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催眠开局为呆小妹解决精神困扰

催眠开局为呆小妹解决精神困扰

神秘的小乌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的名字叫做云,职业是一名催梦师。他可以通过控制梦境,来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结局问题。在梦境中他可以随意变出任何想要的东西,虽然看似是无敌的存在,但是云却并不能破坏梦境中的规则,否则会承受非常严重的惩罚。一日,老客户赵微儿找上门,声称自己的姐姐最近总能看见鬼怪……

主角:云,赵微儿   更新:2022-07-16 03: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赵微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催眠开局为呆小妹解决精神困扰》,由网络作家“神秘的小乌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的名字叫做云,职业是一名催梦师。他可以通过控制梦境,来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结局问题。在梦境中他可以随意变出任何想要的东西,虽然看似是无敌的存在,但是云却并不能破坏梦境中的规则,否则会承受非常严重的惩罚。一日,老客户赵微儿找上门,声称自己的姐姐最近总能看见鬼怪……

《催眠开局为呆小妹解决精神困扰》精彩片段

其实,我是从来不相信这种事的,说什么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很明显又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江湖骗术。要不是赵微儿百般要求,他肯定不可能愿意陪她来这种地方。

这儿是这个城里环境最差的小区,物业也差的要命,这边的房子除了便宜没有任何优点了。听说那位赵微儿一直十分崇拜的大师就住在这破地方。“切,真是故弄玄虚!”赵岩在心里嘟嚷。

“哥,你愁眉苦脸的在想什么呢?”

赵微儿估计看出了赵岩脸上的不满,问道。

“没…没什么…”

“无论你相不相信这种事情,请你保持尊重,那是我最崇拜的人。”

赵岩看着赵微儿认真的脸点了点头。小区很小,每栋也就只有三层,很快微儿就到了目的地。和其他这里的房子没有区别,面前这间房子从外面看一样的破旧不堪,侧面的墙上还布满了藤曼。唯一不同的是这间房子的门却那么的新。上面挂着牌子“催梦师--云”。

“就是这了。”

赵微儿整理整理衣领,准备敲门,门却自己开了。从里面走出个非常年轻的小伙,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说不定还没有赵微儿的年龄大呢。他的穿着也不像是该住在这种小区的样子。干净且看上去价格不菲的西装。而且这个男孩子应该也很注意自己的形象,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清爽。这确实让赵岩稍微惊讶了一下,这和道上那些故弄玄虚的骗子造型完全不一样,他反而像是个年轻的上班族。

他好像和赵微儿很熟,看见赵微儿站在门外,对着她微微鞠躬,说:“微儿小姐,好久不见,很早的时候就感觉到你要来了,别站在门外了,快进来坐坐。”

赵微儿和赵岩进到房间里,赵岩又是微微一愣,房子很小,但是一尘不染的客厅放着一张茶桌,上面沏茶的工具,茶杯,上好的茶叶样样俱全。和外面破旧的情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赵微儿拉着赵岩坐在茶桌旁,那个年轻的小伙坐在他们两对面,不慌不忙的沏茶。温热的水汽飘飘袅袅地在三人周围环绕,茶香也很快蔓延整个客厅。赵岩长舒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气氛下整个人都变得特别轻松,年轻的小伙此时双手碰过一壶茶递给他说:“人世间纷纷扰扰,不过也需要偶尔坐下来,最好再来一壶茶,暂时忘却世间的一切,这是我最喜欢的休息方式,你好我叫云,您就是赵岩吧,经常听到微儿提起您,您一定是个温柔的哥哥。”

“那么赵微儿,你这个大忙人,没有事情一定也没时间来找我吧,说吧这次又是什么。”

赵微儿接过云递过来的茶,轻抿一口说:“这次情况比较特殊,这次出现问题的人是我的姐姐,并不是那些陌生的人,她说她最近总能看见恶鬼,而且是那种想要她命的恶鬼。”

“别乱说,大姐最近只是压力太大,出现了幻觉,休息段时间就好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

赵岩立刻制止住赵微儿的“胡言乱语。”

赵微儿反问道:“休息一下?休息一下?你们都是这么说的,所以现在姐姐才变得越来越严重,导致她进了医院。”

云没有给自己倒茶,他把玩着手里的杯子,说:“医院?那确实很严重了,过几天我可否去看看。”

“不行!绝对不行!”

