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笙歌封御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笙歌封御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封总前妻是亿万千金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来,笙歌放弃了热爱的事业,甚至斩断与朋友的交往,甘心在家中做一个全职太太。尽管她如此卑微,却没有换来丈夫的一颗真心。如今丈夫心中白月光再度归来,笙歌非常识趣的主动提出分开。没多久,曾经的豪门弃妇化身亿万身价的超级富婆,不光一路吃瓜群众被惊呆,就连前夫先生都傻了眼……

主角:笙歌封御年   更新:2023-02-08 11: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笙歌封御年的女频言情小说《笙歌封御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由网络作家“封总前妻是亿万千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来,笙歌放弃了热爱的事业,甚至斩断与朋友的交往,甘心在家中做一个全职太太。尽管她如此卑微,却没有换来丈夫的一颗真心。如今丈夫心中白月光再度归来,笙歌非常识趣的主动提出分开。没多久,曾经的豪门弃妇化身亿万身价的超级富婆,不光一路吃瓜群众被惊呆,就连前夫先生都傻了眼……

《笙歌封御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精彩片段

是夜。

笙歌睡得很不安稳。

她感觉自己被人压在身下,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耳边还有一道沉重而急促的呼吸。

意识到什么后,笙歌惊恐的睁开眼,隐约看到撑在自己上方的,是个男人身形。

“御年,是……你吗?”

那人喉间轻“嗯”了声,身上的酒气非常浓重。

结婚三年,封御年终于肯碰她了!

因为她是老爷子硬塞给他的妻子,封御年这些年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

这次,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进她的房间。

她都非常高兴!

两小时过后,伴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哼,封御年疲惫的趴在她身上,落地窗外的月色勾勒着他完美的身材比例。

笙歌听着他极快的心跳,那样真实,却又像是一场梦。

如果真的是梦,她宁愿永远不要醒来。

她搂住他的后脖子,几近痴迷,带着运动过后的喘气,“御年…御年,我真的……”

“好爱你”三个字还未说出口,就听对方低哑着嗓子,喃喃了句。

“阿宁……”

笙歌当场石化。

心尖狠狠一颤,全身血液倒流。

阿宁,是慕芷宁的小名,是封御年心中的白月光初恋,因为老爷子的缘故,这些年一直在国外。

可就在昨天,慕芷宁回国了。

并且,给她发了挑衅短信。

“笙歌,我回来了,封家没有你的位置!”

“我与阿御青梅竹马,你真以为,凭你这几年,就能顶替我?!滚吧,滚回孤儿院,那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你不知道阿御有多爱我吧,他就算躺在你床上,也一定会叫我的名字,而你只配当我的替身,笙歌,这种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替身?

她是老爷子钦定的准孙媳,名正言顺的封太太,她是笙歌!她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耳旁,封御年还在“阿宁,阿宁”的念着……

那一条条讽刺的短信也在脑中不停回响,无不昭示着她有多自欺欺人!

泪水突然不可节制的涌了出来,笙歌攥紧手心,压抑得全身发抖。

这些年,她小心翼翼,讨巧卖乖,还辞了工作,全心全意当封御年的五好太太。

老宅里的婆婆和小姑子觉得她出身不明,又极度嫌贫爱富,屡屡刁难羞辱她,她不想给封御年添麻烦,全都自己打碎牙齿混血吞。

就为了得到他的爱,她卑微得还不够吗?

为什么连她最后的这点自尊,都要狠狠撕碎践踏!

这夜格外漫长。

笙歌睁着眼,彻夜无眠。

……

第二天清晨,封御年是被落地窗外刺眼的阳光弄醒的。

他揉了揉眉心,一睁眼就看到笙歌坐在化妆台前,背对他。

昨夜的荒唐事突然在脑中闪过,意识到什么,他黑眸紧锁,周身冷冽渐起。

笙歌虽然背对着他,却也能清晰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戾气。

她若无其事的继续涂抹护肤品,手腕却突然被狠狠攥住,一把被人拽起来。

手中护肤品应声落地,玻璃瓶身摔了个粉碎,洁白的膏体洒了一地。

笙歌抬头怒瞪,但在对上男人那双暴怒又厌恶的黑眸时,她的心依然不可节制的一抖。

“你以为用下药这种卑劣手段,让我碰了你,就能成为真正的封太太?”

