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推荐官途

畅读佳作推荐官途

一颗水晶葡萄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官途》,现已上架,主角是张元庆林翠柔,作者“一颗水晶葡萄”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领导病逝许多天了,他依旧恍如隔世。从进入官场那天起,他就被领导赏识,提拔,甚至每次惹下小麻烦,领导也没怪过他。如今,他却只能在领导的葬礼上沉默……夫人:“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夫人,节哀。”他明白,夫人这是让他避嫌呢,可这官场上的种种联系,岂是避嫌就能躲掉的?他本以为,这辈子可能就止步于此了,甚至被调到更远的地方。可谁知,在他求官的这条路上,又出现了新的贵人……而领导的夫人,竟然隐藏着惊天秘密!...

主角:张元庆林翠柔   更新:2024-05-23 22: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元庆林翠柔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推荐官途》,由网络作家“一颗水晶葡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官途》,现已上架,主角是张元庆林翠柔,作者“一颗水晶葡萄”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领导病逝许多天了,他依旧恍如隔世。从进入官场那天起,他就被领导赏识,提拔,甚至每次惹下小麻烦,领导也没怪过他。如今,他却只能在领导的葬礼上沉默……夫人:“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夫人,节哀。”他明白,夫人这是让他避嫌呢,可这官场上的种种联系,岂是避嫌就能躲掉的?他本以为,这辈子可能就止步于此了,甚至被调到更远的地方。可谁知,在他求官的这条路上,又出现了新的贵人……而领导的夫人,竟然隐藏着惊天秘密!...

《畅读佳作推荐官途》精彩片段


张元庆走到食堂门口,站着等周强斌。

毕竟领导发话了,哪怕揣摩不透意图,也要先照做。

食堂来往的人不少,一些认识的都诧异地看着张元庆。今天下午组织部才把他领回来,消息还没有传出去。

所以很多人看到才被发配的张元庆站在食堂门口,不由感到奇怪。

难道是回来找关系试图自救的?可是找人也要去领导办公室啊,哪有在食堂门口站着的。

对于他的遭遇,或许同情者也有,但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张元庆也不顾其他人的眼神,规规矩矩站着。

没想到,迎面来两个人,看到他就皱起了眉头。

其中一个是民政局局长关水峰,另一个则是宣传部副部长耿耀辉,两个人都是处级干部。不一样的是,一个前面有个正,一个前面有个副。

耿耀辉作为宣传部的领导,对于大院里面的信息是很灵通的,所以知道张元庆被发配的事情。甚至他知道的比较详细,例如关水峰把他扔到殡仪馆。

想到这小子从殡仪馆跑过来,站在食堂门口,本能有些厌恶。

关水峰见状更是脸上挂不住,走过来,怒气冲冲:“张科长,你在这里干什么?让你蹲守殡仪馆调研,谁让你擅离职守的,你这种行为,典型的无组织无纪律!”

张元庆没想到关水峰来发难,按说组织部应该要通知他一声才对啊。

其实也算他倒霉,江北市民政局是有专门的办公地点,不在政府大院里面。方秋等人去接人的时候,先去了民政局,结果关水峰来政府这边开会了,电话自然也打不通。

方秋和孙婉把调令复印了一份给民政局综合事务科科长,科长一看张元庆又被重用,赶忙让他们去殡仪馆接人。

所以方秋他们带着张元庆回来的时候,这位科长也没有给关水峰打个电话。

而且一般调离原岗位,被调离的人好歹都会打个电话或者当面道谢,不管真的假的,也要走个形式。

张元庆下午大脑都是乱的,哪里想起来这个事情。更何况,关水峰那么对他,他也不愿意跟这种人虚情假意。

所以关水峰还认为张元庆是那个被发配的弃子,毫不顾忌地一顿怒斥。

这里是食堂门口,张元庆被当着这么多人面训斥,哪里受得了,当即反讽:“关局长,上来就扣大帽子,你这领导水平果然很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市委书记!”

关水峰被自己手下呛了,哪里能忍:“好,张科长的脾气果然硬,我明天就去找组织部,你这种作风,我看要处理!”