赵岩激动地站起来说:“大姐现在还很脆弱,不能随便见外人,会让她更紧张的,她只不过是压力太大的原因,过段时间一定就没事了,再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

赵岩眼睛紧盯着云,好像是想得到他的认同。云浅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示意赵岩先坐下。

“没有什么东西是应该真正存在的,关键是你看见的是什么,那你就能看见什么。比如,最直接的感官......”

云打个响指,他们四周的墙壁渐渐开始瓦解,墙壁后面的却是一片无尽的白色背景。很快他们就被这片纯白的虚无包围起来,周围所有的物品都渐渐消失。不过奇妙的是,这般奇怪的场景,赵岩却觉得心情突然变得安静。

“怎么样,这是我最喜欢的梦境,什么都没有,很奇怪吧。那么请问你看到的东西,或者说你什么都没看见的场景,它就是真的吗?”

云站在赵岩身后,插着口袋,看着眼前这片纯白。

“怎么样,这就是我的工作-催梦,还有引导梦境。希望这场表演能让你满意。”

云笑着对赵微儿说:“接下来我要去做些准备了,如果你们愿意相信我,明天给我联系。”

还没等赵微儿答应,他们在的地方像是突然地震了般,楼房,道路,外面的行人都在渐渐消失。

“怎么回事,地震了吗!”

赵微儿和赵岩惊醒过来,他们紧张的看着外面,风和日丽,阳光很好,路上人流川流不息。他们还呆在自己的家里,哪也没去......

微儿的旁边却多了张纸条“催梦师-云。”


“为什么你就不能像其他那些干这种活的人正经一点呢。”

赵微儿一脸不满地看着云,云今天穿了件花衬衫和短裤,而且什么装备都没有带。看上去就是去度假的。云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在这些妖魔鬼怪方面装备越是高科技,越玄乎的人越有可能是骗子。只有像我这样有真本事的人才敢这么轻松好吧。”

“呵呵,你就继续给自己找借口吧,要是失败了,我把你头给你拧了。”

云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丝毫没有在意赵微儿的话。

“拜托,别人来找我办事都是求着我的,就你这态度,换作其他人我理都不理的。而且,你知道的…”

云勾起嘴角,不带任何犹豫的说:“我不可能失败。”

听到这句话赵岩也是微微的一颤,在他的认知里总觉得,像他这种行业的人,不过就是做些欺骗欺骗人的把戏。可听这两个人的对话,仿佛就是在完成一场有着输赢的任务,而且那个年轻的小伙子,那种自信的模样,总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

“先去看看状况吧,也差不多到了。”

出租车已经不知不觉开了二十分钟,远处精神病医院纯白色的楼顶依稀可见。

赵岩说:“话先说在前头,大姐现在很脆弱,不敢见生人,你只能在窗户外面看着,不能进去。”

云点点头说:“这个你之前也说过了,放心,客人提出的要求我肯定是尽最大的努力去满足。”

“对了,赵微儿你觉得为什么医院的墙都是白色的呢?”

已经走到了医院门口,云突然站在前面问了一句。赵微儿认真的思索着。

“可能......”

“算了,随便问问。”

还没等赵微儿回答,云就头也不回的径直走进了电梯。留下赵微儿和赵岩两个人一脸无语的站在原地。

赵微儿在心里吐槽,“总是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而且从来不等其他人回答,每次都这样,难怪其他人老是叫他怪人!”

