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二嫁王妃与她的天命王爷

二嫁王妃与她的天命王爷

是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要说众人对三王妃宫萤有什么评价,那就是不仅丑,性格还扭曲,平日里喜欢作天作地的一个恶毒女人!以至于上吊闹自杀,都没人相信她会来真的,结果一失手,真把自己给吊死了,从未来世界魂穿而来的宫萤,回忆原主的往昔事迹,恨不得直接吊死在那条横梁之上,开局就是地狱级别的难度,难道真不是老天在玩她么?!

主角:宫萤,卫怀栾   更新:2022-07-16 02: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宫萤,卫怀栾 的女频言情小说《二嫁王妃与她的天命王爷》,由网络作家“是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要说众人对三王妃宫萤有什么评价,那就是不仅丑,性格还扭曲,平日里喜欢作天作地的一个恶毒女人!以至于上吊闹自杀,都没人相信她会来真的,结果一失手,真把自己给吊死了,从未来世界魂穿而来的宫萤,回忆原主的往昔事迹,恨不得直接吊死在那条横梁之上,开局就是地狱级别的难度,难道真不是老天在玩她么?!

《二嫁王妃与她的天命王爷》精彩片段

 怀安十七年腊月三十,对叶久来说是极为特殊的一天,不是因为过年,而因为她穿越了。

不巧的是,那天她正好在上吊。

半梦半醒间,叶久忽然感觉到脚下一空,随之而来的是呼吸困难,突袭的痛楚强迫她睁开眼睛。

昏黄的灯光映照着摆了满屋的精致雕花木具,她依稀看到铜镜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珠宝首饰,还有些白烟若隐若现的飘荡在这屋里,眼前的一切都如此陌生。

叶久觉得自己在俯瞰这里的一切,所以一定是梦。

她咂咂嘴,伸手到脖子下面想把棉被拉过头顶,继续睡去。

一摸,只摸到了一条绸缎。

顺着这绸缎向上再摸,是自己的头。

一瞬间,叶久惊醒,拼了命的扯着绸缎挣扎,双脚在半空打转,浑身使不出多少力气,也叫不出声音。

叶久感觉老天爷在耍她,在缺少氧气窒息的前一刻,她看到远处铜镜里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被吊在半空蹬腿。

后来,叶久是被一阵嚎啕大哭声吵醒的。

这人若是哭上一阵便停息了,那叶久还可以继续睡过去,毕竟她睡眠质量极好。

只是那人不知怎么想的,喜欢“嗷”的一嗓子出声,然后声音渐小拖长音调,然后再“嗷”的一嗓子,以此往复,叶久终于是不得不清醒了。

叶久一脸疲惫的睁开眼,侧目看着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的丫头:“你能小点声吗?”

那丫头抽噎了两下点点头:“奴婢遵命。”,接着像是突然惊醒一般,猛地抬头,连连向前跪爬几步,欣喜的盯着叶久惊呼:“娘娘您终于醒了!”

叶久也不确定自己醒没醒,明明上一秒自己还在月巴克和宋克喝着咖啡,她的一个拳头几乎要轮到宋克的脸上,质问他为何要和自己提出分手,下一秒自己竟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眼前的小丫头叫她娘娘。

难不成…她穿越了?

听这丫鬟叫她娘娘,叶久心里盘算着,渐渐地乐开了花,没准自己是皇后娘娘。

这转念一想,叫娘娘的不一定是皇后,也有可能是老态龙钟的太后,于是赶紧叫那丫鬟拿来镜子,一看那镜中的模样,顿时傻了眼。

……好丑啊。

一块血红的印子从她的左额角移到了右下巴颏,虽然肌肤状态良好,嘴唇饱满丰盈,细长的眉毛下是一双桃花眼,睫毛卷翘,可这红印……

叶久缓缓放下镜子,她感觉自己被老天爷玩弄了,下一秒又突然明白了这女子为何要上吊。

还不如刚才死了算了……

长这模样不像后妃,年纪也不像太后,叶久一脸嫌弃的看着坐在地上擦鼻涕的丫鬟,想确认一下她方才叫的是娘娘不是娘。

“那个…”叶久试探着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回娘娘的话,昨个夜里托三王爷的福您捡回一条命,现在是早上。”

