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致命诱惑在偏执顾少怀里狠狠撩

致命诱惑在偏执顾少怀里狠狠撩

一七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江芷曦被迫嫁给残废少爷时,顾予城出现在她的身边,两个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她虽然喜欢他,但不会故意算计他,用卑劣的手段得到顾太太的位置,不管顾予城相不相信,反正江芷曦没有做过,她问心无愧。婚后,两个人各怀心思,斗智斗勇。所有人都说她粗鲁蠢笨,配不上高高在上的顾大少,殊不知,她身上的马甲不是一般的多……

主角:江芷曦,顾予城   更新:2022-07-15 2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芷曦,顾予城 的女频言情小说《致命诱惑在偏执顾少怀里狠狠撩》,由网络作家“一七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芷曦被迫嫁给残废少爷时,顾予城出现在她的身边,两个人一拍即合,协议结婚。她虽然喜欢他,但不会故意算计他,用卑劣的手段得到顾太太的位置,不管顾予城相不相信,反正江芷曦没有做过,她问心无愧。婚后,两个人各怀心思,斗智斗勇。所有人都说她粗鲁蠢笨,配不上高高在上的顾大少,殊不知,她身上的马甲不是一般的多……

《致命诱惑在偏执顾少怀里狠狠撩》精彩片段

“咳......”

江芷曦睡梦中难受的皱眉,感觉脖子像是被人掐住,无法呼吸。偏偏浑身疼得不像话,根本没有力气挣开。

她痛苦的睁开眼睛,视线中是一张俊美的脸,刀削一般的面容,凌厉的视线让人看了只觉得心里发颤,却又不由自主的引人深陷。

“你,你,放开我......”

江芷曦艰难的说着,双手用尽自己的力气想要掰开男人的手,腿也不自觉地挣扎着。

可是男人的手完全纹丝不动。

他冷漠的看着痛苦挣扎,语气还带着几分委屈的女人,怒道,“你给我下药?!”

江芷曦难受的说不出话,只能僵硬的摇头,眼神充满无辜可怜。

顾予城目光怀疑,可对上那双可怜巴巴的眼睛,最终还是松开手。

“咳咳!”

江芷曦手摸着脖子,趴在床边难受的咳嗽,缓解着不适。

“我,我没有给你下药,我就是,就是看见你一个人摔了,好心扶你,谁想到......”

江芷曦说完眼泪啪啪的往下掉,看起来梨花带雨的。

顾予城看着眼前的人,心里面有一瞬间怀疑自己。

可昨晚他不可能无故没有意识,现在只要一回忆就觉得头疼的厉害。

江芷曦趁机穿好衣服下床,眼神怯生生的,却又带着不服输的倔强。

“虽然我是真的喜欢你,可是我怎么会给你下药?!本来这件事情吃亏的就是我。”

顾予城没有说话,眼神带着浓浓的试探打量着江芷曦,在看到她脖颈的红痕和明显的吻痕还是犹豫了一下,最后直接拿出一张支票扔给江芷曦。

“一百万,算是补偿你了。”

江芷曦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支票,气的大喊,“谁要你的臭钱!”

说完给顾予城一个倔强又坚强的转身,直接哭着跑出房间。

出了房间江芷曦的眼泪立刻收住,伸手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擦干眼泪,拿着手机顺便发了一条短信。

“按计划行事。”

手机叮铃铃的响起,江芷曦冷漠的看着妈妈两个字。

“妈。”

“小曦啊,不是让你今天早上回家吗?怎么还没有回来?”

江芷曦找了个地方坐着,神情冷漠,语气却怪乖巧得很。

“妈,我学校的事情还多着呢,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学校的事情能有你的终身大事重要?之前不都是给你说了吗?快点回来,一个小时之内!”

吴琼的声音不容置疑,江芷曦刚想反驳,吴琼又补充一句。

“一小时之内不能回来你弟弟的医药费我就帮你停了!反正是个废人了,不治也罢!”

“妈!”

江芷曦声音带着哭腔和惊慌,吴琼听完很满意的挂了电话,也不管江芷曦再说什么。

江芷曦看着挂断的电话,手指紧紧的握着手机。眼神里的恨毫不掩饰。

这一家子每提一次弟弟的病,她就恨不得剥了他们的皮!

若非他们,弟弟怎么可能现在还躺在床上没有意识!

——

“妈!我不要嫁给那个残废少爷,我都不认识他!我不要!妈,我求你!”

