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

精品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

萧君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精品古代言情《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云绾儿萧晏之,是作者大神“萧君子”出品的,简介如下:“云姑娘。”“你的契籍是谁在保管?”南青看了看云绾儿,她神色日常,就像在说一件很小的事一般。“不知。”“你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厉嬷嬷保管。”南青还是道:“不知。”“哦,你去休息吧,我睡个回笼觉。”南青点头真去休息。二楼廊上没人,整个驿站看二楼也如往常一样,南青却是在想云姑娘会不会......

主角:云绾儿萧晏之   更新:2024-05-16 0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绾儿萧晏之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由网络作家“萧君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精品古代言情《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云绾儿萧晏之,是作者大神“萧君子”出品的,简介如下:“云姑娘。”“你的契籍是谁在保管?”南青看了看云绾儿,她神色日常,就像在说一件很小的事一般。“不知。”“你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厉嬷嬷保管。”南青还是道:“不知。”“哦,你去休息吧,我睡个回笼觉。”南青点头真去休息。二楼廊上没人,整个驿站看二楼也如往常一样,南青却是在想云姑娘会不会......

《精品推荐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精彩片段


她不愿多想又不得不多想,这殿下的女人若是跑了,第一个受罚的就是她。

云绾儿哼着小曲儿跟个没事人一样上楼。

南青已经不知道第几十次对自己说想多了,实在要疯。

云绾儿终是露出了马脚,“南青。”

“云姑娘。”

“你的契籍是谁在保管?”

南青看了看云绾儿,她神色日常,就像在说一件很小的事一般。“不知。”

“你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厉嬷嬷保管。”

南青还是道:“不知。”

“哦,你去休息吧,我睡个回笼觉。”

南青点头真去休息。

二楼廊上没人,整个驿站看二楼也如往常一样,南青却是在想云姑娘会不会偷偷进厉嬷嬷的房间,守在了楼下暗处。

到了中午,云绾儿真的就是刚睡醒,等着吃中饭,南青守空。

到了下午。

云绾儿吩咐:“南青,吩咐厨房晚上帮我备点酒菜,我要与殿下来个难忘今宵。”她面带笑意,平日就古灵精怪惯了,这话真如平常说话一般。

南青应声:“好。”

厉嬷嬷看的最多,看了看南青,知道南青定是有所察觉,她只当不知。

云绾儿若真是看不上荣华富贵,她当高看她一眼,殿下未婚,这云绾儿留着终是祸害。

傍晚萧晏之回来,云绾儿就守在门口,她满脸笑意,很开心,“回来啦!”

萧晏之眉眼立即柔和起来:“怎在门口?”

“等你啊!我准备了礼物送你。”

萧晏之挑眉,他好似还未准备过礼物给她。

许槿之:“……”他应该晚点回来,早知如此,来的时候他也带一个了。

云绾儿带着萧晏之上楼,屋里小桌上已备好了酒菜,看着是已经准备了有一会儿。。

萧晏之:“今日是什么日子?”

分手的日子啊,好聚好散嘛,云绾儿心里这么想,嘴里却是道:“坐,今天我想到一首歌,很好听,就想唱给你听。”

萧晏之坐下:“哦?什么歌?”

云绾儿拿起空酒杯,抵着嘴,道:“你听这首也是我喜欢的。”她清了清嗓子,唱道:“我是配角,怎敢吃醋?我是过客,早有觉悟。我是你不值一提的,可有可无。清风 白昼,翻过了九州,天高任我游,我在,雪下了白头。佛前参不透,众生皆沦为苍狗,不必追问是否或知否……”她语音欢快,唱的很认真也快乐,如她此时的心情。

萧晏之弯唇,有一种欢喜是会慢慢渗透到内心深处,越来越深,不知缘由,不明就里,只知道,真好!

云绾儿:“怎么样,好听吗?”

萧晏之点头,给自己倒酒,也给云绾儿倒酒,道:“何事如此开心?”

云绾儿:“开心还要分什么事吗?想开心的时候就开心啊。”

两人碰杯,一起喝下。

云绾儿给萧晏之倒酒,道:“再喝几杯,夫君辛苦,是不是许久没有这样惬意的喝酒了?”

萧晏之:“为什么准备在楼上?”

云绾儿:“当然,我只想唱给你听啦,还有……”

萧晏之:“还有什么?”

云绾儿凑近萧晏之耳语道:“让我试试书上说的难忘今宵是什么样的?”

