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武侠仙侠 > 离婚后我坐拥亿万身价晏玥瑜

离婚后我坐拥亿万身价晏玥瑜

白玥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晏玥瑜的渣男丈夫每隔一段时间,就勾搭上名流圈子里的一个女人,她的头上可以说是已经绿成了青青草原。再次发现渣男劈腿,她依旧不动声色,而是同样找一个男人消遣。离婚后,晏玥瑜不仅回家继承了家产,还堂而皇之的养了一个“小白脸”。却不料,“小白脸”周行末的身份不简单,居然是顶级财阀的继承人……

主角:晏玥瑜,周行末   更新:2022-07-16 03: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晏玥瑜,周行末 的武侠仙侠小说《离婚后我坐拥亿万身价晏玥瑜》,由网络作家“白玥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晏玥瑜的渣男丈夫每隔一段时间,就勾搭上名流圈子里的一个女人,她的头上可以说是已经绿成了青青草原。再次发现渣男劈腿,她依旧不动声色,而是同样找一个男人消遣。离婚后,晏玥瑜不仅回家继承了家产,还堂而皇之的养了一个“小白脸”。却不料,“小白脸”周行末的身份不简单,居然是顶级财阀的继承人……

《离婚后我坐拥亿万身价晏玥瑜》精彩片段

晚上十一点三十五分。

晏玥瑜站在自家楼下,按了按自己耳朵里塞着的耳机,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面无表情。

这是她在家中卧室装了监听器以来,第二回听到这种声音。

不得不承认她的丈夫有点本事,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勾搭到一个名流圈子的......少妇,跟他回家。

而且,做完这种事之后,他那个半死不活的小公司,就能起死回生一段时间。

可真是太棒了。

听了十来分钟,晏玥瑜站累了,往墙上一靠,拿出手机,点开闺蜜的聊天框。

想了想,她还是没有给闺蜜发信息,就怕闺蜜比她还生气,火急火燎冲过来抓奸。

她不想用这种方式和老公撕破脸,即便要撕破脸,也要选一个让他终身难忘的方式。

晏玥瑜把聊天记录往上翻了几下,找到了一个链接,犹豫数秒,在耳机传来的声音越来越夸张之际,点了进去。

没有多看里面的内容,她随手选了个价格最高的,点了下单,备注“二十分钟内赶到指定地址”。

这个网址是她闺蜜发给她的,据说里面都是她们的圈子的共有资源,全部都是一米八以上,倒三角男模身材的男人。只要价钱给足,都不是问题。

她点了个单,倒不是想要放纵自己,而是想借人办个事。

不到二十分钟,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男人朝她走来。

晏玥瑜看到来人,下意识站直了身子,然而就算如此,她也连人家的肩膀都没到。她仰头看他,他恰好低眸,镜片下的眼瞳漂亮得让人有种想要伸手摸一摸的冲动。

他弯着嘴唇笑了一下,刹那间,晏玥瑜觉得自己周身的空气都变成了粉红色。

这人......优质得有些过分,她也不过就是三年没接触那个圈子,她们圈子都变得那么会玩了?

“你......”

“你好,我是你点的005号,需要我做些什么?”他唇角轻勾,声线温和。

晏玥瑜听到这声音就有些腿软,她向来爱温文尔雅的公子音,偏偏这人的样貌也好,声音也罢,都特别能戳到她喜欢的那个点。

“你......的业务包括什么?”本来想说的话硬是被她压在了嘴边,她换了个问题。

男人的眼睑微动,长长的睫毛轻颤,“圈内规矩,陪吃陪玩陪睡都可以。”

晏玥瑜歪了歪头,觉得自己突然有些心痒,耳边传来的声音已经丝毫不能影响到她,她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满脑子的黄色废料,“那......帮我去做一件事。”

“好。客人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需要一个拥抱吗?”他顿了顿,嘴角弯起的弧度几近完美,温柔得不可思议,“我可以保证,这个拥抱会很暖。”

晏玥瑜有些心动,但耳边听到的一句话,突然将她突如其来的兴致全部败坏。

——你嫁的那个人太没用了,连这点忙都没能帮你。

一道娇媚到让人恶心的声线,从耳机传来。

晏玥瑜听到男声应了一句“你说得对”,心里有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荒芜。

她当初选的丈夫就是这种货色,是她瞎了眼。

不过他要是愿意用他对待那些少妇的十分之一耐心待她,她说不定会乐意帮帮忙,只是可惜了,从结婚到现在,三年时间,她和他,从来都是同床异梦。

“走吧,你会演戏吗?”晏玥瑜带着男人进电梯,按下她家所在楼层。

周行末轻笑,“当然。”

