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爱上前世老公

重生爱上前世老公

清昙忆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直到奄奄一息之际,沈若桐才明白所有真相!她的毕生所爱原来是个冒名顶替的渣男,那男人不光利用了她的一颗真心,同时还无情伤害了她的家人。重活一世,沈若桐发誓不会任人宰割,她抱紧季家大少爷的大腿,在虐渣路上一骑绝尘!

主角:沈若桐,季泽修   更新:2022-07-16 00: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若桐,季泽修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爱上前世老公》,由网络作家“清昙忆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直到奄奄一息之际,沈若桐才明白所有真相!她的毕生所爱原来是个冒名顶替的渣男,那男人不光利用了她的一颗真心,同时还无情伤害了她的家人。重活一世,沈若桐发誓不会任人宰割,她抱紧季家大少爷的大腿,在虐渣路上一骑绝尘!

《重生爱上前世老公》精彩片段

脑袋一阵一阵的抽疼,沈若桐睁开眼睛,入目却是一片黑暗。

这是哪儿?

她记得自己是收到周浩然的消息,说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让她去公司。可是她刚下了车,就觉得后脑一疼,再也没了意识。

回忆到这里,沈若桐明白过来,自己是被人绑架了。

作为沈家大小姐,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绑架事件了,因此很快冷静下来,等待劫匪的出现——只有与劫匪接触,她才能找到逃脱的机会。

静谧中,脚步声由远及近。

随着一阵响声,光线自前方倾泻下来,沈若桐眯着眼看向门口,发现来人有两个,身形看起来,是一男一女。

且......都有些眼熟。

熟人作案么?

沈若桐在心里快速排除着自己认识的人里,有哪些有可能对自己动手。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绑架自己的人竟然会是......

“桐桐。”

沈思玲挽着周浩然的胳膊站在沈若桐面前,笑容得意又充满厌恶,“这个惊喜,你喜欢吗?”

“为什么?!”沈若桐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思玲和周浩然,“我有哪里对不起你们,你们要这样对我?!”

闻言,周浩然不屑地看着她,嗤笑道:“沈若桐,你以为我是真的爱你吗?我爱的,从来就只有思玲一个。”

说着,深情地亲了沈思玲一下。

沈若桐脸色惨白,“既然你不爱我,你为何......”对我那么好?

余下的话,沈若桐再问不出,只觉得自己若真的问出口了,尊严就彻底扫地了。

然而沈思玲哪里会放过她,娇笑道:“当然是为了沈氏了。如果不是爸爸只想把沈氏留给你,浩然哥哥怎么会忍着恶心和你在一起?不过没想到你真的这么蠢,居然真的深爱浩然哥哥,伤了季泽修一次又一次。”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若桐颤声问道,沈思玲话里隐藏的含义,让她连自己的尊严被踩在地上都顾不上了。

“还能是什么意思?”沈思玲巴不得看沈若桐被自己踩在脚底痛苦的样子,当即把当初的真相说出,“你深爱浩然哥哥的契机,是那次你被绑架,黑暗里浩然哥哥替你挡了一刀的时候吧?很可惜,真正为你挡刀的人,是季泽修!”

周浩然接道:“那一刀距离季泽修的心脏不过一指,他差点就死了。不过他应该不会告诉你这件事,毕竟他那么爱你。这样倒是便宜了我,轻松就让你爱上我了。”

越听,沈若桐的脸色就越是惨白。

“我爸爸的死,也是你们做的?”沈若桐并不蠢,事情到了如今,哪里还想不明白,父亲的车祸,也是这二人导致的!

“没错。”也许是肯定沈若桐会死在这儿,周浩然连一丝掩饰都没有,甚至还洋洋得意,他继续道:“沈仲行的车是我动的手脚,也是我算准了那天季泽修会去沈家,导致了沈仲行车祸成为植物人。”

“你图谋沈家,为什么要把季泽修牵扯其中?!”想到自己以为是季泽修害了父亲,多次伤害季泽修,沈若桐就一阵后悔与内疚。

“当然是为了让那你恨他,不相信他!”周浩然嗤笑道:“季泽修那么厉害一个人物,谁能想到他的软肋是沈家二小姐呢?如果不让你恨他,不再相信他,我们又怎么能顺利的拿到沈氏?”

