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至尊神相

至尊神相

当代晚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锋带着一张褪色的婚书来到了柳家,没有想到柳家人见其落魄,竟然不顾当年的恩情,想要悔婚!陈锋的爷爷曾经为柳家耗尽心血建了一个风水局,既然柳家人食言,看来必有一难。陈锋不强求,谈崩之后,他带着婚书离去。没有想到,在门口遇见了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而她的脸色白如纸,浑身正止不住颤抖……

主角:陈锋,柳思思   更新:2022-07-16 05: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锋,柳思思的武侠仙侠小说《至尊神相》,由网络作家“当代晚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锋带着一张褪色的婚书来到了柳家,没有想到柳家人见其落魄,竟然不顾当年的恩情,想要悔婚!陈锋的爷爷曾经为柳家耗尽心血建了一个风水局,既然柳家人食言,看来必有一难。陈锋不强求,谈崩之后,他带着婚书离去。没有想到,在门口遇见了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而她的脸色白如纸,浑身正止不住颤抖……

《至尊神相》精彩片段

燕京柳家,红墙碧瓦的中式别墅内,会客厅里气氛一阵凝固。

柳家的女主人顾闵柔居高临下,端着一杯香茶,俯视着这个从五斗村远道而来,持一纸婚约的二十岁少年。

“当年我在你们五斗村难产,你爸的确救了我们娘俩不假,但当时情况紧急,我丈夫为求你父亲出手不得已才指腹为婚。”

“况且思思现在还在念大学,一纸婚约压根做不得数!拿着这六十万,足够你在那个小村里后半生衣食无忧......”

“倘若你是冲着攀高枝来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们柳家暂时还没有招揽上门女婿的打算!”

周围的管家仆人听到这话也都窃窃私语,低声笑着。

一袭布衣,面色稍显苍白的陈锋脸上有着和这个年龄不符的成熟,闻言反而只是瞥了一眼桌上的银行卡,微微皱了皱眉头。

将手中褪了色的婚约推向桌前......

“顾阿姨,当年我父亲见您临产危机,出手解救您,而且,你柳家产业如此之大,也是我爷爷耗费心血窥探天机,为你们指点,如此才有这婚约,如今你们想反悔吗?”

陈锋脸色淡漠,忽然问道。

“哼,现在什么年代了,还如此迷信!再说了,你爷爷去世那么多年了,我柳家的产业不照样蒸蒸日上,还窥探天机,故弄玄虚!”

顾闵柔眼中闪过一丝嘲弄。

“无知!当年我爷爷拼着折寿三年为你柳家逆天改命,现在你柳家想要悔婚,你可曾想到这后果你柳家承担的起吗?!”

陈锋面色冷冽,眼中冷冷的看着对方。

“少来威胁我,不就想要钱吗?六十万还嫌少?行,我给你一百万!”

顾闵柔也面色不善,钱,柳家有的是,但是想要女儿嫁给这个乡巴佬,门都没有!

“我们陈家虽然只是五斗村里的普通农户,但我来燕京却不是为攀龙附凤,而是为当年的事了断因果。我爸那个人这辈子行善积德数之不尽,山里的畜生也不知救了多少,何时向它们讨要过报酬?”

这话指桑骂槐!

落地,全场寂静。

陈锋拿出婚约,往桌子一推。

“既然柳家悔婚,那我陈锋也不强求,天道好轮回,我爷爷消耗心血做成风水大局,你柳家也不会再受到庇佑,只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说完,陈锋已经起身。

走之前缓缓皱眉道:“顾阿姨,您额前天庭光发暗,目盈无神,下颚略凸,这是染了煞气的表现,只怕最近会有祸事降临至亲之人......”

“闭嘴,少咒我......”

顾闵柔顿时喝住。

“言尽于此,告辞。”

望着陈锋扭头离开的背影,顾闵柔眼神阴翳。

看着桌子上一纸婚书和银行卡以及刚才陈锋的话,她的心中莫名的感到了不安。

突然......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

砰!

打开车门,柳建雄抱着浑身发凉的女儿柳思思一脸慌张,怀中的女儿剧烈颤抖着,仿佛刚被人从冰窖里捞出来一般,纵然柳建雄把自己的外套都披在女儿身上仍然不起半点作用!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思思怎么了?”

顾闵柔望着女儿,一时间带起了哭腔,今天是周五,丈夫早早去燕京大学接女儿回家,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意外......

