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公主小心将军他有读心术

公主小心将军他有读心术

颜羽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女特工蔺芙雁,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为国捐躯。再睁眼时,她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魂附一同名古代公主身上,原主为了逃避和亲,跳河身亡,而作为原主青梅竹马的大将军牧星寒,得知她没死,开始了宠妻模式……

主角:蔺芙雁,牧星寒   更新:2022-07-16 03: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蔺芙雁,牧星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公主小心将军他有读心术》,由网络作家“颜羽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女特工蔺芙雁,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为国捐躯。再睁眼时,她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魂附一同名古代公主身上,原主为了逃避和亲,跳河身亡,而作为原主青梅竹马的大将军牧星寒,得知她没死,开始了宠妻模式……

《公主小心将军他有读心术》精彩片段

蔺芙雁的脑子清醒得很,惊觉事情不对劲!

她明明上一秒正在大厦顶楼引爆炸弹,为何下一秒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潭里?

一个男人的大手正拽着她的后襟奋力往上游。

晚霞红似血,映照男人悲恸的心犹如刀割。

牧星寒将军迈大步迫不及待将蔺芙雁抱至湖畔。俊俏的神情因痛苦而扭曲,他忍不住放声咆哮:

“公主为何想不开?不值得啊!”

蔺芙雁半眯眼,围在她身旁的男人皆着古代军服,还有几个穿着朴素的婢女打扮。

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是为国捐躯了吗?

这是古代?我穿越了!

她假装晕厥,心中赶紧呼叫AI。

“AI,快告诉我,我在哪里?”

……哔哔哔……

蔺芙雁焦急:“运作快点呗!”

【宿主处于古时的原凌帝国,你的身份是公主,皇帝要你与北拓六王子和亲。

正与你说话的人是原凌国的大将军牧星寒,号称战神。

他是你的青梅竹马,执意护送你去北拓。】

蔺芙雁错愕,心想:青梅竹马?

难怪他脸上的泪与水已分不清,不停滴答在我脸上,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AI,我为何在水里?”

【原主跳水了,她和牧星寒将军两人的情意坚如金石。

为了两国友好,原主不得不远嫁北拓。

她非常痛苦想自尽,一了百了。】

蔺芙雁努力回想原凌朝代这段历史,两国并无和亲记载,但是为何有现在的事情发生?

~~

她必须慢慢苏醒,再不醒,恐怕被婢女们摇晃折腾个半死。

牧星寒心疼怜惜地望着蔺芙雁苍白秀丽的脸,万万没想到蔺芙雁为了他而殉情。

但他心里着实惊吓,蔺芙雁脸色惨白、闭眼抿唇。但她的体内竟有声音,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难不成闹鬼了吗?

蔺芙雁究竟死了没?

她是人是鬼?

还是自己疯了?

牧星寒处於惊心怵目中,他猛地抬头仰望着其他人,但看他们的神情不像能听到蔺芙雁的内心正在说话。

为何只有他能听见蔺芙雁心中的对话?

是什么样的因缘际会使他能独听她的心声?

她脑子里有个叫“诶蔼”的东西。

这什么玩意儿啊?

从蔺芙雁和“诶蔼”对话得知,她乃从千年之外穿越过来,是未来人。

他深感悲恸,以前熟悉的蔺芙雁已经离开人世间了。

于是他将放在蔺芙雁脸颊上的手缓缓收回。

若如蔺芙雁的记忆,将来的历史中无记载原凌公主与北拓六王子和亲一事,那么她现在正随原凌大队前往北拓和亲路程上,岂不诡谲?

牧星寒感应到这个未来的蔺芙雁内心发出声音,她肯定知道许多原凌帝国的历史。

于是他将紊乱的思绪暂且放一旁,沉着应付眼前的事情,静观其变。

~~

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女特工队长,蔺芙雁对于周围的变化是非常敏锐的。

她正思考该如何面对眼前的青梅竹马,而且必须瞬间产生对他至死不渝的情感!

她缓缓睁开双眼,逐渐恢复意识。

身旁的随从无一不松了口气,扬起嘴角,婢女们破涕为笑。

她那晶莹的澄眸眨巴眨巴地望着牧星寒,深情执起他的手,泪眼盈眶地说:

“将军,不要带我去北拓,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牧星寒怔愣住。

看看这个蔺芙雁多么入戏啊!