萧晏之转眸,看到她眼里明晃晃的想搞事,有点期待。

云绾儿弯唇一笑起身去拿自己准备的礼物。

是一幅她自己画的画,云绾儿递到萧晏之眼前道:“打开看看。”

萧晏之接过,慢慢打开画卷。有些震撼,不禁被云绾儿的画技给折服,画中一个紫衣男子站在城楼之上,只有背影,不用说也知道是他。男子看着不远处劳作的劳工,那片房子已上梁,主要是这些劳工脸上的表情,都是开心的,欣喜的,表情各异,带着美好的向往和祝愿。而他身后是沧州城内,同样一片祥和,老人小孩,牵手逛街,街铺老板同样表情不一,细节刻画很到位,惟妙惟肖,彰显的是他治理的成果。这样的画工没有几年的磨练是不成的。


云绾儿此刻困意下去,清醒了些,问:“嗯,你在沧州呆多久?”

萧晏之:“安顿灾民,想来不会那么快,要建屋,要分地,至少得两三个月吧。”

哦。那就是是两三个月的男朋友了。

云绾儿心情好的抱住萧晏之,她要是有个短暂的男朋友,那就该珍惜相处的时间。“好,接下来两个月两三个月,你负责工作,我负责照顾好你。”

萧晏之眼眸中有笑意,“随你。”

云绾儿的小脑袋在萧晏之的脖间蹭了蹭道:“那一会儿,我帮你洗澡。”

他又是道:“随你。”

她今日突然粘人起来,萧晏之也不反感。

隔间“哗哗”的水声止住,云绾儿就知道水差不多满了。

替萧晏之宽衣解带,拆卸发冠。

“以后都要这么晚回来吗?”

“若是事情多,大是还会再晚一些。”

“好辛苦。”

“说来你好像懂的事不少。”

两人开始闲聊起来,云绾儿俏皮道:“我天资聪慧啊,老天爷也宠我。”可不嘛,她在犄角旮旯好好的,都能跟太子搭不上边,可不是老天宠她嘛!

萧晏之弯唇跟她说话愉快也轻松。

衣衫褪去,云绾儿把衣服挂在屏风上,给萧晏之找好寝衣,然后挽起衣袖进隔间。

她拿起浴桶间的巾帕给萧晏之擦洗,心情愉悦,自己的矜贵男朋友,当然要自己宠着了,两个月而已。

萧晏之靠在浴桶上闭目,洗澡他极少叫人伺候,她不嫌劳累就由了她去。

只不过云绾儿嘴里哼起了小调,萧晏之睁开眼问:“唱的什么?”

“家乡的歌。”

“是什么?”

“不知道什么歌,我唱给你听。”她拿起手中的巾帕卷了卷当话筒,“我喜欢里面的歌词。你听:你呀,借那风越海峡。一路坎坷,总要去经历它。我们翻过山,遇晚霞。去寻无人知晓的花。你呀在黑夜,别害怕。萤火月光做引路的灯塔。我们风作伴梦作马。追呀迎呀最热烈的年华。”她唱的欢快,表情是发自内心的开心。会感染人:“好听吗?”

她声音清脆清甜,便是屋外守着的人也听到了歌声,面面相觑,便是厉嬷嬷也是听到了,嘴里不屑道:“狐狸精!”

萧晏之心情愉悦:“好听。”

云绾儿又开始替他擦背,嘴里喋喋不休,“以前听歌我只爱听调调,不爱听歌词,现在后悔了,如果我多记一点,就能多给你唱几首了。”

萧晏之拉过云绾儿,看着她问:“今天何事,这么开心?”

云绾儿承认:“有这么明显吗?”

“说来听听。”

说真话是不可能的。云绾儿道:“我捡到了宝啊,我的夫君是太子,我能不开心吗?”

“只因为这个?”

“嗯,不然呢?”

“若吾不是太子呢?”

“你要不是太子啊,我就更开心了。”说完她立即捂住了嘴,“这话你会不会不开心啊?”

“为何?”

“不说了,再说一会儿哪句话得罪你都不知道。好了,我给你擦好了,一会儿自己起身,衣服给你放旁边了。”说完走人。

穿好寝衣出来的萧晏之头发还是湿的,云绾儿本已睡下,看到又起身,到浴间拿来几个干帕子给他搅头发。

有些是话题是雷区,云绾儿很想问你有几个女人?想想还是算了,反正就两个月。

萧晏之却是随口问:“你读过很多书?”

读书很多她不敢说,因为她的世界读书都多。但是看电视嘛,她绝对是班里第一,嘴里道:“看戏算吗?”

萧晏之笑,她的回答总是出人意料。“看过什么戏?”