江芷曦声音嘶哑的坐在地上,她眼睛通红,发丝混着泪水黏在脸上,苦苦哀求着。

吴琼对于江芷曦的哀求完全无动于衷,只是冷漠的坐在一边喝着茶。

“妹妹,你别哭了,这王家可是数一数二的家族啊,多少人想要上赶着攀附还来不及呢。况且这次公司的危机,你嫁过去就能迎刃而解,为家里出一份力不好吗?”

江乐熙悠哉的坐在一边,看好戏一样说着。

江芷曦摇头,发疯了一样喊着,“我不要!我不想嫁!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死都不嫁!”

“啪!”

吴琼站起来一巴掌便打下去,江芷曦的脸瞬间红肿起来。

“你给我闭嘴!这可不是你能挑的!家里养了你这么久!现在有困难了,这点牺牲也不愿意做?!”

说完又冷漠的瞪着江芷曦。

“别忘了,你那个累赘弟弟,还在医院躺着呢!”

处在绝望中的江芷曦听见这句话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吴琼。

“妈!”

声音悲痛中带着绝望,吴琼却好似没有听见,无所谓的坐在一边。

江芷曦摇着头慢慢后退,眼神空洞。

“不行,不行!一定还有办法!”

江芷曦趁周围人不注意,猛地向外面跑去,吴琼惊的瞬间站直,指着江芷曦跑了的方向大声的喊着。

“快!别让人给我跑了!给我把人抓回来!”

别墅瞬间乱成一团。

江芷曦疯了一样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拦车,拦不到车就继续跑。

眼看着身后的佣人就要追上,一辆车擦着江芷曦的身体,直接停在了路边,车窗打开,顾予城的脸露了出来。

“上车!”

江芷曦眼睛一亮,顾不了那么多,直接上车关门。

佣人们追上却不敢动作,这辆车看起来很贵,他们怕一不小心得罪人。

顾予城开门下车,冷漠的看着后面五六个人气喘吁吁的样子,皱眉不悦的开口。

“你们是谁?”

“这位先生,我们是江家的佣人,二小姐惹了夫人不高兴,我们正要带二小姐回去呢。”

“呵,你们也知道自己是佣人,她是二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佣人,你们才是雇主!”

顾予城强势凌厉的气息压迫而来,一句话说的几个人大气也不敢喘,甚至有点战栗。

“滚!”

顾予城说完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监控,然后直接上车扬长而去。

江芷曦不太明白这是偶遇还是顾予城专门来找她,一个人悄咪咪的缩在副驾驶不说话,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顾予城察觉她的动作突然开口,“昨晚算计我的聪明劲哪儿去了?”

江芷曦听完小心反驳,“没有算计,我都说了是巧合。”

“巧合?”

顾予城神色冷静,显然不相信江芷曦说的话。

“那还真的是巧,中药,偷拍,还刚好被蒋芬芳抓包逼我娶你,你觉得我会信?”

江芷曦听完一愣,眨了眨眼睛无比真诚的反问,“蒋芬芳是谁?”

车子恰巧行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顾予城一脚才上刹车,皱眉的看着江芷曦。

“你不认识蒋芬芳?”

江芷曦还真不认识,她是算计顾予城,想逼顾予城娶她,可是她现在才只做了第一步,后面还没开始啊......

顾予城看着江芷曦的眼睛,打量着她话里的真假。

如果不是蒋芬芳的人,那被蒋芬芳抓到的偷拍的人是谁?

那些照片他看了,一旦被有心人利用,他现在竞选顾氏集团总裁就多了些难度。

顾予城想了会突然无所谓的冷笑,“呵,不重要。”

“我记得你说喜欢我?”

江芷曦被这转折搞得有点懵,想到了自己的计划,犹豫了一下便点头。

“那好,回去整理好证件,明天去登记结婚。”

结婚?


江芷曦脑子懵住,她的最终目的是结婚,可她的计划还没实施啊。

“不,不太好吧?我虽然喜欢你,但是......”

“你设计我难道不是因为顾太太的位置?”顾予城冷眼瞧着江芷曦的表演,他被下药的事情和眼前的女人肯定脱不了关系,还在这演。

“况且你以为我这么巧的在你家们门口碰见你了?不嫁给我,就嫁给王家那个变态残废,江小姐,这笔帐怎么算你都没有吃亏啊。”

江芷曦听见这话转头瞧着顾予城,试探的问着,“那,我还有什么好处啊?”