他静静观察后知晓情况,蔺芙雁和“诶蔼”并不知道他能感应到他们俩的对话。

见未来蔺芙雁对他用情之深,情意绵绵,他也要有适当的回应才登对。

他乾乾地嚥了一下口水,心疼摸摸她的头苦笑说:

“蔺蔺,我最后一次叫你蔺蔺了。别孩子气,你身负国家重任维持两国和平,你我要相忍为国。”

轮到蔺芙雁说话……

尴尬了,她无话可接。

沉默吧,她以无法言语的痛苦及扭曲的表情同意牧星寒的说法。

好累啊,是心好累!

这般没有感情的谈情说爱要持续多久!

~~

她回忆历史里原凌帝国中确实有牧星寒这位大将军,他名流千史的诸多功绩之一,则是将在北拓当人质的五皇子挽救回国。

后来说书人和话本常以五皇子做为题材,编织北拓公主爱慕五皇子,暗中设计将他掳去北拓,从此各式各样的情史绵延流传。

荒唐!

牧星寒听到蔺芙雁忆及后来的野史话本竟胡乱编写五皇子的风花雪月。

他大感震怒,心中直骂荒唐!

身为五皇子的结拜兄弟,誓必查清真相,还给五皇子一个清白!

于是兴起了一个想法,延缓蔺芙雁和亲日期。

他能与这个未来人相处多一刻是一刻,期待能多听到蔺芙雁忆及以后历史中发生的事。

只是眼前这个蔺芙雁不是他熟识的灵魂,跟不熟的人装熟装亲热,特膈应的。

戏必须持续演下去,还要演得亲蜜浓郁。

公主刚才为爱而死,他也要多加点戏,不能让其他人察觉他有异状。

“公主,末将抱你回营帐内休息。”

呃……蔺芙雁婉拒。

“不用将军劳驾,我自己能走。”

【哔哔!宿主且慢,让将军抱你。此时你正与他爱得死去活来难分难舍,他想抱你,你要表现离不开他的样子。】

“啧!我跟他不熟啊!乱恶心一把的。”

【宿主别抗拒,否则扣积分。原主个性娇贵柔弱、楚楚可怜,拜托你装像点。

AI与你的命运绑定在一起,刚才大厦爆破,AI整个作业系统被震得差点死当回不来,好在重置开机还能用。合作点吧你!】

【我去!柔弱?我是杰出的特工!我积分多到用不完,你竟敢拿扣积分威胁我?】

【方才在大厦的任务AI会与你算清楚,你先做好眼前事。】

不得已,蔺芙雁抚眉捧心,依偎在牧星寒的怀里,任由他将她抱回营帐。

牧星寒速命属下快去煮姜汤,他脸上满是心疼蔺芙雁的焦虑神情,而内心听蔺芙雁和“诶蔼”的对话实在有趣。

“AI,我穿越来这里的目的什么?”

【维持原凌帝国的盛世。】

蔺芙雁心头一紧,回忆历史上的原凌王朝,开国前期的国君做的有声有色,接下来大展原凌盛世,之后的国君荒淫无度,内忧外患层出不穷。

现任者原锦帝欲变法图强,可惜身子不好、疑心病又重,对国家毫无建树,大臣们一愁莫展。

而疼惜公主的牧星寒将军最后被奸臣陷害,不得善终。

如果依照AI的说法,让原凌王朝的盛世维持下去,整个皇室将来就不会被北拓整锅端走,可怜了那些被俘掳皇室的妻女,更苦了几百万在沙场裹尸的军汉们。

“AI,任务步骤呢?”

【拯救五皇子、除去牧星寒、得民心、结合国内朝廷各方势力。】

牧星寒的脚突然崴了一下,差点摔着蔺芙雁。

浓厚的铅云乍然笼罩他的心头,炽热的情意突如湖水般冰凉。

自己好端端的,怎么会遇上一个莫名其妙的穿越者,还惹来杀身之祸!


蔺芙雁:“且慢!牧星寒在历史中是好人,别让他躺着也中枪啊!”

躺着也中枪是什么意思?意谓无辜吗?