“这个嘛,不好说,因为我看过的,你指定没看过,我说了你也听不懂。”

小说《外室逃跑中:我与太子斗智斗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官腔十足,若不是浸淫官场许久,也不会所思所说皆在准头上。历行舟当真分不清真假,也糊涂了。

南羽去找谁,云绾儿心里知道,所以她此刻面上虽淡定喝茶,心里却慌的一批,端看这个臭男人许槿之有没有良心了。

从窗口探出去,那徐大人姗姗来迟,衣衫汗湿,可见赶路不容易。

门口有官兵。

云绾儿窗口探出去挥手,“徐大人!徐大人!”那热情程度当真是如见亲兄弟一般。

云绾儿如此是有两个用意,一个是让官兵放行,一个是让徐辉放心上来。

不管如何,契籍是自由的通行证,再冒险她也要一试。

那徐辉看到巡察使如此热情,那个心再累也觉得值了。同样挥了挥手,赶紧进茶楼。

云绾儿起身道:“我去迎他。”

历行舟皱眉,一个小官,何至于如此?

南青要跟在身后。云婉儿转身叮嘱:“南青,你便在此处等我。”

南青也是不明,却也知道她若在里面,可以制住历行舟,万一有什么变动,那历行舟就是最好的后路。

于是乎,还是听了云绾儿的,守在了屋内。

“哒哒哒。”上楼的声音。

云绾儿就在楼梯口,道:“我以为徐大人这是要爽约,不曾想还真等到了徐大人。”她伸出手,意思很明显。

徐辉看了看云儿身后,再看了看二楼,几乎五步一个兵。虽有疑惑。却还是先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云绾儿道:“今日是我不对,来晚了。”

云绾儿将东西塞进自己怀里,却还是被几个官兵发现。有人上前质问,“徐大人给了巡察使什么东西?”

云绾儿心一惊,便是徐辉也是心惊。她沉声:“一个小兵头子怎么敢管我的事情。”

历行舟感觉不对劲,立即跑出来,南青先制住了厉行舟。那杀气叫厉行舟,不敢乱动半分。

云绾儿和徐辉进包房看到如此景象,也是吓一跳。随后云绾儿沉下声道:“历大人好大的官威便是我堂堂一个巡察使在你的地盘上还不如一只走地鸡,你的小兵说监视就监视,当真是比我在上京,还霸道几分。”

如此说,确实有几分道理,徐辉倒是没有怀疑,云绾儿说的话。帮腔道:“历大人,你如此做确实有点过分了。”

历行舟黑了脸,脸阴沉的像要杀人,盯着徐峥当真是想掐死他的心都有,就是他坏了他的好事。

阴毒的眼神,徐辉也是吓一跳,躲在云绾儿身后,直觉以后自己的官位难走,对着云绾儿道:“许大人,你以后要照应我几分我。”

云绾儿应声道:“自是如此,你可时常写信给我。”

当着厉行州的面有了准话,徐辉的心定了。

南青:“历大人还是坐回原位去吧,南青的剑客

可从未长眼过。”收了剑,站到云绾儿身后。

历行舟不得已坐回了原位,道:“下官不是监视,只是保护大人而已,许大人,不要误会。”然后眼神示意门口的小兵不要轻举妄动。

云绾儿:“如此便好。”她已有了契籍,其他的都无所谓。

云绾儿的手又白又细嫩,历行舟眯着眼,越看越不对劲。

历行舟的眼神很明显,云绾儿觉得自己穿帮了,她手摸着杯沿,她痞笑痞笑的看着厉行舟。眼眸犀利,沉声:“南青。”

南青立即站在了历行舟身后。

然后云绾儿淡定喝茶,一副拿捏全局之态,那气势自是压过了厉行舟。

历行舟咬呀,“你是什么人?”

“什么人,你不是猜到了吗?反正我不会要你命,其余的我也不管。”话已经很明白了,其余的她不管,就是有别的人在管。历行舟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真正的巡察使在何处?”

云绾儿不语。

倒是徐辉听的云里雾里,“有几个巡察使?”

“你个蠢货到现在都看不清楚形式。”最坏事的就是这个徐辉。

南青:“都别乱动,谁要乱动我的剑可不长眼睛。”

徐辉犹不可置信。“看了看身边的云绾儿,巡察使?假的?”

云绾儿未看徐辉,反而淡定看着手中的茶水,淡定道:“徐大人可心宽,你帮了我很大的忙,谁都可能有事,你若听我的就不会有事。”

“那你是?”

“巡察使是我夫君。”

“你…你…你是女的?”

云绾儿弯唇:“徐大人,瞧不起女的?”

“不不不,夫人,好本事。”

“嗯,你坐着便是,我说保你,便能保你。”

南青疑惑,云绾儿到底是出于什么情况,要保徐大人?昨日她未在包房,也不知他们说了什么。

徐辉后背发凉,冷汗岑岑,难怪历行舟的眼神要吃人。

包房里此时的现状就是僵持着,谁都不可乱动半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