顾予城一愣,看着江芷曦的眼睛,倏尔笑了。

“你还想要什么好处?”

两个人的目光对视,像是在进行某种较量。

过了几秒江芷曦往后缩了一下。

“怎么会,我就是想要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顾先生能帮我吗?”

顾予城意味深长的看着江芷曦,脸上依旧冷冰冰的。

“我也一样。”

“顾太太。”

江芷曦被这突如其来的三个字叫的一愣。

明明顾予城神色冰冷的像是要吃人,偏偏那撩人性感的嗓音让她心脏噗噗的跳,正想着开口说什么来缓解一下,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心才稍微的平静下来。

“喂,妈。”

江芷曦接通电话开口就是哭腔,声音委屈的不行。

顾予城本来没有心情偷听电话,听见这个声音都忍不住诧异的看着江芷曦。

一秒变脸,这女人有点意思。

“小曦啊,你现在在哪?”

吴琼试探的问着。

她面前正摆着监控,监控停留在顾予城目光盯着镜头的那一幕。

目光凌厉,逼得人头皮发麻,不敢直视。

江芷曦刚开始哭腔的声音更加明显,甚至打了几个嗝,像是哭狠了,说不出话,断断续续的回答着。

“我,我在外面,妈,妈,我求求你......呜呜......不要把我嫁给,嫁给王家的好吗?”

“妈,呜呜,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呜呜,我不要嫁给王家的。”

吴琼被江芷曦的哭声搞的有点烦,但是想到了顾予城的身份,耐着性子哄着。

“好了,你不愿意嫁,那回来我们再商量商量,爸妈也是为你好。既然你有男朋友了,那不如我们见见?要是你能嫁个好人家,妈自然也高兴,就不逼你了。”

“妈,那小宇,小宇你不会,不让医生治疗吧?”

江芷曦哽咽着,吴琼听完赶紧回答。

“不会不会,小宇我肯定会好好照顾的。你这孩子,你是我亲女儿,我还会害你不成?”

江芷曦放下心来,知道多半是吴琼知道了她跟顾予城走了,所以态度才会软下来。

正要说话顾予城突然靠近,伸手便拿走了她手中的手机。

她惊讶的转头,见顾予城一手支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扫了一眼她。

“晚上七点,京味酒庄,两家一起吃饭订下来吧。”

声音冷硬不容拒绝,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江芷曦接过手机,确定电话已经挂断才看着顾予城。

“你拿我手机干什么。”

“你不是看见了。”顾予城反问,“倒是你,演技不错。”

江芷曦想到了刚刚自己的表演,有点心虚的回答。

“额,其实不是表演,是真的很难过,真情流露。”

“坐好,我下午还有事情。”

顾予城没心思戳穿江芷曦,正要发动车子,突然转头看着脸上红肿,眼泪头发搅在一起的江芷曦,微微蹙眉,犹豫片刻还是指了指自己的脸。

“整理一下,丑。”

晚上六点,京味酒庄。

江芷曦安安静静的坐好,她的头发特意做了造型,微卷的披在脑后。正红色连衣裙,身后一个巨大的蝴蝶结,腰也被腰带掐的极细。

江甫秋越看越满意,想到了王家的事情,思量几下才开口。

“芷曦啊,你妈给我说了王家的事情。这件事情怪你妈,这么大的事情也没有和我商量。不过你妈也是为了你好,我希望你不要因此和你妈生了芥蒂。”

江芷曦懂事的点头,“爸,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嗯,那就好,你要记住,你始终是我们江家的女儿,不管以后嫁到哪里,江家才是你永远的底气。”

江甫秋点到为止,江芷曦乖乖听着。

江乐熙在一边却不屑的撇嘴。

“爸你可别抱太大的期望,这顾家可是A市数一数二的豪门,里面的弯弯绕绕多着呢,妹妹这样的傻白甜进去,别被拿捏住气都不敢出一声。”

“你闭嘴!谁让你说话了?”

江甫秋听着江乐熙的话沉着脸骂道。

“本来就是,今天也没见顾少给妹妹撑腰啊,到时候会不会帮我们公司解决危机还不一定呢!”

