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太子太子妃来吊唁

太子太子妃来吊唁

木有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宋经霜堂堂太子妃,却因为一个死人的话被诬陷与人私通,她痛苦、委屈、愤怒,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过往的真相揭开,她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利用了,最深爱她的男人奚无倦死在她与旁人的洞房花烛夜,他才是曾经救下她的人,是她应该珍惜,应该深爱的人。一朝重生,宋经霜又回到奚无倦救她的那晚,这一次,她主动找上门,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主角:宋经霜,奚如袆,奚无倦   更新:2022-07-15 23: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经霜,奚如袆,奚无倦 的女频言情小说《太子太子妃来吊唁》,由网络作家“木有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宋经霜堂堂太子妃,却因为一个死人的话被诬陷与人私通,她痛苦、委屈、愤怒,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过往的真相揭开,她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利用了,最深爱她的男人奚无倦死在她与旁人的洞房花烛夜,他才是曾经救下她的人,是她应该珍惜,应该深爱的人。一朝重生,宋经霜又回到奚无倦救她的那晚,这一次,她主动找上门,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太子太子妃来吊唁》精彩片段

“我宋经霜堂堂太子妃,却因为一个死人的话被诬陷私通,呵,真是可笑……“

被吊在城墙上示众已经三日了,宋经霜早已习惯了来往人群的嘲讽和谩骂,身上的剧痛一阵接一阵的袭来,痛苦,委屈,愤怒……

不知过了多久,城墙下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的好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三年前你为了报答太子殿下救你的恩情,不惜以身相许,可你就没有想过,救你的人根本就不是太子殿下?“

宋经霜满身伤痕,八根锁魂钉将她全身的穴道封住,两根手指粗的铁链锁住她的肩胛骨,鲜红的血如水柱般涌出,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衫。

听到身前传来的声音,她猛地抬起头看向来人。

来人衣衫华丽,打扮的精致得体,虽然只是侧妃的身份,可穿着用度上丝毫不比她这个太子妃差。

“容楚玉!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挑拨离间!”

“挑拨?”容楚玉环着胳膊,仰起头看着满身狼狈的宋经霜,眼底闪过一丝狠毒,“妹妹就不好奇,你身为镇国公府嫡女,当初又是因为与殿下发生那种关系才嫁给殿下,嫁给殿下这么多年,殿下却始终没有碰过你是因为什么?”

三年前宋经霜遭人暗算中了合欢散,是奚如袆替她解了毒,为了报答他的恩情,她不顾家人反对答应了奚如袆的婚事儿。

嫁给他的这些年,奚如袆对自己体贴入微,却从来不碰自己,宋经霜只当他身体有病,毕竟那天夜里……

可如今听容楚玉的语气,奚如袆这些年不碰自己似乎还有别的原因!

“容楚玉,你以为你三言两语我就信了?三年前奚如袆替我解毒之后,给我留下一块玉佩作为信物!“

“你说的,是这个?”容楚玉从袖子里摸出一块通体纯黑的玉佩,佩上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是皇子身份的象征。

一看见那块玉佩,宋经霜脸色大变,挣扎着就要去夺回那块只属于她的玉佩,“还给我!”

“还?”容楚玉冷笑起来,“这可是太子殿下送给我的呢,妹妹在说些什么?”

“放肆!”饶是动弹不得,宋经霜周身气势依旧令人心惊胆战,“容楚玉,本妃的东西你也敢占为己有!”

这块玉佩,自从她嫁给奚如袆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如今怎么会出现在容楚玉手里?

“哈哈哈!”容楚玉仰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遍将手里的玉佩收起来,随后,她眼神一凛,厉声道:“宋经霜,三年前救你的那个男人的确给你留下过一块玉佩,只不过……是这一块!”

说话间,容楚玉一抬手,袖子里一块晶莹剔透的墨玉砸在地上,瞬间碎成两半。

那块玉佩,竟跟方才容楚玉手上那块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这块玉佩是奚如袆的出生时的御赐之物,天底下只此一件,怎么可能会有另一件一模一样的!

宋经霜正满脸疑惑中,就看见容楚玉抬脚踩在那块碎了的玉佩上,将玉佩踩进泥泞中!

宋经霜猩红着眼睛盯着那块碎裂的玉佩,心中最后的一丝希冀仿佛也被踩碎。

“宋经霜,当年救你的那个男人,可不是太子殿下。”

“不可能!我记得他的模样……”话说到这里,宋经霜愣住了。

三年前的那天夜里,她清楚的记得那个男人的面部轮廓,与奚如袆一模一样!

