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零点看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我带市场闯后宫

重生后我带市场闯后宫

说话的木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车祸,将现代女白秋桐带到了一个不知名朝代的后宫里,让她成了太妃身旁的小丫鬟。与她一同而来的,还有她苦心钻研了一辈子的东西——无垠市场!凭借这个虚拟空间,她在宫中也混了个不错的人缘。本以为可以借此安宁度日,可谁知那一日她却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大人物……

主角:白秋桐,陆宸   更新:2022-07-15 2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秋桐,陆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我带市场闯后宫》,由网络作家“说话的木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车祸,将现代女白秋桐带到了一个不知名朝代的后宫里,让她成了太妃身旁的小丫鬟。与她一同而来的,还有她苦心钻研了一辈子的东西——无垠市场!凭借这个虚拟空间,她在宫中也混了个不错的人缘。本以为可以借此安宁度日,可谁知那一日她却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大人物……

《重生后我带市场闯后宫》精彩片段

炎炎夏日,树梢的蝉都叫的有气无力。

热浪下,一抹淡蓝色身影瞅准空子,机灵躲到殿前柱子后藏好。

一听到殿内传出了太监尖细的嗓音,她立马露出两个黑溜溜的大眼睛。

宫中瑶贵妃和宛妃不睦已久,昨日晚间又都不约而同的送了香囊给皇上。

消息一经传出,被晒得萎靡不振的宫人立马支棱起耳朵,纷纷下赌注猜皇上会戴哪个?

若论恩宠宛妃自然胜出一截,但要谈家世那瑶贵妃的哥哥可是圣眷正浓。

如此一来,花落谁家便有了悬念。

这时候后宫第一大闲人白秋桐便自告奋勇来打探消息,不过当然也是要收取一部分酬金的。

前头喧嚣声渐浓,隐约已经有人影绰绰,就是为了白花花的酬金白秋桐也绝对不能眨眼。

白秋桐不由得屏住呼吸,瞪圆了双眼,生怕错过皇上腰间的小香囊。

来了,来了……

忽然,一只手从后面搭上了白秋桐的肩膀,紧接着利喝从头顶传来。

“大胆!你是谁?”

紧绷着的精神被骤然打断,白秋桐唰地冒出一身冷汗,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电光火石间,白秋桐看清了那人身上的侍卫服侍,“你别出声!”紧接着一把将他拽过来藏好。

随即,她察觉出不对,一双美目瞬间凌厉地将男子上下扫视一遍。

“他们给你多少钱?”

男子眉头微皱,似是不解。

“他们给你多少钱让你来看皇上戴哪个香囊的?”白秋桐越说越不忿,“说好了我独家,他们居然找别人?”

男子眉头皱得似要打个结,“放……唔……”

还没等说完,白秋桐一把捂住他的嘴把他按了下去,“小点声,皇上出来了。”

等待良久,九五之尊终于从宫殿中踱步而出,白秋桐聚精会神的同时不忘将男子头按的再低些,只为能拿到一手消息。

可是……

怎么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眨眨眼,白秋桐再三确定皇上那肥硕腰板上确实空无一物,唯独有赘肉随他走动时颤上三颤。

略带失望地缩回柱子,白秋桐立马感觉到一道冰冷的目光,她赶紧松开手,讪讪干笑两声。

“行了,回去吧!是空局,皇上谁的都没戴。”

男子自上向下俯视着白秋桐,漆黑似墨的双眼闪过一丝道不明的情绪,“你见过皇上?”

白秋桐仰脸歪着头暗道这位兄台真是小气,不过是捂下他的嘴,就记恨这半天没个笑模样,简直冰块脸!

“你没见过?我告诉你,皇上身形圆润,憨态肥硕,走起路来得缓步慢性,而且……”白秋桐眼尾划过一抹狡黠,她压低声音,“听说皇上如今年仅二十有三,可我瞧着他都秃顶了,可见国务繁忙,实乃操心。”

白秋桐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一边摆手一边往后退了两步,随即一个闪身不知又从哪钻了出去。

诺大恢弘的殿前转瞬便只剩了男子一人。

冰块脸摸了摸自己的腰,又抚了抚头顶浓密的秀发,心底竟生出几分好笑。

陆宸这辈子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当他的面说他秃顶!