穿过好几道玻璃墙,赵微儿和赵岩在一面玻璃墙面前停了下来。中途云一直走走停停,非常认真的看着那些其他被关在玻璃墙内部的病人。时不时喃喃自语“这样会毁了他们......”

赵岩说:"好了,下面你不要进去,你就在外面看着,我和赵微儿进去就行"

云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玻璃里那个女人,她看起来也并不是很大,不过比赵岩大一点的样子。但是从她的状态下能看出她现在的处境十分糟糕。穿着十分凌乱的蹲在角落里,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云心想,“处境看上去是很不乐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的模样,有点奇怪,但是具体是哪,也说不出来。”

见云没有回答,赵岩就拉着赵微儿轻轻的扭开了把手,不过即使是这样,里面的女人仍仿佛受到了惊吓,一个劲的往墙角里缩,还在激动的大喊。赵微儿赶忙跑过去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别怕别怕,是我们来了。”同时赵微儿用求助的目光看着那面单面玻璃。

就在这时云却突然走了进来,对那个女人喊了一声“嘿,看这里!”

只是和云的眼神对上,那个女人便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赵微儿略感惊讶的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再看向门口,外面站着的两个医护人员都已经倒在地上睡着了。

“你个混蛋,在干什么?刚刚要是我大姐受到惊吓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

赵岩冲过来一把揪住云的衣领,云却很坚定的盯着赵岩,那眼神,完全不像是个二十岁左右的人该有的眼神,而是那种看透一切,且对自己及其自信,仿佛对时间的一切都带着不屑的眼神。赵岩看着他不经松开了他的衣领。

“放心,我知道我在干什么。这样的惊吓是吓不到她的,不过我需要再验证一下,所以赵岩你陪我去一趟可以吗?”

赵微儿拉住云的衣袖说:“我去吧,我哥从没去过梦境,我有经验。”

“不好意思,这次不行,这次可能会很危险,遇到特殊情况我可能没法再分神去保护你。所以......”

云转过头抓住赵岩的手说:“你的大姐对你很重要吗?即使是遇到危险也......”

还没等云说完,赵岩就很激动的回答道:“那是当然,大姐从小就倾尽一切照顾我们,为了大姐,我什么事都愿意做。”

“那好,那就陪我来吧。”

“梦境开始!”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赵岩睁开眼睛,看着漆黑的周围。

“仔细看看吧,你应该认识,毕竟你和她一直是在一起生活的吧。”

说着云已经从手里凭空变出个手电筒,递给赵岩。

赵岩接过手电筒问:“你......可以在梦里变出东西?那你岂不是在梦里无敌”

“也不全是,就像我们的主世界,梦境也是另外一个世界,只是大部分的人只能进入,却不能控制,我可能属于特殊的那类,但是我不能破坏这个世界的规则,不能打乱这个世界的平衡,不然会被这个世界讨厌。你先看下周围吧,我们开始吧。”

赵岩打开手电,漆黑的视野瞬间变亮。他们现在在一栋大房子里,这装潢,就很像是那些美国恐怖片里那些闹鬼的别墅。

“这是,大姐的老家,小时候我和大姐一起生活的地方。”

云环顾四周,第一层由客厅和厨房组成,在客厅的南面有一个盘旋的红木楼梯通向第二层。楼梯边的墙上都是很多价值不菲的画作,大都是抽象派的作品。

“条件不错嘛。一个人在惊吓后被催眠可能会进入两种梦境。两个极端,要么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要么是最悲伤或是恐惧的时光,那么你们大姐在这边是经历的哪种呢?”