所以在她第二天醒来时,奚如袆拿着玉佩上门找她想要负责,她便应了。

可这天底下,还有另一个男人跟他长的一样!

“看来是想起来了,”容楚玉咯咯的笑了起来,“殿下的这块玉佩早就送给我了。

至于这块破玉……”容楚玉故意拖长了语调,似乎是在挑衅一般,一字一句道:“是殿下的孪生兄长,那个短命鬼留给你的!”

奚如袆的孪生兄长,大楚的前太子殿下——奚无倦!

那个跟她从小到大都不对付的男人!三年前救了自己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他!

“我不信!让奚如袆来见我!”

宋经霜这话一出,容楚玉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一边笑,她一边洋洋得意道:“我的傻妹妹,殿下如今正忙着送你父兄上路呢,哪儿有功夫来看你?”

“你说什么?”宋经霜陡然拔高音调,整个人因为震惊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我父兄军功赫赫,奚如袆他凭什么!”

“凭什么?”容楚玉满脸讥讽,“就凭你父兄功高盖主!若是他们不死,殿下将来如何坐得稳皇位!”

“奚如袆!我杀了他!啊!”

困住宋经霜的铁链发出沉重的颤动声,她每动一下,肩上的血柱就喷如泉涌,染红一片衣衫。

容楚玉从属下手中接过箭矢,对准宋经霜的胸口,“别着急啊我的好妹妹。”

“我这就送你去与他们团聚!”

箭一离弦,射向宋经霜。

宋经霜扯起嘴角,突然仰起头疯了般狂笑起来。

奚如袆,容楚玉,来世,若有来世,我定要你们生不如死!


“夫人,夫人您慢些!一定是误会,霜儿妹妹绝不可能做出如此败坏门风的事情!”

心口好痛……

宋经霜在一片嘈杂声中醒来,睁开眼,还没等她回过神,房门‘砰’的一声被人撞开。

门口,容楚玉捂着嘴‘啊’的一声尖叫起来,紧接着,她咬着唇,一脸欲说还休的质问模样:“霜儿妹妹!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宋经霜的视线始终落在门口那位美妇人的身上,不曾移开半分。

那是她的母亲!

前世她不顾母亲劝阻嫁给奚如袆后,母亲便一病不起。

她数次登门,却都被母亲拒之门外。直到最后母亲郁郁而终,她都没能见上母亲一面!

“母亲!”宋经霜跳下床,直接扑进苏氏怀中,泣不成声!

她穿着单薄中衣,身上还有血迹,衣衫不整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要遐想一番。

苏氏板着的脸不知为何在宋经霜扑进她怀里的瞬间松动。

明明昨夜才见过自己的女儿,可苏氏却觉得恍若隔世。

“母亲,霜儿错了!霜儿日后一定好好听话!求求母亲不要丢下霜儿!”

宋经霜扑倒在苏氏怀里,泣不成声。

母亲还没死,母亲还活着……

苏氏鼻子一酸,满心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她没好气的在宋经霜的背上轻轻敲了一下,故作严厉道:“哭哭啼啼成什么样子?”

“还不更衣!当心着凉!”

宋经霜许久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此刻生怕这是一场梦,哪里肯轻易撒手!

可就在这时,引着苏氏来看好戏的容楚玉瑟瑟出声,“夫人,霜儿妹妹这般衣衫不整的模样,莫不是叫人欺负了吧?”

她这一声听似担忧,实则却是暗示宋经霜与人私通!

宋经霜的脑子‘嗡’的一声,前世种种记忆接踵而至!

她重生了!

重生回三年前,那个令她一生耻辱的日子!

前世就是在今天,容楚玉引着母亲来抓奸,却发现她衣衫不整的在房内,却怎么也说不出那个男人是谁!

第二日,离王奚如袆便带着聘礼上门提亲,主动认下这桩事。

原本宋经霜对奚如袆并无好感,可此后不知为何,每当宋经霜心情不畅,或是遇到麻烦时,他总是能及时出现在她身边。

如今想来,世间哪儿有这么多的巧合!

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容楚玉从中撺掇!

想到这儿,猛地回过神,眼神狠厉,愤怒,仇恨几乎将她淹没!

“容楚玉!你该死!”

宋经霜毫无预兆的掐住容楚玉的脖子,后者一时躲闪不及,竟是被掐的直翻白眼。

她死死地扒拉着宋经霜的手指,一边艰难道:“霜儿,是,是我……”

“你弄疼我了……”

“疼?”