“哦,怎么处理,把我送到火化车间?”张元庆皮笑肉不笑看着他。

关水峰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他,这家伙都已经被扔到殡仪馆了,基本上已经到位了。至于给他降级、背处分,那要犯严重错误了。

宣传部副部长耿耀辉看到两人剑拔弩张,不由眼珠子转了转,这个张元庆是破罐子破摔,还是有什么依仗?

情况不明,所以他缓缓开口:“老关,你这脾气收一收,有什么问题私下再说。小张你也是,作为手下,对上司难道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看似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隐隐偏着关水峰。

关水峰借坡下驴,不过仍然指着张元庆的鼻子骂道:“你是个好小子,你放心,我会好好重用你的!只要我还在干,你就在殡仪馆给我老实待着!”

关水峰正话反说,张元庆也不简单,正想要好好讽刺他一番,把他血压给逼上来。

突然看到关水峰身后来人,立马就老实了。

关水峰倒没有看到身后情况,发现对方神情老实了,不由冷笑,现在知道怕了,已经迟了!

然而身边耿耀辉忽然转身,急忙喊了一声周市长。

关水峰也吓了一跳,赶忙也转过身,正看到一脸阴沉的周强斌。

还没等关水峰喊人,周强斌的声音已经冰冷地传了过来:“关局长,你好大的威风。站在食堂门口训斥办公室的人,我看民政局已经留不住你了,你是不是要高升到组织部去!”

关水峰脸色一变,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周市长误会了,我……他……对,是他擅离职守被我发现了,我说他两句。”

周强斌说他训斥办公室的人,因为没有加政府两个字,关水峰一时之间没理解到是什么意思。还认为自己态度不好,想着要解释。

“擅离职守?谁跟你说小张擅离职守,今天下午我已经把他调到市政府办公室。你作为一把手,连自己局里的人事调动都不知道,你怎么干的?对局里面的同志,连基本的关心都没有,我看你就是官僚主义!”

周强斌语气已经非常严厉了,帽子扣得更是让人冷汗直冒。

关水峰被骂得脸色惨白,同时他终于明白过来,张元庆竟然又调动了,而且到了市政府办公室!

就连一边的耿耀辉都大吃一惊,这小子不是才因为靳书记的事情,被当做余孽发配出去了?转眼之间,又被周强斌挖回了市政府办公室。

这小子的能量,相当大啊。他同时庆幸,自己刚才虽然隐隐偏着一方,却没有把话说死,要是跟着这个关水峰乱说话,只怕自己现在也要受挂落了。

虽然自己是市委宣传部的,周强斌管的是政府那一块,可是这位大爷也是入了常委的。得罪这种大人物,常委会的一句话,就能抹掉自己几年的努力。

耿耀辉是感到惊险,关水峰则是面如死灰。

他有心想要解释,下午有可能开会没接到电话。但是怎么解释都是苍白的,自己刚刚骂了市政府办公室的人,等于骂了周市长的身边人,特别是殡仪馆的言论,这不是咒领导么。

这下子是麻烦了,他赶忙向周强斌道歉:“周……周市长……我对不起……”

周强斌冷冷说道:“你跟我道什么歉,你跟小张道歉!”

关水峰脸色通红,咬着牙向张元庆道歉:“张……张科长,是我态度有问题,我不知道您高升了……”

随着这句话,他的面子几乎是扫在地上了。

张元庆淡淡回应:“我可没有高升,只是平调。关局长这么大的领导,连级别都搞不懂么?还是说,同样是副科,你觉得我在民政局就是活该被你骂的,到了市政府办公室,就鸡犬升天了?”

对于这个关水峰,张元庆是一肚子意见,本着有仇报仇的想法,他自然不会放过奚落的机会。这就是他的脾气。

关水峰作为一个正处给一个副科道歉,还被奚落。他真是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自己毫不犹豫钻进去。

然而面对周强斌的威严,他不敢不从,乖乖低头:“张科长说的是,我认识有问题……我的错……我的错……”

张元庆报了一仇,心情大好。不过看到周强斌脸色阴沉地看着自己,顿时喜悦消退了三分。


张元庆心想,自己反击的行为,估计引起了周强斌的不快。

他教训关水峰,因为他是常委是常务,而自己没有一官半职,跟着他去奚落关水峰,就显得不识抬举了。

但是想到关水峰不分青红皂白训斥自己,张元庆又觉得自己做得对。纵然面对周强斌的阴沉眼神,他毫不畏惧的看回去。

做人一点脾气都没有,还混个屁的官场!