真的是娘娘,叶久心里又乐开了花,觉得好死不如赖活。

这丫鬟一边给叶久更衣,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两日的情况,叶久从这话里听了个大概,原来那丫鬟叫若初,原来自己叫宫萤,原来自己是这三王府的三王妃,原来自己上吊的那天是大年三十。

府里上下都传开了,说这大年三十上吊,不吉利。

叶久也估摸出来了,这王妃生前一定不喜欢三王爷,不然怎么会这样撒手人寰。

但见到三王爷之后,叶久觉得自己错了,应该是三王爷不喜欢三王妃。

膳房按例送来了饺子,外面天寒地冻的,送到叶久这儿的时候饺子凉了个透,若初把饺子端出来,伺候叶久用膳。

说到饺子,叶久的确许久没吃了,于是叫人捣了两头蒜,倒上陈醋和酱油,沾着一口一大个。

不得不说,这王府的东西的确好吃,饺子好吃,蒜更好吃。

一抬眼,看着若初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她笑了笑,招呼若初:“吃两个?”

若初忙摆手,表情含蓄的看着碗里的蘸料,后退两步。

这饺子前脚刚放到嘴里,房屋的门后脚就被人踹开了,“砰”的一声叫人毫无准备,只是那饺子还没来得及接受叶久牙齿的咀嚼,就被整个吞到了嗓子眼。

头一回嗓子眼卡饺子,叶久再一次感受到窒息,她跪倒在地用手捶着胸口,佝偻着背剧烈的干呕。

“呕!”

脊背一抽,嘴巴一张,一整个饺子粘连着唾液从叶久的咽喉涌出了嘴外,滚到来人的鞋上。

紧接着又听到叶久连连干呕,从嘴里吐出些干水,这一呕不要紧,连带着之前吃的蘸料一起呕了出来,整个屋子瞬间变了味。

叶久从来没这么丢过面子,意识混乱中她赶忙扯过一旁垂下的布料捂住嘴,直到这反胃的感受停了,她才重新喘了口气,用那布料擦擦嘴。

越擦越觉得,这王府不仅吃的好,用的也好,就好比说这擦嘴的布子,叶久一边暗自赞叹一边抬起头,顺着这布料一直向上,看到了一张并不那么慈眉善目的脸。

心里随之咯噔一下,她缓缓放下这衣服的一角,听到那人道:“还好用吗?”

叶久佯装镇定:“还行。”

这话是真心话,此人穿着的衣服料子,甚是上乘,她刚擦到嘴边的时候还在想王府的桌布难道都这么名贵的料子,现在一看是穿在人身上的倒也不奇怪了。

“还不站起来。”

叶久二话没说立马站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男子,由着脑袋向下打量过去,再由下向上打量到脑袋,身长八尺,威风凛凛。

光这样看还不够,不知着了什么魔怔,叶久背着手走向前,绕着男子左三圈接着右三圈,只觉得他衣着考量,器宇不凡。

叶久缓缓点头头,觉得这个男子不是普通人,接着道出了一句叫在场的众人瞠目结舌的话:“不知公子哪位?”

顿时间,房间里静的落针可闻,叶久瞬间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她看到眼前的男子似乎是隐忍着怒气,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


 他近一步,叶久退一步,近一步,退一步,直到无路可退。

叶久缩了缩脖子,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好在若初算聪明,立即跪地请罪:“奴婢该死,没照顾好王妃,请王爷恕罪。”

叶久一听,他就是三王爷卫怀栾?

