?老子跟你在这说了半天,你聋了是吧?放开我爸!”颜涛怒喝一声,举着棍子对准了陈默的脑袋就抡了下来!

只是颜大河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前面,这一棍子结结实实的抽在他的脑袋上,顿时让他血流如注,眼睛一翻昏倒在地!

“老爸!”颜涛惊叫一声,对身边两名同伴喊道:“你们特么全都给我上,打死这个混蛋!”

陈默沉声说道:“岩虎说的对,就算是为了生活,也不能放下尊严!以后,我不会让人再轻易冒犯我,因为我要保护我的家人!”

说话间,他已经出手,也没见他是如何动作,两名冲上来的年轻人就一人挨了一拳,满脸流血的倒在了地上!

陈默站在颜涛面前,冷冷看着他说道:“记住,以后不要招惹我和我的家人,否则你会死的!”

随着咔嚓两声,他在颜涛身上连踹两脚,颜涛双腿已废!


闯进家里的人都被打跑了,陈默将已经昏迷的夏淑慧抱起来放到了里屋的床上,让颜兮找来药箱,为她消毒止血。

可是夏淑慧脸色发黑,整个人声息全无,把颜兮吓坏了,哭着对陈默说道:“陈默,我妈怎么了?快救救我妈!”

“别急!”陈默把手放在了夏淑慧的颈间,感受着她的脉搏,对夏淑慧说道:“你去咱们的房间,在床下我的皮箱里,有一个檀木盒,你拿过来!”

颜兮转身离开,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捧着一个鞋盒大小的暗红色木盒,交给了陈默。

看着那个木盒,颜兮没有说话,因为这曾经是属于她父亲的东西,只不过早就传给了陈默。

接过木盒,陈默没有说话,将盒子轻轻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摆着有各种样式的小刀,和各种长短粗细的银针。

“陈默,你干什么!”眼看着陈默将刀片放在了母亲的咽喉部位,颜兮惊叫一声,想要阻拦。

陈默抬起头,看着她说道:“小兮,相信我!”

颜兮愣了一下,看着陈默那坚定的眼神,心中也微微踏实下来,对他点了点头。

在夏淑慧头顶扎好三根银针,陈默用刀片快速的在夏淑慧脖子上划了一下,鲜血却没有喷涌而出,只是慢慢渗出来,颜兮拿出纸巾,在旁边轻轻擦拭。

陈默用手指在夏淑慧的颈后用力按压了几次,出血很快停止,此刻夏淑慧的脸色也不再灰白,胸前有了明显的气息起伏,陈默这才为她包扎伤口,取下了银针。

“放心吧,没事了,我给师母再按几下头,让她休息一会!”陈默柔声对颜兮说道。

颜兮只是怔怔的看着陈默,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去收拾。

家里被颜家那些人破坏的不成样子,好在原本就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所以损失并不是很大。

陈默从里屋走出来,跟颜兮一起收拾房间,轻声说道:“已经没事了,现在睡着了!”

颜兮点点头,看着低头忙碌的男人,忍不住问道:“陈默,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即便两人已经领了证结了婚,可是颜兮还是一直叫他名字,两人睡在一间房子一张床上,却相敬如宾,没有任何过分举动。

虽然两人的父亲是至交好友,是生死兄弟,可是两个孩子却算不上青梅竹马,各自有不同的生活轨道。

所以陈默来跟她结婚,主动当上门女婿的时候,颜兮感觉自己是在做梦,这一切终究有梦醒的时候,一切都会被打回原形,她不敢让自己太过沉迷,否则一旦梦醒,自己会失望更大!

因为陈默实在太优秀了!

他高大帅气,能文能武,现在又看到他有这么高超的古医术传承,这样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可以?为什么会看上她这种丑丫头?

颜兮看着陈默说道:“如果你想报恩,其实大可不必赔上自己,我爸和你爸是兄弟,如果当时处在绝境的是我爸爸,相信陈叔叔也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性命,换来我爸爸活下去的机会!”

“如果你想报答我照顾你母亲,也不用,因为都是我妈在照顾雪姨,我只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如果你是想找颜家那本《玄阴诀》,我可以再说一遍,那只是谣传,我是颜家人,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什么《玄阴诀》!”

“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和母亲已经被颜家人赶出来了,断绝了关系,你根本不用再留在这里了!”

陈默自幼跟父亲学习中汉古武术,又跟颜大江学习古医术,医武双修。

在他八岁的时候,颜大江就对他说过,陈默的武道有一个大槛,需要配合颜家祖传练气法门《玄阴诀》来化解。

只是《玄阴诀》在哪里,颜大江到死都没有来得及透露,早已经荒废了医术的颜家其他人,更是一概不知!

多年的战场杀戮,已经让他武道上的弊端提早出现,身体上的伤痛还在其次,心性上的改变才是最关键的,他可不想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机器,所以狠心离开了战场,离开了部队。

关于自己回来的目的,陈默在跟颜兮结婚的时候就没有隐瞒,对她如实相告。

陈默走到颜兮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真诚的说道:“我回来有私心,但是跟你结婚,没有!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想让你和师娘,过上幸福的好日子!这是咱们领证的时候,我说过的话,也是我的承诺!相信我小兮,这一天,不会太远!”

“可是陈默,你得罪了颜家,他们不会放过你的!现在你离开这里还来得及!不用担心我们娘儿俩,毕竟我还姓颜!”颜兮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最大的担忧!

陈默笑了,拉起她的双手,斩钉截铁的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不来,我也会找上门的!”

“我要让颜家,把吃掉的那些,本该属于你们母女的东西,再原原本本的吐出来!”

“让所有那些曾经笑话你们,侮辱你们的人,都羡慕你们,仰视你们!”

“让他们都明白一件事,我陈默的亲人,不可侵犯!”

“师父不在,我陈默在!”

颜兮就这样痴痴的看着陈默,一点都没有觉得他是在大言不惭的说着大话空话,而是无比的信任,感觉他就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

“可是……”颜兮难过的低下头,咬着嘴唇说道:“我太丑了,根本配不上你!”

陈默把颜兮的双手捧在胸前,深情说道:“在我心中,小兮是天下最美的女孩!娶到你,是我的荣幸,即便是做上门女婿,我也心甘情愿!”

“默哥!”颜兮激动的张开双手,抱住了陈默的脖子,靠着他的肩膀,嘤嘤哭泣起来!

陈默心疼的拥着她单薄的身躯,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说道:“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和师母吃苦了!对了,师母可能醒了,你进去看看她吧!”

颜兮点点头,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脸色有些发红的对陈默说道:“你也别收拾太晚,累了一天了,先回房休息吧,明天起来再收拾!”

陈默点点头,示意她进屋。

等她走后,陈默转过身,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神色冷厉的看着大门口,沉声说道:“别鬼鬼祟祟的了,都出来吧!让我看看,颜家都找了一群什么货色!”

颜家的报复还挺快的,这才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找来了二十多个打手,一个个拿着胳膊粗的钢管木棍,气势汹汹的围拢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西服男子,陈默认识他,颜涛的哥哥颜波!

他个头跟陈默差不多,但是身板却要比陈默单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眼镜,镜片后闪过一道阴鸷的眼光,冷冷的打量着陈默。

旁边一个光头斜着眼看着陈默,对颜波问道:“波少,就他?什么来头啊,让我们四海通一下子出动了这么多人?”

颜波冷嗤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他?不过是又一个想方设法攀附颜家的穷逼而已,只不过他更贱,为了达到目标,心甘情愿做了赘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