“沈思玲!周浩然!”沈若桐满眼恨意,“你们如此为非作歹会遭报应的!”

“报应?”沈思玲如同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开心的笑起来,“现在要死的是你!我亲爱的妹妹,你说,沈氏集团继承人被人绑架撕票,这沈氏集团是不是就是我的了?”

“走吧。”周浩然不耐烦再应付沈若桐,揽着沈思玲的腰走了出去。

两人出去没多久,大火席卷了整个仓库。

火海蔓延,沈若桐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

......

被大火灼伤的疼痛在身体每一处蔓延,沈若桐猛地睁开了眼睛,入目是雪白的天花板,还有缓缓滴落的点滴。

她这是在医院?她没死?

不可能,那么大的火......

“醒了?”

耳侧冷淡又压抑的声音响起,沈若桐愣了愣,这才转头看过去。

床侧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此时正微微低着头看她,因为背着光,看不清神色。

沈若桐一眼就认出站在床侧的人是季泽修。

想起周浩然和沈思玲说的那些话,心脏泛起密密麻麻的疼,她张了张嘴,却没能叫出面前人的名字。

男人见她看过来,又开了口,“沈若桐,为了不嫁给我,你宁愿死?”

似是自嘲,男人道:“既然你这么抗拒我们之间的婚约,那我成全你,至此,作罢。”

他不想放手,可他也不想逼死她。

沈若桐愣住,记忆里只有一次她为了和季泽修退婚,不惜以死相逼!

所以,这是老天给了她重新来一次的机会?让她回到了和季泽修解除婚约之前?

回想起当初沈思玲给自己出主意让自己自杀威胁季泽修退婚的事情,沈若桐就想骂自己一句蠢货!

她割腕自杀,若非季泽修及时赶到,她已经死了!

沈思玲出这个主意就是想让她死!

思及此,沈若桐双眼赤红,恨意弥漫。

沈思玲、周浩然,你们伤我、害我的,我必百倍还之!

“沈若桐,我在跟你说话!”季泽修俊颜染上愠怒,眸中却是痛意。

如今她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了?

沈若桐猛地回神,张口想要解释,“季泽修......”

话未说完,便是被人打断,“桐桐,你怎么样?我听说你......”房门被推开,沈思玲一脸焦急地走了进来。

再次见到沈思玲,沈若桐胸腔的恨意几乎要喷涌而出,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强忍住心里的恨意,沈若桐面上浮起一丝浅笑,“我没事。”

并未发现沈若桐的异常,沈思玲眼底滑过一丝怨毒,笑容有些淡,“你没事就好。”她看向季泽修,道:“多谢季少替我照顾桐桐了,季少请回吧。”

季泽修看向沈思玲,神色带着冷意。

被季泽修这样看着,沈思玲心里不免有些慌乱,担心季泽修是不是查出了什么。

但是这次明明就是沈若桐自己自杀!

“呵”季泽修冷嗤一声,转身离开。

“等等!”


沈若桐失血过多,现在身体还虚弱得很,但她还是强撑着起身走到季泽修身边,“你刚刚说的,我不同意。”

闻言,季泽修眼里浮起一丝欢喜但很快又落了下去。

之前吵着闹着要解除婚约、为此不惜自杀的是她,现在又不愿意的也是她,当真是把他当做傻子一样戏弄吗?!

还是她觉得,她可以继续利用自己未婚妻的身份替周浩然盗取他公司的机密?!

思及先前沈若桐仗着自己的纵容,数次盗取季氏机密交给周浩然的事情,季泽修心下就一痛,紧接着是怒火。

她就这么喜欢周浩然?!不惜委曲求全留在他身边?!