“刚才还好好的,快到家的时候她忽然浑身发凉,来不及送医院了,先把思思抬到卧室。”

柳建雄此刻汗如雨下,冲着愣神的管家狂吼“还愣着干什么?让老吴马上过来救人!

柳建雄就这么一个独生女,此刻的焦急简直溢于言表。

管家仆人顿时忙碌起来,柳家别墅虽然地处城郊,好在有私人医生,一通电话很快就唤来了那位提着药箱的吴医生。

房间内。

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整整十分钟后,柳建雄和妻子顾闵柔焦急不已,眼看输液完全不起作用,病床前吴医生只是为难的摇头:“这......邪了,各项生命体征正常,我也瞧不出病因!”

啪!

顾闵柔手里的水杯骤然摔碎在地,在一旁失魂落魄的嘟囔:“难道,难道真让那个陈锋给说中了?”

柳建雄进门时看到了桌上的婚约,听到这话于是下意识道:“陈锋!你是说陈神医的儿子来过了!太好了,他在哪儿?让陈锋来救咱们女儿的命!”

当年陈长山起死回生的一幕至今还刻在柳建雄脑海之中,既然是他的后代,陈锋没准继承了他的衣钵,肯定有法子救人!

柳建雄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然而面对柳建雄的激动,顾闵柔如坠冰窟的道:“他......他......已经让我赶走了!”

“什么!”

柳建雄顿时面色大变,抬手便给了她一耳光!

啪!

“糊涂!你知道什么?陈家满门都是一等一的高人,当年要不是陈长山救命,哪有你们母女俩现在的光鲜?陈锋既然能未卜先知,只怕现在唯有他能救咱们的女儿。”

“顾闵柔,他现在就是咱们的救命稻草,哪怕你给他跪下道歉,也得把他给我请回来!”

“还不快去?非得看着女儿死在你面前才满意!”

柳建雄一声暴喝,吓得顾闵柔赶紧仓惶出了门,面无血色的直奔陈锋下榻的旅馆。

......

二十年前。

陈锋出生那晚,向来风调雨顺的五斗村雷电嘶鸣,村里的畜生狂吠了一夜,失踪了数年的爷爷宝贝似的抱着一本古籍,盯着陈锋失魂落魄。

口中呢喃道:“作孽啊,我作的孽啊!”

很多年后陈锋才知道爷爷陈百尺的真实身份,摸金校尉第二十七代传人,年轻时纵横多少名山宝穴,却在这最后一个墓穴里中了招......

那口龙斗的主人居然是里传说中的道祖葛玄!那本名为《缚龙经》的古籍,便是这位高人一身本事凝聚而成的绝学!

盗墓本就有损阴德,盗了这位的墓,更是会让后代出生的孩子面临被诅咒,额头会长多一块骨,而多出的这一块骨,俗称,鬼骨。

鬼骨的出现注定陈锋命运多舛,活不过十八岁......

一年后,医术精湛的陈锋父亲陈长山,出手救了途经此地的柳建雄难产的妻子,而爷爷陈百尺看到刚出生的女孩,眼神放光,当即为陈锋换来这一纸婚约。

然而随着年龄增长,陈锋非但没有继承父亲这一身精湛的医术,反倒是爷爷从墓里带出来的那本《缚龙经》,他偷偷的修炼起来,而且进展神速,甚至破了命丧于十八的诅咒。

直到前段时间爷爷去世前,才将这份婚约告诉陈锋,并嘱咐一定要找到婚约里的女孩,这是破除诅咒,消除鬼骨最为关键的一步。

陈锋告别父亲,身上带着这本《缚龙经》来燕京城,就是要去搏一条生路。

《缚龙经》中的内容包罗万象,玄门山医命相卜无所不有,修炼到最后甚至能窥探天机,通晓天地未来,可也正因此,陈锋才知道自己身上这块鬼骨是多么难以化解的诅咒!

......

此刻,同洲旅馆201房间内。

陈锋掐指一算,目光便兀自投向房门方向,背起青布包,缓缓起身。

“来了。”

果然,下一刻,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咚咚咚!

门外响起叩门声和顾闵柔红着眼眶,带着哭腔的哀求声:“陈锋,先前是阿姨狗眼看人低,求你救救思思!求你救我女儿性命!”

陈锋打开门,先前高傲的美妇人顾闵柔,身后带着那些先前对陈锋窃笑议论的管家仆人们,有一个算一个,齐刷刷跪在门外......