“那就行,待会儿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拍门,假装你是里头那个女的的男朋友,来捉奸,最好能帮我打里头那男的一巴掌。”晏玥瑜说着,“门号是1104,我去楼梯转角,不要暴露我。”

“好的,我知道了。”男人乖乖应声。

电梯停在十一楼,晏玥瑜出了电梯,指了一下1104的门,转身就去了楼梯角蹲着,顺便发了条信息出去。

周行末在她离开后,嘴角弯着的笑意落下,眼底翻涌着冰冷的光。

只打一巴掌怎么可能会够。

他敲门,用的力度非常大,完美诠释了暴躁这个词。

房间内,许慕明正在兴头上,被敲门声打断,他第一反应就是晏玥瑜回来了,仔细一想,晏玥瑜有家里的钥匙。

他骂骂咧咧,只穿了条裤子披了件衣服就出来开门。

门刚被拉开,他连来人是谁都没看到,脸上就挨了一拳。

他被打得后退了好几步,喉咙腥甜,人都懵了,“你是谁!物业为什么会放你进来!”

周行末一句话都没搭,上前几步,按着许慕明打。

裹着床单从房间出来的女子尖叫,又跌跌撞撞跑回了房间。

“啊!你再打我就报警了!”许慕明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只能靠恐吓企图吓跑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周行末抿着嘴角,一拳又一拳打下去。

蹲在楼梯转角的晏玥瑜捂脸,这和她想象中的剧本不一样,不过她离得那么远都能听到渣男的惨叫声,太爽了。

等周行末觉得差不多了,丢下一句“这就是你抢我的女人的代价”,而后转身就走,潇洒至极。

晏玥瑜顺着楼梯下到9楼,按了一下电梯按钮,电梯停住,电梯门打开,周行末站在里面,笑意清浅。

“走吧,换个地方,我们聊聊。”晏玥瑜走进电梯。

男人顺从地弯着嘴唇笑,“谈事情的话,到我的车上去吧,这也是圈内规矩。”

为什么还有这么细节的规矩?她真的只是三年没有回她自己的圈子而已,那个圈子在玩的方面都发展成了这个样子了?

晏玥瑜满脑子的问号,但是也没让自己显得那么无知,硬是压着没问一句话,跟着他去了他的车子,发现这人的车子比她存在她爸妈家的一些车还要好。


按照他的那个价位,也需要接三四个单子才能买得起那么好的车子吧。

两个人都坐上车后座,车门一关,晏玥瑜把耳机摘下,直直地看向他,想到他或许也经历过不少女人,心里已经没了旖旎的心思,“你接单是有时限的吗?”

“24个小时。”周行末微微笑着解释,“如果觉得时间不够,是可以续单的。”

“够了够了。”晏玥瑜依然觉得这道声音很杀她,她捏着手机,思索片刻才再次开口,“我还需要你明天帮我做一件事,我付给你的那些钱就是报酬。”

周行末扶了扶金丝眼镜,“没问题。现在到明天,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需要我陪同做些其他事情吗?”他说着,撑着皮质的座椅稍稍靠近了些。

车内开着灯,晏玥瑜直面颜值暴击,差点被晃得顺着他的话说了,好在她的理智尚存,一手撑着他的胸口做出抵御的动作,另一只手把玩着手机,“不需要,我喜欢干干净净的男人。”

这句话就是变相地说他不干净,周行末握上她的手腕,用的是只要她想就能随时挣脱的力道,“真的不试试么?我能保证,我绝对干净。”

他的声线被刻意压低,本就是偏温和的公子音,这会儿多了几分魅惑人心的诱人。

晏玥瑜自然能感受得出来他其实没有用力握她的手,倒是给了她足够的尊重,只不过,听着不太真实,这人的气质和长相都在上乘,是她的那群好友绝对会喜欢的人。

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他轻笑着解释,“是因为我定价太高了,所以还没有接过单。”解释完这个无足轻重的问题,他能感受到她抵在他胸口的手都放松了不少,他顺势凑上去,亲了一下她的嘴角。

冰凉的镜片在她的脸触碰了一下,晏玥瑜下意识瑟缩往后退。他一手摘掉眼镜,另一只手强势地揽过她的腰,重新凑上去,这次是咬在了她的嘴唇。

一夜旖旎——

晏玥瑜早上醒来,睁眼看到陌生的飘窗,整个人都还有点儿懵。

“早安。”一个微凉的吻落在她的额头,晏玥瑜看到男人那张脸,才回想起来自己做了什么。

得,守身如玉那么多年,连结婚都没成功让她拥有性生活,然而一个认识了不到24小时的人让她拥有了。

他身上还是穿着昨晚那一套西装,西装看上去一丝褶皱都没有,要不是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不太舒服,她可能要怀疑昨晚是她做的一个梦。