宋经霜眸底猩红,脸上布满寒霜,“你也知道疼!”

“容楚玉,我捡你回来想让你做个人,既然你执意做一条狗,那我成全你!”

她突然抬起脚,狠狠地踹在容楚玉的小腹上。

顿时,容楚玉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整个人被踹飞出去,狠狠的摔在院子里!

院子内外的下人都惊呆了,这,大小姐今日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从前大小姐不是恨不得把容姑娘宠在手心里呵护吗?

苏氏更是皱起眉,看着宋经霜浑身戾气,像是从鬼蜮中爬出来的厉鬼一般,心中一痛,她平日里乖巧的女儿这是怎么了?

“霜儿!住手!”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经霜眼底的迷茫渐渐散去,转而恢复清明。


她手上力道减轻,满脸讥讽的盯着容楚玉,似笑非笑道:“你方才说,我怎能做出这种事?这种事是哪种事?嗯?”

容楚玉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又再度被宋经霜凌厉的眼神镇住。

这小贱人,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

压下心中的疑惑,容楚玉咬着唇,一脸无辜的望着宋经霜的脖子,“霜儿,你尚未出阁就出了这种事儿,姐姐心中也替你难过,只是你既受了委屈,这笔账我定要替你讨回来。你只管告诉我们,那个男人是谁,我们一定会替你做主的!”

“男人?”

宋经霜松开手,嫌弃的用帕子擦了擦手指,然后将帕子丢在地上,漫不经心道:“容楚玉,你是亲眼所见有男人在本小姐的房里?”

“还是亲眼所见本小姐做出那种不堪的事了?”

“我……”容楚玉一噎,她昨日亲手给宋经霜下的药,没道理屋子里没有男人啊!

更何况,宋经霜脖子上的痕迹,分明就是欢爱过后的痕迹!

想到这儿,容楚玉定了定心,欲言又止的看向床榻。

“霜儿妹妹,这……眼下这情况,即便我想护着你,怕是也不行了。”

众人视线不禁顺着容楚玉的视线扫去,床榻上,斑驳鲜血落在床单上,地上衣衫狼藉,帷幔凌乱的堆在一起,此情此景,不难猜昨天夜里是何等的激烈!

苏氏眼眸陡然一寒,朝着身后的嬷嬷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就要上前善后。

然而,不等她们动手,宋经霜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这一笑,容楚玉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瑟瑟的瞥了宋经霜一眼,心底竟是有些发憷。

宋经霜笑够了,这才将实现缓缓落在容楚玉身上。

“听你话里的意思,是断定我已经失身了?”

“霜儿……这种事,还是不要再说了……”

容楚玉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四周一眼,似乎是想替宋经霜遮掩,可她越是这副模样,院子里的下人就越是好奇的张望。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有什么不能说的?”宋经霜忽的扯起嘴角,不给容楚玉说话的机会,扭头朝着苏氏身后的嬷嬷问道:“敢问嬷嬷,诬陷主子清白,以下犯上者,该当何罪!”

嬷嬷行了一礼,回答:“当乱棍打断双腿,发卖出去!”

“打断双腿就不必了!”宋经霜了然的点点头,淡淡的扫了容楚玉一眼,“不如悬挂城门三日,谁看上便出价买去如何?”

她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眼神始终看向容楚玉,说话间似乎真的在盘算此事一般,容楚玉心下不由得有些慌,这个贱人到底想做什么?

“霜儿妹妹问这个做什么?”容楚玉楚楚可怜,紧盯着宋经霜的每一个表情,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

宋经霜挑眉,似笑非笑的对上她慌乱的小脸,“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问清楚了规矩,今日这事儿就好处理了。”

“家,家规?”宋经霜向来自视甚高,又是镇国公府唯一的千金,她几时守过规矩!

容楚玉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一种强烈不安的预感袭上心头。

可不等她回过神,便听宋经霜一声喝下:“来人,将这个污蔑主子,目无尊卑的贱婢给我拿下!”

下人立马上前就要按住容楚玉,此时容楚玉才回过神,她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忙道:“霜儿!你这是做什么?我几时污蔑你,又几时不敬重你了?你可是要冤死姐姐了!”

“冤枉?”

宋经霜清冷的脸上瞬间染上一层霜寒,“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

说话间,宋经霜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胳膊。

那胳膊上,郝然映着一颗守宫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