“抱歉......”

陈锋话没说完,顾闵柔再次开口。

“阿姨知道你心里有气,陈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求求你......”

“啪!”

话没说完,顾闵柔就朝着自己的脸过去。

为了女儿,她现在哪还顾得上什么颜面。

几分钟后,顾闵柔的脸已经肿的像个猪头,眼中满是恳求的看着陈锋。

看着作为一个母亲,为了女儿甘愿如此,陈锋心中微微动容。

“罢了,带我前去看一下吧。”

柳家终究于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他也不好把事情做绝。

而且他也想看下,自己的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究竟如何了?

......

半小时后,柳家别墅。

屋里焦急踱步的柳建雄看到车回来了,赶忙冲下了楼快步迎向陈锋,一脸喜色道:“陈小兄弟,你可算是来了,别跟你顾阿姨一般见识,虽说这指腹为婚是老章程......”

“但只要我一天不点头,谁也别想单方面撕毁婚约!”

说完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妻子顾闵柔,遏制了她的欲言又止。

几人快步上楼。

“思思怎么样了?”

柳建雄回道:“不知道为什么,送她回来的半路上就浑身发冷,医生已经看过了,生命体征正常,可就是醒不过来!你父亲当年医术通玄,这么些年你肯定学到了他的精髓。求你看在叔叔的面子上,救救思思!”

“医术?我爸并没教给我丁点医术。”

“什么......”

柳建雄的脚步一顿,满脸的不可思议,就仿佛本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溺水者,忽然发现扑了个空一般。

陈锋话罢又顿了一下,抬眼望向正往外散发出森森煞意的房间,兀自道:“没学过医术不代表不能救人,因为思思并非得病,而是中邪!”

这话惊得柳建雄一阵愕然,中邪?

这未免太离谱了......

这话说完陈锋推开门,床上面色煞白的女孩约莫二十岁,五官精致皮肤精致,活脱脱的美人胚子。

此刻柳思思一双美眸紧闭,盖着几层被子仍然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连带着整个房间里都诡异的阴冷起来。

陈锋第一次见到柳思思时,这个女孩正待降生,十九年后再一次见到这个被指腹为婚给自己的女孩,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情景!

此刻,床边正在给她输液的吴医生骤然起身,望向正打开随身青布包的陈锋......

取出朱砂,狼毫,摊开一叠黄纸,一根浸过公鸡血的红绳,还有四颗铜板大钱!

这就是柳先生口中的高人?

救人,还是要做法?

胡闹!

“你要做什么?”

“人有三魂七魄,两肩和头顶各有三盏阳火魂灯,而现在柳思思头顶那盏灯已经灭了,显然是缺了一道魂!我自然要帮她招魂!”

陈锋身怀鬼骨,天生便能看到寻常人肉眼难见之物,先前瞧出顾闵柔身上的煞气是,如今看到柳思思三魂丢失,七魄不稳也是。

“柳先生,你不觉得这很滑稽么?什么年代了还搞这跳大神的一套?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如果早知道你口中所谓的高人是个游方骗子,还不如早就往大医院送!没准还来得及......”

吴医生望着陈锋此刻只顾狼毫蘸朱砂,在黄纸上鬼画符,自然怒不可遏的阻拦!

顾闵柔也是一阵懊悔,早知道这个陈锋不懂医术,她怎么都不可能顺从丈夫柳建雄去请这个‘天师’来救命,这下耽误了时间不说......

女儿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柳建雄,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跟你拼了!”

顾闵柔此刻急的跳脚,怒视丈夫......

眼看着这幅情景,柳建雄眉宇间也满是愁云,暗暗攥拳上前询问道:“陈锋,这什么招魂,你到底有几成把握?”

“还有几十分钟就是子时,再阻挡我出手,到那时阴气最盛,想召回思思丢失的魂魄只怕难如登天,那她这一辈子只怕都醒不过来......”

柳建雄看了眼挂钟,沉吟道:“老吴,让开吧。”

“柳先生......”

“让他治!”

柳建雄斩钉截铁,一声暴喝终究喝退吴医生,旋即陈锋这才上前将写好的一叠符箓和四枚大钱递给柳建雄道:“把符箓贴在屋子四方,这四枚大钱各压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的家具下面。”

“这瓶是牛眼泪,抹一滴在眼皮上,你们会看到些平常看不到的东西!”