“起来洗漱吧,我去楼下给你带早餐,然后你就可以带我去做你说的事情了。”他体贴地把叠好的衣裙放在一侧。

晏玥瑜点了点头,揪着被子,等男人离开房间后才掀开被子起床。

她可真是太棒了,和一个认识不到24个小时的男人发生了亲密关系也就算了,而且还是在车上这么一个神奇的地点,照这样来看,还是她睡过去之后他带她来酒店的。

收拾好自己吃过早餐,她迫不及待拉着男人就走,这次上的是她自己的车,开车的人留着平头,身上穿着的也是一套黑色西装,面容带着几分冷厉的严肃,但性子却吊儿郎当的很。

看到晏玥瑜拉着个男人上车,而且男人那张脸他还认识,刘阳轩吹了个口哨,等他们绑好安全带之后就把副驾驶座放着的合同丢到车后座,“厉害了我的大小姐,你去哪里找了个男人?”

他装作第一次见到男人的样子。

晏玥瑜着实不太想向这人讲述她是在某个网站找到的人,没有应这句话,随手翻了几下合同,转手就把合同扔到了男人的腿上。

周行末低头看了看合同,再看向她,眼里浮现出几分疑惑不解,“这是什么?”

“这是待会儿你需要做的事情。”晏玥瑜指了指合同,“希望你的演技能比昨晚的更好。”

刘阳轩差点没憋住笑。演技?这人的演技一直都可棒了。

晏玥瑜往后一靠,双手交叠,眸子里多了几分冷意,“待会儿你只需要扮演一个浪荡世家子就可以了,这份合同是公司的收购合同,你要做的,就是用这份东西羞辱那家公司的前拥有者,只要你做得好,那间公司我送你。”

周行末翻开,合同的第一页写的公司名字,他非常眼熟。他眼睑微垂,盖住那一闪而过的寒意,扬唇笑得温和儒雅,“好,我明白了,我不会让客人失望的。”

晏玥瑜点了点头,在车子停在红绿灯的白线的时候,把自带存储功能的蓝牙耳机拿出来,倾身丢到刘阳轩身上,“给你,出轨的证据。要是我离婚离得不顺利的话,这玩意就能派上用场了。”

刘阳轩把蓝牙耳机放好,“行,知道了。我觉得这玩意一定能派上用场。对了,你找来的这位......我该怎么称呼?”

晏玥瑜突然僵住,她好像一直都没有问他的名字?

她嘴角抽了抽,假装心里的那点点尴尬不存在,“你叫什么名字?”

周行末嘴角微勾,“周行末。”

“周?”晏玥瑜深深地看了男人一眼,“我只认识一个周家,巧了,我认识的那个周家,似乎也有个叫周行末的人。”

她身处的晏家作为京都最顶级那个圈子的世家之一,她所认识的周家,自然也是那个圈子的。

只是如果真的是周家的人,至于沦落到这地步?

“巧合?”刘阳轩开了口。

晏玥瑜回想了一下周家的规模,还是没能把面前这个明码标价的人和周家的人联系在一起。

“我或许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周行末嘴角的笑意丝毫没变。

“不是的话......”那她闺蜜推给她的网址可太有意思了,她们是去哪里找了个和周家那个从来没在大场合露过面的大少爷有相同名字的人,不会觉得很羞耻?


晏玥瑜揉了揉眉心。

“到了。”刘阳轩踩下刹车,“我先在楼下等你们,等你们需要我了我再上去。”

“行。”晏玥瑜打开车门,然而还不等她出去,她的手腕就被人轻轻握住。

周行末迎上她疑惑的眼神,“正常的,不应该是我先下车?然后去另一边邀请你么?”

晏玥瑜:“......也行。”

能在最繁华的市中心,最高规格的那几栋大厦盘下其中一层的都有一定的资本,晏玥瑜现在细想,越想越不对。他家境不算好,当初他是哪来的钱在这种地方租到办公室的?

她挽上男人的手臂,一脸从容地走进电梯,按下楼层数字,“希望你的演技不会让我失望。”

“不会。”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

他们径直走到前台,周行末周身的气场陡变,变得锐利而冷漠,“我来接管这间公司,你们的前负责人在哪里?”他把手上的合同甩到前台的桌子上。

晏玥瑜讶然,这人身上的气场,不像是她想要的浪荡世家子的效果,更像是久居高位的话事人。

不过也罢,反正只要能达成目的就行。

前台员工不明所以,“什么前负责人?你是来找我们老板的吗?找我们老板需要提前预约。”

晏玥瑜挑眉,看来公司的员工还不知道这家公司的股权变动?