“沈若桐!”季泽修黑眸沉沉地盯着沈若桐,想要发火,却又舍不得。

“季泽修,我头晕。”沈若桐脸色惨白,身体朝季泽修倒去。

身体快过脑子,等季泽修反应过来,他已经把人揽在了怀里。

看着怀里人没有血色的小脸,季泽修又气又心软,一口气就这么堵在胸口出不来——她自杀不就是为了逼自己退婚吗?!如今目的达到了现在又为什么改主意!

尽管心里气得不轻,季泽修还是把人打横抱起往床边走去。

属于男人的青柏气味将她笼罩,沈若桐不由有些恍惚。

她突然想起,其实在遇见周浩然之前,她和季泽修的关系还不错。

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吧?

沈思玲被这一变故惊到,回神便是满腔怒火。

沈若桐不是说只爱周浩然吗?!怎么现在对季泽修投怀送抱?!

恨恨地暗自咬牙,沈思玲脸上又浮起关心,道:“桐桐,我叫了司机接你回家,你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吗?”

前世沈思玲也是这副模样关心她,如今想来,只觉得恶心。

“不用了,我打算和我未婚夫培养一下感情。”说着,沈若桐看向季泽修,可怜兮兮道:“泽修,我可以去你家住几天吗?”

重来一次,她必不会再重蹈覆辙,放弃这么好的男人不要,去爱一个渣男!

季泽修垂眸看着沈若桐,眼神复杂,为什么沈若桐醒来变化这么大?明明之前......

是为了周浩然吗?远程项目一周后竞拍,周浩然似乎也在准备这个......

想到这里,季泽修神色愈冷,眼底却是黯然,他冷声道:“沈若桐,耍我很好玩儿吗?”

“我没有耍你。”沈若桐与他双目相对,“季泽修,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喜欢二字落进耳里,犹如惊雷。

季泽修不敢信,却又想相信。

半晌,他哑声道:“沈若桐,我只答应你这一次解除婚约,没有下一次。”

他真的不想放手,可他......也不想她恨他。

看着男人微红的眼眶,沈若桐一阵心疼,她曾经伤他是有多深,才会让季泽修这样难过,这样煎熬?

“不会有下一次。”沈若桐抬手与季泽修十指相扣,“季泽修,我们不会解除婚约。我会嫁给你。”

前世她误会他种种,又伤他种种,今生,她再不会让他承受那一切!

有那么一瞬间,季泽修觉得自己在做梦,可掌心的柔软太真实。

罢了,就算沈若桐是为了周浩然才决定留在他身边,他也认了!他不会再放手!

“肖安,去办出院手续,叫司机来!”

“是,总裁!”

守在门口的肖安当即去缴费处办理手续。

眼看沈若桐当真要搬进季泽修家里,沈思玲慌了——沈若桐要真的和季泽修和好了,有了季泽修做靠山,她还怎么争沈氏继承权?!

沈思玲忙走到沈若桐身边,挽住她的胳膊,一脸为她着想的样子,“桐桐,你还是回家住吧。毕竟你和季少还没结婚,未婚就同居,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对公司也有影响。”

该死!

沈若桐不是说不喜欢季泽修讨厌季泽修吗?怎么现在还要住进季泽修家里去了?!

她绝对不允许!

想明白沈思玲是个什么样的人后,沈若桐如何不明白她的小心思,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温柔道:“姐姐,我和季泽修是未婚夫妻,住一起培养感情,不是很正常吗?而且在郦城,谁敢说泽修的闲话?”

最后一句,她说出来纯纯为了恶心沈思玲。

果然,沈思玲脸色有一瞬间很难看。

对此,沈若桐表示很满意,甚至还想再恶心沈思玲一下。

但显然沈思玲不想自己再难受了,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既然桐桐你要去季少家里,我就先回去了。”

“姐姐慢走,我会和季少好好培养感情的!”沈若桐微笑,故意把后半句话加重了音。

沈思玲心下一梗,拿着包的手指忍不住攥紧,恨恨地走了。

病房只剩下沈若桐和季泽修二人,沈若桐正要开口说什么,季泽修却是忽然转身往外走去。

沈若桐立刻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匆忙跳下床去追季泽修,“你去哪儿?”