“一会儿我会做法招魂,那勾了思思魂魄的脏东西会跟到这儿,只要你们在门框前绷紧这根红绳不松手,那东西就进不来!”

“还有,去备一碗黑狗血!要快......”

眼看着陈锋取出一枚瓷碗,柳建雄一时间愣了神:“陈兄弟这时候就别开玩笑了,我上哪儿去给你找黑狗!”

陈锋双眉轻挑:“我来的时候,门口那条看门的黑獒不是朝我狂吠来着?我觉得它就可以,阳气足......”

管家自然是不信这一套的,此刻眼睛都瞪红了,指着陈锋的手不断颤抖:“老爷,旺财咱们家养了七八年,这,这小子摆明了是报复!”

“又不是让你杀狗,划破右后腿取一碗血就行!再说狗命重要还是你家小姐的性命重要?快去,迟了可要耽误大事!”

瓷碗扔给管家,陈锋语气仍旧淡然,见柳建雄皱着眉终究点头,管家憋着一口气还是赶忙出了门。

“荡荡游魂,何处生存,河边野处,坟墓山林;虚受惊吓,失落真魂,敬请路神,快快帮寻;童子送魂,附体安稳,急急如律令!”

望着陈锋手持金钱剑,口中念念有词,脚踏七星禹步在屋里做法,吴医生在一旁暗暗觉得可笑,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见柳建雄和顾闵柔都抹上牛眼泪,他也不由挤出一滴抹在眼皮上,等着房间里的挂钟晃荡晃荡,往十二点走去。

期盼着一会儿陈锋出丑!

然而......

呼呼!

只是短短五分钟,屋外忽然狂风骤起,风从窗户灌进来,一时间阴风怒号!吴医生没来由打了个寒噤,下意识关了窗户望向绷紧手中红绳一动不动的柳建雄和顾闵柔。

邪门!

屋里的气氛有些压抑,管家一步一顿的端着瓷碗进屋时,碗里带着几根狗毛的黑狗血和他煞白的面色形成鲜明对比,满胳膊的齿痕伤疤让他吃痛,怨恨的瞪了陈锋一眼......

就在这时,满头大汗的陈锋猛地抬头望向屋外某处。

忽然轻声道......

“来了!”

屋内所有人顿时紧张起来,旋即屋外的风仿佛又大了几分,隔着窗户都能看见外面花园里的灯光一阵噼里啪啦的闪烁,阴风呜嚎着席卷整片别墅!


蓬!

窗户被猛地掀开,吓得吴医生赶忙上前关紧,用后背死死顶住!吓得面无血色......

同时,整个屋子里的吊灯开始明灭闪烁,陷入短暂的黑暗中,安静到只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急促的呼吸,还有似有似无的脚步声!

嗒嗒!

嗒嗒!

“玄武大帝在眼前,神归庙,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属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叱!”

陈锋默念玄武驱邪咒,抬两指在手中金钱剑上一抹,顿时一道红芒化作赤练袭向屋外,屋外传来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哀嚎......

旋即屋内灯光骤亮。

柳建雄和妻子顾闵柔瞪大双眸,手里的红线不住颤抖,因为他们都看到一道和女儿形象一般无二的虚影出现在面前,面无表情飘飘悠悠的晃入屋内......

而吴医生身后的窗户上玻璃上,是密密麻麻黑色手印,仿佛有无数脏东西正趴在窗户上往里面看!

吴医生看到柳思思的命魂真的被陈锋召回已然惊讶的合不拢嘴,又看到柳建雄夫妇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身后,更是吓得冷汗直流,脖颈发凉,后背都湿了大片!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一只红色厉鬼此刻就跟着柳思思的魂魄,静静站在门外!

如果不是那根红绳,此刻只怕已经跟屋内的众人相见......

“啊!”

顾闵柔吓得一声尖叫,陈锋见状一声暴喝:“闭眼别看,绷紧绳子,千万别放进来!”

吴医生也看到了这一幕,更是差点吓飞了魂魄,眼看着顾闵柔撇过头死死拽住手中的绳子,自己也铆足了劲顶住窗户。

绝对不能放那些鬼东西进来!

屋外仍旧阴风阵阵,而陈锋已经手捏明王印,一张金色符箓贴在柳思思的眉心,旋即轻轻一点!

“敕令,魂魄归体。”

“还不回去!”

伴随陈锋一声暴喝,那道游离的魂魄缓缓在床上躺下,再回柳思思头顶的命宫,眼看熄灭的魂灯再度燃起,屋外的鬼影以及那只红色厉鬼开始疯狂起来......