小命要紧,随即跪地:“给王爷请安。”

刚一屈膝还没跪稳,她就被揪着衣领提了起来,脚跟离地,叶久就顺势贴到了他的面前,仰起头来正好能看清他的容貌,一个字形容是‘美’,两个字是‘太美’,三个字就是‘你太美’,四个字,她不敢说。

“那张药方呢?”卫怀栾的眼神里带着压迫感,叫叶久想看又不敢看,这句话更是问的她莫名其妙。什么药方,她刚来这里真的听不懂。

于是她吃力地摇头,前一晚是勒前脖子,现在是勒后脖子,正好绕了一个圈,叶久觉得没准这样好看些。

卫怀栾一只手又拽着她的领子向上提了提,叶久的鼻子几乎要和他的鼻子碰到一起了,他隐忍着满腔怒火,一字一顿:“在、哪?”

叶久实在不知道,脖子又被他勒的上了头,喘不动气。她双手掰扯着卫怀栾的手,极为艰难的摇摇头:“我真的…”话说到一半,叶久立马住了嘴,她突然感觉方才憋在肠胃里的气体逆流而上顺着食道涌到嘴里。

她眨眨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卫怀栾,觉得待会儿可能要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了。

见她突然不说话,卫怀栾没有放弃追问的意思,而是提着她的衣领微微俯下身子,贴得更近了,要是换做平时,叶久肯定会不要脸的吃一把豆腐,“吧唧”一口亲上去,可是现在,她连嘴巴都不敢张开。

“本王在问你话,为什么不说了?”

叶久僵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却觉得身子被他拉的一颤,胃里又一股气流涌上,要是再这么晃下去,嘴巴这个阀门未必关得住。

“不敢说?”卫怀栾幽幽问道,手里还不忘再揪着叶久的衣领往上一提,离着自己更近了。

“嗝~”

叶久的嘴终于是憋不住胃里那口气,一个徐缓持久的嗝席卷了卫怀栾的一整张脸,杀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卫怀栾本着王爷尊贵的身份强装镇定,面不改色,只是缓缓地将叶久放下,松开她衣领的那只手有意无意的蹭了蹭鼻子,他盯着叶久的眼神有些异样:“你吃了什么?”

叶久老脸一红:“大蒜。”

卫怀栾走后,叶久就被关了禁闭,留在屋里反省七天。

叶久骂骂咧咧的磕了一天瓜子,每次都要先说个“我”再把瓜子嗑到嘴里,瓜壳吐出去的时候故意提高了音量。

“我……呸!”

“我……呸!”

“我……呸!”

晚上膳房的人送吃食来的时候听着这架势像是骂人,可又不敢多问,放下吃的就匆忙离开。

瓜子壳吐的到处都是,若初刚蹲下来把鞋上的瓜子皮摘掉,脸上就飞来一个,她蹲着向后退,实在不明白为何主子能这么生气,往日里被关禁闭的时候多了去了,一关就是十天半个月,也没见过她这么生气的时候。

“我……呸!”又是一个瓜子壳飞出去,“真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王爷都喜欢欺负人,打个嗝还要关禁闭,真是小气!”

若初总算是搞清楚来龙去脉了,但是她觉得叶久好像误会了什么,犹犹豫豫的走过去,侧身提醒:“娘娘,王爷是气您昨个给苏氏送的那碗堕胎药。”

“堕胎药?”

“是啊,好在王爷及时制止才母子平安,不然您这是谋害皇嗣的罪名坐实了,按律…”若初顿了顿,伸出手指头在脖颈处比划了一下,重重的咽下一口唾液。

“你说什么?”叶久一拍桌子倏地站起身,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你是说王爷问我要的那个药方子,是堕胎药?”

“是啊娘娘,您叫奴婢去的城外孙郎中那里要的这个方子,您还说最好要干干净净,母子都不留。”若初小心翼翼的看着叶久,“您不记得了吗?”