牧星寒暗自冷笑,亏你还有点良心。

【宿主是做春秋大业的人,牧星寒将来与皇储为同党派,跟你不是同路人。你不想办法先除掉牧星寒,明日你则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不料“诶蔼”的分析又让他寒了心。

“AI,我印象中,原凌最后的君主是原锦帝,他是块烂泥浮不上墙。”

【宿主,所以原锦帝导至千百万无辜的百姓在灾难中牺牲,至使北拓逼迫帝国不得不南迁,你必须担负重任,力挽原凌衰势。】

蔺芙雁趁躺在牧星寒的怀里,偷觑牧星寒,心头揪结了一下,不免泛嘀咕。

“AI,你瞧这牧星寒的脸蛋和雄健体魄,是标准型男啊,颜值是我见过以来数一数二的俊俏。我能延缓宰掉他吗?不想太早让他领盒饭。”

【牧星寒一时半载还死不了,你必须利用他帮你完成一些任务。】

“哦!我想起来了,牧星寒后来虽荣耀回国,但最后抑郁而死。他被关在牢中饱受严刑拷打,情况特惨。还是让他死在我手中吧,我会处理得俐落些。”

牧星寒心头一惊,疑虑重重,心中五味杂陈。

AI:【再则宿主还要去玲珑网增添几项配备,才能成功回原凌国执行下一个步骤。】

“没问题,我的积分多到能买太空梭了。”

AI:【……】

~~

牧星寒身为原凌大将军,早已习惯出生入死的日子。但与未来人斗智对决倒是第一次,幸好他能听见蔺芙雁内心的声音。

否则依照以往遇到可疑之人,不是把对方摁死,就是打抛到九霄云外让对方摔得粉身碎骨。

算来是蔺芙雁运气好,她最好别让本将军太生气,本将军考虑赐她一具完尸。

这丫头片子竟心生慈悲想让本将军死得痛快些?

呵!笑话!

蔺芙雁正盘算该买哪些精锐配备好除掉牧星寒。

牧星寒听见她的心声脸色变得森冷阴鸷,他着实不甘心。

怪哉!这一生自己对国家忠心耿耿,怎会不得善终呢?

这岂不是历史里忠臣被奸臣残害屡见不爽的例子吗?

往常在书中看见忠臣被陷害总是愤恨咬牙,这事竟被自己碰上了!

好啊,我倒要看看将来是谁除掉谁!

先不急着弄死蔺芙雁,就让她与“诶蔼”多谈些,了解原凌帝国在历史中如何演变。依照原历史,究竟是谁害死他,得把元凶抓出来!

~~

牧星寒将蔺芙雁抱回营帐,让婢女为她梳洗一番后,他再度走进营帐。

蔺芙雁吃惊,揣度这家伙阴魂不散,如何赶走他呢!

“将军该回去休息了,我已无碍,莫挂念我。”

牧星寒在原凌是位有威望的好将军,做事坦荡荡、顶天立地,他当然知道夜深男女不该同处一室。

如今事情已有蹊跷,若再坚守礼节,就是蹒顸迂腐,于是他大胆决议。

“公主今天欲寻死,是末将保护不全。从今起,末将与公主睡同一帐房,以屏风隔开,亦成礼数。”

在场婢女们听令遵从。

蔺芙雁心里咯噔一声,不行,太不自由了。

“AI,他真烦人,我睡相不好,如何赶他走?”

【谁要刚才蔺芙雁真去自尽让牧将军不放心?根据资料指出,牧星寒为人耿直,不必怕他偷看你。】

她不死心,再婉拒试试。

“将军你我共处一室,若传到北拓王子那儿,岂不为我添麻烦,将军还是退下吧。”

牧星寒心底笑开了,哈哈,公主急了。“诶蔼”却信任本将军,老子我偏不退!

“公主莫要挂念北拓王子如何想,咱们已进北拓境内,此处荒效野外,常有豺狼虎豹,甚至土匪打劫,时不时还要提防蛇鼠窜进被窝里。

末将在公主身边是最好的,北拓王子反倒会感谢我将公主保护周全。”

蔺芙雁见牧星寒说得有情有义,举止合宜,颇有君子风度。何况原主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再拒绝他就不合理了。

她的嘴角抽了抽,不情愿地说:“那就有劳将军了。”

~~

哔哔哔……

哔哔哔……

哔哔哔……

蔺芙雁被哔哔声搞得心烦,她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AI,现在是睡觉时间,请勿运算!”

【宿主快睡,再动,牧星寒要起疑了。】

“古代要什么没什么,睡前不滑个手机,我哪睡得着!”蔺芙雁烦燥得很。

【既然睡不着,AI让你看看积分。】

谈到积分,蔺芙雁有精神了。

“我上次那个特工任务,肯定又赚了一大笔。不如这样吧,既然原锦帝成不了气候,让我来代替他,重整原凌帝国,如何?”

牧星寒木着一张脸,心中彻底烦闷。

争夺皇位的人已经够多了,公主你还来掺一脚?

AI:【……】

“既然穿越了,就干大事!

朕、要把二十一世纪的飞机大炮搬过来!