江乐熙气的反驳,江甫秋沉着脸没说话,显然是有点把江乐熙的话听见去。

对于把女儿嫁给谁其实江甫秋并不在意,他在意的不过是自己的利益。

要是江芷曦嫁进顾家却并不受待见,那就很难带给江家利益。那还不如嫁给王家。

江芷曦这时柔声开口,“爸,公司的事情我其实已经给予城说了,他已经答应会帮忙,况且今晚两家吃饭,爸您完全可以提条件啊,我们江家也不差。”

江芷曦说话的时候眼神天真又崇拜的看着江甫秋。

江甫秋瞬间信心十足。

“我们家只是碰见了一个小小的危机,姐姐你不能一直这样自卑,你自己都轻视自己,别人如何看重你啊。我们家厉害着呢,爸爸也厉害着呢!”

江芷曦表情语气都是无比诚恳,说完之后还不忘恭维江甫秋。

江乐熙却像是一下子被戳中痛点,表情扭曲的看着江芷曦。

“你说谁自卑?真是可笑!从小生在乡下的贱丫头!你不会以为吃了几年江家的饭就能把你身上的穷酸味儿给洗掉吗?!”

“你够了!”

江甫秋听见这话大声呵斥着,一个水杯扔过去,江乐熙成功闭嘴。

江芷曦眼泪汪汪的看着江乐熙,表情难以置信。

“姐姐,我,我原本以为,我把你当亲姐姐,你就把我当亲妹妹的。可是,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这样看我。”


说完眼泪从眼眶滚落,无措的低头,手指也绞在一起。

“乡下来的穷酸丫头,谁把你当妹妹!”

江乐熙说完转身摔门离开。

吴琼见状皱眉,不悦的看着江芷曦。

“芷曦,你不该说那些话的。小宇还在医院呢,你这个做姐姐的,该长大了。”

江芷曦低头捏紧拳头,“我知道了,我先去厕所补妆。”

说完拿着包包往包厢外走,每走一步,捏着包包的手就越紧,手心被掐出深深的指甲印也毫无所觉。

又拿弟弟威胁她。

更可笑的是乐熙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所以犯了什么错都能容忍,哪怕不是亲生的。

可她这个从小就被抱错,一直在乡下长到十岁的亲生孩子,就应该为这个家做一切牺牲。

“江芷曦!”

江乐熙远远的就看见江芷曦出来,叫了一声便大步的走过来,拿手指戳着江芷曦的肩膀一步步逼着江芷曦后退。

“别以为会在爸妈面前装你就能得到他们的爱,不管怎样,当初王家要结亲,爸妈选的可是你去!你可要掂量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啊!”

江芷曦看着江乐熙的样子不屑的笑了一声,伸手狠狠的拽住她戳着自己肩膀的手指,凌厉的视线直逼江乐熙的眼睛。

“你以为我在乎吗?那对狗屎一样的父母,你真的以为,我会想得到他们的关心?屎这种东西啊,狗才会稀罕。”

江乐熙看着江芷曦的样子吓了一跳,看着江芷曦缓了几秒钟才恍然大悟。

“原来你是装的?呵,我就说人怎么会变化这么大?你不会还没有忘记你那个蠢蛋弟弟的事情吧?江芷曦,忘不掉也没办法啊,你弟弟,下半辈子,只能躺在床上,受制于爸妈,不得自由。”

江芷曦眼睛狠狠的瞪着江乐熙,拳头捏紧,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抬手一巴掌便打了上去。

江乐熙猝不及防被打,往后退了几步,还没站稳江芷曦就又提着裙子一脚便踹了上去。

“啊!”

这次江乐熙彻底站不住,直接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肚子。

“女士!”

服务员听见动静赶紧过来,江芷曦置若罔闻,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到江乐熙旁边,蹲下身抬手捏着江乐熙的下巴。

“你也配提小宇?”

说完狠狠的甩掉江乐熙的下巴,拍拍手站起身,提着包包往洗手间走去。

服务生也不敢拦着,只能上前扶着江乐熙。

江芷曦把包包放在洗手台的一边,低头认真的洗手,直到手搓红了才抽了一张纸擦手。

相比后悔刚打那么一下有可能暴露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她更后悔自己没有多打几下。

只是怎么收场......

江芷曦翻出包包,拿出手机直接给顾予城打电话。

顾予城接通的很快,不过话依旧很少。

“怎么了?”