被一双小手拉住,季泽修步伐一顿,视线触及沈若桐没有穿鞋的脚,忍不住皱眉。

“你是不是想反悔?”沈若桐撒娇,“你刚刚已经答应让我去你家住了,你不能反悔!”

“沈若桐,你流血,是把脑子流出去了吗?”季泽修沉沉开口,眸色晦暗,“你看清楚了,我不是你的周浩然!”

“你当然不是周浩然。”沈若桐毫不畏惧地对上季泽修的视线,“你是季泽修,我,沈若桐的未婚夫!也会是我以后的丈夫!”

从未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个回答,季泽修觉得心脏跳动的速度快不受控制了。

明明他知道,这个女人爱的是别人,说这话也只是为了从自己这里拿到机密去帮别的男人。

可他还是忍不住心动!

微垂下眼睫掩去眸中翻涌的情绪,季泽修将人拦腰抱起,语气平淡无波,“再不穿鞋下床乱走,你就一个人呆在医院吧。”

沈若桐微愣,眼里浮起星星点点的笑意,犹如星光散漫。

“季泽修,我喜欢你。”

她扬起头,唇瓣轻轻落在季泽修的唇畔。


呼吸交融,唇齿之间皆是对方的味道。

“叩叩”

敲门声惊醒了两人,季泽修霍然直起身,沈若桐有些不自然地别过头。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同季泽修亲近......

肖安推开门进来,“总裁,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

“嗯。”

季泽修长腿一迈,出了病房。

肖安看向沈若桐,态度疏离又客气,“沈小姐请。”

察觉到肖安的冷漠,沈若桐忍不住苦笑,看来自己对季泽修的伤害,他身边人都看不下去了。

夜晚,季家别墅。

沈若桐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叹了口气,她下午就成功入驻了季泽修的别墅,可是从下午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她连季泽修的影子都没看见一点!

她要求住进来就想要和季泽修缓和关系,可现在连面都见不到......

不行,她要主动出击!

心里做了决定,沈若桐立刻行动起来。

“叩叩”

“进来。”

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房门被推开,季泽修看着走进来的沈若桐,眸色瞬间沉了不少。

“你又想要什么?”

面前的女人身上只有一件浴袍,浴袍很短,只刚刚到大腿。湿漉漉的头发贴着精致的脸颊,更显诱惑。

季泽修心中苦笑,他自诩自制力极强,可面对沈若桐,他却升不起任何抵抗之心。

沈若桐穿成这样来找他,又是想帮周浩然盗取什么机密吧?

并不知道季泽修现在在想什么的沈若桐视线直直落在季泽修胸口的刀伤上。

这是她被绑架的时候,季泽修为了救她,受的伤吧?

情不自禁地走到季泽修面前,抬手想要抚上那道刀疤,却在下一秒,被男人躲开。

沈若桐愣住。

季泽修神色冷淡,“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不会给你的,出去。”

“我不是!”沈若桐明白过来,急切道:“季泽修,我来找你,不是为了盗取......机密。”说到后面,沈若桐想起自己以前做的事情,羞耻不已。

季泽修讽刺的勾了勾唇。

这种戏码以前也不是没有,他不会再信了。

沈若桐也想起来了,心知不管自己现在说什么季泽修都不会信,索性将这些都先放在一边——慢慢来,她总会让季泽修重新相信自己的!

“季泽修,你当初救我时,是不是很疼?”纤细的手指抚上伤疤,冰凉的触感,令季泽修身子一僵。

“沈若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季泽修声音低哑,满含压抑。

“我知道。”沈若桐抬眸,粲然一笑,“季泽修,你不是不相信我喜欢你吗?那我今天,就把自己交给你,你会信吗?”