朕、要征服全世界!哈哈哈!”

【宿主想得美,你破产了。】

蔺芙雁扭动如蛇的身子突然僵直。“AI你瓦特了吗?我的积分多得如同亿万富婆,你该不会出错把我的积分后面的零完全去掉吧?”

【AI分析给宿主听听,上次任务虽达成,但你让五名同事灼伤,扣一千万分。

两名同事腿折了,扣二千万分。

你将大厦爆破,上面五个楼层全毁,修复需要八千万分。】

“什么?大楼损坏凭什么扣我分数?都是于珊那个猪队友出卖我,她那个绿茶婊!居然出卖我听从男队长白慕天的指示,把时间差错移才有这一连串失误的事发生,这些帐该算到她头上去!”

【宿主,你是女特工队长,责任由你扛。】

“我……”蔺芙雁欲辩驳却一时语塞。

【AI还没说完……】

“我承受不住,别再说了。”蔺芙雁感觉心跳加速,心脏随时会从喉头蹦出来。

AI兀自说:【宿主护主有功,加五千分。你一次调动两架直升机,所费不资,系统管理局便宜算你五百万分。】

蔺芙雁忍无可忍,坐直了身子。

牧星寒感应蔺芙雁如被挨了一记闷棍,佯装被她惊动,欠身关心问道:

“公主怎么了?”

蔺芙雁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只能撒个谎:

“我想喝酒,劳驾将军拿酒来。”

拿酒这小事哪需要大将军去,牧星寒招个婢女去炊事军那边找酒。

想置他于死地的女人在生前遭遇大难,他听得意兴正浓,怎舍得离开?他翻个身继续睡。

要不是碍于帐内有位大将军,蔺芙雁一个火大几乎想跳起来指天对地破口大骂,她强力压住所有怨气,紧咬牙问:

“总而言之,我破产了,所以我理当为国捐躯,是吗?”

【不完全如此,AI还没说完……】

蔺芙雁心想,等AI全报告完毕,她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接下来的报告简直让蔺芙雁气到七窍冒烟,AI花三千万分修复并升级,再用二千万分买个新款量子力学计算软件体验体验。

“我说AI啊,你真慷慨啊,花我的积分不手软。说!我究竟还剩多少积分?”

【五十。】

蔺芙雁似被一道闪电劈中,全身烧得烧黑,脑袋一片空白。

五十!有等於没有啊。

没想到自己会破产!

太落魄了!日子怎么过啊?

区区五十分这个铜板价在玲珑网里一件像样的物品也买不到!

不行!我得东山再起!

没办法也要生出办法!

她沉思半晌,立即以飞鸽传书表达仰慕北拓六王子已久,思念情深,希望六王子出皇城来迎接她。

蔺芙雁贵为原凌公主,美貌如仙、脱俗出尘,六王子接到传书便率队马不停蹄前来迎接。

原凌和北拓两路人马会晤,是一场大阵仗。

双方人马在边关城镇会合把酒狂欢,牧星寒必须维持整个宴会的秩序以及注意公主的安危,不停奔波忙碌。

午时,盛宴开始。

蔺芙雁慎重安排一个时间点,在牧星寒忙得分身乏术时,偷个空端起酒杯向六王子抛媚眼。

六王子怎经得起蔺芙雁如此传达的情意?一口飒爽豪饮,一杯接着一杯。蔺芙雁端着酒杯仅沾唇,娇媚含羞掩嘴一笑。她流转晶莹双眸,六王子的心早被她紧勾着。

两人的眉目传情下,很有默契地支开身边的人,至厅堂外游廊相会。

蔺芙雁的一频一笑让六王子心动不已,欲亲近她。她含情脉脉与他玩起捉迷藏,一溜烟往后花园去。

六王子大动意念,心想原凌公主要是让他找着,非好好地……

浓情蜜意的画面还没想完,蔺芙雁如鬼魅般从假山后出现,一手扣住六王子的穴道一手紧勒他的颈子,欲勒毙他再将他踢进池中,让人误为六王子酩酊大醉后不慎落水溺毙。

不料六王子不仅人高马大,酒量甚好,原来他才只有五分醉。

六王子奋力搏斗片刻后欲大喊,眼看就要引起其他人注意了。

事不疑迟,蔺芙雁拔出匕首给六王子痛快一刀。

突然间蔺芙雁的手被托起,牧星寒不知何时冒出来,夺走她手上的匕首,并推开她由他来勒毙六王子。

蔺芙雁大吃一惊,本以为牧星寒前来搅局,原来是来助她。

六王子非他杀没见血,意外落水死亡。

好极了,她不会扣积分,想必积分还能往上加。

牧星寒:“……”

本将军正在搏性命!公主你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在想积分?

