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幸孕娇妻双宝来助攻

幸孕娇妻双宝来助攻

灵溪蝌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温舒潼生活在一个四口之家,可是在家中的地位却永远比不上妹妹。从小到大,父母的偏心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不过父母却根本不愿意为她提供学费。被逼无奈之下,温舒潼只好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一次意外,她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命运就此被改变……

主角:温舒潼,霍彦霖   更新:2022-07-16 05: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舒潼,霍彦霖 的武侠仙侠小说《幸孕娇妻双宝来助攻》,由网络作家“灵溪蝌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舒潼生活在一个四口之家,可是在家中的地位却永远比不上妹妹。从小到大,父母的偏心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不过父母却根本不愿意为她提供学费。被逼无奈之下,温舒潼只好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一次意外,她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了纠葛,命运就此被改变……

《幸孕娇妻双宝来助攻》精彩片段

“好热……”

意识渐渐恢复,迷迷糊糊间,温舒潼察觉自己眼睛被蒙住,手脚都被绳子绑的紧紧地,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出,体内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着,好难受……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晚自习后,她正往家里赶,走到巷子里的时候突然被一双大手捂住鼻子,她想要挣扎开,却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热,意识也渐渐迷糊……

她隐约记得完全失去意识前,听到一男一女的对话——

“媛媛,你真是疯了!放开我!”

“是!我就是疯了!我早就因为爱你变得疯狂!你不是不愿意碰我吗?!好!我倒要试试看,现在,你是选择伤害这个无辜的女孩儿,还是选择爱你如命的我!”

……

体内越来越强烈的燥热打断了她的思绪,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搁浅的鱼儿,急需要冰冷的海水续命!

突然,她感觉到有人覆过来,男人冷冽的气息瞬间将她笼罩。

温舒潼下意识仰起头,滚烫的唇碰到男人温凉的肌肤,她无比的想要贴近这个男人,仅存的意识却告诉她绝不可以!

“不……不要……”

她紧咬下唇,羞愤的从嗓子眼里挤出几个字,冰冷的泪水顺着眼尾滚落。

霍彦霖眼眸发沉,尽管很努力的在控制自己,但女孩儿刚才仰头的亲吻瞬间击溃他的理智。

撑在她上方,他意识尚有一丝清醒,凑到她耳畔喑哑低语,“抱歉,我会对你负责的。”

耳畔的声音像是有股魔力,听得温舒潼浑身一个激灵,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切都朝着不可抗拒的方向而去……

翌日清晨。

霍彦霖面色阴沉地把玩着手中一枚精致的项链,寒潭的眼中闪过幽深的神色。

照片中是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的合影,应该就是昨天陪他的那个女孩儿落在这里的。

没想到她居然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听,在他还昏睡的时候就先一步离开了这里。

昨天她并没有看清那个女孩儿的长相,只记得黑暗中那澄双澈却带着惊惧的眼睛。

床上刺目的红色昭示着昨天发生过什么。

决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

他一定要找到这个人是谁!

他的手倏忽捏紧了项链,眼中带着晦暗不明的情绪。

忽然,电话猝不及防响了起来。

不必等他开口,电话那头的助理就激动地介绍道:“BOSS!根据您发来的照片,我们终于找到了那个人是谁!”

助理特地卖关子似的停顿几秒:“她是温家的女儿。”

挂断电话后,霍彦霖摁了摁太阳穴,没想到竟然会被妹妹给算计了!

或许爸妈把她领养回来根本是个错误!

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把她看成是亲妹妹一样对待,可她却误以为这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并且为之疯狂。

霍彦霖没想到,霍媛竟然为了逼他对她发生关系,绑架来一个无辜的女孩儿。

他无论如何绝不会侵犯自己的妹妹,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绝不行!

无奈下只能选择对不起那个无辜的女孩儿……

想到霍媛被强制送上飞机出国前撕心裂肺大喊的画面,霍彦霖唇边溢出一抹淡淡的叹息。

现在他要做的事情,是对昨晚的那个女孩儿负责!


与此同时,逃离出来的温舒潼正疯狂地奔跑在上学的路上。

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崩溃的抓挠自己的长发泪流不已!

