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畅读精品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畅读精品

都给朕退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由网络作家“都给朕退下”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月上官瑾,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王妃远去镇守边关的摄政王夫君,在两年后终于回京。除了一身的赫赫功绩,他还带回来了有芙蓉之貌,千娇百媚的一名女子。自回来后,他百般呵护地牵着女子的手,毫不避讳地回了摄政王府。让独守空房、等了他足足两年时间的摄政王妃一时成了满城人家的笑料……...

主角:苏清月上官瑾   更新:2024-07-10 21: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月上官瑾的现代都市小说《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畅读精品》,由网络作家“都给朕退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由网络作家“都给朕退下”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月上官瑾,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王妃远去镇守边关的摄政王夫君,在两年后终于回京。除了一身的赫赫功绩,他还带回来了有芙蓉之貌,千娇百媚的一名女子。自回来后,他百般呵护地牵着女子的手,毫不避讳地回了摄政王府。让独守空房、等了他足足两年时间的摄政王妃一时成了满城人家的笑料……...

《宠妾灭妻?摄政王妃她不干了畅读精品》精彩片段

,上官錾加派了人手,全京城都开始搜寻起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来。,王妃之位也应尽快空出来,占着那位置的人已经留不得了。。,而是那日的人那般对他,他一定要揪出来才行!,他便不用再在这个人身上浪费心思。,此后可以放心的去查其他人了。。,王妃都未来得及与王妃好好说说话。
今日进宫二人好再聚一聚。

这几日上官瑾都在忙着寻找那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收到这份懿旨时才记起几天前被自己折了手腕的苏清月。

他原本想让她吃点苦头第二天就去给她将手接上的,没想到第二天因为苏清月的事给彻底忙忘了。

他自己的手法他自己清楚,那手若不及时接上去的话保准会废,现在再去已于事无补。

脑中莫名回想起女子被他掰断手腕时波澜不惊、冷漠幽深的眼,他心头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想来她断了手正是对他又怨又恨的时候,此时也不适合见面,便命人将这道旨意送去了绛紫阁。

收到懿旨后的苏清月并未感到吃惊。

她知道,这是上官錾的意思。

随后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跟着宫人一同进了宫。

......

甘泉宫里,萧祺嫣一身贵妃华服坐于宝座上。

她目光瞥向坐在她下首的女子,脸上虽挂着亲和的笑意,眼里却带着丝不易察觉地审视。

女子如那日一样,一身墨色衣裙,衬得肌肤似雪,冰肌玉骨。

那容貌依旧是令人一眼就为之惊艳不已,似画中走来,又比画里的人多了几分非比寻常的气韵。

想起早时皇上略显隐晦的交待,对于这样一位绝色女子即将被自己的丈夫见到,即便是独宠后宫已有几年的她也不由生出几分忐忑和警惕。

她掩下眼中的不明情绪,笑容更加温软了几分,“那日你半道离开,都不曾来过本宫的甘泉宫,本宫总觉得有所欠缺。正好这几日闲着,就想起你来。”

她接着说:“你是皇叔的王妃,本宫与陛下都该叫您一声皇叔母的。咱们都是一家人,皇叔与陛下多有忙碌,今后我们这些做家眷的要多走动才显得亲近。”

苏清月唇角含着浅笑附和点头,她这般模样莫名让人觉得乖顺贤良,“贵妃说的极是,还希望今后没有叨扰到贵妃娘娘。”

她言行得体,根本不像是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

或许是前段时间上官瑾给她找了个教宫廷礼仪的嬷嬷起了作用吧。

萧祺嫣轻叹了一口气,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道:“最近听说皇叔带回来的那位苏姑娘急需找到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人来给她治病,皇叔他都快要将整个京都城翻个底朝天了。”

苏清月微微愣了一下,最近夙祈也未来过,她并没有听闻此事。

看着她脸上的怔愣,萧祺嫣缓缓勾起唇角,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

“唉呀!”

一声惊呼拉回所有人的思绪,都朝着上座的人看去。

只见萧祺嫣已经站了起来,裙摆上湿了一大片。

她芙蓉般的脸上带着歉意,“让皇叔母见笑了,喝个茶这么不小心。本宫去换身衣服,稍后再来陪皇叔母。”

苏清月也跟着起身,依旧地笑意盈盈,温婉贤淑,“贵妃言重了,您去换吧,臣妾在这里等着就是。”

萧祺嫣未再说什么,在宫女的陪同下离开了。

大殿瞬间陷入安静。

苏清月四下打量了一眼,所有的丫鬟太监都不见了踪影。

她莹白的指尖漫不经心地捏着杯身,安静地坐在那里漠然不动。

女子素月流天般的侧脸在半壁光线下显得格外宁静。

筠笼熏香如盈絮,令莲帐下的女子更加嬿婉芳逾。

“皇叔母。”

不知过了多久,年轻男子醇厚又不失威严的声音终于打破了大殿里的寂静。

苏清月循声抬眸,就见男子一身明黄龙袍,气宇不凡地从门口负手走了进来。

他墨发高束,头顶金冠,容貌俊美。

一双狭长的凤眼幽深中又带着非同寻常的压迫感。

她赶忙起身,屈膝福礼道:“臣妾段氏给皇上请安。”

可她并未等来男人免礼的恩赦,只是听见那沉稳的脚步声停留在她面前。

男人低缓的嗓音再次从头顶处传来。

“朕是来找萧贵妃的。”

苏清月依旧垂着头,据实回道:“贵妃娘娘刚才不小心打翻了茶碗,换衣裳去了。”

上官錾状似恍然,负手从她身边路过,道:“那朕便在这里等她。”

苏清月跟着她的方向转过了身子,并未言语。

上官錾像是这才发现她正在给自己行礼,抬手道:“皇叔母不必多礼,都是一家人,随意些。”

男人一口一句皇叔母,似是丝毫不在意面前的女子比他还小一岁。

看着玉貌绛唇的女子起身缓缓落了座,上官錾才不急不徐、似简单拉家常道:“听闻上次皇叔母进宫时不小心落了水?”

女子同此前进宫的女眷一样,都是低垂着头,不敢看他。

只听她清婉的声音响起,“确有此事。那日是臣妾第一次进宫,心中难免激动敬畏,未注意脚下便一不小心掉进了水池里......”

这个回答中规中矩,并无什么出彩的地方。

上官錾却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道:“可朕已经查出,当日是左督御史的女儿洪玉芙将你故意挤下水池,她还带着其他几位小姐一起排挤你,是否有这么回事?”

“这......”女子听了他的话后,说话开始变得犹犹豫豫、吞吞吐吐起来,“当、当时事发突然,臣妾并、并未注意到是否有人推臣妾......”

看着她唯唯诺诺、生怕得罪人的样子,不由让人直觉得可惜。

这样一副引人侧目的容貌下竟然是这般没有意思的性格。

怪不得皇叔当日连洞房都未入就远离她去边关了,但凡她性子明朗自信些,想来皇叔也不会完全弃她于不顾,后又生生折断了她的一只手。

想起手,他顺便问道:“听闻前几天皇叔因为那位苏姑娘弄伤了你的手,如今可好些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