闻言,季泽修身体愈发僵硬,许久,他低低笑起来,“沈若桐,为了周浩然,你已经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了吗?”

他看着自己放在心上的姑娘,又痛又觉得自己可悲。

明明知道是为什么,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想去相信。

“季泽修!”被季泽修这样说,沈若桐恼羞不已,“我承认我以前为了周浩然做了很多蠢事!但我绝不是为达目的而出卖身体的女人!”

想到季泽修这样想自己,沈若桐又觉得委屈,眼眶也红了,“季泽修,你可以不相信我,可是你不要羞辱我!”

被沈若桐控诉,再看她通红的眼眶,季泽修心里一阵闷痛。

“季泽修,我是真的喜欢你。”

说完,沈若桐如壮士断腕一般垫脚亲了上去。

柔软的触感,独属于女子的清香将季泽修笼罩。

名为理智的那根弦,绷断了。

夜深梦长。

翌日晨,沈若桐醒的时候身侧已是空无一人。

抱着柔软地被子,沈若桐脸红得滴血,“狗男人!渣男!”

口中虽这样说着,沈若桐却是知道,季泽修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才落荒而逃。

而此时,沈若桐口中的狗男人,正在季氏总裁办公室里。

季泽修面前放着一份合同,只是他心烦意乱根本看不进去,满脑子都是昨夜发生的事情。

他怎么......

桐桐是第一次。

想到这里,季泽修满是懊恼,昨天他因为生气,并不温柔。

“季总。”肖安拿着一张请帖走了进来,“今晚是沈先生的生辰宴,沈家送来了请帖。”说话间,他把请帖放在了季泽修的书桌上。

沈仲行,沈若桐的父亲,沈氏集团如今的掌权人。

只是近段时间,沈仲行身体愈发不行,沈氏内部一些有心人小动作不断,暗潮迭起。

“知道了。”顿了顿,又道:“化妆师服装师带去别墅。”

“是,总裁。”

知道是给沈若桐准备的,肖安并未多问,当即就去联系了化妆师和服装师。

夜幕降临,加长林肯停在了帝华酒店门口,沈若桐挽着季泽修的胳膊一起进了酒店。

此时宴会上都是沈家邀请来的人,沈若桐和季泽修的出现引来了许多人的注视。

不少人眼里浮现出惊艳之色。

他们都知道沈家二小姐生得好看,但此时沈若桐着一袭淡紫色长裙,裙摆开叉至大腿,雪白修长的腿若隐若现,勾人得很。

精致的小脸略施粉黛,一头长发挽起一半,另一半如波浪披散在身后。

高贵又性、感。

再加上她还挽着季氏总裁季泽修的胳膊,这惊艳之余,就是羡慕了。

“桐桐,你今天可真美!”沈思玲一眼就注意到了沈若桐,心下又是嫉妒又是恨,偏偏脸上一丝一毫也不能表现出来。

她今天为了出风头,特意挑了一条纯白色的抹胸小礼裙,以便衬托出自己的长腿和天鹅颈。

可现在却被沈若桐给比了下去!

“姐姐今天真好看,好似一朵盛世小白莲。”沈若桐笑吟吟的,说出口的话却膈应得沈思玲想骂人。

就是季泽修,都忍不住多看了沈思玲一眼。

旁边离得近的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沈思玲恨极,但想到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还是忍了下来,尴尬的笑了两声,“桐桐,不要开玩笑了,姐姐有事和你说。”

说着,去牵沈若桐的手。

眉心微蹙,沈若桐避开沈思玲的手,但也想看看沈思玲打着什么歪主意,便道:“那我们去边上说吧。”

“好。”达到自己的目的,沈思玲也就忽略了沈若桐的不对。

两人一起走到角落。

确定旁边没人,离得最近的也听不清自己说话的声音后,沈思玲从包里摸出一张房卡飞快地塞进沈若桐的手里。

“桐桐,我知道你肯定想周浩然了,周浩然在帝华酒店开了房,这是房卡。你放心,我会给你打掩护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