盯着早已不见人影的墙角,陆宸缓缓张开右手,掌心躺着一个红绳,只是模样有些怪异,还写着什么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字样。

“皇上,您怎么又穿这身衣服,倘若被人发现,老奴这头是保不住喽。”

身后传来张公公的声音,陆宸瞬间敛了笑意,再次抬首,又是那无波无澜的模样。

“皇上,谦王爷刚走,这大热天的,您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陆宸朝喋喋不休的张公公投去一瞥,后者立时住了嘴,将头深深埋下,不敢再言语。

“宫中有人设赌局下注,去查。”握紧掌中红线,陆宸垂下眼睑,“主事者带到我面前,朕亲自问责。”

夏日的风带着股热浪,直吹得人身子骨都要化了,白秋桐回到静心阁,看见的就是两个小丫鬟懒洋洋地瘫靠在椅子上。

小丫鬟见她回来,眼睛都亮了,脸庞稍圆些的急忙忙扑过来,“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带的瑶贵妃的?”

身形萧条点的忙推了白秋桐一把,“带的宛妃的吧!我可压了十个铜钱呢!”

“都别费力气了,皇上谁的都没带,空局,你们连个不输不赢。”白秋桐伸手揉了揉略显沮丧的圆脸,“太妃呢?可睡下了?”

圆脸点点头,“早睡了,按理这本不合规矩的,可是诺大的皇城里谁还记得有静心阁这么个地呢?没人管也就无所谓规矩了。”

白秋桐抿抿嘴,抬头往这四四方方的宫墙看去,三个月了,转眼间她都来了这不知名的朝代三个月了。

一场车祸,再次睁眼,她成了静心阁里伺候夏太妃的一个小宫女。

原本先帝驾崩,所有后宫嫔妃都要去守陵,可夏太妃母家有功,便得以留在宫中颐养天年。

但先帝太妃住不得后宫宫殿,便挪到了这偏僻的静心阁,眼见再无出头之日,满宫宫女太监立马各寻出路。

有的太监临走前还不忘偷盗些宝物,被原主发现起了争执,失手身亡这才有了如今的白秋桐。

可这位夏太妃是个佛性的,整日里除了吃睡便是抄经念佛,所以白秋桐只能靠自己挣些银两改善一下几人的伙食。

可这次皇上居然谁的都没戴!是个空局!说好的一两银子又飞了!

白秋桐盘腿坐在床上,越想越气,最后干脆直接往后一仰。

下一瞬,没有预料中的疼痛,而是白光乍现后,身边顿时清风徐徐。

无垠市场!

这是白秋桐在现代钻心苦研了一辈子的东西,没想到车祸后也随之过来了,这里面虽是广阔无垠,可其实也就是一个立体的淘宝影像。

任何所需之物内里应有尽有,然而需以物换物。

不过好在,这里的一切都是现代的计算方式,也就是说,白秋桐如今随便拿点什么,这在无垠里可都是古董!

就连一个破陶瓷碗,都能换上几十斤大米白面,果肉蔬菜应有尽有。

也幸亏如此,才使得几人没饿死在静心阁,取了些馒头出去,又分给两个小丫鬟,三人坐在庭院里安静的吃了起来。

她们偏安一隅,完全不知此刻的后宫已经翻了天。

 


陆宸高坐于龙椅之上,鸦羽般地睫毛在眼睑下方落出一片阴影,让本十分矜贵的面孔添了几分阴晴不定。

张公公瞄着皇上的脸色,额上早已冷汗涔涔,却是大气都不敢喘。

天知道这位皇上是个什么心思!