“我……”叶久真想掐死自己,她双眼一闭咬住嘴唇,颤抖的双手紧紧握住拳头,“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奴婢和您说了啊,奴婢当时劝阻王妃您,这苏氏是妾室,家父不过是个地方小官,即便她真能生出个儿子,也是庶出,王妃您是正室,是这府里的女主人,左右压不着您,又何必赶尽杀绝呢?”若初委屈的不行,扒着手指一条条的捋下来,生怕漏了哪一条被责骂。

“然后呢?”

“然后您说‘少废话’。”

寒冬腊月,鹅绒大的雪落了整个院子,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这院落都像是被铺了一层厚厚的绒毯,上面没有一个脚印,看起来直叫人觉得舒心。

叶久就这样托着腮透过花窗静静的赏着外面的景色,不时拿起小瓷杯呡上一口茶。

刚一口下去,叶久蹙起了眉头,她立即唤道:“若初,茶水凉了,换壶新的来。”

“是。”

若初一刻不敢怠慢,赶紧把刚煮开的水换上,看着自己的主子这么悠闲惬意的喝茶赏雪,完全把自己被幽禁等待处分的事情抛之脑后,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杀子不成,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被幽禁在这寝殿三天,成日里嘟嘟囔囔的说着若初听不懂的话,时不时的还傻笑,笑到最后低头捂着肚子浑身发颤,跟中了邪似的。

“你等一下。”

叶久喊住了若初,若初身子一抖,赶忙停住,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兔子,小声道:“王妃请吩咐。”

叶久眼神柔缓的看着若初,神光中还带着三分妩媚,她伸出手撩了撩发丝,柔声道:“我丑吗?”

若初被这一问问得不知所措,她瞪大了眼睛,往日从来都不会问这么无理取闹的问题,这明摆着是一道送命题,想着想着,若初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出来。

叶久:“……”


 冷静了三天,叶久彻底想通了,从前她爱财如命,如今的情况必得把生命放在第一位,只要活着,俊男珠宝,什么都有机会。

可想要活下去就得把原宿主这一身的债还清。现在叶久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父债子还”,虽不贴切,却真是一点儿都不假。

于是叶久站起来,打打身上落了三日的灰尘,准备要走出长白殿,去见卫怀栾。

朔雪中,长白殿的门从里面被人不知是一掌还是一脚破开,拴在门上的铁锁瞬间脱离门栓飞出几米外,门外把手的四个侍卫目瞪口呆,向屋内看时发现叶久一腿高抬,双拳紧握。

叶久扯动嘴角向上弯曲,眼中丝毫不放下门外的持刀侍卫,缓缓放下拳脚整理衣衫。

她从四岁就开始学习柔道空手道,六岁开始每年都要随父亲去参加世界赛,十二岁便破例冲入成人组比赛,凭借不可思议的柔韧性与力量屡获第一,区区一扇木门,根本拦不住她。

远处吹来的凛冽寒风携着绒雪抚乱了叶久的鬓发,叶久微微抬手将乱发别在耳后,高高束起的青丝下是一张丑陋却自信的脸,她朱唇轻启:“从现在开始…”

话还没完,又是一阵风吹乱了叶久的鬓发,叶久耐着性子重新把头发别到而后,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本宫…”

一阵风过,叶久蹙眉,再抬手:“本宫…”

门外的四人皆愣在原地,等着叶久整理好头发把话说完,愣是没等到风停。

索性收了手,青丝张牙舞爪的飞扬在她眼前,那些侍卫看不清楚叶久的表情,只隐约在凌乱的发丝下看到她的嘴一张一合道:“从现在开始,本宫就是宫萤。”

说罢,宫萤拂袖而去,嘴里不忘骂“什么破风”,而那四个侍卫面面相觑,似乎没有人记得自己的职务是看守王妃。

为首的那个侍卫挠挠头,看着其余三个:“你们听清王妃方才说了些什么吗?”

“隐约听到了,她说从现在开始,她是宫萤。”最后面的那个侍卫回答。

“你是不是傻,王妃本来就叫宫萤,她说的是,从现在开始,本宫要戴宫铃。”

“戴什么宫铃,她说的是本宫要你的狗命。”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起来,全然把看守王妃的事情抛在脑后。

宫萤在卫怀栾的寝殿外被侍卫拦了下来,两把剑交叉抵在她的胸前,丝毫没有放行的意思。

姜鹤表情严肃的看着宫萤,说道:“王妃怎么出来了,看守寝殿的侍卫呢?”