周强斌大概没有想到,张元庆直勾勾盯着自己,丝毫不让。听说这小子是个硬骨头,现在看还真是。

他挥了挥手:“这件事到此为止,关局长你好好反省一下。”

关水峰连忙一边道歉,一边灰溜溜逃走,就连饭都不吃了。

至于耿耀辉站到一边,冒充一个旁观者。

周强斌看了一眼张元庆:“你,跟我去二楼。”

食堂一共两层,一楼是大众食堂,二楼则是用来招待的。

耿耀辉听了心中一愣,周强斌竟然要带着张元庆这个副科去接待外面来人。也不知道来的是大领导还是大老板,需要周强斌亲自出面,肯定级别不低。

但是无论是谁,周强斌要带着张元庆上去,就算是喊他去搞服务,这是只有贴身秘书才有待遇。

耿耀辉吃了一惊,这小子难道又要当周强斌秘书了?

这周强斌怎么想的,从殡仪馆挖一个人过来当秘书?

一时之间,他都想不清楚。

旁边围观者闻言也是立刻反应过来,羡慕嫉妒的目光,四面八方而来。

这小子哪来的运气,刚刚跟的领导没了,又被另一位大佬看上了。这是祖坟烧着了吧,不然气运能这么旺?

张元庆却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想起周强斌阴冷的眼神,就不由有些逆反。此刻听说去二楼,一时没有多想,下意识反问一句:“我上二楼干什么?”

周围人都傻眼了,领导带他去接待,他还有脾气了?你难道还要领导求着你去?

周强斌也是纳闷地看着他,没好气道:“你爱来不来!”

可是紧接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周强斌说罢往二楼而去,走了几步又狠狠看过来:“你到底来不来?!”

张元庆这才想清楚,周强斌这是抬举他。一下子,心里的脾气也没了,赶紧跟了上去。

看到两人在台阶上消失,众人才纷纷议论起来。感慨这个场景,真是从来没见过。尤其最后,感觉周市长求着他陪同一样。

别说一些正科、副科,就连耿耀辉都羡慕疯了。这个副科,比人家副处都拽!

上了二楼,直奔最大的包厢。最大的包厢分里外两间,外面一间小一点,是给大领导随身秘书以及司机休息吃饭准备的。

还有一个大的在里面,是专门进行高规格接待的。

张元庆看周强斌不说话,他也不好询问。跟着进来之后,一看外面坐着的,都是一些科室的重要人物。

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秦林宇正在门口等着,看到周强斌脸上一笑,正要迎进去,一下子看到张元庆,顿时有些傻眼。

不过他办公室多年,反应速度极快,没有搭理张元庆,赶忙迎着周强斌而来:“周市长,就等你了。”

周强斌点了点头,抬腿往里面去。

张元庆也不知道是跟着还是不跟着,周强斌回过头:“小张,进来!”

“我?”张元庆看秦林宇一个副处都在门外站着,自己竟然能够进去,他都有些发蒙。不过不敢再怠慢,立刻紧随而入。

秦林宇却是傻愣愣站在外面,他到现在都没摸清楚状况,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张元庆跟着周强斌进入了大包厢,这里果然已经有了不少人。

为首是一位老者,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白色衬衫,有些儒雅。而在左手边,坐着的是市委书记陆济海,右手边则是空下来给周强斌的。在桌的还有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王义明。

张元庆知道最近常委班子挺忙,除了亡故的靳书记之外,市长在省里还没回来,宣传部长在党校学习。警备区的那位,向来不怎么参与这种接待。

还有一位进常委的区委书记,自然不会在政府大院。

可以说只要在家大佬,都在这个桌子上。

那么这位一丝不苟的老者,要不然是省里的,要不然就是一位老领导。看年龄和气质,应当是省里下来的。

可惜张元庆对市里情况比较了解,对省里领导并不熟。

只是奇怪的是,张元庆进来的时候,那位老者好像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他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老者的目光移开了,让他感觉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小周啊,你最后一个过来,可让我好等啊。现在做了常务,怕是不认识我老周了。”

老者笑着开玩笑,从语气上看,应当跟周强斌很熟。

周强斌是省里下来的,张元庆觉得自己猜的没错,这位老者是省部的高官。

周强斌此刻的笑容,格外亲和。他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瓶250ml的小瓶白酒,连标签都没有。