滋滋!

手碰到红线上冒出屡屡黑烟,披头散发下的可怖面庞吓得人浑身颤抖,屋外鬼魂更是如同扑火的飞蛾一般不要命的往屋内冲,屋内东南西北四方位的四张符篆光芒大放......

伴随着让人牙根发酸的哀嚎,顿时让这些鬼魂弥散于无!

呜呜!

老管家早已吓得瑟缩在角落里,此刻陈锋指着那桌上的黑狗血,一声令下:“泼!”

管家闭着眼端起瓷碗,壮着胆闭着眼狠狠泼倒门外厉鬼,刹那间鬼影戾嚎,黑烟弥散,仿佛一切都在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屋里安静的可怕。

咣!

伴随着挂钟骤响的声音,子时已到,淡淡的月华透过乌云撒到屋内,所有人脱力般瘫坐在地上。床上的柳思思面色慢慢恢复红润,伴随着修长的睫毛缓缓眨动......

陈锋看到她头顶的魂灯燃烧炽烈,火焰跳动的同时,也悠悠的睁开了眼。

“思思醒了,醒了!”

望着这压根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一幕,吴医生也是瞠目结舌,心里头对陈锋除却敬佩之外只剩下浓浓的崇拜!

他是从来不信鬼神之说的,但今晚的一切太邪门,如何解释?先前他可是清晰的看到那只红色厉鬼,就站在门外......

“陈先生,哦不,陈大师,先前是我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我没想到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可柳小姐到底是怎么招惹上它们的?”

吴医生此刻好奇到了极点,柳建雄和妻子也是疑惑不解,此刻三人的眼睛就没离开陈锋,只等着他解惑......

“魂魄离体时间不长,否则思思早就没了!问问她今天之内去了什么地方就知道了。”

陈锋端起桌上的水杯大灌了几口,先前如果不是靠着《缚龙经》的炼体法门锤炼精神力,以自己那点道行可没法挡得住那只厉鬼!

柳思思此刻也是刚回过神,自然不知道先前发生了多么邪乎的一幕,此刻只是听父亲柳建雄发问,好奇的望着这个身背青布包,面貌清秀的年轻人......

“陈锋哥,我的婚约对象?”

婚约的事她早有耳闻,但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婚约对象陈锋并非想象中的土里土气,甚至是面目可憎,相反他的一双眸子透出莫名的深邃......

少女怀春,对他虽不说一见倾心,但却也不排斥,尤其是听说先前陈锋为了救她耗费了极大心力,更是心生几分好感。

“思思,你在看什么?你爸问你今天都去了什么地方......”

母亲顾闵柔一声嗔怪,这才让柳思思闹了个大红脸,赶忙撇过头道:“哦,我们学校有个封了好久的实验楼,听说死过人,今天下午几个同学撺掇着说要进去拍探险的短视频,我推脱不过就跟他们进去了。”

“听说以前有个学姐被导师玷污,之后穿着红衣服从十楼上跳了下去!我当时准备陪她们拍完视频就马上离开,可到十楼的时候我忽然跟她们走散了!”

“有人在后面跟着我,我害怕极了就往楼下跑,恍惚间听人有人喊我的名字我就回了回头,然后就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

“后来我逃出楼,以为是那几个学生捉弄我,给她们发了信息抱怨了几声之后就上了我爸的车,然后我好像在车上睡着了......”

柳思思说完这些,一切的谜团也算是就此揭开,那栋实验楼显然成了凶宅,先前站在门外的那只厉鬼只怕就是她描述的替跳楼自杀的那位学姐!

听她说完,陈锋补充道:“人肩头两盏灯,头顶一盏阳火灯,掌管三魂。以前传说走夜路的时候别回头,否则就会有鬼怪吹灭一盏灯勾走魂魄,以后像那种阴气重的地方还是少去为妙。”

这话落地,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顾闵柔更是止不住的叮嘱女儿:“听到了吗?今天如果不是陈锋你的命就没了!你这死丫头性子野,非要吓死妈妈?以后要是没个人保护你,我怎么安心......”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柳建雄忽然将陈锋拉到一旁,面色稍显为难,却还是支支吾吾的问了出来:“陈兄弟,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柳叔叔我说过了,这次来只为退婚,之后我可能会在燕京找份工作,五斗村暂时不打算回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