封御年居高临高,几乎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手上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攥得更狠。

那张俊美的神颜因为暴戾的神情,异常骇然。

下药?

笙歌惨白一笑,“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女人?”

封御年唇角牵起讽刺,眼底裹杂了浓烈的厌恶,“当初你不就是用手段糊弄了爷爷,才让我非你不娶,现在又装什么单纯。”

“你这种骨子下贱的女人,连阿宁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

骨子下贱,装清纯……

原来在他心里,她这么不堪。

至于下药这种手段,她如果真的想,早就做了,何必苦苦等到现在?封御年当真是一丁点都不了解她啊!

可笑这三年她用尽全力的付出,就是个屁!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坚持的必要了。

笙歌忍着被他攥疼的手腕,咬牙,发力,狠狠甩开他的手。

而后抬起头,语气坚定。

“封御年,我们离婚吧。”


“什么?”

封御年蹙眉,似乎是没想到她会主动提离婚,明明昨晚她才给自己下药,这一大早又在玩什么把戏!

“你发什么狗疯?”

笙歌冷冷撇了他一眼,明明个头比男人小许多,此刻的气场却完全与封御年不相上下。

“你不也一直想离婚吗,既然当初你是被老爷子逼着娶我的,如今老爷子已经离世了,没人能拦着你娶慕芷宁了,你难道就不想给慕芷宁一个名分?”

封御年抿着唇,深深睨了她一眼。

她真会这么好心让位?

见她眸色认真,不像是说假话,他轻哼了声,语气凉薄,“你可别后悔。”

笙歌栗然冷笑,心从未如此坚定。

“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嫁给了你。”

说完,她扭头就出门,背影果决潇洒。

封御年盯着她的背影,看了很久。

以往这女人见了他,总是软软糯糯,装出一副温柔可欺的样子,而今天,她的态度意外的强硬。

难道昨晚的事,真是冤枉她了?

可若不是她,还能有谁。

……

两人一前一后,当天上午就去了民政局。

穿着一身又丑又旧地摊货的笙歌和封御年那身普拉达的高定黑西装站在一起,显得格外不和谐,引来了周围不少人异样眼光。

但笙歌不甚在意,她只想快点结束。

不过十分钟,这段沉重的婚姻,终于被画上了句号。

看着手中刺目的离婚证,笙歌有一瞬间的恍惚。

“以后你好自为之。”

凉薄的声音传来,等笙歌再抬头时,某个男人早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没有一句挽留,没有一个眼神,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这样也好。”

她失笑的摇了摇头。

既然他够无情,以后再见,只是陌生人。

她收回思绪,抬脚刚走到路边。

突然一辆限量版黑色加长款宾利商务车,停到她面前。

车门打开,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男人在四个保镖的护送下,朝她走过来。

笙歌看清来人,微抬起下巴,整个人突然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爸爸可真是手眼通天,我这才刚离婚,你就找上门了。”

管家林叔脸上挂着狗腿笑,朝她深深一鞠躬,才开口:“小姐,您和老爷约定的三年之期已到……”

他顿了顿,瞟了眼笙歌手里的离婚证。

故作遗憾的说,“看来您没能让封御年爱上您,既然如此,您该履行承诺,回S市继承家业了。”

笙歌皱眉,沉默了很久。

十五岁那年,她遭人迫害,失去记忆,流落到方城孤儿院。后来,因为碰巧救了封家老爷子,她被老爷子带回封家老宅,直到她成年,封御年才被勒令娶了她。

就在她和封御年新婚当晚,发生了点意外,她碰巧恢复了记忆,可笑当时她满心满眼都是封御年,拒绝跟林叔回去,最终跟爸爸定下这个三年之约。

如今想来,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这三年当真是浪费给狗吃了。

“老爷他真的想你了,小姐,您就跟我回去吧,别再跟老爷置气了,老爷他……”

“林叔。”