这已经是捉到的第三波在宫中聚众赌博的人了,皇上总是定定地盯着他们,长眉紧蹙又不开口说话,吓得一众宫人跪在地上跟个鹌鹑似的抖个不停。

“各打三十大板,罚俸三月。”

清朗冷漠的声音一出,宫人纷纷松了口气,大有劫后重生之喜。

皇上铁血手腕,天下皆知,众人本以为定是要被以儆效尤,以正宫风的,却不想只是打板子罚月俸,这可比赐死舒坦多了。

一众宫人发自内心感恩戴德一番,连连躬身退了出去。

张公公却是退无可退,眼见皇上靠在龙椅上,重重按压着太阳穴,一副心神难安的样子,再想起每一次皇上在众人脸上扫视的眼神,他踌躇再三还是试探开口,“皇上可是在找什么人?”

大殿陷入死一般地沉寂,分明是炎炎夏日,张公公却感觉自己被冻得在发抖。

“嗯。”

几不可查地一声确认,紧绷地神经终于松下,张公公简直要喜极而泣。

“皇上,您要找的人可有什么特征?”

陆宸睁开眼,看着眼前张公公期待的双眼,脑内不由浮现出那日的情景。

胆大算是特征吗?

被定义为胆大的人这几日无比安分,原因有二。

第一,夏太妃出事了。

第二,她有新的挣钱法子了。

这一切源于那日午后夏太妃一如往常在佛堂礼佛,可直到傍晚都不见出来,三人察觉不对,进去才发现夏太妃已经中暑晕倒了。

两个小丫鬟急得团团转纷纷跑出去求人,趁殿内无人,白秋桐赶紧进入市场取了药和冰等物品替夏太妃降温。

如此到了半夜,夏太妃总算是醒过来了,但她生性刻板,醒后打死也不肯在吃那药,白秋桐只得变着花样给她做些药膳治病。

这样将养了三五日,病恹恹的夏太妃总算是有些好转,但刚能下地又要往佛堂里钻,白秋桐无法只能熬了绿豆汤给几人消暑。

看着夏太妃一脸嫌弃,二个小丫鬟不可置信地表情,白秋桐猛然发现这个朝代不知道绿豆汤能消暑!

那她岂不是可以卖绿豆汤!绿豆糕!绿豆粥!

白秋桐是个实干派,说做就做,当即就买了绿豆开始研究起来。

整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忙得像个小陀螺。

她必须要攒钱,如此才能在将来出宫后有能力自保,至于禁锢重重的皇宫,她可从来没想久呆过。

这面忙得黑天白日,张公公找得焦头烂额,如此又过了三日,张公公简直不敢与皇上对视。

是夜,月光皎洁,这些日子皇上都未曾踏入后宫,后宫中的娘娘便有些焦急起来。

今日派人送个点心,明日差人传个话,各种花样层出不穷。

但张公公看得分明,这些手段皇上那是看都不看,唯独今夜宛妃派人送了封信,皇上定神似得瞧了半晌,信上说是苦思冥想数日做了首诗,请皇上墨宝填上后半句。

眼见皓月高悬,已是夜半时分,也不见皇上动笔,张公公瞧着时辰刚要开口,便见皇上眼睛一亮,墨宝一挥,唰唰上书笔锋凌厉地四个大字。

大吉大利!

张公公:“……?”

“去传,宫中若能对出让朕满意的下联,赏银五十两!”

张公公忙不迭碰过宣纸,刚要出门又听身后帝王道,“对的要奇!要别致!所对下联尽管大胆呈上,朕不问责。”

还不等天亮,这个消息几乎已经传遍宫中,就连守在静心阁的人都得了消息。

圆脸名唤团圆的丫鬟本正喝着粥听见另一个说出这消息时,惊得勺都跌了。

“五十两!这可够咱们满宫活两年了!”

另一个叫春枝的赶紧点头补充,“是非常滋润地活两年!”