“放我进去,我要见王爷。”

宫萤伸开手臂欲要拨开阻拦的剑,可侍卫的手臂就像是定格在那里一般,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王妃还是请回吧,禁闭时间未到,属下会派人讲您送回寝殿。”

姜鹤说完转身要走,又回头补充道:“王妃在幽禁期私自离开,是罪加一等,连累着那四个侍卫一并处罚,属下只是奉命行事,请王妃见谅。”

“等一下,我有要事要和王爷相商。”宫萤从袖中抽出一卷纸在姜鹤面前抖了两抖。

姜鹤的双眼像是一双鹰眼,紧紧的盯着宫萤手中的纸,将信将疑。

半晌,他伸手去拿,宫萤警惕的快速抽回手,瞪大了眼:“这可是密函,你一个小侍卫可万万碰不得,需得我亲手交给王爷。”

“王爷吩咐过,不见王妃,王妃可将密函交与属下,属下定会亲手交给王妃。”

“你?”宫萤上下打量着姜鹤,穿的比王爷低调,比侍卫高调,斯文的长相带着一丝俊秀,“你谁啊?”

“姜鹤。”姜鹤双手后背,表情严肃,“王妃总是记不住属下的名字,还是直接叫属下“这位侍卫”。”

“这位侍卫,密函上的内容若是因你误了……”宫萤停顿片刻,左右审视姜鹤,“我瞧着这位侍卫和本宫一样,只有一颗脑袋啊。”

兴许是宫萤的演技太逼真,姜鹤沉默片刻,竟难得顺从了宫萤,回身径直走去殿内。

宫萤看着他慢慢走远,缓缓蹲下,不断搓着双手以换片刻温热,而她的一袭白衣,与这皑皑白雪几乎融为一体。

“吱哑”一声,从兮风殿内走出一男一女,姜鹤跟在后面。

蹲地抱膝的宫萤微微仰头,迎着朝阳,她看到卫怀栾几乎完美身段和五官比例,不由得想起那句“宗之潇洒美少年,举酌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一切可以形容绝世容貌的辞藻叠加在一起都不足矣形容他。

有那么一瞬间,宫萤甚至忘记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如今见了本王也不知道行礼。”卫怀栾走近的宫萤,微瞟一眼,“藐视君王,罚跪一个时辰。”

宫萤:“……”

只一句话,宫萤就彻底从白日梦里清醒过来了:可真是小气,呸!

“那密函!”宫萤举起手里的密函,“你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吗?”

“你这三日都被禁足在寝殿,一日三餐都由专人送到屋外,其余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你接触,本王甚至都怀疑,那纸上有没有字。”

卫怀栾拂袖要走,跟在他身旁的女子双手揽着他的右臂,看不清楚表情,后面的姜鹤也只向她投来一个同情的眼神。

“且慢!”宫萤站起身一抖密函,白纸黑字一闪而过,她向三王爷挑眉,“信了吗?”

“姜鹤。”,只听三王爷对着姜鹤吩咐道:“把那密函接来。”

姜鹤的速度快到宫萤来不及防范,手里一空,她大惊,起身上前,伸手大叫:“还给我!”

奈何姜鹤高了她整整三个头,宫萤伸出手臂也不及他举起的胳膊肘。

“大声的念出来。”三王爷继续吩咐。

“什么!?”宫萤惊呼,念就念吧,怎么还大声念。

“是。”姜鹤应声。

“不准念不准念!国家机密不准念!”

几乎是歇斯底里,却没有人理会宫萤,姜鹤看着纸上的字突然愣了片刻,又抬头看向卫怀栾:“王爷,真的要…念吗?”

“念。”卫怀栾头也不偏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