她竟然被人绑架侵犯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什么都已经晚了,她甚至都不敢看一眼男人长什么样,就仓皇跑往学校跑来。

尽管已经跑到大脑缺氧,眼前一阵阵发黑,她还是没有赶上辅导员的课。

走进去的时候辅导员看着她的脸色都是黑的,一节课她听的魂不守舍心神不宁,下课的时候辅导员果然把她喊去了教导处。

当被问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迟到这么久,温舒潼无力地颤抖着,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开口。

她该怎么说,又能怎么说?

正在她踌躇不决的时候,沉默的态度却激怒了辅导员。

辅导员冲着桌子一拍,怒斥她:“温舒潼,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以为自己成绩不错就可以这随意迟到旷课是吗?!”

“你这个学期的奖学金评定资格被取消了!给我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交一份检讨书过来!”

“辅导员,我——”

温舒潼委屈极了,想要替自己辩护,可话到嘴边却又只能咽回去,昨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难以启齿了。

红着眼从教导处出来,温舒潼紧咬下唇,心里像是压着块石头,几乎要将她压垮。

被人无故欺负,又被取消奖学金评定资格,两座沉重的大山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原本生活对于她就不公平至极。

从小到大父母就只偏爱妹妹。

不论家里有什么好的都是先给妹妹,她只能吃剩下的。

好玩的也是她玩够腻了,才会有她的份。

她从未穿过一件新衣服,永远都是妹妹穿过的过时旧衣服。

这么多年来,温舒潼早已经习惯了这样巨大的差别对待。

可没想到父母竟然不允许成绩优异的她上大学!

要把钱留着供养妹妹!

好不容易考上国内的名校,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未来,只能自己在外面同时接下好几个兼职,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

进入学校后,她比所有人都要拼命努力的学习,就是为了拿奖学金!

奖学金对她来说有多么重要,那么多个泪水汗水,混在一起淌下的日子,她根本不敢回想!

学长孟淮伟的出现,是她艰难生活中唯一的温暖!

他宛如一簇明亮的火焰,救赎了她阴暗的生活。

他们两个人感情很是稳定,甚至已经约好了毕业之后两人就马上结婚。

生活的苦头她已经吃够了,本以为一切会慢慢好转下去。

可是昨天那个人的出现,毁掉了她的一切。

让她又重新坠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身体的酸痛和疲惫,时刻提醒着她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眼泪在眼中不住地打着转,她胸口如同被万箭穿心一般的疼。

没有了清白,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男友孟淮伟!

没有了奖学金,她这个学期的生活负担又要加重了,还得再挤出时间去找多一份的兼职!

一上午,她脑子里一团乱麻,根本没有心思上课,满脑子都是昨天的事。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她立刻提起包飞奔离开了学校,只想躲在家里大哭一场。

她想逃,逃离眼前这些这一件件把她压得喘不上气的事,然后把一切都忘记干净!

可是想起孟淮伟那张温柔的脸,她就不忍对他说出谎言。

自己这幅残破的身躯,不配待在他的身边了。

温舒潼在心中思虑良久,做出了一个最痛苦的决定。

等找到合适的时机之后,跟孟淮伟说分手。

浑浑噩噩地回了家,却发现父母还有妹妹都在家中,正在主卧亲亲热热地聊着什么。

她一向在家中当惯了隐形人,对于这样的忽视也习以为常。

以前还会有点失望,今天却是庆幸至极。

至少自己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不会被他们看到了。

她悄无声息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才刚刚拉开门,就发现自己的房间的房间被翻得一片狼藉。

她存放存折的地方更是空无一物!


那是她最后的希望,也是辛辛苦苦攒了一半的学费,要是这样不见了的话,她以后还要受更多的苦楚。

不顾身体的难受,她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近乎扑在父母的门前,焦急地开口道:“爸!妈!我的——”

话音还未落下,就看到温琳琅的手中拿着她的存折,正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一股寒意顺着脊椎骨爬了上来,她颤抖着指尖开口道:“爸妈,这是我的存折,也是我下半年的学费,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温父温母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温母故作郑重地开口道:“你有淮伟了,你们两个人现在关系那么好,毕业了说不定就结婚了。可是你妹妹现在还没对象呢,你这个做姐姐的,不是得帮帮忙吗?”