唯有白秋桐沉吟深思,五十两……

她一下就想到了自己那条不知什么时候丢失的红手链,会不会是被皇上捡到了,他觉得有趣在找失主呢?不然这个上联也出的实在没有道理。

“要是咱们能想出下联就好了,有了钱,就能请太医给太妃娘娘治病了,这段时日明显太妃娘娘精神不如从前了。”

白秋桐透过庭院望向佛堂,这位夏太妃虽性子古板,但却是个面冷心热的,她刚穿越过来由于不适,生了一场大病。

是夏太妃拿出多年积蓄请宫里拜高踩低的太医为她细心医治,否则只怕她此刻都没有命坐在这里。

也正因为如此,如今就连夏太妃本人病了,因为没有银钱打点,都没有太医愿意过来。

低叹一口气,白秋桐抬头望了望天,淡蓝无云,晴空万里。

“团圆,去找小环子,就说我这有挣钱的买卖。”

小环子是团圆认识多年的一个小太监,为人能干机灵,笑起来眼睛弯弯得像月牙,十分擅长做生意。

不论是打探消息,还是卖绿豆食品,都是通过他连线做的,长时间以来,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小环子一听钱,当即就颠颠地赶来了,却在看清白秋桐给出的四个大字后苦了脸。

今晚吃鸡!

这什么?

“祖宗,您确定我把这个呈上去,皇上不会砍了我?”

白秋桐揽着小环子的肩,笑得像个小狐狸,“皇上金口说了,对得要奇!要别致!这不够奇吗?不够别致吗?”

小环子眨眨眼,“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愿意做就算了,我在找别人,万一中了的话,我可是打算二八分的!”

小环子大脑飞速运转,假若真的成了,他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得十两银子!

就算不成,有皇上金口玉言绝不问责,代价也不过是跑一趟腿!

这桩买卖,值!

捧着纸小环子就去了前头大殿,直排到日落西山,这才将下联呈上。

于是到了傍晚,陆宸的书案上便已经有了几百张下联。

皱着眉头,五花八门一路看下去,那张字迹娟秀地四个字终于映在了陆宸眼底。


今晚吃鸡!

陆宸拿起那张纸,和掌中手链仔细对照三遍,确认无误当即要赏,但着重说明当面领赏。

就这样,金尊玉贵的皇上在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后,等来了浑身灰突突的小环子。

前者无语,后者胆颤。

“再写一次给朕看看!”

这下后者抖得更慌了。

这是小环子第一次面圣,一颗心脏本就像是被大手攥着,再听见皇上威严一语,那心脏简直就是被直接捏爆了!

吓得他当下直接求饶,“皇上饶命,这下联并非奴才所写,是代她人呈交。”

张公公极有眼色,听了这话立马上前,“大胆!皇上面前还敢卖关子?速速交待!”

陆宸微倾了身子,只听小环子颤颤巍巍报出那人姓名。

“是,是静心阁掌事宫女白秋桐。”

小环子跪地俯首战战兢兢,余光却只见一道镶金黑摆从身侧拂过。

张公公紧随着陆宸便要出门,临走前还不忘踢一脚伏地的小环子,“还不赶紧走。”

破旧冷清的院落与辉煌的皇宫格格不入。

陆宸就这样站在腐朽的宫殿前,看着院里笑得朝气蓬勃的姑娘。

白秋桐正算着绿豆食品的油水,笑得合不拢嘴,忽然感觉自门外传来一道视线。

抬头看去,院外人站在月光下,清冷的月色渡在他身上反映出一道柔光。

“你是?”

走得近了,那身影瞧着十分眼熟,对了!是那日的小侍卫!

“你是那个小侍卫!”

跨过门槛,白秋桐直接蹦到陆宸身前,一双大眼睛亮晶晶折射出光彩。

那日匆忙,不曾这样细瞧,如今离得近了,陆宸从她的眼底看见了自己,嘴角微微带着弧度的自己。

“你来这是在深夜巡逻吗?怎么被分到这么偏僻的地方?”陆宸只见少女歪着头,自问完又开始自答,“也是!你要是有权有势,那日就不用去靠打探消息挣外快了!”

说完,她又像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大眼睛滴溜溜转了过来,轻轻眨了眨。

“你做侍卫要整日巡逻,实在容易中暑,不如试试我独家防暑神器绿豆糕,看在咱们有缘的份上,我算你便宜点,怎么样?”

说着,白秋桐俏皮地用胳膊肘捅捅她眼中的冰块脸。

只是手还没收,就见着远处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公公,“皇上,您等等奴才呀!”