牧星寒身形与六王子旗鼓相当,但功夫远在他之下,不一会儿,只听见“噗通”一声,六王子落水了。

四下无人。

他终于明白,史上没有原凌与北拓和亲一事,是被蔺芙雁给算计了。

蔺芙雁心中特得意,站在高处向下看着水池。

牧星寒随即紧搂着她瞬间转到假山狭径里,轻声斥责她:

“公主应该赶紧躲起来,万一六王子的随从逮到公主,事情就麻烦了。”

后花园的假山精致玲珑,洞穴小得只能让一人通过,两人紧靠一起挤在通道中,没有多馀的空间,不仅身体相贴,连面对面也要侧脸错开,否则一不小心就kiss了。

蔺芙雁连大喘口气都有问题,深怕一不小心碰触牧星寒,然而两人在只能一个人行走的小空间里能奢望有多馀的空间?

时不时的彼此轻触对方,尴尬之至,双方皆撇开头,不容直视。

蔺芙雁忍不住呼叫AI:“原主与将军上了几垒?”

什么垒?牧星寒纳闷,又是一个新词儿!

AI:【大厦爆破时AI还在修复中,来不及记取原主的残存记忆。】

“艾玛,真糟糕!要是他趁机想亲我怎么办?

即使原主已跟将军上了二垒,我也不想被他夺走我的初吻啊!”

牧星寒在同样窘赧的心情下听到蔺芙雁的心声,眉宇深皱。

这女人真是以小人之心肚君子之腹!

本将军行止有度,当初对公主有爱慕之情,也是止于心意,连手都还没正式牵过啊!

蔺芙雁随忙轻笑一声,化解尴尬:“接下来的事情,不需将军插手,将军可先行离去。”

她庆幸自己终于不必与六王子和亲了,至于事后的烂摊子,就让其他人处理,自己忙着计下一个任务拯救五皇子。

若是五皇子由她来拯救,不需牧星寒打下手,那么她的积分肯定翻倍成长,她想买的东西可多呢,首先美白润肤保养品一一不能缺啊!

牧星寒头大,又是积分,你成天只想到积分!

~~

牧星寒此趟北拓之行,明着是藉由公主的和亲大队队进入北拓,暗地里再默默离队,主要任务是去救回当人质多年的五皇子。

五皇子与他是结拜兄弟啊!光凭蔺芙雁一人怎有可能将五皇子护送回国?自己非得介入不可,以澄清五皇子在北拓已成亲生子的谣言。

蔺芙雁想着想着,眼珠子一溜,此时不也正是把牧星寒做掉的大好时机吗?两人躲在假山洞穴内,无人知晓,是动手的大好时机!

不巧的是,她的意念动得太慢,右手正被牧星寒摁在石壁上,左臂亦被他紧紧揪着,想弓膝踢他,洞穴不够大,无法使她伸展发力。

牧星寒原本友善想与她合作的情绪又被破坏了,他还需做出难以忘怀昔日情思,频频与她眉目传情,时时提醒自己的眼神必须深情款款。

他的眼神不时掠过她的双眸,从她眼神看不出对自己有一丝丝情感。

怪了!少说两人朝夕相处也有好些日子了,而她怎么没被他感动?

她的心难道不是肉做的?照理说,她该脸红心跳才对啊!

要不是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一个手肘立马压在她颈子上,早送她入黄泉了。

蔺芙雁一再使劲,却不见牧星寒丝毫移动,她累喘吁吁,牧星寒假装不在意,他把注意力放在警觉外面的动静。

【宿主,别使劲了,你的积分就只有五十分,没有配备护身,硬杠下去,你连化瘀金创药都买不起。】

“气死我了!待我积分累积够了,我立刻购卖“风驰电掣丸”再加一颗“擎天捍地丸”,有了光电般的速度及撼动山河的力量,别说区区一个牧星寒,我一拳就能冲破整座假山!”

哈哈哈!

好啊!本将军就期待你吃了这两种丸,体会一下你的神力!

他探头看看外面,随后松开蔺芙雁的手,说道:

“安全了,咱们快回席。”

两人无事般回到宴席上,过了一刻馀,北拓待卫匆忙进入宴席内,禀报蔺芙雁六王子跌落在后花园的池子里,身体已冰凉没得救了。

众人的眼光立刻转移到原凌公主蔺芙雁的身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