赵岩捏着手电,牙齿咬得咔咔作响,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云点点头说:“好的,我知道是哪种情况了,那能不能透露下原因呢。”

赵岩叹了口气,云递给他只烟,赵岩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猛吸了一大口。

“大姐的父亲,是个家暴狂,后来大姐的妈妈怀孕了,于是大姐的父亲态度也渐渐好了,可是当大姐出生的那一天,大姐的父亲看见大姐是个女孩,那个眼神,老实说那样的眼神我只在电视剧上的杀人犯眼中看见过。

于是在大姐未来的日子里,她和她的妈妈就再也没有过过好日子。

因为我是男生,而且我也不是他亲生的,所以大姐的爸爸对我态度就很好,但是每当看到大姐袖口或是衣领处藏不住的伤痕,我就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但当时懦弱的我敢怒不敢言,直到那天我鼓起勇气带着大姐离开了那个家,然后在流离途中被赵微儿一家收留,从那时起我就发誓在未来一定要保护好大姐。”

虽然赵岩说的很深情,不过云也只是认真的点点头。之后他掏出一块表说:“你可真是个好弟弟,我很欣赏你。现在是1998,12,25晚间11:30,圣诞节啊!记得这天发生了什么吗?”

赵岩点点头说:“记得,印象十分深刻,那天大姐为了给母亲过生日给她偷了一块小蛋糕,结果被爸爸知道了,后来在母亲的房间里,母亲...妈妈...妈妈她......”

透过颤抖的烟头上的火光,能看到赵岩的眼睛里很明显泛着某些亮晶晶的东西。

云也没有再多问些什么。只是自言自语的说:“善恶每个人从生下来都是有一样的极限,超过了那个极限,死后阎王不会放过他的,这可是阎王亲口和我说的。”

突然云冲过来掐灭赵岩的烟头。

“嘘,尽量别呼吸,怪物听力特别好,麻烦的东西来了......”

“嘎吱,嘎吱。”,云还没说完,就听到他们身边传来重物在木制的地板上行走的声音。

云拉着赵岩躲进盖着桌布的桌子底下。

"吱呀"。

那东西行走的速度很慢,隔着桌子下面的缝隙,能看见一双如同鹰一样的巨爪,在地板上挪动着,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两道划痕。

隔着月光看着这个怪物留在地上的倒影,目测至少得有三米那么高。人脸的轮廓,却是鸟的身体,两只巨大的翅膀贴在身体两侧。

“倘若那双翅膀打开,估计几十个自己都塞得进去。”赵岩心想着不禁说出声来。“这是什么鬼东西啊!”

云说:“魇,由每个人心中害怕,恐惧,愤怒这些负能量组成的在他梦境中的怪物,魇也会因为每个人害怕的东西不同而不同。从这看来,你大姐小时候看来和鹰有些什么不太好的回忆啊。”

说完云举起右手在空中画了个圈,房子的大门便自己开了下来。

外面是赵岩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大院子,大院子是个巨大的草坪迷宫,这应该算是以前大姐的爸爸的恶趣味吧。

云拍了拍赵岩的肩膀说:“魇是每个人最黑暗的一面,也是最真实的一面。但是,要是你大姐真的十分仇恨她爸爸,她的潜意识可能会操纵着魇杀死梦中的她爸爸。

要是在她的记忆里突然消失了这么一个人,那她童年许多回忆就无法串通在一起,到时候她真的很有可能疯掉。”

“嘎吱,嘎吱。”从桌底看去,那双鹰爪已经走到楼梯上了。到了二楼左转不到十米就是母亲的房间,这个时候大姐的爸爸应该在毒打她的妈妈。赵岩急得满头大汗。

“那我该怎么办。”

“有是有一个办法,但是......”

云突然卖起关子,赵岩立马抓住他的手说:“大姐的命就是我的命,无论多危险的任务,我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此时那只怪物已经快走到二楼了,云看事已至此也没了别的办法,轻叹口气说:“在每个人的梦境里,所有的回忆都是黑白的,虽然你看不出来,但是在你大姐的梦境里就是这样的视角。

我们属于外来者,我们在你大姐的梦里是彩色的。因为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所以会被这个世界排斥。

你现在出去吸引那个魇,魇一定会去追你。只是......”

云转过头紧盯着赵岩的眼睛说:“我们并不是在做梦,我们是入侵者,你如果在这个世界里被杀了,会死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