笙歌打断他,提及旧事,她的脸色越来越冷,“他身边有那个女人,鹿家也不缺我这个闲人,我在方城还有要紧事,我不回去。”

当初是谁害她失忆并流落方城,她这两年一直都有悄悄调查,发现那人很可能就在鹿氏,但到底是谁,她还不知道。

如今敌在暗,她在明,回鹿家太危险了。

更何况,她才不想回去跟那个女人大眼瞪小眼。

林叔叹了口气,“老爷猜得不错,您心里还是怨他的,不肯轻易回去。”

他说着,恭敬掏出一张至尊黑金卡,“这是您的银行卡,里面的三百亿,一分未动。”

然后,他又朝身后保镖挥手,保镖迅速将一份崭新的合同递到笙歌手中。


“老爷说,您可以现在不回去,但必须接受鹿氏旗下在方城的angle集团的经营权,且本年度集团的盈利必须高出往年五个点。”

“老爷还说,您可以拒绝,但封氏的下场可能会因此很惨。”

笙歌恨恨咬牙。

之前封家老爷子临终前,她曾答应过老爷子,一定会帮他看好封氏,所以她不能让封氏出事。

爸爸这次明明拿捏了她的软肋,却没拿来威胁她回家,而是非要她接下angle集团。

他到底想搞什么名堂?

“好,如他所愿!”

笙歌接过笔,洋洋洒洒的签下名字,也接下那张存有三百亿的至尊黑金卡。

看着通体黝金的卡面,她好笑的摇了摇头。

明明几分钟前,她全身上下穷得只有十块钱,连打车费都不够。

所以,这也算是变相暴富了?

因为之前和爸爸的约定,她的银行卡账户被冻结了,还必须隐藏真实身份,否则视作违约。

平时,婆婆和小姑子最是嫌贫爱富,还喜欢攀高枝,从来不拿正眼瞧她。

若知道她其实是全国首富鹿氏家族的最小千金鹿笙歌,坐拥亿万身价的超级富婆,会是什么表情?

记得她还没恢复记忆前,她孤儿院的好朋友生命垂危,她跪着磕头,求婆婆李霏借钱给她。

李霏高傲的拿出一张白金银行卡,却不是递给她,而是炫耀,“你猜这里面有多少钱?一百万,你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吧?”

“但我就算拿去买狗粮,也不会借给你一毛钱!因为你那个穷酸朋友在我眼里,还不如一条宠物狗。”

笙歌攥拳,眼底闪过一丝嘲弄。

有机会,她倒是想治一治这俩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狠狠出口恶气!

正想着,笙歌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住了手腕。

一回头,正是婆婆李霏。

她正高昂着下巴,表情十分嫌弃不满。身后还跟着几个贵妇,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购物袋,看样子应该是刚逛完街。

笙歌将黑金卡不动声色的揣进包里,语气冷漠,“你有事?”

李霏先是一怔,似乎是没想到笙歌的态度会这么冷淡,明明以前她见到自己都怂得不行的。

“谁准你出来丢人现眼的!家里的活做完了?中午饭做好了?要是饿着了我的宝贝儿子,我非扒了你的皮!”

“瞧瞧你这穿的什么玩意!都嫁进来几年了,还是一股子穷酸味,真是丢人,快给我滚回去!”

“我丢人?”

笙歌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我嫁进封家后,你故意赶走别墅佣人,逼我辞掉工作,给你儿子洗衣做饭,当个贤惠妻子,我都照做了,可你满足吗?”

“你继续变本加厉,冤枉我偷你珠宝,以此扣下老爷子给我的股份,还将我按在大雨里罚跪,这些你都忘了?”

李霏身后的几个贵妇啧啧了两声,她们都知道李霏对媳妇很刻薄,却没想到她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

眼见两人之间的苗头不对,几个贵妇纷纷找借口离开。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李霏好几次想打断笙歌,却被她像机关枪一样密的话,挡得愣是没插进一句嘴。

“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清楚。”

笙歌冷傲的仰起下巴,眼神凌厉,“以前我忍你,以后你再惹我,我会将之前的账全部加倍讨回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