“老领导,我不是去给您拿酒了么,这酒的酒厂早就关了,我好容易让人拿的原浆。剩的不多了,就这一瓶,晚上给您老带过来了。”

周强斌在这位老者面前,乖得和一个小学生一样。

老领导笑了笑:“你这是堵我的嘴,不过就这一小瓶,够谁喝的。”

旁边市委书记陆济海适时开口:“周部长,这原浆酒我们可喝不了,咱们就适合喝勾兑的。”

众人哈哈一笑,其乐融融。

张元庆坐在靠门的位置,听到周部长这个称呼的时候,神色一动。周部长自然是称呼这个老者的,他想起来,周强斌履历里面,曾担任过省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局局长。

他能称呼老领导,再加上陆济海喊周部长,这个老者的身份呼之欲出了。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传运。

张元庆这才明白,为什么秦林宇都只能在门口待着了,这位老人家的级别确实高,副部级。

不过他更加想不通,这种规格的饭局,自己怎么有资格参加?

他看了一下其他两位秘书,一位正坐着,应当是周传运的秘书。这种省部大员的秘书,应当正处以上。

另一位秘书是陆济海的秘书郎映文,刚提的副处,未来下放出去就是一方县太爷。

张元庆一个副科坐在这里,好像狼群里面进了一个哈士奇!


汤端上来之后,牛胜强拿着香烟走了出来。他就当着老婆的面,拆开之后吞云吐雾。

牛胜强这个人的性格,就是有些大大咧咧的。

张元庆看林钰微微皱眉,就把香烟放在一边,没有急着抽。

林钰没有搭理自己老公,对着张元庆嘘寒问暖:“你现在到了殡仪馆调研,是不是三个月准时就能回来。这事可要上点心,不行去你们局长家一趟,看看能不能把时间缩短。”

四方桌,三人各坐一方。林钰说话的时候,身子半歪过来,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也碰到了他的腿上。

张元庆只觉得她身上香味好闻,不知道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是什么。

张元庆把腿收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到:“你们就不要担心我,我这边已经没事了。只要副科没有动,就没有问题。”

牛胜强倒是瓮声瓮气的:“这能有什么事情,我不也给整了好几年,谁把我整倒了?只要我躺平,谁能奈何得了我?”

张元庆虽然不苟同老牛的想法,当着他老婆的面,也没有和他争辩。

林钰对他的态度,则是明显嗤之以鼻。

一会工夫,两人喝了有半斤了。

林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房间,换了一套连衣裙出来。坐到沙发上,翘着长腿,又套上了一双长筒靴。

她本就身材挺拔,两条大长腿又细又长,现在换上了长靴,看起来和二十出头小姑娘一样。

“元庆你接着吃,老牛我出去跟佳佳逛街去,迟一点回来。”林钰说着,拎着小包就出去了。

张元庆看了一下那包,竟然是LV的。以他们夫妻两的工资,买这个包显得有些奢侈了。他再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正是7:20。

想起刚才的短信,他有些不是滋味。

牛胜强却嗯嗯啊啊的应付着,等林钰出门,仍然跟张元庆抱怨着工作情况。

看到张元庆不说话,他夹了一筷子野菜到他碗里:“发什么呆呢,来吃点绿叶菜,这玩意是我在山里摘得,绿油油的,看着就有食欲。”

张元庆没好气给他夹了一筷子:“那你多吃一点吧。”

“唉,好好,咱们吃点绿的。”牛胜强喝得有点醉醺醺的。

张元庆皱眉问道:“嫂子经常晚上出门么?”

问完之后,张元庆差点给自己一耳刮子,人家夫妻两的事情,自己问个什么劲。没有事还好,万一出事了,自己就里外不是人了。

大概是在官场待得时间长,张元庆什么问题都会多想一点。

好在牛胜强是个粗线条,呵呵地说到:“女人嘛,不就是爱逛个街啥的。白天都上课,晚上不就出去做个头发,做个美甲的。最近怎么迷上A货了,经常买些盗版的名牌,我都跟她说了,要买就买真的,买什么假的。”