所谓的帮忙,就是拿她的存折吗?!

她继续皱紧眉头开口道:“虽然咱家开超市勉强算得上是小康家庭,但是养活两个女儿,你们花钱又从来是大手大脚,家里也没什么太多积蓄,连个像样的包包都没有,总不能让她这样去找对象吧?”

温父沉着脸开口道:“你实在是太不懂事了!我听说你做那个一对一的家教,一节课好几百呢,特别挣钱!钱以后还能赚,要是妹妹没了前途,可就把一辈子毁了!”

温舒潼饱受折磨的心再次被万剑穿过。

家里的钱哪里轮得到她,她可曾被善待过一次?!

温舒潼身子轻晃了一下,神色痛苦地开口道:“可这是我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这笔钱对我很重要,我绝对不会把积蓄拿出来给你挥霍的!”

这是她耗尽了所有精力换回来的钱,怎么可以任由妹妹来糟蹋!

“啪”忽然一巴掌落在脸上,温母怒气冲冲的拽着温舒潼头发将她扯到面前,“你还有一点做姐姐的样子吗?!一家人不就应该要互帮互助吗?!你是不是担心她嫁的比你好?”

“爸!妈!不可以!那是我攒下的学费和生活费!我还要用那个钱拿去报培训班考试!不要拿我的存折!求你们了!”

只有温舒潼知道自己,那存折里面积攒下来的钱是多么辛苦赚来的。

最热的三伏天她站在街头一张一张发传单,最冷的时候用冷水洗了无数个盘子……她几乎什么苦都吃遍了!

身体和灵魂受着双重的折磨,她身子不受控制地疯狂战栗,眼泪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滑落。

可是没有人心疼她的痛苦,面对的只有冷眼。

昨天才经历了那样的痛苦,现在却要亲眼看着自己的积蓄被拿走,真是讽刺!

温母抬高声音开口道:“钱不就是拿来用的吗?!况且你这个做姐姐的,怎么能在你妹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袖手旁观呢?!等你妹妹以后做了富家太太,不会忘了你这个做姐姐的好处的!”

温琳琅也故作委屈地开口道:“姐姐,这个钱我以后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我知道你辛苦,可是我也是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啊……”

“看看你妹妹的态度,再看看你,我们家真是倒霉透了,有你这么个自私的女儿!”

听见这话,温舒潼干脆的甩开了温母拽着自己的手,抬起手努力抹去脸上所有冰冷的泪水。

“从小你们就偏爱琳琅,我从来没有哭闹过,也从来没有争过什么!是,我是姐姐!可我也是人啊!我也是你们的女儿啊!难道我是捡来的吗?!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声嘶力竭的怒吼了一句后,温舒潼看到父亲嘲讽地笑了笑,眼中的情绪晦暗不明。

“密码是我的生日,如果你们连这个都不记得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决绝的扔下这句话,她背起自己的包摔门离开了这个令她作呕的家。

从家里跑出来,温舒潼走在大街上,抬起头看着周围的高楼大厦,从没有觉得这样绝望。

都说家是每个人温暖的港湾,可对她来说,家根本是一个巨大的牢笼!里面的那些野兽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把她吞吃入腹!

明明都是女儿,难道就因为她是姐姐,所以就要遭到这样不公平的对待吗?!

温舒潼很想要痛哭一场,可是她知道自己甚至没有哭的权利,奖学金被取消了,辛苦攒下的一些钱也被抢走了,没有任何积蓄的她要马上去再找一份兼职。

只有变得更优秀,才能逃离出那个地方……

收到消息后,霍彦霖开车赶到温家。

彼时,温琳琅正收拾东西准备去学校。

开门看见霍彦霖的瞬间,她的心当即漏跳了一拍。

她擦了擦眼睛,还以为自己正在做梦,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不是经常在电视里面出现的那个钻石豪门之子霍彦霖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来之前仔细浏览了两姐妹的身份信息,霍彦霖很快判断出眼前的是温家小女儿温琳琅。

“这个项链是你的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