“呵——”周行末轻嗤,然而还不等他说别的,他就看到一个他无比厌恶的人。

晏玥瑜也看到了匆匆从独立办公室走出来的,所谓的丈夫。她慢条斯理往周行末手臂上一靠,弯出一抹乖巧娇羞的笑,小声提醒,“就是他了。”

周行末浑身一僵,差点失态。

许慕明面容憔悴,看到晏玥瑜靠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而且那个男人似乎还拿着公司的收购合同,他怔了一下,随即流露出满脸的受伤,“你是谁?玥玥?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晏玥瑜都想给他鼓个掌。

这演技,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

昨夜才和别人滚过床单,今天在她面前就能表现得满脸的伤心无措。

“许慕明,其实我挺好奇,你和别人在床上玩得正开心的时候,接到公司被强制收购的电话,还有没有那个兴致?”她笑得人畜无害。

那一番话出来,周围离得近能听到的人哗然。

许慕明的脸色顿时变了。他的表情骤然僵住,勉强扬起一抹笑,“玥玥,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去办公室谈谈?”

“好啊。”晏玥瑜轻快答应。

周行末垂眸,眼底蓄着深不见底的凉意。

办公室门前,许慕明伸手挡了一下周行末,“这位先生,我和我妻子有事情要谈。”

周行末抬眸,“这家公司已经不是你的了。我的公司,自然是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许慕明气急,“你!”

周行末丝毫不让步,晏玥瑜看他们针锋相对,甚至想捧一捧瓜子过来,边吃边看。

最后还是许慕明妥协,侧身把那两个姿态亲昵的人让进去,办公室的门一关,格挡了外面八卦的视线。

“许慕明,我们离婚吧。”晏玥瑜施施然往沙发上一坐,抓着周行末的手指把玩。

许慕明抹了一把脸,“玥玥是因为他才和我离婚?”他面带嘲讽,“带着一个男人来找我,晏玥瑜,你就这么想给我带绿帽,让我脸面尽失?”他没有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毫不客气坐在了沙发上的两个人。

晏玥瑜对比着她和周行末的手,末了心血来潮,手指挤进他的指缝,和他十指相扣,“对啊,就是因为他所以和你离婚。他能买了这公司送我,你行吗?”

“玥玥忘了这公司是我们两个人的心血?公司的名字还是我们两个人的名字的组合,我为了公司起早贪黑,付出了多少?他收购了我们的公司,所以你就跟了他?还是说,是你出轨跟了他,哄他收购我们的公司。”许慕明指着周行末,气得就差破口大骂。

“先别急着把出轨这个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晏玥瑜拍开他的手,“许慕明,6月23号、7月13号以及昨天晚上,你都在家里做了什么呢?需要看证据吗?”她冷冷地看着他。

许慕明听到那几个日期眼底浮现出了几分慌乱,但又很快压了下去,“你什么意思,我不懂。”

“我说出的这几个日期还只是我发现的,我没发现的有多少我不论。”晏玥瑜笑了笑,“你为了公司也不知道和多少人睡过,还真是——劳苦功高。只是不知道那些扶持过你的公司的人,有没有本事帮你把公司夺回来呢?”

“你!”

“离婚协议书我会寄给你。三天之内如果你不能把离婚协议书寄回给我,那就只能法庭见了。”晏玥瑜拉着周行末起身,松开他的手,挽过他的手臂。

“呵呵——”许慕明冷笑,“晏玥瑜,你说我出轨,你自己又好得到哪里去?”

“嗯?”

“家里放了一堆低奢品,那是你用谁的钱买的呢?”许慕明上前两步,想把晏玥瑜扯回来,然而不等他碰到她,他的手就被人重重甩开,他看向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恶毒地猜测,“我是每个月都会给你零花钱,但是我给你的钱,不足以让你这样花吧?你用这位先生的钱买的?还是用的谁的钱?”

周行末将她护好,闻言丝毫不恼。

倒是晏玥瑜被激起了怒意,“所以呢?我自己有工作,我用我自己的钱买我想买的东西,怎么了?”

而且就算她没有工作,她在晏家的股份都能让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你的工作?你的工作如果能赚到那么多钱,为什么不把钱投资在公司?你明明知道公司起步阶段缺钱!我要娶的是一个贤内助,不是个什么都帮不了我的人。”许慕明也撕破了脸面,“晏玥瑜,你帮不了我,就怪不得我去找能帮我的人。我知道我暂时不能让你过上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的日子,所以你家里那些低奢品是花谁的钱买的,我一次都没管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