江芷曦深呼吸一口,“我们已经到了酒庄。我刚刚打了江乐熙,晚上要你配合。”

顾予城沉静的眼神多了一分诧异,不过语气依旧平静。

“知道了。”

江芷曦被一句知道了搞懵了,正想说自己的计划,顾予城再次开口。

“我们大概七点半到酒庄,你找服务生带你去休息区,七点半的时候出来接我,和我一起去包厢。”

“好。”

顾予城这样一说江芷曦觉得很有道理,自己现在回去又得装可怜卖惨哭,她虽然可以,但是现在不想。

“还有,你晚上的时候,能不能装成和我很恩爱的样子,然后再给我撑腰?我爸妈有点怀疑了。”

顾予城听完之后皱眉,想到了以前的事情,拇指轻轻的摸着食指侧面的茧。

“好。”

江芷曦心满意足的挂断电话,找服务生寻了个休息的地方玩手机。

期间吴琼打过来了好几个电话,她全都没有接,等时间差不多了才发给吴琼一条短信,说她去门口接顾予城了。

顾家人到时外面的天已经灰蒙蒙了。

江芷曦朝着顾予城走去时发丝在灯光的照射下发着光,微卷的长发配上令人舒适的笑容,慢慢的侵入视野,惊艳于心。

顾予城看着精心打扮的江芷曦,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

这女人昨晚算计他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精心的打扮吧?没有意识的人不配?

顾予城是跟在顾得和蒋芬芳的后面的。

江芷曦看见顾予城脸上立刻展开惊喜的笑容,小跑过去后先是乖巧的喊人。

“顾伯父,顾伯母,你们好。”

顾得瞥了眼江芷曦,淡淡的嗯了一声。

蒋芬芳就热情多了,伸手亲昵的拉着江芷曦的手。

“哎呦,芷曦丫头,等不及了吧,我和你伯父路上堵车,这才晚了点。”

江芷曦听见这话低头害羞的看了眼顾予城,接着赶紧摇头。

“没有,我们也是刚刚到。”

蒋芬芳看见江芷曦的反应一脸了然。

“才多久不见,想予城啦?”蒋芬芳说着就把江芷曦推到了顾予城的身边。

“予城,看见女朋友也不见你积极点。”

江芷曦被推到顾予城的身边,自然的挽住顾予城的胳膊。

顾予城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反应很快。

“母亲,我们进去吧,晚上外面还是有点凉。”

蒋芬芳点头,转身跟着服务生往前走,顾予城低头扫了眼江芷曦挽着自己的胳膊,抬头目光冷冷的看着江芷曦。

江芷曦吓的赶紧松手,糯糯的说着,“你晚上答应我的......”

“没忘。”

顾予城说完往前走的步伐停住,侧头看着江芷曦。

“我们只是交易关系,你帮我,我帮你,认清楚自己的位置,别做越界得事情。”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江芷曦气的跺脚,瞪着顾予城的背影吐槽。

“没忘还不让我碰你!这恩爱怎么装?!”

吐槽完之后又皱眉。“这丫不会根本没听懂我的意思吧?”

听没听懂江芷曦也来不及说什么了,包厢已经到了几步之遥。

包厢的门推开,江甫秋爽朗的笑声传了出来。

“哈哈哈!顾董,久仰大名,今天这么特殊的场合,咱们两家终于见面了。”

顾得淡淡的嗯了一声,脸上没什么喜色,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江甫秋心里恼火,却还是忍住没有发作。

蒋芬芳看见这样赶紧上前和江甫秋握手,“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其实心是好的,江总别介意啊。”

江甫秋听见这话脸色才好看点,笑着和蒋芬芳寒暄几句。

“这位是江太太吧?看见江太太我才明白芷曦这孩子怎么养的这么好,原来是江太太的功劳啊。”

“顾太太谬赞了,我家这丫头我还不了解?和顾少在一起算是高攀了。”

蒋芬芳始终笑眯眯的,说话做事滴水不漏,两家寒暄几句就都坐下。

江芷曦偷偷的在包厢扫了一圈,江乐熙的东西已经不见了,想必人已经走了。

走了倒好,省的见了心烦。

“顾总和顾太太,你们看吃点什么?听说这家的螃蟹很不错。”

吴琼殷切的说着,蒋芬芳听完淡淡一笑。

“这家螃蟹确实不错,不过我们经常过来吃,都快吃腻了,江总和江太太很少来吧?你们看想吃什么点就行了。”

蒋芬芳一副老好人的脸,笑眯眯说的话却那么的不中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