皇上?谁?

白秋桐四下找了找……

当意识到此处再没有第二个男人时,白秋桐故作冷静地咽了一下口水。

天老爷!我这是在作死吗?

陆宸垂眼看着胸前的胳膊肘缓慢收回,又抬头看着身前这个似乎已经僵化了的人,顿时心情大好。

“白秋桐?”

清冷低沉的嗓音就在耳边响起,白秋桐只得硬着头皮讪讪一笑。

“你方才说,绿豆糕能打折?”

白秋桐现在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直接咬下来,她刚才都在胡言乱语些什么,先是管皇上叫侍卫,又要卖人家绿豆糕!

不对!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好像直接上手捂了皇上龙嘴!古代的皇上不都自尊心极强的吗?她还真的能安全活着出宫吗?

白秋桐的目光在陆宸的脸上转了一圈,一颗小心脏紧紧地缩着,侥幸地想着皇上日理万机,这些小事应该不记得了!

“第一次见面胆子不是挺大的吗?”

啪!小心脏碎了……

“皇上,我……不是,奴婢,奴婢见过皇上,皇上万安。”

七扭八歪地行了个礼,张公公整个人都傻眼了。

这是哪来的不懂礼数的傻丫头,怎么皇上如今偏好这口了?

“不必拘束,我来只是想还个东西。”

话音刚落,一只如玉修长的手便伸了过来,上方安静的躺着那条细绳手链。

白秋桐不解,但还是顺从接过,下一刻便见皇上微微一笑,“时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张公十分不解皇上这是闹的哪一出,费劲巴力找个人,找到了就为了还东西?

“皇上,等一下!”

听见身后的喊声,张公公看见皇上的嘴角似乎笑了,他恍然大悟……

这就叫欲擒故纵!不愧是皇上,手段就是……

“那五十两银子还算数吗?”

算数吗?数吗?吗?

女子的声音在寂静的宫闱回荡,一下下击落了皇上嘴角的弧度。

张公公赶紧回头,“请姑娘明日午时到正阳宫领银。”

就这样二人眼看着白秋桐美滋滋地回了院子,张公公眼见着皇上面上不在春意盎然,立即决定缩脖不再说话。

一路阴沉着脸回到正阳宫,本是径直进入寝宫的身影片刻又折了回来拿起了书案上的字。

张公公低叹一口气,挥挥手叫来小徒弟,“去查一下静心阁的白秋桐姑娘。”

已到深夜,宫中四处皆黑,唯独一处还是灯火通明。

“啪!”一声脆响,描金白瓷摔了个四分五裂。

“皇上方才夜会宫女?哪个宫的狐媚子?”

瑶贵妃出身将门,脾气火辣,一听宫人来报此事,登时美目竖立,吓得一种宫人跪地俯首。

“是静心阁宫女,具体是谁还需再查。”

涂满鲜红蔻丹的手紧紧攥着桌角,骨节都泛出青白,皇上这几日少入后宫,原来心早就被一个宫女牵走了,这个贱人!

“去给我查,到底是哪个宫女这么胆大,连皇上都敢勾引!”

宫人得令赶紧躬身退出,生怕这个贵妃娘娘等会在迁怒到自己身上。

第二日的宫中一如往日严谨,每人各司其职,唯独静心阁内活泼如常。

昨日晚间的事情两个小丫鬟不知道,只知道等会白秋桐要去领赏银,盘算着那五十两银子团圆简直要笑得合不拢嘴。

好不容易送走了闹腾地二人,白秋桐独自一人坐在房里若有所思。

腕上鲜红的手链刺眼,像是昨日晚间本不该出现在冷宫门口的皇上。

白秋桐心下思量,看来出宫的事要提上日程了。

未到午时,白秋桐的详细资料已经交到张公公手中,那薄薄地两张纸此刻却犹如千斤重。

张公公只粗略扫了一眼便不敢再耽搁,连忙将它送到皇上眼前。

陆宸信手拿过,一目十行看下去,面上神情却逐渐凝重,良久他皱眉抬头,喃喃自语。

“她居然是白家的嫡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