听到牛胜强这么说,张元庆不由摇了摇头。自己要是像这兄弟一样,那也挺好,眼不见心不烦。

实际上张元庆可以肯定,林钰那包绝对是真的。一个包,几万块,根本不是他们两个收入能支撑的。

张元庆之所以知道这么多,也是当初在柳婷找到了蛛丝马迹。之前柳婷也是比较低调,后来有段时间,突然多了一些名牌包包什么的。

张元庆查了一下几款包的价格,随后就猜到了,这女人脚踩几条船。身边必然有个富二代。

所以后来,张元庆也就是把柳婷当做时不时交流的对象,根本没打算跟她结婚。没想到,最后还是在她身上吃了亏。

那个茶叶盒,他几乎认定就是对方打开的。

想到这里,张元庆深深叹了一口气。

“老张啊,按我说,你这么多年对女人都是无所谓的样子,是不是心里还想着你那个初恋女友夏瑾瑜。要我说,人还是要往前开。你看我,往前看了,就找到了你嫂子。”

牛胜强提到自己老婆,还是忍不住洋洋得意。

的确,他老婆长得又漂亮,而且贤惠会过日子。最近在学校职称也评上了,时不时还能跟着领导外出学习。

这令牛胜强,倍感脸上有光。

张元庆看他“天真无邪”的笑容,没有搭理他。只是提到夏瑾瑜名字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两人喝到九点,林钰还没回来,牛胜强已经喝得一塌糊涂了。

张元庆扶他回房间,结果被他吐了一身。

“真是晦气!”张元庆赶忙把外套脱了,但是身上的味道也很重,于是走到浴室干脆洗个澡。

脱了衣服之后,方才发现浴室里面只有一条粉色毛巾,而旁边竟挂着一条黑色蕾丝丁裤,这一下看的张元庆有点心猿意马了起来,脑子里瞬间就有了画面。

张元庆倒是不知道,他正在洗澡的时候,林钰也回到了家。她脸色微微红润,那一对勾人的眸子更加水灵了。

听到浴室的水声,林钰自言自语:“这呆子,今天竟然喝完酒还记得主动去洗澡了。正好我也一起,好久没在浴室里弄过了。”

说着,林钰就把衣服一脱,扭着细腰进去了。

随着洗手间的门一开一关,有片刻的宁静。

继而,一个女声尖叫从洗手间里面传了出来,里面传出了一阵杂乱声。

大概是声音惊醒了牛胜强,他歪歪扭扭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衣服,自然知道自己老婆在洗手间里面。

他含糊不轻的喊着:“咋了,崴了脚还是跌倒了,怎么叫得跟失身了一样?”

浴室里面没有声音,牛胜强有些醒酒,他皱眉走去:“到底咋了,你回个话啊。”

这时候浴室打开一条线,林钰弯着腰露出了半张脸,脸色惨白:“没……没咋了,刚才差点滑了一下……你回去睡吧,我一会来。”

林钰弯着腰,可是在她身后,还有一个巨大的阴影。她奋力将张元庆顶到门边,防止对方进来。

张元庆只能退到门边,可是被对方这么顶着,哪里能够受得了。女人雪白的肌肤就这样在他眼皮子底下晃着,尤其那俩大白菜更是要命一样的刺激他。

看着牛胜强要进来,两个影子几乎一起贴在门边,林钰感受到身后的动静,脸上一会红一会白,真没想到张元庆本钱这么离谱,简直是自己老公的两倍,现在顶的她浑身燥热。

牛胜强喝多了也没有怀疑,不过仍然往洗手间走来:“没事就好,快点让开,我要上个厕所。”

看着牛胜强靠近,林钰的脸色彻底变成了惨白。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然柳眉一竖:“你……给我等一会,我正在洗澡呢,你现在进来有味道。快去房间等会!”

牛胜强听了这话,露出一脸不耐烦,但是看老婆生气的样子,还是恢复了一点理智,然后退到了沙发处坐了下来:“行吧,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快点洗。”

林钰脸色古怪了起来,不知道说什么。

此刻张元庆动了一下,她赶忙继续将人顶住,俩人的身体都快严丝合缝了。

饶是张元庆定力再强,此刻就在嘴边的肉,哪怕是兄弟老婆,也得尝一下了。

林钰也有反应了……

牛胜强坐在沙发处准备抽烟,忽然看到地上还有男人的衣服,不由下意识问道:“咦,老张的衣服怎么在这里?”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